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未央生誘姦豔芳]
胡志伟文集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蔡文治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美元
·在一場暴風雨中出發反攻大陸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反攻大陸船在抵達國際水域前被香港水上警察截捕
·派青年去沖繩島受訓時,他們毋須經過出入境部門辦理任何離境手續,蔡文治在
·港府在中共壓力下,對蔡文治在港活動如臨大敵
·蔡文治逮捕了胡越等20多位張發奎派去沖繩協助訓練工作的幹部
·顧孟餘不能忍受港英政治部的折磨去了日本
·顧孟餘進入日本是豁免使用護照的
·顧孟餘期望同盟總部遷往日本
·張國燾的私生活是腐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華秉鉞被控以台灣特務罪名而處決
·蔡文治去美國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
·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帶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率全體
·「我今天能在香港做寓公,安度晚年,都得感激蔣公介石
·葉劍英還托人捎信邀請張發奎北上參訪,然他至死都不肯做貳臣
·有人懷疑宣鐵吾是台灣派來的特務
·戰盟解散的最重要原因是顧孟餘的退出
·顧孟餘具有良好的品格但他不夠有力
·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於1954年秋天解散
·王同榮屬於調查局兼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特工
·友聯機構的出版物《祖國》被禁入台
·《中國學生週報》是友聯唯一賺錢的出版物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發表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
·楊天石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
·"博導教授"竟不懂英文
·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
·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從清末民初的扶乩、歃血、劈草人、看風水到上世紀中葉的人海戰術、思想改造
·沙進士葉德輝怒斥毛澤
·抗戰八年,中國軍民亡3200萬人,而日本軍民傷亡僅246萬人
·老毛說:「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
·毛澤
·「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
·「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
·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
·「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
·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
·「我毛澤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
·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
·「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
·「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央生誘姦豔芳

   
   豔芳坐在床上脫衣服,別的衣服都脫盡了,只留上身一條抹胸,下身一條單褲不脫,要待未央生動手。
   未央生摟在懷裏,一邊親嘴,一邊替她解帶,只見兩個乳峰,拉來不及,一把摸去,竟滿胸膛都是嫩而且嬌,裏面沒結塊的原故,及至脫去褲子,就摸著陰物其嬌嫩與乳峰一樣,而光滑更覺過之。
