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胡志伟文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濃情快史》是清康熙年間的作品,被後世稱為「淫書」的代表作。小說以唐初武則天軼事為背景,取材自駱賓王〈為徐敬業討武曌檄〉中首段:「偽臨朝武氏者,性非和順,地實寒微。昔充太宗下陳,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節,穢亂春宮……」
   武則天之所遺臭萬年,不僅因為她「殘害忠良,殺姐屠兄,弒君鴆母」,而且因為她「穢亂春宮」,這是封建禮教視為荒淫無恥大逆不道的醜事,為「人神之共嫉,天地之不容」。
   本書選載的是唐高宗臨幸父皇的武才人、女皇武則天褻玩首僧懷義、張昌宗、薛敖曹等人的宮廷穢史,且看皇帝、女皇們是怎樣做愛的:
   太子李治穢亂后宮

   武氏知道那班朝臣議處,要殺害他。心內想道,太宗溺愛,必不加刑,恐東宮傳位,一時難免。遂乘高宗入侍,便小心曲奉。高宗見他小心伏侍。仔細看她一眼。見她。
   玉釵斜插鬢雲鬆 不似崔徽鏡裏容。
   顰蹙遠山增嫵媚 盼澄秋水鬧纖穠 。
   高宗見了道。怪不得父皇生著這病。有這般豔色,自然夜夜不空了。將欲私之,彼此以目送情,而未得其便。只得見高宗小解,武氏忙取了金盆,盛水捧跪於地,進與高宗盥手。高宗見他標緻臉兒,將水灑其面,戲吟曰:
   乍憶巫山夢裏魂 陽臺路隔奈無門。
   武氏即接而吟曰:
   未承錦帳風雲會 先沐金盆雨露恩。
   高宗大悅道。觀汝才色兼美,深得我心。便攜了武氏手。往宮門後小軒僻處,著武氏去了小衣仰臥。高宗去看他,兩腿如玉柱一般,心中大悅,把陽物直入其中,抽將起來。那武氏多時不遇後生,又要分外奉承他,把高宗緊緊摟著,千般百樣叫出來。高宗常行幸取樂。並不曾知道這些親愛,已自快活。也是武氏時運到來,那話兒窄窄小了,猶如處女一般。高宗想道,怎教我父皇不愛他。況武氏又放出許多嬌態,無數風騷,高宗喜不自勝。事畢,武氏扯住高宗御衣。泣曰:妾雖微賤,久侍至尊,今日欲全陛下之情,遂犯私通之律。倘異日嗣登九五,置妾於何地?高宗誓之曰:俟宮車晏駕,即冊汝為后,有違此言,天厭絕之。武氏曰:出語無憑,當留表記。高宗解所佩九龍羊脂玉鉤與之。武氏頓首謝恩散去,自是以後略無間阻。
   
   高宮載則天入昭儀宮,乃問武氏道:別後可念朕否?武氏道。蒙陛下寵愛,妾終日依依,滿腹離思,不少去懷,古人說得好:才上眉頭,又來心頭。今日再睹天顏,實為萬幸。高宗大悅,命去衣就寢。武氏仰臥龍床,高宗興作。武氏仍媚著高宗,叫曰:親親萬歲。高宗問曰:朕比父皇如何?武氏曰:太皇年老,精力不加,終夜雖幸而不久。高宗問道:有多少時候?武氏曰:多則二百餘提,其少時百數便了。高宗被他說著,問道:今日視我如何?武氏靠了高宗臉,把嘴親著道:爺爺玉莖如一件無價之寶,入我牝中,萬竅酸癢,妙不能言。高宗聽了,一發興狂,把武氏肏得陰水津津,歡呼急急,一時泄了。自此武氏因得高宗歡喜,再不入王皇后蕭淑妃之宮。
