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性史]
胡志伟文集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性史

   我從乳房移動我的手到了她的褲腰之部,她還是沒有動。我用力解開她的褲腰,她還是沒有動,這時候我不知道怎樣怕起來了,我立時又把手縮了回來。但不到一分鐘,我又膽大了,我伸手一直往下摸索去,她還是沒有動。……啊!天啊!我摸著的是什麼?一片長著毛的極嫩的、極引人情狂的肉啊!我實在不能一刻忍耐,立時翻去壓在她的身上。我的生殖器剛一接觸在她不知道哪一部分的肉的時候,我已然頭暈了。原來我已經出精了,我還不知道啊!
   我在昏沉中,忽然聽見她的哭聲,我醒過來頭部還靠在她的臂膊上。她不斷地哭,哭得我尋不出一句安慰的話來安慰她,我只有陪著她哭了,末了還是她先說:
   「你,沒良心的,壞了我的名節。」
   說完,她仍是不斷地哭。無論我賠了若干個不是,她的哭總不稍止,我終於沒法了,才說:
   「不做的事,已經做了……況且我又不會怎樣侮辱你,我做這事,還是為的是愛你,至於說名節,我又不會告訴別人,你的名節怎麼會損害呢?……假使你不喜歡我,我從此不見你好不好?我明天仍搬回學校的宿舍去住……」


   她已經几乎完全平息了,在她的安靜中,她含輕視的樣子對我說:
   「哼,你們男子……」
   「我們男子怎樣?」
   「心是不可靠的!說不向別人說,哪會真不向別人說?」
   我向她作她頗相信的明誓以後,天已經發白了,我要起來上補習學校去。臨行,她低低對我說:
   「你今天還是早一點回來,我還有話向你說。」
   其實這天晚上我回來比往常還要遲些,因為我羞於在光天化日之下見她的原故。我一進門後,只藏在我的屋子裏面,是她來找我,我才敢再見她的。
   十二點鐘的時候,她要我對著燈光之神向她盟誓說:第一,永久不忘記她。第二,永久不把這事拿去向別人說。我一一如式作誓了以後,她笑了一笑,對著燈光把跪在地下的我抱了起來,我們共枕而眠了。
   我起初是羞於今夜再同她交媾,但摸著她的乳房,睡不到幾分鐘以後,慾火又起來了。我於是伏在她胸膛低低地含羞說了兩個字:「我要……」她瞭解了我的意思,這是在她微笑著拍我的頭的舉動上看得出來的。所以我異常不客氣地拉開她的褲子,把我的生殖器放到她的陰唇上。她用手略為幫助了一下,才算進去了,過一分鐘出精的時候,我這才第一次感受著至樂的、神異的境界,這也是第一次嚐著了人生的真味。哦!活著原來還有這一種奧妙啊!我對人生發生了一種新見解,我出神了。
   「你在想些什麼?」她低低地問。
   「我想著一樁事。」我答。
   「什麼事?」
   「我想你對我這樣好,我如何報答你!」
   聽完這話,她立即掀著我的兩腮極快樂的樣子向我說:
   「呸!你不忘了我就是好的了!」
   末了她勸諫我說男子們也不可以此事就誤了終身,學問和身體都要緊,不可一刻疏忽。我反駁她說我是一個極勤勉而且極端講求衛生的人,用不著她好意的勸諫。她於是說:
   「自從你有了我以後,恐怕就要不同了。老實說,你還年輕,什麼也不知道,你要謹記著我的話,你同我來了以後,千萬不要到學校裏去賽跑,吃涼的東西,這是於身體大有虧損的。」
   「乖乖,我永遠記著你的話。」
   的確,我對於她的話是十分尊重的,所以一到天明,我終於毅然決然去了這最甜的夢,而去作我苦讀的生涯去了。我在我的書室內朗誦起《東萊博議》,我的讀書聲亂了她的心曲,她立即起來到了我的收室說:
   「聲音放低一點!」
   「為什麼?擾亂了你的清夢麼?」
   她走近我的桌前,雙手把著我的兩肩說:
   「我看見你這樣讀書,我真心痛。平弟,你不知道,你同我睡了以後,這樣讀書是會得癆症的。」
   八點鐘的時候,我仍抱著書包上補習學校去了。
   自此以後,我們每夜必同床,每同床至少必性交一次。我漸漸的有些覺得我健壯的身體不甚健壯了。因為我的飯食一天一天的減少,以至於每頓只能吃一小碗飯,但是我的身體的確沒有病,甚至於說比從前還有精神些。星期日她晨妝的時候,我同她雙雙地照鏡——我的面龐比較她薄薄搽了些胭脂如處女般的桃腮,似有同樣的美,我自己也覺得我可愛,這是我從前沒有的。無怪乎她妝罷以後,要咬我一口啊!
