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胡志伟文集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蔣介石閱周佛海自首函竟然流淚
·周佛海是中共成立時的副主席
·毛森晚年曾回大陸觀光
·溥儀出宮前偷運出宋版書二百餘種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春秋
·簽署廿一條的是陸徵祥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勝必
·中國應恢復對越北的主權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羅便臣驅逐孫中山出境
·衛奕信被英資財團轟走
·潘靜安專程赴港收拾殘局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宋祥雲奉戴笠令潛伏延安軍政大學
·保密局的楊
·孫中山諡黃花岡烈士「氣振風雷」
·咸豐帝諡號有二十字
·上士獲頒發青天白日勛章
·董浩雲獲頒「抒忠報國」四字匾額
·總統下令褒揚牟宗三為「一代宗師」
·中共十大黨魁的官諡盡皆令人心寒
· 歷史上的六次中日戰爭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切勿重蹈甲午戰爭的覆轍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武漢分共後張發奎陞上將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張發奎被周士第攆下火車
·郭沫若承認共產黨好話說盡,壞事作絕
·用最下流的廣
·楊天石譯書不懂就刪
·楊天石曲學阿世逢迎當道
·南昌暴動是周恩來發動的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二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三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四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五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六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8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施義之加膝墜淵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 今天甜言蜜語 明天置於死地
·今天是他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
·明末三大案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二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三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五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七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八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九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2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3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4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5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6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7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8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9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孫越崎棄友背義 張莘夫厚葬北陵
·兇手莫廣成早已處決
·兩岸應聯合祭奠張莘夫烈士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桃花艷史》六卷十二回,存世有﹝合影樓編﹞本,藏北京大學圖書館,目錄題《新編桃花艷史小說》,不題撰人。書的寫作及刊刻年代均不詳,因其在道光年間已遭禁毀,當為清中葉前作。
   書敘唐朝蘇州人康健,字永太,性好僻靜,在閶門外建一園,有桃花三百餘株,又建桃花亭,日日盤桓其中。康建生一女,名金桃,美貌異常,十三歲即能詠詩填詞。蘇州才子李輝枝,俊美飽學,慕金桃才色,遊園時題詩一首,金桃見而屬意。
   康建對門有白公子,名守義,好色無賴。有商人托白守義撮合與金桃的婚事,未得其便。白守義以無賴姜勾本為龍陽,姜又淫白守義妻妾丫環,白悔,糾合宋上門殺姜勾本於桃花亭,嫁禍康建,脅迫其將女嫁商人。康建誣服,桃花仙子托夢,囑金桃母允婚,以救康建出獄為條件。商人設法救出康建。白守義又收買宋上門殺商人滅口,商人頓悔從前,告發白守義,白被正法。後李輝枝與桃花仙子了夙世仙緣,又與金桃成親,中進士。不久,桃花仙子歸山復位,李夫婦隱居而終。
   此書題名《桃花豔史》是由於反面人物的淫亂亦與桃園息息相關。第一,姜勾本與宋上門於桃園內行龍陽、口交,反映了南風氾濫、世風日下的特徵。姜、宋二人小小年紀,卻成為淫亂成性、不知羞恥的性變態者;而光天化日之下,美麗豔絕的桃園美景,正是這一醜行的鮮明反襯。第二、流氓無賴白守義因於桃園發現了姜、宋二人的醜行後,才引奸入室,導致白家三男四女的群體性淫亂,進而導致兇殺冤情。第三、商人愛慕金桃兒美色,重利輕情,花二千兩銀子遣白守義撮合玉成,因而引發了殺人、栽贓、冤獄等一系列問題。第四,姜勾本因思與金桃兒淫亂,導致自身於桃園遭意外殺戮,成為白守義陷害康建的物證。


   自此可見,桃園、桃樹,不僅是一個線索,不僅是一個背景,實際上是一個「小社會」,是社會的濃縮與縮影,這兒也是美醜並存的,有高尚、真誠、純潔、熱烈,亦有邪惡、淫亂、鮮血、冤情,而這種「美醜並存」的桃園舞臺,又是作者因果報應觀念的闡述與解釋。
   是書雖為十二回,但字數並不多,只是情節推進大起大落,有時如空穴來風,有時如天外來客,目不暇接,不能細細賞讀。所以全書注意情節發展,而很少細膩的細節描寫與心理刻劃。若以有頭有尾、原始要終、具體細緻的要求,可以衍化,推衍為一部波瀾疊起,變化莫測的長篇小說。加上這種粗線條的、多轉換的藝術特點,使得讀者對其內容分類產生了多元並存的困惑,它有「才子佳人」小說的相思纏綿,吟花弄月;又有「靈怪」小說的人神相合與人神暗示;亦有「公案」小說的兇殺冤情;還有「豔情」小說的宣淫交合,然歸結到一點,更適宜可讀性。
   本書選載的便是白守義以姜勾本為龍陽、姜勾本淫媾白的妻妾丫環等等一團混帳之醜劇,從一個側面呈現了清初的社會生活與精神面貌。
   
