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胡志伟文集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江平--初次的性交
·性史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李濟深報復性強
·孫立人恃才傲物 杜聿明心高氣傲
·坦承八年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
·不滿宋子文把中華民國當作私產
·欽佩蔣介石堅決抗日誓不低頭的毅力
·白崇禧志大才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桃花艷史》六卷十二回,存世有﹝合影樓編﹞本,藏北京大學圖書館,目錄題《新編桃花艷史小說》,不題撰人。書的寫作及刊刻年代均不詳,因其在道光年間已遭禁毀,當為清中葉前作。
   書敘唐朝蘇州人康健,字永太,性好僻靜,在閶門外建一園,有桃花三百餘株,又建桃花亭,日日盤桓其中。康建生一女,名金桃,美貌異常,十三歲即能詠詩填詞。蘇州才子李輝枝,俊美飽學,慕金桃才色,遊園時題詩一首,金桃見而屬意。
   康建對門有白公子,名守義,好色無賴。有商人托白守義撮合與金桃的婚事,未得其便。白守義以無賴姜勾本為龍陽,姜又淫白守義妻妾丫環,白悔,糾合宋上門殺姜勾本於桃花亭,嫁禍康建,脅迫其將女嫁商人。康建誣服,桃花仙子托夢,囑金桃母允婚,以救康建出獄為條件。商人設法救出康建。白守義又收買宋上門殺商人滅口,商人頓悔從前,告發白守義,白被正法。後李輝枝與桃花仙子了夙世仙緣,又與金桃成親,中進士。不久,桃花仙子歸山復位,李夫婦隱居而終。
   此書題名《桃花豔史》是由於反面人物的淫亂亦與桃園息息相關。第一,姜勾本與宋上門於桃園內行龍陽、口交,反映了南風氾濫、世風日下的特徵。姜、宋二人小小年紀,卻成為淫亂成性、不知羞恥的性變態者;而光天化日之下,美麗豔絕的桃園美景,正是這一醜行的鮮明反襯。第二、流氓無賴白守義因於桃園發現了姜、宋二人的醜行後,才引奸入室,導致白家三男四女的群體性淫亂,進而導致兇殺冤情。第三、商人愛慕金桃兒美色,重利輕情,花二千兩銀子遣白守義撮合玉成,因而引發了殺人、栽贓、冤獄等一系列問題。第四,姜勾本因思與金桃兒淫亂,導致自身於桃園遭意外殺戮,成為白守義陷害康建的物證。


   自此可見,桃園、桃樹,不僅是一個線索,不僅是一個背景,實際上是一個「小社會」,是社會的濃縮與縮影,這兒也是美醜並存的,有高尚、真誠、純潔、熱烈,亦有邪惡、淫亂、鮮血、冤情,而這種「美醜並存」的桃園舞臺,又是作者因果報應觀念的闡述與解釋。
   是書雖為十二回,但字數並不多,只是情節推進大起大落,有時如空穴來風,有時如天外來客,目不暇接,不能細細賞讀。所以全書注意情節發展,而很少細膩的細節描寫與心理刻劃。若以有頭有尾、原始要終、具體細緻的要求,可以衍化,推衍為一部波瀾疊起,變化莫測的長篇小說。加上這種粗線條的、多轉換的藝術特點,使得讀者對其內容分類產生了多元並存的困惑,它有「才子佳人」小說的相思纏綿,吟花弄月;又有「靈怪」小說的人神相合與人神暗示;亦有「公案」小說的兇殺冤情;還有「豔情」小說的宣淫交合,然歸結到一點,更適宜可讀性。
   本書選載的便是白守義以姜勾本為龍陽、姜勾本淫媾白的妻妾丫環等等一團混帳之醜劇,從一個側面呈現了清初的社會生活與精神面貌。
   