   僧懷義宣淫武媚娘
   王才道:我昨日才睹芳容,不想夜來,便已入夢。則天道:夢見我什麼來?王才笑道:此夢不便於說,倒便於做。則天道:怎麼做?王才遂立起身,情慾如火,走過去把她抱住,便去親嘴。則天假意道:此事你讀書人可以如此,若我是出家人,斷使不得。一邊說,一邊推將開來。王才跪將下去道:望師父應了夢罷!則天見他跪將下去,便扶他起來道:我憐你膝下黃金,你不可把我當做殘花敗柳。王才見他允了,忙去解下衣服,著他睡在床上,硬著那物入將進去。這王才之物,大如武三思的,則天一十二年不曾遇著這樣大物,他便迭得高高的,任他亂入。那水流滴滴,不住有聲。王才一邊又解他上身衣服,半露酥胸,卻如一塊嫩粉,情興大發,把兩腳直掇起肩上,則天興發亂叫。正在情濃之際,只聽得一時間鐘聲亂響,滿寺裏叫嚷起來。王才則天二人大驚,一齊整衣出房去看,只聽得聖駕到了。則天大驚,急忙歸房。
   
   武后心下想。若蓄髮為官。便於出入﹔仍欲為僧,恐被人譏議,甚為不妥。又想道:向時不曾完事,未知手段,令今日試之,再做理會。命宮娥取大盃來,連進數盃。武后覺情思勃勃,遂令宮娥盡出。自閉龍鳳門,令懷義去衣。懷義那物如火炭一般的熱,往牝中便刺,覺乾燥不能急進。武后驚問曰:向日滑透,今日何雄壯至此?懷義道:兩年前得一異人傳一秘方。能通宵不倦,使物入爐中,粗大熱硬,美不可言。武后聽罷大喜道:你且試看。懷義漸漸而進,至二十餘提,淫水滑潤,直至花心,便急急入將起來。武后把懷義抱定叫道:快活死我!自今不放汝出宮也。懷義大肆採戰手段,弄得武后把嘴親著道:內中擦著癢處,好生妙極,人生若不行樂,可不枉為一人?遂將身擺逞,淫水漬發。懷義把武后兩腳置於肩上,重重一頓狠弄。武后四肢軟弱,口內微嚅,洋洋暈去。懷義停住,以口接氣。武后徐徐甦醒,曰:入死我也。懷義笑曰:倘入死了,怎生是好?武后笑道:入死了,倒做個風流之鬼。懷義天色傍晚。道。此時好出宮矣。不然。宮門盡閉。怎樣出去。武后道。你寺中還有徒弟麼。懷義道:有。武后笑道:可知這般樣要回去得緊。懷義道:宮中夜深出入不便耳。武后道:在我宮中住著,何必出入?懷義道:恐聖上知覺,不是小耍。武后道:不妨,遂起身開門,喚宮娥進來,重擺夜宴,與懷義並肩而酌。兩人摟著說話,武后甚是得意,道:我心欲你蓄髮,封你掌管內庭,加以官爵,庶得時時取樂,意下如何?懷義道:使得,奈只因白馬寺主。,每每侮我,我必然要做住持,待我吐氣揚眉。快暢幾時,武后道:這樣,明日賜你劄付為便了。懷義見許了他做寺主,心中快活,便吃得大醉,不顧宮娥眼目,把武后抱上龍床,去下小衣,往內就入。武后也自興動,任他抽弄。兩個這一番,比日間又不相同。但見:
   蜂忙蝶亂,意急情濃水滋滋。嬌聲細作,熱急急粉臉相偎。一個有採戰精神,一個是慣嘗滋味。這採戰的盡逞伎倆,得嚐滋味,方稱情懷。振響金鉤,也不管嬪妃竊聽。掀翻錦被,也不怕風透酥胸。但願為雲為雨,不暫拋倒鳳顛鸞。
   他兩人弄得個無所不至。直至天明方才罷手。
   張昌宗鏖戰俏太后
