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未央生誘姦豔芳]
胡志伟文集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 于百溪夫人吳瓊英係中國第一位女飛行員
·《掃蕩報》少將主是中共地下黨成員
·于百溪案留給後世的教訓
·姑息奸臣是老蔣喪失大陸的主因之一
·陳儀對中共抱有奢望
· 勿讓青史盡成灰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黑道人士接管書店
·姑爺仔偷走金瓶梅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李波早就說阿海十年內出不來
·害人精黃康顯死前面無二兩肉形同骷髏
·李波関押在宁波
· 九個彪形大漢擄走李波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姑爺仔銷毀毛著
·姑爺仔銷毀毛著
·巨流電腦早已上繳
·《中央軍委大洗牌》洩露軍事秘密惹的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香港筆薈的美術總監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之三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4
· 神秘豪客 承包書店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6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9
·拒絕亂命 不賺髒錢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1
·航母之父一出手買五十本禁書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4
·桂民海有害人案底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9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0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1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2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7
·孔捷生稱阿海"樣衰加口臭"
·阿海竊密 惹出大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9
·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
·軍方人士出手闊綽
·禁書作者多數在大陸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共幹買書托運 害得店員坐牢
·「可惜這些書都帶不過海關,我就坐在這兒看個飽吧!」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之九
·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人間有情 迴肠荡氣
·禁書是封建社會的產品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統率四個集團十六個軍)
·平息伊寧叛亂陣亡十員將官
·與十倍共軍浴血苦戰,死守成都
·胡宗南「擁兵百萬不抗日」嗎?
·血戰八晝夜收復官道口、西峽口
·孤軍力戰六小時,擊破孫傳芳主力,攻克杭州
·率三萬官兵苦戰松潘八個月
·松潘成為十萬共軍埋骨之所
·張戎為什麼仇恨胡宗南?
·毛澤
·在槍林彈雨硝煙瀰漫的戰場裏,只有我一個女同志陪著主席……」
·成都之役正副師長殉節九人
·胡宗南將軍「引虎入川」
·張戎父親縱容部下將俘虜處死後挖心臟下酒、強姦地主家庭妻女後割乳處死
·冤怨相報,永無休止
·張戎父母文革挨鬥是天道好還
·胡部將領頗多視死如歸,不成功,便成仁
·涇渭河谷戰役斃傷共軍兩萬七千人
·數千里赴援之胡宗南部制勝出奇全師保地
·小流氓小混混怎能冒充歷史學家?
·南京總統府軍用電話台有七人為中共地下黨員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致國軍於死地的是劉斐郭汝瑰
·毛澤
·毛澤
·葛佩琦晚年吐露真言:胡宗南愛才,疏於防諜
· 張戎的作品是「遵命」文學
·中共現當權派需要一個英籍華人為它們搖旗吶喊
·忠貞廉潔 剛毅樸實
·蔣公親臨靈堂弔祭,賜匾「功著旂常」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嚴幼韻的祖父嚴信厚做過李鴻章的幕僚