   啊!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出門去了,她打扮得如九天仙女地要到一個我不能去的地方去了。屋子裏只剩下孤獨的我,伴著一個五十歲的老媽子,我無聊到不可思議的地步,於是決心上學校去。
   一個我很熟悉的,性情很和藹的監學一把拉著我的手說:
   「今天你來作什麼?星期日!」
   「我來玩玩!」
   「我看你近來有些不同了,你到底有什麼心事?」
   一句話透破了我的心事,我的臉立即紅了,但在極窘困中,我終於用言語支吾開了。不過欺騙人以後,我自己的苦悶還曾發表得,越使我不能久留了,我於是到別的學校去找一個同學。
   他正同外幾個同學要往武侯祠去,見我來了,十分高興地說:
   「江平,江平,快來同我們一起到武侯祠!」
   「我不去。」
   「為什麼,你不是說成都的風景第一美的是武侯祠麼?」
   的確,武侯祠是我百去不厭的,尤其是同這一班青年同學。為什麼我今天不願意去呢?我自己也有些奇怪了。是的,我自從有了她以後,一切行為都改變了,從前認為美的,現在覺得沒有她在,就意興索然了。啊!董二嫂!你把我原有的一切美的印象都吞去了,但我同時感謝你,你的美把我從前覺得不美的事物都美化了。一件事物,只要圍繞著你,和你發生了關係,那便可以使我沉醉,使我魂消……啊!你的偉力啊!使我終於決然捨去我興趣的同伴不去武侯祠了。
   離別了我的同學們,在收買舊書店走看了一遭,彷佛四點鐘了。我預計是她回來的時候了,我慢走回去。不錯,她回來了!門前還放著一乘轎子,老媽子正在同轎夫算錢,我不等老媽子看見一溜進去了。
   她坐在中堂而兼會客室的躺椅上。她那種美的修飾,微笑的面龐,略含醉態的姿勢,使我有一種絕對不可遏止的熱情。我一躍上前去和她接了一個吻以後,伸手探摸她的下部。
   「在這裏?」她微笑指著供奉的神祗說。
   「我要……我要……就在 這裏。」
   「平弟,快起來,一會兒老媽子進來了。你要……進房去好不好?」
   我拉著她進了房內,上了床……
   五分鐘甜蜜的沉醉。
   我疲乏了,我躺在床上就不願意再起來。
   「你起來快出去吧。老媽子看見你不見了,怎麼好?」
   「老媽子並不知道我回來。」
   「的確?」
   「的確!」
   「那麼,乖乖,你躺一會兒。」
   她替我放下蚊帳出去了。我一直睡到吃過晚飯以後才醒過來。我聽見她正在吩咐老媽子說:
   「江先生今天大半不回來了,你關上門早些去睡吧。」
   老媽子睡去了。她立即進來揭開我的帳子,我同她說我餓了,她給了我不知哪里來的許多很好的點心。我吃飽以後,她坐在床沿上望著我。我叫她快脫衣同我睡下,她說:
   「我今晚不同你睡了,除非你很乖地叫我一聲。」
   「乖乖,來睡吧!好不好?」
   「不好,叫我的名字。」
   「二嫂,來睡吧!」
   「還是不好。」
   「……瓊華姐姐……」
   「哎呀,平弟,乖乖……」她緊緊抱了我一下,然後脫衣上床睡了。
   這次同她交媾的時候,我故意忍著不出精,動了有十分鐘之後,她向我說:「平弟,你為什麼不說話?」
   「我太舒服了,舒服到說不出話來了,你呢?」
   「我不說……我也舒服……」
   經過了長時間,我們彼此的性慾都極端滿足了以後,我同她講起往日的故事來。因為我初次和她性交所感受的印象太深的原故,所以我強迫要她說出初次和董二哥交媾的情形。她遲疑了好久,才慢慢地說了出來:
   「結婚的那一晚上,我同他一床睡了不到半點鐘功夫,他便要摸我的下身。最初我還是不願意,後來終於被他的大力壓迫了我。他把陽具插入我的陰道的時候,我覺得彷佛有人拿刀殺我一樣,好在我母親同我說過這是不要緊的事,我才忍著痛隨便他弄去,及到他出了精下來了的時候,我已經痛暈過去了。你知道我是十七歲的處女,他的東西又大,我怎能忍受得!我醒來一摸索的時候,全褲子裏都是水,從帳外透過來的光,還看得出紅色來。這使我與他都嚇怔了,我們兩人都不知道血從哪里來的!『我的』到了第二天早上還有些微痛。晚上,他不敢再交媾了。過了幾天,我們漸漸明白第一次流血是不要緊的,於是才敢來第二次。第二次他不敢全放進去,我也痛得比較好一點。到了三次,四次,我才不痛了。」
(2020/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