   太后見曰:今封汝為侯。汝願足乎?六郎笑曰。志願已足,而心願尚未。太后曰:汝服南海奇藥,可應驗否?六郎曰:以千金購覓奇方,果然靈妙。太后大悅曰:我獨酌無聊,召子對飲。六郎道:當痛飲千杯,以謝知己。兩人酌久,情思迷離,不覺更闌罷盞,共入銷金玲瓏帳。太后高臥,六郎將向日陰藥之樂,將指甲內暗藏放進去,再將新藥納於馬口,其物可比如意君之粗大。太后不覺一時癢將起來,六郎將自物置於牝口略擦,太后將手撚著,往牝口中納進,直盡花心。六郎提送起來,水聲滋滋不絕。太后搖身定目道:自今有妙不可言,向來與敖曹交感,但彼物長大,而不致陰中這般熱癢。今你之物,與敖曹一般,又使陰中這般熱癢,此物真是活寶。不知能長久乎?六郎曰:能通宵不倦。太后悅曰:我今番食南海生荔枝,覺青李如嚼蠟也。六郎曰:我易之兄畜物亦如此大,後來與彼交合,則我又如青李矣。太后曰:不然,汝比兄清標美貌,自然興致不同,勿負我心。六郎藥物發作,火熱鐵硬,太后被他弄得手足亂顛,狂呼妄道:不覺洋洋昏去。六郎停住,摟抱不動,須臾甦轉。六郎曰:可封我為如意君乎?太后曰:汝若能終宵如此,當讓位於汝,我亦願之。六郎道:又恐無福當此。道罷,又抽起來。太后年齒雖高,淫情愈熾,姿色愈媚。六郎愛其豐緻,盡心極弄,全不顧君臣之禮。況今番比幼更甚,弄至五更,太后不捨,是日罷朝。
   薛敖曹獲封如意君。
   大監牛晉卿曰:陛下少息雷霆之怒,更有所獻。聞洛陽城中有一少年,姓薛名敖曹。其人年近三十,才貌兼全,肉具雄健,其里中有少年好事者俱知之。每遇敖曹飲醉,求觀其勢,以為戲笑。敖曹對少年曰:吾受此物之累,值此壯年,尚爾不知人道,每有所感,奈英雄無用武之地,時時苦之,何以供諸君笑也?強出肉具觀之,其首有坑窩四五處,及怒發,坑中之肉隱起,如蝸牛湧出,自頂至根,筋硬如蚯蚓之狀,首尾有二十餘條。少年見之,試以斗粟加其莖首,昂而不垂,起有餘力,眾皆大笑絕倒。後聞至娼家,見其美貌歌謳談笑,無不愛之。至於取樂,一見肉具,無不號呼避去。間有宿娼樂而淫者,勉強為計引導,終不能入。肉具名彰,民間無與婚者,故至今尚不知人道。陛下發尺一之詔,召之前來,必能暢美聖情,永侍枕席矣。太后倚幃屏而歎曰:不必言,吾意決矣。乃出黃金百錠,白璧一雙,文錦四端,安車駟馬,手詔敖曹,詔曰:
   朕萬幾之暇,久曠幽懷。思得賢士,以接談笑。聞卿抱負不凡,標姿偉異,急欲一見,慰朕饑渴之懷。其諸委曲,來使能悉。毋玉爾身,有辜倚望。
   牛太監奉詔。齎了金帛,直至洛陽,尋見敖曹。付與手詔。敖曹見曰:臣以猥賤之姿。污瀆聖德,非臥所宜,不敢奉命。牛監曰:足下不欲奮於青雲之上,何苦終困於閭閻之間?敖曹曰:青雲自有路,豈可以肉具為進身之階?誠可恥也!牛監附耳謂曹曰:足下能高飛遠舉,出乾坤之外耶?汝尚不知人道,非今聖上,誰可容者?敖曹被牛監再三催促,不得已而行,在路歎曰:賢者當以才德進身,今日之舉,是何科目?牛監取笑曰:是戊辰科的進士,兩下大笑。早已到京,飛報太后。太后速遣宮娥,馳騎相促。牛監引了敖曹入於后殿。拜畢,命坐賜茶。太后目他英姿美質,壯哉少年,心中大喜,令宮娥賜膩髓湯浴。敖曹肉具昂然白露,宮娥掩口而笑, 退曰:聖上今日得人矣。浴罷,衣鶴氅之服,束七寶鉤▓,戴九華碧玉冠,韜以烏巾,望之翩翩若神仙中人。太后大悅,促光祿寺卿具宴,用紅玉大蓮花杯,酌以西涼州葡萄酒。