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坦承八年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
胡志伟文集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長期支持台獨份子顛覆國民政府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坦承八年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

   
    「一九三六年蔣先生任命薛岳為貴州省主席後,龍雲與薛結拜成金蘭兄弟,我不喜歡這類東西,這屬於封建性質。在軍閥時代,這種結拜弟兄具有政治謀略的特性。當軍人想利用別人時,他們便以交換紅帖子來變成義兄弟,帖上寫著『同生共死』云云。」
    「在共軍與土匪被趕走後,復興重建工作應該交給政治家去做,但是有些軍人自私自利野心勃勃,他們兼任省主席,那就是軍人怎樣會變得有錢有勢。雖然我是粗魯的軍人,我知道在如此環境下潛藏的危機,我強烈反對任命軍人任省主席的傾向。試問哪一個省是由軍人治理好的?政治智慧絕非輕易得到的。我想不出有任何一位軍人任省主席政績良好。有人說福建省主席陳儀,然而我不同意這一說法——許多善事是我在福建做的。我感覺軍人十之八九是獨裁者,倘若我當了省主席,也許我也會變成獨裁者。但我從來不想被任命為省主席,我始終認為軍人從政是錯誤的。統率一萬多人的一個軍已經夠困難了。一個最小的縣也居住至少八千人,而大的縣份往往超過一百萬人。如果管理一個軍夠傷腦筋了,一名軍人怎能去管理一個縣!命令發布下去,絕不能保證它得到執行,很難指望老百姓會執行某人的命令,因為他們絕不是像士兵那樣組織嚴密。」
    張發奎渾樸恂恂、言行一致,還表現在他坦承抗戰是倖勝的。「我參加了淞滬、武漢、桂柳會戰。可以說,在戰略上這三次會戰都是成功的,我們以空間換取了時間﹔但在戰術上,我們失敗了。講句真話,我們從未取得一次勝利,祗是延宕了敵人的前進,還多次重創敵軍。大多數海內外同胞認為,我們以劣勢裝備與粗淺訓練,英勇地與武器精良訓練一流的敵軍鏖戰了八年,最終取得了勝利。然而從一個軍人的觀點,我認為談不上英雄史詩,我們所作的一切只不過是以空間換取時間。」
    軍內政工毫無價值 保甲制度徒有虛名


    軍人通常喜歡誇大戰績,張發奎卻截然相反。他說:「老百姓稱讚我的炮兵是神炮,雖然擊中了出雲艦,我們也只能打它個輕傷,打不沉它,因為我們的大炮火力不夠。我們一開炮,敵軍水兵就躲到甲板底下。事實上,出雲艦沒有遭受傷亡」,「我們的船艦太小,效益不彰,海軍陷於崩潰境地,敷設的水雷沒什麼大用處,因為敵人擁有掃雷艦,漢奸「水老鼠」掃盡了我們在長江與鄱陽湖布下的水雷。在水底,豎立橫跨長江的鐵絲柵欄網,是因為我們沒有海軍,那可不頂事。」「在淞滬會戰,我們的空軍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實際上幾乎是耗盡了。剩下的飛機不敢出外攻擊敵軍,而敵人的飛機卻低飛掠過我軍陣地,日以繼夜。我們的高射炮沒有擊落過敵機。有時我們派蛙人去炸敵艦,可是未曾對敵艦造成重大損傷。」對於喧嚷一時的「粵北大捷」,他有如下陳述:「根據余漢謀呈交給我,而我又轉呈給中央的報告,我們在粵北打了一場大勝仗。事實上我們被打敗了,儘管余漢謀印了一本小冊子《粵北大捷》。我無法評論其他戰區的所謂大捷,但我確實瞭解在我自己戰區發生的事,我是在現場擔任指揮,所以我知道,我們把粵北戰役視為勝仗,只是因為敵人攻下英德之後馬上後撤並未進攻韶關。既然余漢謀宣稱他已立功,我自然不想去同他作對。於是,我利用這個『粵北大捷』舉薦余漢謀接替我擔任戰區司令長官」。
    對於國軍兩次收復南寧的真相,張發奎坦承:「一九四○年九月廿二日,敵軍越過四戰區邊界進入越南。十月三十日,我軍收復南寧,我們又報了一次勝仗。事實上,敵軍是自動撤出南寧的。為了宣傳目的,敵人每撤退一次,我們便上報一次勝仗。中央對此十分瞭解,這些都是虛假的勝利。」「一九四五年五月廿五日,我下令六十四軍與四十六軍派遣精兵分別進攻南寧、賓陽。我們收到情報,稱敵軍正開始撤出南寧。這次進軍南寧是由於敵軍撤出南寧,由於這是事實,我們必須進擊,這就叫追擊。」
    張發奎不浪殺人不念舊惡
    對於國民黨在軍中建立的政治工作,他認為「毫無價值,他們的工作並不認真,給人留下傲慢自大的印象。共產黨的政工人員在親近民眾方面成效卓著,國民黨的政訓處人員祗是監督部隊長對蔣先生的忠誠程度」。
