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性史 之2]
胡志伟文集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之三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4
· 神秘豪客 承包書店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6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9
·拒絕亂命 不賺髒錢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1
·航母之父一出手買五十本禁書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4
·桂民海有害人案底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9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0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1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2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7
·孔捷生稱阿海"樣衰加口臭"
·阿海竊密 惹出大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9
·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
·軍方人士出手闊綽
·禁書作者多數在大陸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共幹買書托運 害得店員坐牢
·「可惜這些書都帶不過海關,我就坐在這兒看個飽吧!」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之九
·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人間有情 迴肠荡氣
·禁書是封建社會的產品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統率四個集團十六個軍)
·平息伊寧叛亂陣亡十員將官
·與十倍共軍浴血苦戰,死守成都
·胡宗南「擁兵百萬不抗日」嗎?
·血戰八晝夜收復官道口、西峽口
·孤軍力戰六小時,擊破孫傳芳主力,攻克杭州
·率三萬官兵苦戰松潘八個月
·松潘成為十萬共軍埋骨之所
·張戎為什麼仇恨胡宗南?
·毛澤
·在槍林彈雨硝煙瀰漫的戰場裏,只有我一個女同志陪著主席……」
·成都之役正副師長殉節九人
·胡宗南將軍「引虎入川」
·張戎父親縱容部下將俘虜處死後挖心臟下酒、強姦地主家庭妻女後割乳處死
·冤怨相報,永無休止
·張戎父母文革挨鬥是天道好還
·胡部將領頗多視死如歸,不成功,便成仁
·涇渭河谷戰役斃傷共軍兩萬七千人
·數千里赴援之胡宗南部制勝出奇全師保地
·小流氓小混混怎能冒充歷史學家?
·南京總統府軍用電話台有七人為中共地下黨員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毛澤
·毛澤
·葛佩琦晚年吐露真言:胡宗南愛才,疏於防諜
· 張戎的作品是「遵命」文學
·中共現當權派需要一個英籍華人為它們搖旗吶喊
·忠貞廉潔 剛毅樸實
·蔣公親臨靈堂弔祭,賜匾「功著旂常」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嚴幼韻的祖父嚴信厚做過李鴻章的幕僚
· 前夫壯烈成仁 後夫名揚中外
·楊光泩為國軍將士的冬衣和藥品募集了一萬兩千美元
·嚴幼韻終於堅持到日寇敗亡
·張學良口述自傳記述的顧嚴苦戀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嚴幼韻慈悲為懷
·顧維鈞摘戰犯帽 楊光泩重修陵墓
·如果沒有杜魯門對國府禁運軍火武器兩年,蔣介石絕不會兵敗大陸,也不會有對
·嚴幼韻對中華民國過於涼薄
·出版中文版嚴傳的中和出版社胸無點墨、不知丁董
·——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四平戰役時出動百多架次投擲炸彈逾百噸
·執行大陸偵照任務二二O次遍及大陸卅餘省
·南越副總統阮高祺曾係衣復恩將軍麾下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性史 之2

   「不痛了,你就自然舒服了!……」我含妒意地說。
   「不,平弟,真的不!他的太大了,使我總有些不舒服。所以後來他要『來』的時候,我常常不答應他,至少十幾天才准他『來』一次。」
   「你為什麼准我天天來呢?」
   「『你的』……」
   「『我的』怎麼樣?」我急於問。


   「我愛你……」
   「你愛我哪一點?」我急於問。
   「我愛你……」
   「快說,快說!」
   「我愛你是童身。」
   「我不是童身,我早已同別的女子往來過了。」我欺騙她說。
   「呸,你還不害羞!你不想你第一次同我……那次?你知道麼?『你的』還沒有進去呢!」
   我也忍不住笑了,我於是問她那時候對於我的感想。我說她的錯處是不該要我同她一床睡,既已睡下,就難免不如此,既已如此了,又說我壞了她的名節,這豈不笑話麼?她慢慢回答我說,她那時候實在不知道我要這樣對她。她只以為我還是一個不懂人事的小孩子,殊不知……
   「現在我們既然這樣也好了!你該不失悔吧。」我說。
   「我還是失悔,假如沒有那次的事,我現在的心安閒得多了!」
   「現在為什麼不安閒呢?」
   「平弟,是你問我這句話!別的不說,我只一想到你不久便要離開我,我周身都不安了……」
   說完她甚至於哭了起來,我們肉體的愛,漸漸涉及精神了。我百般安慰她,結果還是「至死不忘你」幾個字止住了她的眼淚。這時候我才感受到了一種把靈魂交與人的快樂。然而她交給我的靈魂,卻如何安置呢……?
   她不是一個淫婦,雖然她違背了她合乎法律的丈夫而愛了她的「小江平」,雖然她同江平每夜性交,雖然她和他還是直覺地發明了好些交媾的新方法,她畢竟不是一個下流的婦人。她唯一受人責備的、連她自己也不滿足的,便是她肉感方面稍比別的女子或者略強一點。然而一旦假使有一種神力,使她沒有肉的感覺,她不但要失去她全體的美,而且同時就剝奪了她生活的興趣,她把靈魂均勻地放在肉裏面。這就是她。
   