敖曹方欲大酌,而后意已動,面色微紅,殊不在酒,令左右於華清閣鋪設軟衾細褥之類。牛監退出,后自攜敖曹手,至於閣中,並肩而坐,自閉金鳳門,加以九龍鎖。后以薔薇露洗其陰戶,謂敖曹曰:牛晉卿言卿尚是童子身,未識人道,此事可真否?敖曹曰:臣不幸遺體過大,蹉跎至今,孤守鰥夫。今奉聖詔,惶懼不知所出,臣粗猥之質,不足以任聖體,乞先令嬪妃試之可否?以便進止,恐陛下暴見,驚動聖情,臣當萬死。武后令脫去巾裙,細視良久,見其垂偉,戲曰:大至此耶,朕當親試,卿勿作逗遛態,徒忍人也。此時敖曹肉具尚柔,后把手撫弄道:畜物許大,尚未識人道。乃自解衣,出其牝口,見顱肉隆起,豐膩無毛,敖曹不敢上前。后引曹手,令其撫摩。敖曹肉具漸壯,蝸牛肉背塊滿,橫筋漲起,堅硬挺直。后見捧定,如獲至寶,曰:壯哉!非世間物也,吾閱人多矣,未嘗見如此者。撫弄之際,情思飄蕩,乃臥倒遊仙枕上。敖曹以手提后雙足,把物置於牝口。后以兩手引導,初甚艱澀,不能即進。后曰:徐徐而入。敖曹情興大作,急忙入進。后勉強承受,攢眉嚼齒,忍其疼痛,僅沒龜稜,弄得淫水洋洋,漸覺滑落,又進少許,后不能當,急以手牽其 ▓ 帶,纏之中半。后謂敖曹曰:此物甚堅硬粗大,陰中疼不可忍,宜緩緩往來。敖曹輕輕略舉,后目閉掌熱,頰紅氣急,淫水溢出,漸以身就。曹遂稍用抽,挺至二百,后不覺雙手攀敖曹腰,嬌聲細語,雙目螟閉,香汗浸出,四肢軟掙於蓆上。敖曹初不知人道有如此態,疑為死去,急欲抽出。后急抱曰:真我兒也,無敗我興。曹又淺抽深送二百餘提,淫水汪洋,濕透▓帶。后撫弄曹肩曰:卿甚如我意,當加卿號為「如意君」,明日為卿改元如意矣。敖曹曰:今陛下血氣未衰,姿容轉少,臣之駑才,足可展力,何歎晚也?但臣年近三十,未獲一婦,今日始知人道之樂,臣之私計遂矣。第猥形冒犯玉體,擢髮不足數其罪,倘承不棄,使得常侍衾褥,雖死猶生也。后曰:如意君,汝若不慢於我,我豈肯頃刻忘汝乎?自今勿稱臣,勿呼陛下,我與汝夫婦情深,君臣之禮當絕。曹曰:臣惟懼不測天威,安敢抑尊就賤,惟陛下恕臣,幸甚。然曹與后交接久,歡笑之間,陽物稍緩。后曰:倦乎?敖曹曰:未知足,焉知倦?后曰:汝乍知人道,未知快樂,仍情恣慾,尚有時日,必須少怠,斯可止矣。曹又提起后足,因復急進。后曰:稍緩之,真饑餓士也。后意欲息,見敖曹淫心正盛,縱身任其抽送,后心大悅,顛搖甚急,淫水滂溢,牝中氣熱如蒸,往來聲滋滋不絕。曹舉后腰,后抱定曹作嬌態曰:如意君,汝為人毒害,令我快活死也。兩體偎貼,久之。后曰:可休矣。敖曹曰:有心請客,畏大腹耶?后曰:君吃得多少茶飯?曹曰:食若填巨壑,飲若灌大川。后曰:如意君之言,大費主人物料。曹曰:臣情興已發,望陛下寬容。乃密解▓帶兩匝,又進之。后覺牝中進急。知敖曹有所欺。乃曰:卿甚罔上。曹曰:觀過,斯知仁矣,望陛下少加容納。后曰:容忍固是好事,但苦樂不均之甚耳。敖曹不聽,又進二寸許,后不能禁拒,遂任敖曹往來抽拽至精欲洩之際,曹亦不知精來,乃置陽物直抵陰屋之上,以身貼定,良久移時。后曰:我匱矣,拭牝而起。有詩為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