   白公子品簫作樂 姜勾本捧笙為歡
   白公子見他已醉,說道:「今日晚間這般美品,好不得我受用受用。」遂掩上房門,扯下他的褲子,露出嫩生生,光淘淘的兩塊腚腄,白公子掀起他的兩隻腳來,將陽物對準了他的屁眼,加上漿水,弄之大吉。姜勾本在醉夢中醒來,亦就半推半就,任其抽扯。那知白公子在家,天有二更時候,並未用飯,其妻劉氏等得心煩,遂遶步走到前廳來看,但見房門緊閉,燈光未熄,房中唧唧噥濃似有淫慾之聲。劉氏從窗欞一張,見他丈夫摟著一個年少的幼童弄股,又不敢招呼,但站在窗外竊看。姜勾本說:「你拿出來,我給你品一品簫。」白公子說:「我先給你品一品。」白公子遂把姜勾本的陽物,將舌頭裹住龜頭,咿唔之聲,聞於窗外。姜勾本說:「我的屁眼癢癢了,你給我舔它。」白公子遂吐出了陽物,舌尖伸到屁眼裏邊,如吃蜜喝油的一般吸入。正玩之間,燈光忽滅,白公子往後宅取火流水,起來開門,抬頭看見其妻劉氏,遂不覺羞愧難當,無話可說。遂問道:「你是幾時來的?」劉氏道:「聽你品簫,我就來了。」白公子聽說「品簫」二字,就知此事已經敗露,遂口道道:「妹子,我今日一時昏亂,見不得妹子了,任憑妹子發落罷!」劉氏本來是個年幼的婦人,自來到窗外看的時節,已經有些高興,及見丈夫如此回答,不覺順口說道:「叫你玩的那個孩子出來給我舔舔。」扯到這一句方才說出口來,那知姜勾本在裏面聽見,帶著酒興跑將出來,就在劉氏面前說道:「我既在尊夫面前失節,若蒙尊嫂見愛,小弟就無不從命。」那白公子在旁也不能回答,專等劉氏吩咐。
   那劉氏的春心早已開動,又值天氣甚晚,因此說道:「你二人且隨我後宅來說話。」白公子不敢違命,姜勾本情願奉陪。劉氏在前,二人隨後,白公子已會其意,及至走到後宅房門口,燈光尚未熄滅,白公子後邊與姜勾本附耳低聲,說道:「須得如此這般,方才解羞遮醜。」姜勾本說:「自然,自然。」
   原來劉氏房中有兩個侍女,一個叫做春梅,一個叫做秋月,兩個皆不過十五六歲,俱被白公子污染。此時秋月已睡,惟春梅一人等候,及劉氏先進房門,姜勾本隨後跟進,白公子即把春梅扯出房門,春梅問道:「方才此人是誰?」白公子說:「且莫問他,咱兩個在門外且聽他一聽所說話。」劉氏婦人見他兩個特意躲空,遂把姜勾本摟在懷中,說道:「我的小乖兒,你吃一個媽媽罷!」這句話方才說出口來,忽又想起秋月在那邊睡覺,故意的叫了一聲春梅。誰想雖不答應,秋月已經驚醒了。那劉氏見無人答應,只當是秋月睡熟,遂即叫姜勾本脫去衣服,二人在床上赤條條的,就弄將起來。哪知秋月也沒有披著衣服,走過來看時,見不是白公子,遂吃了一驚。哪知已被姜勾本看見,遂溜下床來摟住,往床上一推,那鋼槍似的陽物,早已認準了那秋月的一道小小線縫,劉氏遂站起來,從姜勾本後邊摟住,也學操腚方法。此時秋月又驚又疑,又不敢不允,三人弄在一處,意美情濃,真乃是:
   前邊是,金榜題名真富貴;
   後邊是,洞房花燭美姻緣。
   
   白公子在門外合那春梅弄事,又聽得秋月起來,三人弄在一處,遂把春梅推到窗下,二人往裏瞧看,見劉氏摟住姜勾本操腚,姜勾本摟住秋月肏屄。
   這白公子起先是隔山取火,此後來也就後亭插花。白公子說:「咱二人何不進去合他三人作一副對聯?」二人遂走進房來,劉氏合姜勾本絕不在意,倒把秋月吃了一驚。見他二人進來,也不說長道短,扯一把椅子,就肏秋月,已知道這事是白公子做成了的了。你說那劉氏向姜勾本說道:「姜相公,你給我品一品簫?」姜勾本笑道:「就是我願意去品,你哪裏有簫?」劉氏笑道:「不就給我吹笙?」姜勾本聽說「吹笙」二字,遂即起來把劉氏的兩腿分開,將陰戶往上高聳,姜勾本伸進舌尖,咂的劉氏癢麻異常,叫鬼叫乖,情聲不絕。白公子丟了春梅走近前來,後面弄姜勾本的腚,前頭梭姜勾本的雞巴,他三人又兵打一處,將合一家,春梅、秋月二人臊癢難忍,也不覺在旁邊拍開了。聽到此處,有佛家老禪師四言絕句為證:
   不是蕭來不是:笙,陰陽混亂無濁清;
   老僧再去十年壽,那顯娃童蓍藝精。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