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未央生誘姦豔芳]
胡志伟文集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江平--初次的性交
·性史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李濟深報復性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央生誘姦豔芳

   
   豔芳坐在床上脫衣服,別的衣服都脫盡了,只留上身一條抹胸,下身一條單褲不脫,要待未央生動手。
   未央生摟在懷裏,一邊親嘴,一邊替她解帶,只見兩個乳峰,拉來不及,一把摸去,竟滿胸膛都是嫩而且嬌,裏面沒結塊的原故,及至脫去褲子,就摸著陰物其嬌嫩與乳峰一樣,而光滑更覺過之。
   未央生放她倒睡,先取一雙小腳架在肩頭,然後架起下身,也像弄醜婦的方法,遠遠捧進去,要等她先受些苦,後來覺得快活,那知豔芳的心上只當不曉得一般,豈但不覺其苦,而且不見其樂,未央生思量道:「賽昆侖的言語哪一個字不驗?若沒有權老實的粗大之物,焉得有此寬大之陰?我若未經改造,只有好像太倉一粟滄海一鱗罷了,如今軍容既不足威敵,全靠著陣勢了,就把她頭底下的枕頭取來墊在腰下,然後按了兵法,同她幹起。豔芳倒不曾得好處但見他取下枕頭下去,又不再取一物與她枕頭,就曉得此人是個慣家子,取物墊上腰是行房的常事,乍見得就是慣家?要識得疲女交媾之事,與行軍布陣的道理絲毫無異,善料敵者才能用兵,男子曉得婦人的深淺,婦人和男子的長短,才識迎送,這叫知彼知己,百戰百勝,男子的陽物長短不同,婦人的陰戶深淺不一,陰戶生得淺,就是極長之物,無可用之,當截送的時節,定要留些有用不盡之意﹔若盡投直抵,則婦人不但不樂,而且痛楚,男子豈能獨樂,若陰戶生得深的,就要用極長之物了,略短些的也不快活。只是陽物生定,怎麼長得來?這些要用個補湊之法,要之下股之上定須一物襯之,使陰戶高漲,去就陽物,則縱送之時,易於到底,故墊腰之物,惟陽短陰深者可以用之,不是說枕頭這件東西乃行房必需要之物也。所以男子的陽具短者可醫,術士替未央生改造之時,只求其大,不使其長就是這個緣故,如今豔芳的深,未央生的短,所以急取枕頭墊在下,豈不是個慣家?這種道理世上人雖有知道這種訣竅,就沒人識得通了,婦人腰底既有一物,若還頭底下又有一物,在身一段不過二尺多長,兩個凸起中間凹下,只當把婦人的身子,勺住在下面,身上又壓著一個男子,你道她氣悶不氣悶?辛苦不辛苦?況且婦人枕於枕頭,面上未免帶反,口齒唇舌都與上下不對,不便親嘴﹔男子親嘴,必須鞠著身子往下面湊,礙了一個枕頭,費了多少氣力,所以幹事之時,無論墊腰不墊腰,總要頭底下的東西斷斷留它不得。會幹事的將要動手,就把枕頭推過一邊,使她雲環貼蓆,朱唇面孔五官四肢沒有一件不與男子相合。上下兩孔又與別的肢體不同,不唯和合而且相投,不唯相投,而且互相出入,男的玉麈入於女子的陰中,女子的嘴舌入於男子的口中,使她也有一件討便宜處則樂事相等,而無有餘不足之勢矣。
   未央生把一隻手拿枕頭下去,就把一隻手托住她的頭頸安頓在席上,使面孔不歪不斜,預為親嘴之地,所以豔芳暗喜,知道他是慣家。未央生墊腰之後,重新提起小腳在肩頭,把兩隻手抵住了蓆,放出本事來,盡力抽送,每一抽定要拔出半截,每一送定要抵個盡根。只是一件,抽便抽得急,抵卻抵得緩,為甚麼緣故?他恐怕下去急了,要入得陰戶響,恐怕鄰舍人家聽見弄出事來,所以不敢放手。便幹了一會,那陰戶裡漸漸覺得緊湊起來,不像初幹的時節,汗漫無際了。


   未央生心上明白,知道狗腎發作陽物大起來的緣故,就不覺精神百倍,抽送的度數愈加緊湊。
   豔芳起先不動聲色,直到此時,方才把身子扭幾扭叫一聲道:「心肝,有些好味道來了。」
   未央生道:「我的乖肉方才幹起頭,哪裏好味道?且待我幹到後來看你中意不中意,只是一件,我生平不喜幹啞的,須要弄得裏面響起來,才覺得動興,只是這房子狹窄,恐怕鄰舍聽見不好放手,卻怎麼處?」
   豔芳道:「不妨,一邊是空,一邊是人家廚房,卻沒有人宿的,你放心幹就是。」
   未央生道:「這等就好了,此後的幹法就與前面相反,抽得緩,抵得急送進去的時節,就像叫化子打助陣,要故意使人聽聲好見憐他的,故一股勁翻天倒地幹了一陣,豔芳騷興大發,口裏心肝兒子叫不絕聲,陰中的淫水旁流橫溢。未央生見她勢頭來得洶湧,要替她揩拭乾了,從頭再幹,就伸手去摸汗巾,不想摸到手裏,被豔芳一手摸去,不容他揩拭,這是甚麼原因呢?她生性也是不喜幹啞事的,與未央生所好略同,更由於好從中圖其深趣,但凡幹事之時,淫水越來得多,響聲越覺得響,所以她平日幹事,隨她下面橫流直瀉,就她的身子都浸在裏面,也不許丈夫揩拭,直待完事之後,索性坐起來,把全身揩個乾淨,這是她生平的性情原有一種樂趣,但可為知道的,不能為俗人言也。未央生見她不肯揩抹,就悟這個原因,比前愈加響弄起來,天翻地倒又幹了一陣,豔芳就緊緊摟住道:
   「心肝,我要丟了,你同我一齊也丟罷。」未央生要誇本事,還不肯丟。
   豔芳道:「你的本事我知道了,不是有名無實的,如今不曾住手弄了一夜抵敵兩個婦人,也算虧你得緊的了,留下精神明日夜裏再幹,不要弄壞了人,使我沒得受用。」
   未央生見得她這幾句說得疼人,就緊緊摟住恨不得把這卵子捏進肚去,又緊緊抽了兩番,兩個才一齊完事。完事之後,說得幾句話已天將明,豔芳怕他出去遲了,被人看見,只得叫他起來,自己也穿了衣服,送他行出去。從此後都像這等曉去夜來,但是從門裏出入,再不做樑上君子,還有幾次捨不得分別,連日裏也藏在家中,豔芳只推生病不出去開門,兩人青天白日一絲不掛,彼此白日的就要淫樂。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