    對於剿共、戡亂期間國民黨在地方基層建立的保甲制度,張發奎認為是「徒有其名,不起作用」「許多民眾痛恨保甲制度,不是因為制度本身,而是因為人民廁身其中。以前村長是壓迫全體村民的唯一惡人,保甲制度卻把保甲長添加到壓迫下層民眾的行列中去了。保長壓甲長,甲長壓迫百姓,每當設立一個新的機構,中國人的貪腐陋習便乘勢蔓延,新的機構打開了攫取更多貪汙機會的大門,像民諺所說:一個香爐一個鬼。」
    對於「中蘇友好條約」,張認為「承認外蒙古獨立,這是一個大錯,損害了我們的國家利益。作為一個共產國家,蘇俄的目的是幫助中共。基於共產主義的國際性質,蘇俄不可能對我們抱有善意。它說友好,那只是表面的。簽訂這樣的條約是外交上的失敗。在日本投降後四天再簽這樣的屈辱條約,似無必要。」
    張發奎是北伐名將,在汀泗橋、賀勝橋、武昌攻城之役,他身先士卒,勇往直前,榮獲「鐵軍」之譽。他手下的第四軍參謀長謝膺白,在中共的武漢戰犯管理所中為爭取減刑寫了一篇〈張發奎傳略〉,對他的政治立場橫加抨擊,但也畢竟承認他「自從帶兵以來,約束自身相當嚴格,生活相當檢樸,不敢浪費」﹔另一位在第四軍當過政治部主任的麥朝樞也在大陸的「政協文史資料」中撰寫〈我所瞭解的張發奎〉一文,稱「張氏有其他軍人所不及者二事,即一不浪殺人,二不念舊惡。前者指獨操生殺之權,而從不以私意殺人,故能得部屬之信任,第四軍解體後,其精神永遠存在﹔後者係指他對朋友及部屬之過失,說說罵罵便了,而從不存心算賬,故部屬都具安全感,語曰 :不念舊惡,怨是用希」。
    張發奎對蔣介石的感情,是愛恨交加。他一生有四次反蔣記錄:(一)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在廣州發動政變,驅逐中央軍黃紹竑,反對李濟深以廣東資源挹注廣西,以致於潛伏第四軍任參謀長的中共黨員葉劍英乘機發動廣州暴動,損毀公私財產無數。(二)一九二八年九月通電擁護汪精衛,並要求改組黨務,自任「護黨救國第三路總司令」,聯合桂軍攻擊廣東。(三)一九三一年與李宗仁、白崇禧合流,任廣州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聯合兩廣反抗中央。然而蔣公從未依法懲處,仍舊重用他。蓋因一九二五年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後,蔣公率黃埔學生軍第一次東征,在惠州遭遇強敵林虎,敵我眾寡懸殊,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率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光著身子帶全體官兵突破敵陣殺到林虎司令部,大獲全勝。此後半個世紀,蔣公一直牢記惠州五里亭救駕之功。
    從張發奎口述自傳可知,他對蔣公的怨懟情緒,源起於以下事件:
    (一)、「一九二九年在編遣過程中,蔣先生假公濟私善自為謀,他的嫡系第一軍北伐期間並未作出大的貢獻,但卻予以擴充﹔第四軍貢獻卓絕,反而被縮編為三個旅、一個教導團及一個師直屬營。這就使他一次又一次遭到反對,直至抗戰爆發」。
    (二)、淞滬抗戰前,日軍增兵二十萬,武器遠較國軍精良。張認為不值得以血肉之軀同敵人死拼,故建議最高統帥部移師乍浦憑藉堅固的江防工事守禦,但遭否決。然日軍從金山衛登陸後,統帥部才倉猝下令撤退。命令又直接下達前線將領,直到俞濟時師長率部經過司令部門前,張才知部屬已開始撤退。作為中央地區總司令的張發奎,直至接到屬下的第九集團軍胡宗南軍團長轉來撤退命令才開始行動。 這樣的重要命令未經主帥就由前線將領各行其是,導致部隊陷入極度紊亂狀態,各級司令部已很難掌握其下屬部隊。結果連乍浦國防線都放棄了,日寇得以長驅直入首都南京。
    (三)、淞滬會戰葬送了三十個師的精銳部隊後,絕大多數高級將領要求保存有生力量後撤,可是宋美齡穿著毛皮大衣出席軍事會議,要求國軍再堅守十多天以贏得國際同情,於是蔣先生作出「必須不惜任何代價堅守上海」的軍令。「蔣先生犯了一個重大的戰略錯誤,蔣夫人的願望事後被證實是一種錯覺,她太天真了!並非我想侮辱一個婦女,但是畢竟她只是蔣先生的妻子呀!他怎能聽從婦人之言去指揮一場百萬人的大戰呀。在淞滬戰場犧牲這麼多忠勇將士,是一著失策。倘若不是蔣夫人要我們再堅持十幾天,我們原本可以實行有秩序的後撤。」
(2020/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