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江平--初次的性交 ]
胡志伟文集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從清末民初的扶乩、歃血、劈草人、看風水到上世紀中葉的人海戰術、思想改造
·沙進士葉德輝怒斥毛澤
·抗戰八年,中國軍民亡3200萬人,而日本軍民傷亡僅246萬人
·老毛說:「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
·毛澤
·「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
·「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
·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
·「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
·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
·「我毛澤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
·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
·「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
·「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
·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白崇禧太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近代史書刊的編輯人員大多不具備勘誤補遺能力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海峽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真史戰勝偽史
·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歷史書是知識份子按照勝利者的要求寫的
·全文註釋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平--初次的性交

   
   十六歲的夏天,在成都中學三年級暑假的時候,我住在我老兄囑託的一個朋友的家裏。只因這一番,有分教:血氣方剛之青年,初試雲雨﹔色情狂熱之少婦,備盡風流。
   那時候我知道男女有秘密關係,是從朋友處聽來的,但使我明白相信這事是人性的一種要求、一種快樂,還是一部〈今古奇觀〉的功勞。我見了〈喬太守亂點鴛鴦譜〉以後,一天晚上,忽然感覺到抱著女性同睡的特別滋味,我的生殖器硬了起來,立時明白這種特別滋味,原來就在這東西的發動上,於是更證以同學的談話。性交的事,在我心理上起了一種極大的掀動了。
   適巧,我老兄的朋友出外貿易去了,他的母親也回娘家去了,家中只剩下我和他的妻子,格外一個老媽子。我稱他的妻子作二嫂,她稱呼我平弟,我們幸福無慾地生活著。
   二嫂有一天要我和她的女朋友共同打牌,我答應了。在桌間,二嫂每次藉故打我的手,這使我有些羞愧,因為當著這樣多的來賓,一個女子這樣放肆,在我看來,是不合禮教的。誰知道呢,誰知道不合理的事還多著呢!


   賓客們散了以後,我同她在桌旁收牌,這時候我才敢仔細看她的纖手,我於是不知怎樣起了一種強烈的要求想摸她一摸。我摸她的手,她不動,我更進一步握她的手了,她仍不動,然而這時候,我的心已跳得十分厲害了。
   晚上,我獨自睡在我的小屋裏的床上,回想兩點鐘前摸手的狀態,心裏熱轟轟的跳動。在這種景況中,我忽然感覺到一種似夢非夢的境界,有一種不能用語言解釋的甜蜜滋味。生殖器的微動處,滴了幾滴精水,我因疲倦而睡著了。這是第一夜。
   第二夜晚上,一種神秘的力催促我羞答答地說出一句太幼稚可笑的話:
   「二嫂,老媽子今天回去了,我一個人睡在那間屋子裏,我怕。」
   她躊躇了一陣,說:
   「你到我屋子裏來睡好不好?」
   我反而故意為難了一陣,才勉強答應了。
   一間很小而又十分精緻的屋子裏,陳列著一張大床和一張小床。她指著小床向我說:「這是你董二哥在家時睡的,你就在那上面睡吧。」
   一直到十二點鐘,我才在她指給我的床上睡了,但是我的心跳度數不容我有一刻工夫的睡覺。我「搗枕捶床」甚至於到了一萬遍,這才挨到天明了。
   我極早極早便起來,出外去了。我自己沒有睡覺,於她有什麼關係?但我沿路想我未能睡覺的原因是為她,而且是為了想同她交媾,我又羞愧又怕見她了。我覺得我的臉上發了燒,見著朋友連話也說不出來了。我想:「女子的力量真是大啊!為什麼使我有志有為的青年到了這步田地?唉,我如不斷絕她,我這一生完了。」我立定了主意到天黑盡了才回去,一直走進了我的屋子,點上煤油燈。我剛一提筆,想在日記本上自誓的時候,她嫣然含笑著走進來了。
   「你今天這麼晚才回來?」
   只此一句,我覺得她把我所有隱密都窺出了一樣,我的臉紅漲了。她看見我十分害羞的態度,於是尋別的話和我說:「來,到我房子裏來,我給一點東西你看。」
   她把她未結婚前的相片給我看,我還是不說話。我不說話,一直到了我睡在我的小床的時候。
   今夜我實在不能忍耐了,誰能忍耐呢?到了夜深無人的時候,在同一房中,距你睡下的地方僅三尺遠的床上,躺的是一個杏臉桃腮的美人,你的理智能克制情感麼?你的戴假面具的禮教觀念,能阻止你肉慾的發生麼?不!尤其是十六歲的中學生啊!
   不過我的內心無論如何如火般的燃著,然而我始終不敢有過於唐突的舉動,我至多無非是呻吟而已。我的呻吟,正和小孩要奶吃的叫聲是相同的。果然她慈悲了,她說:
   「平弟,你怎樣了?」
   「沒有什麼。」
   「為什麼老不睡覺呢?」
   「因為我肚子痛。」
   「肚子痛」三個字是被禮教壓迫出來的,其實這時候我想說的是:「想同你睡。」但是我敢麼?她立時起床來服侍我,我也故意地起來。經過了長時間的如「喝開水……」等的人工治療後,我和她都實在有些疲倦了,我於是假作不知地走去坐在她的床沿上,她也同我坐下了。坐了不到五分鐘,我故意忘了是她的床一下躺下去了,在半醒狀態中,我聽見她的嬌聲說:
   「平弟你要睡嗎?睡得順一點!」
   我於是隨隨便便地睡在床的裏面去了。啊!她就睡在的外面啊!我的臂膊接觸了她的臂膊。我等她似乎睡著了以後,我一翻身用手貼在她的乳房上,她還是不會動。我的心跳得不能收拾,呼吸聲短促而長,我不知道怎麼才好了。
(2020/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