   十三歲的一天早上,她給她的小兄弟穿衣服。她摸著他的生殖器,忽然產生了一種奇異的感覺,她打了一個寒噤,精神頓覺疲倦了。她替小兄弟穿好衣服的時候,她的思想集中在這事上面了,為什麼男子要生有那東西而女子沒有呢?哦,這正是男女之所以有別了!不,不能這樣簡單,女子要生小孩子啊!生小孩子?為什麼要嫁一個丈夫才能生小孩呢?這裏不能沒有關係吧。「是的。」她自己說,「大半同床睡的時候,『他的』接觸到『我的』,沾一點氣,就會生小孩子。是的,是這樣!」誰知道不但接觸,而且還要深入!不但深入,而且還要出精。啊!奇異的人類啊!你蒙混了十三歲的女孩子。
   然而她怎樣不明白人生的真義,她總覺得女子要看或摸男子的下部,是一件不可對人言說的大羞恥。於是她知道男女的害羞,雖然她內心一天一天地更要求同男孩子往來,但含遺傳性的禮教卻一天一天地使她不敢接近男子,怎麼敢呢?父親是一地方的紳士,他的女兒若有點不名譽的事,不止以性命為犧牲,抑且以全族的人格為犧牲了。這類的事,母親講給她聽過,雖然才十五歲,她懷疑恐懼著如奉聖詔一樣。
   就是這一年的冬天,她初次的月經來了,她怕了,以為是一種致命的危症。經母親告訴她如何怎樣以後,她才安心了。正是這時候,一天她參加了親友的婚禮回來,獨睡在床上,想起那結婚的滋味。這不僅是那新房的陳設值得羡慕,而且在這淒冷的冬夜中,同一個男子睡的甜味,實在使她熱烈地夢想了。
   她夢想著她的裸體與男子接觸的情形,她心房顫動了。在她陰戶的裏面,似乎有一種細到不可思議的東西在那裏蠕動一樣,她伸手摸去,陰戶的上部略為突起而較平常略為堅硬了。假如這時候有任何一男子同她一床睡,她必定要緊緊地抱著他以泄她的肉慾,她是覺得這男女的關係是何等的要緊而且嚴重了!不過她——還不到十六歲的處女,終是被困頓和羞辱之心使她這一次安靜地睡下了。
   自此以後,她莫名其妙地喜歡同堂姐妹作擁抱的遊戲,而且甚至於喜歡同她們一床一頭睡。有一次她同她三姐一床睡下,她們互相擁抱,及至兩情脈脈互有以對方為假定男子的欲望時,她們的四個乳尖互相接觸了。一種無名的力,使她如酒醉一般,然而是甜蜜的——她把持不著那種過於短促的呼吸與陰戶的微癢,於是很暴烈地一手推開了她的同伴。她定一思時,她的生殖器微微濕潤了。她不瞭解這一種變化,但在她理智上有一種失悔和羞愧。
   第二天早上,她怕三姐要說什麼,但三姐若無事般地自去了。從此她越覺得一個女子的身體實在不容易保持,她希望早同人結婚,或者可以醫她這特異的病症。是的,「女兒家大了,不出嫁是不好的。」母親也這樣說。而她呢?她的確成人了。
   頭上梳的圓髻,腳下穿的緞鞋,嫋嫋婷婷的步伐,一見男子便羞退的態度,無一不顯出她是有嫁人資格的閨女。現在的問題,就是她的父母怎樣給她選擇了。
   她對鏡照出她桃色的面龐,她十分盼望不要辜負了這青春。她一天一天地,盲目地盼望她作新人的消息,她只注意在他的肉,所以她也希望丈夫是一個美男子!其實結婚後還有那麼最大部份的問題,她忘了!所以十七歲那年,當初次有人來說婚的時候,她就暗暗地歡喜,及至聽說這位青年品貌極好的時候,她就盼成功。事情都如她的希望了,她籌備一切,及至婚期將近的前四、五天,她的喜歡才受了一種意外的打擊。因為她母親在無人處對她說:
   「瓊兒,你過門去,第一天晚上他便要和你『來這個』……要是有什麼痛苦,你總忍耐一點。我和你父親當年也是這樣的,你不要怕……」
   她原來不怕的,這一下倒反怕了,她不知道這到底是怎樣一場結果。她想到她一個人要離別了母親去冒這生平第一次大危險,她因恐懼而哭了。她曾經(極短時間的)想過永不嫁人,但是不嫁人,或者不能嫁人,又是何等可恥的事啊!母親的意見如此,同伴們的意見如此,一切人的意見都如此——誰不嫁人?除非你不是女孩子!她幼稚的思想,被更幼稚的理由推翻了,結果她只獨自地哭了兩天,婚期如飛箭似地到了。
   結過婚後,除了那種必然的、神秘的、生理上的變化足以使她不時有些回想外,她所感覺到的人生,仍然是單調和平庸。哦!夫妻間的生活,原來就是那麼一回事!她從前所想像的奇異,原來是一點兒也不奇異;她從前預感到的快樂,原來是一點兒也不快樂。她同她丈夫睡,她只覺得這是一種義務,覺不到這是一種興趣,這一種乏味,她不知道是從何處來的。
   她的丈夫並不醜,甚至於還比別人的丈夫美,但是她總不能強烈地愛他,這是為什麼?她解釋不出來。不過她陰陰然感到的,就是她丈夫不太甚注意她了,她的妝飾、她的美貌,不曾得到他誇過一次。他要說她可愛的時候,就在床上,就在她一片肉上,然而這一片肉既成了他任意玩弄的犧牲品後,她內心中感受了一種失去自由的苦悶。所以有時她也拒絕她丈夫說:
   「今晚上休息“一夜,行不行!」
   「行,乖乖……」他假意地溫存過以後,掉過身去如不相識者般呼呼地睡著了。第二天晚上假如許了他的要求以後,他滿足了慾望的時候,更睡得人事不省。無論她有許多許多苦悶要向他發洩,總會無效。至於白天呢,他們見面的時候都沒有,別的更無從說起了。
(2020/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