· 前夫壯烈成仁 後夫名揚中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央生誘姦豔芳

   
   豔芳坐在床上脫衣服,別的衣服都脫盡了,只留上身一條抹胸,下身一條單褲不脫,要待未央生動手。
   未央生摟在懷裏,一邊親嘴,一邊替她解帶,只見兩個乳峰,拉來不及,一把摸去,竟滿胸膛都是嫩而且嬌,裏面沒結塊的原故,及至脫去褲子,就摸著陰物其嬌嫩與乳峰一樣,而光滑更覺過之。
   未央生放她倒睡,先取一雙小腳架在肩頭,然後架起下身,也像弄醜婦的方法,遠遠捧進去,要等她先受些苦,後來覺得快活,那知豔芳的心上只當不曉得一般,豈但不覺其苦,而且不見其樂,未央生思量道:「賽昆侖的言語哪一個字不驗?若沒有權老實的粗大之物,焉得有此寬大之陰?我若未經改造,只有好像太倉一粟滄海一鱗罷了,如今軍容既不足威敵,全靠著陣勢了,就把她頭底下的枕頭取來墊在腰下,然後按了兵法,同她幹起。豔芳倒不曾得好處但見他取下枕頭下去,又不再取一物與她枕頭,就曉得此人是個慣家子,取物墊上腰是行房的常事,乍見得就是慣家?要識得疲女交媾之事,與行軍布陣的道理絲毫無異,善料敵者才能用兵,男子曉得婦人的深淺,婦人和男子的長短,才識迎送,這叫知彼知己,百戰百勝,男子的陽物長短不同,婦人的陰戶深淺不一,陰戶生得淺,就是極長之物,無可用之,當截送的時節,定要留些有用不盡之意﹔若盡投直抵,則婦人不但不樂,而且痛楚,男子豈能獨樂,若陰戶生得深的,就要用極長之物了,略短些的也不快活。只是陽物生定,怎麼長得來?這些要用個補湊之法,要之下股之上定須一物襯之,使陰戶高漲,去就陽物,則縱送之時,易於到底,故墊腰之物,惟陽短陰深者可以用之,不是說枕頭這件東西乃行房必需要之物也。所以男子的陽具短者可醫,術士替未央生改造之時,只求其大,不使其長就是這個緣故,如今豔芳的深,未央生的短,所以急取枕頭墊在下,豈不是個慣家?這種道理世上人雖有知道這種訣竅,就沒人識得通了,婦人腰底既有一物,若還頭底下又有一物,在身一段不過二尺多長,兩個凸起中間凹下,只當把婦人的身子,勺住在下面,身上又壓著一個男子,你道她氣悶不氣悶?辛苦不辛苦?況且婦人枕於枕頭,面上未免帶反,口齒唇舌都與上下不對,不便親嘴﹔男子親嘴,必須鞠著身子往下面湊,礙了一個枕頭,費了多少氣力,所以幹事之時,無論墊腰不墊腰,總要頭底下的東西斷斷留它不得。會幹事的將要動手,就把枕頭推過一邊,使她雲環貼蓆,朱唇面孔五官四肢沒有一件不與男子相合。上下兩孔又與別的肢體不同,不唯和合而且相投,不唯相投,而且互相出入,男的玉麈入於女子的陰中,女子的嘴舌入於男子的口中,使她也有一件討便宜處則樂事相等,而無有餘不足之勢矣。
   未央生把一隻手拿枕頭下去,就把一隻手托住她的頭頸安頓在席上,使面孔不歪不斜,預為親嘴之地,所以豔芳暗喜,知道他是慣家。未央生墊腰之後,重新提起小腳在肩頭,把兩隻手抵住了蓆,放出本事來,盡力抽送,每一抽定要拔出半截,每一送定要抵個盡根。只是一件,抽便抽得急,抵卻抵得緩,為甚麼緣故?他恐怕下去急了,要入得陰戶響,恐怕鄰舍人家聽見弄出事來,所以不敢放手。便幹了一會,那陰戶裡漸漸覺得緊湊起來,不像初幹的時節,汗漫無際了。


   未央生心上明白,知道狗腎發作陽物大起來的緣故,就不覺精神百倍,抽送的度數愈加緊湊。
   豔芳起先不動聲色,直到此時,方才把身子扭幾扭叫一聲道:「心肝,有些好味道來了。」
   未央生道:「我的乖肉方才幹起頭,哪裏好味道?且待我幹到後來看你中意不中意,只是一件,我生平不喜幹啞的,須要弄得裏面響起來,才覺得動興,只是這房子狹窄,恐怕鄰舍聽見不好放手,卻怎麼處?」
   豔芳道:「不妨,一邊是空,一邊是人家廚房,卻沒有人宿的,你放心幹就是。」
   未央生道:「這等就好了,此後的幹法就與前面相反,抽得緩,抵得急送進去的時節,就像叫化子打助陣,要故意使人聽聲好見憐他的,故一股勁翻天倒地幹了一陣,豔芳騷興大發,口裏心肝兒子叫不絕聲,陰中的淫水旁流橫溢。未央生見她勢頭來得洶湧,要替她揩拭乾了,從頭再幹,就伸手去摸汗巾,不想摸到手裏,被豔芳一手摸去,不容他揩拭,這是甚麼原因呢?她生性也是不喜幹啞事的,與未央生所好略同,更由於好從中圖其深趣,但凡幹事之時,淫水越來得多,響聲越覺得響,所以她平日幹事,隨她下面橫流直瀉,就她的身子都浸在裏面,也不許丈夫揩拭,直待完事之後,索性坐起來,把全身揩個乾淨,這是她生平的性情原有一種樂趣,但可為知道的,不能為俗人言也。未央生見她不肯揩抹,就悟這個原因,比前愈加響弄起來,天翻地倒又幹了一陣,豔芳就緊緊摟住道:
   「心肝,我要丟了,你同我一齊也丟罷。」未央生要誇本事,還不肯丟。
   豔芳道:「你的本事我知道了,不是有名無實的,如今不曾住手弄了一夜抵敵兩個婦人,也算虧你得緊的了,留下精神明日夜裏再幹,不要弄壞了人,使我沒得受用。」
   未央生見得她這幾句說得疼人,就緊緊摟住恨不得把這卵子捏進肚去,又緊緊抽了兩番,兩個才一齊完事。完事之後,說得幾句話已天將明,豔芳怕他出去遲了,被人看見,只得叫他起來,自己也穿了衣服,送他行出去。從此後都像這等曉去夜來,但是從門裏出入,再不做樑上君子,還有幾次捨不得分別,連日裏也藏在家中,豔芳只推生病不出去開門,兩人青天白日一絲不掛,彼此白日的就要淫樂。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