   白公子品簫作樂 姜勾本捧笙為歡
   白公子見他已醉,說道:「今日晚間這般美品,好不得我受用受用。」遂掩上房門,扯下他的褲子,露出嫩生生,光淘淘的兩塊腚腄,白公子掀起他的兩隻腳來,將陽物對準了他的屁眼,加上漿水,弄之大吉。姜勾本在醉夢中醒來,亦就半推半就,任其抽扯。那知白公子在家,天有二更時候,並未用飯,其妻劉氏等得心煩,遂遶步走到前廳來看,但見房門緊閉,燈光未熄,房中唧唧噥濃似有淫慾之聲。劉氏從窗欞一張,見他丈夫摟著一個年少的幼童弄股,又不敢招呼,但站在窗外竊看。姜勾本說:「你拿出來,我給你品一品簫。」白公子說:「我先給你品一品。」白公子遂把姜勾本的陽物,將舌頭裹住龜頭,咿唔之聲,聞於窗外。姜勾本說:「我的屁眼癢癢了,你給我舔它。」白公子遂吐出了陽物,舌尖伸到屁眼裏邊,如吃蜜喝油的一般吸入。正玩之間,燈光忽滅,白公子往後宅取火流水,起來開門,抬頭看見其妻劉氏,遂不覺羞愧難當,無話可說。遂問道:「你是幾時來的?」劉氏道:「聽你品簫,我就來了。」白公子聽說「品簫」二字,就知此事已經敗露,遂口道道:「妹子,我今日一時昏亂,見不得妹子了,任憑妹子發落罷!」劉氏本來是個年幼的婦人,自來到窗外看的時節,已經有些高興,及見丈夫如此回答,不覺順口說道:「叫你玩的那個孩子出來給我舔舔。」扯到這一句方才說出口來,那知姜勾本在裏面聽見,帶著酒興跑將出來,就在劉氏面前說道:「我既在尊夫面前失節,若蒙尊嫂見愛,小弟就無不從命。」那白公子在旁也不能回答,專等劉氏吩咐。
   那劉氏的春心早已開動,又值天氣甚晚,因此說道:「你二人且隨我後宅來說話。」白公子不敢違命,姜勾本情願奉陪。劉氏在前,二人隨後,白公子已會其意,及至走到後宅房門口,燈光尚未熄滅,白公子後邊與姜勾本附耳低聲,說道:「須得如此這般,方才解羞遮醜。」姜勾本說:「自然,自然。」
   原來劉氏房中有兩個侍女,一個叫做春梅,一個叫做秋月,兩個皆不過十五六歲,俱被白公子污染。此時秋月已睡,惟春梅一人等候,及劉氏先進房門,姜勾本隨後跟進,白公子即把春梅扯出房門,春梅問道:「方才此人是誰?」白公子說:「且莫問他,咱兩個在門外且聽他一聽所說話。」劉氏婦人見他兩個特意躲空,遂把姜勾本摟在懷中,說道:「我的小乖兒,你吃一個媽媽罷!」這句話方才說出口來,忽又想起秋月在那邊睡覺,故意的叫了一聲春梅。誰想雖不答應,秋月已經驚醒了。那劉氏見無人答應,只當是秋月睡熟,遂即叫姜勾本脫去衣服,二人在床上赤條條的,就弄將起來。哪知秋月也沒有披著衣服,走過來看時,見不是白公子,遂吃了一驚。哪知已被姜勾本看見,遂溜下床來摟住,往床上一推,那鋼槍似的陽物,早已認準了那秋月的一道小小線縫,劉氏遂站起來,從姜勾本後邊摟住,也學操腚方法。此時秋月又驚又疑,又不敢不允,三人弄在一處,意美情濃,真乃是:
   前邊是,金榜題名真富貴;
   後邊是,洞房花燭美姻緣。
   
   白公子在門外合那春梅弄事,又聽得秋月起來,三人弄在一處,遂把春梅推到窗下,二人往裏瞧看,見劉氏摟住姜勾本操腚,姜勾本摟住秋月肏屄。
   這白公子起先是隔山取火,此後來也就後亭插花。白公子說:「咱二人何不進去合他三人作一副對聯?」二人遂走進房來,劉氏合姜勾本絕不在意,倒把秋月吃了一驚。見他二人進來,也不說長道短,扯一把椅子,就肏秋月,已知道這事是白公子做成了的了。你說那劉氏向姜勾本說道:「姜相公,你給我品一品簫?」姜勾本笑道:「就是我願意去品,你哪裏有簫?」劉氏笑道:「不就給我吹笙?」姜勾本聽說「吹笙」二字,遂即起來把劉氏的兩腿分開,將陰戶往上高聳,姜勾本伸進舌尖,咂的劉氏癢麻異常,叫鬼叫乖,情聲不絕。白公子丟了春梅走近前來,後面弄姜勾本的腚,前頭梭姜勾本的雞巴,他三人又兵打一處,將合一家,春梅、秋月二人臊癢難忍,也不覺在旁邊拍開了。聽到此處,有佛家老禪師四言絕句為證:
   不是蕭來不是:笙,陰陽混亂無濁清;
   老僧再去十年壽,那顯娃童蓍藝精。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