   未央生放她倒睡,先取一雙小腳架在肩頭,然後架起下身,也像弄醜婦的方法,遠遠捧進去,要等她先受些苦,後來覺得快活,那知豔芳的心上只當不曉得一般,豈但不覺其苦,而且不見其樂,未央生思量道:「賽昆侖的言語哪一個字不驗?若沒有權老實的粗大之物,焉得有此寬大之陰?我若未經改造,只有好像太倉一粟滄海一鱗罷了,如今軍容既不足威敵,全靠著陣勢了,就把她頭底下的枕頭取來墊在腰下,然後按了兵法,同她幹起。豔芳倒不曾得好處但見他取下枕頭下去,又不再取一物與她枕頭,就曉得此人是個慣家子,取物墊上腰是行房的常事,乍見得就是慣家?要識得疲女交媾之事,與行軍布陣的道理絲毫無異,善料敵者才能用兵,男子曉得婦人的深淺,婦人和男子的長短,才識迎送,這叫知彼知己,百戰百勝,男子的陽物長短不同,婦人的陰戶深淺不一,陰戶生得淺,就是極長之物,無可用之,當截送的時節,定要留些有用不盡之意﹔若盡投直抵,則婦人不但不樂,而且痛楚,男子豈能獨樂,若陰戶生得深的,就要用極長之物了,略短些的也不快活。只是陽物生定,怎麼長得來?這些要用個補湊之法,要之下股之上定須一物襯之,使陰戶高漲,去就陽物,則縱送之時,易於到底,故墊腰之物,惟陽短陰深者可以用之,不是說枕頭這件東西乃行房必需要之物也。所以男子的陽具短者可醫,術士替未央生改造之時,只求其大,不使其長就是這個緣故,如今豔芳的深,未央生的短,所以急取枕頭墊在下,豈不是個慣家?這種道理世上人雖有知道這種訣竅,就沒人識得通了,婦人腰底既有一物,若還頭底下又有一物,在身一段不過二尺多長,兩個凸起中間凹下,只當把婦人的身子,勺住在下面,身上又壓著一個男子,你道她氣悶不氣悶?辛苦不辛苦?況且婦人枕於枕頭,面上未免帶反,口齒唇舌都與上下不對,不便親嘴﹔男子親嘴,必須鞠著身子往下面湊,礙了一個枕頭,費了多少氣力,所以幹事之時,無論墊腰不墊腰,總要頭底下的東西斷斷留它不得。會幹事的將要動手,就把枕頭推過一邊,使她雲環貼蓆,朱唇面孔五官四肢沒有一件不與男子相合。上下兩孔又與別的肢體不同,不唯和合而且相投,不唯相投,而且互相出入,男的玉麈入於女子的陰中,女子的嘴舌入於男子的口中,使她也有一件討便宜處則樂事相等,而無有餘不足之勢矣。
   未央生把一隻手拿枕頭下去,就把一隻手托住她的頭頸安頓在席上,使面孔不歪不斜,預為親嘴之地,所以豔芳暗喜,知道他是慣家。未央生墊腰之後,重新提起小腳在肩頭,把兩隻手抵住了蓆,放出本事來,盡力抽送,每一抽定要拔出半截,每一送定要抵個盡根。只是一件,抽便抽得急,抵卻抵得緩,為甚麼緣故?他恐怕下去急了,要入得陰戶響,恐怕鄰舍人家聽見弄出事來,所以不敢放手。便幹了一會,那陰戶裡漸漸覺得緊湊起來,不像初幹的時節,汗漫無際了。


   未央生心上明白,知道狗腎發作陽物大起來的緣故,就不覺精神百倍,抽送的度數愈加緊湊。
   豔芳起先不動聲色,直到此時,方才把身子扭幾扭叫一聲道:「心肝,有些好味道來了。」
   未央生道:「我的乖肉方才幹起頭,哪裏好味道?且待我幹到後來看你中意不中意,只是一件,我生平不喜幹啞的,須要弄得裏面響起來,才覺得動興,只是這房子狹窄,恐怕鄰舍聽見不好放手,卻怎麼處?」
   豔芳道:「不妨,一邊是空,一邊是人家廚房,卻沒有人宿的,你放心幹就是。」
   未央生道:「這等就好了,此後的幹法就與前面相反,抽得緩,抵得急送進去的時節,就像叫化子打助陣,要故意使人聽聲好見憐他的,故一股勁翻天倒地幹了一陣,豔芳騷興大發,口裏心肝兒子叫不絕聲,陰中的淫水旁流橫溢。未央生見她勢頭來得洶湧,要替她揩拭乾了,從頭再幹,就伸手去摸汗巾,不想摸到手裏,被豔芳一手摸去,不容他揩拭,這是甚麼原因呢?她生性也是不喜幹啞事的,與未央生所好略同,更由於好從中圖其深趣,但凡幹事之時,淫水越來得多,響聲越覺得響,所以她平日幹事,隨她下面橫流直瀉,就她的身子都浸在裏面,也不許丈夫揩拭,直待完事之後,索性坐起來,把全身揩個乾淨,這是她生平的性情原有一種樂趣,但可為知道的,不能為俗人言也。未央生見她不肯揩抹,就悟這個原因,比前愈加響弄起來,天翻地倒又幹了一陣,豔芳就緊緊摟住道:
   「心肝,我要丟了,你同我一齊也丟罷。」未央生要誇本事,還不肯丟。
   豔芳道:「你的本事我知道了,不是有名無實的,如今不曾住手弄了一夜抵敵兩個婦人,也算虧你得緊的了,留下精神明日夜裏再幹,不要弄壞了人,使我沒得受用。」
   未央生見得她這幾句說得疼人,就緊緊摟住恨不得把這卵子捏進肚去,又緊緊抽了兩番,兩個才一齊完事。完事之後,說得幾句話已天將明,豔芳怕他出去遲了,被人看見,只得叫他起來,自己也穿了衣服,送他行出去。從此後都像這等曉去夜來,但是從門裏出入,再不做樑上君子,還有幾次捨不得分別,連日裏也藏在家中,豔芳只推生病不出去開門,兩人青天白日一絲不掛,彼此白日的就要淫樂。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