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甄監生浪吞秘藥]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甄監生浪吞秘藥


   豈知天下自有冤屈的事。原來甄監生二妾四婢,惟有春花是他新近寵愛的。終日在閨門之內,輪流侍寢,採戰取樂。終究人多耳目眾,覺得春花興趣頗高,礙著同伴竊聽,不能盡情,意思要與他私下在那里弄一個翻天覆地的快活。是夜口說在書房中歇宿,其實暗地裏約了春花,晚間開出來,同到側邊小室中行事,春花應允了。甄監生先與玄玄子同宿,教導術法,傳授了一更多次,習學得熟。正要思量試用,看見玄玄子睡著,即走下床來,披了衣服,悄悄出來。走到外邊,恰好春花也在裏面走出來。兩相遇著,拽著手,竟到側邊小室中,有一把平日坐著運氣的禪椅在內,叫春花脫了下衣,坐好在上面了,甄監生就舞弄起來,按著方法,九淺一深,你呼我吸,弄勾多時。那春花花枝也似一般的後生,興趣正濃,弄得渾身酥麻。做出千嬌百媚,哼哼唧唧的聲氣來。身子好象蜘蛛做網一般,把屁股向前突了一突、又突一突;兩隻腳一伸一縮踏車也似的不住。間深之處,緊抱住甄監生,叫聲「我的爹,快活死了!」早已陰精直泄。甄監生看見光景,興動了,也有些喉急,忍不住,急按住身子,閉著一口氣,將尾閭往上一翹,如忍大便一般,才阻得不來。那些清水遊精,也流個不住。雖然忍住了,只好站著不動,養在陰戶裏面。要再抽送,就差不多丟出來。
   甄監生急了,猛想著:「日間玄玄子所與秘藥,且吃他一丸,必是耐久的。」就在袖裏摸出紙包來,取一丸,用唾津咽了下去。才咽得下,就覺一股熱氣竟趨丹田,一霎時,陽物振盪起來,其熱如火,其硬如鐵,毫無起初欲泄之意了。發起狠來,盡力抽送。春花快活連聲。甄監生只覺她的陰戶窄小了好些。原來得了藥力,自己的肉具漲得黃瓜也似大了。用手摸摸,兩下湊著肉,沒些些縫地。甄監生曉得這藥有些妙處,越加樂意,只是陰戶塞滿,微覺抽送艱澀。卻是這藥果然靈妙,不必抽送,裏頭肉具自會伸縮。弄得春花死去活來,又丟過了一番。甄監生虧得藥力,這番耐得住了。誰知那陽物得了陰精之助,一發熱硬壯偉,把陰中淫水烘乾,兩相吸牢,扯拔不出。
   甄監生想道:「他日間原說還有解藥,不曾合成。方才性急頭上,一下子吃了。而今怎得藥來解他?」心上一急,便有些口渴氣喘起來,對春花道:「怎得口水來吃吃便好!」春花道:「放我去取水來與你吃。」甄監生待要拔出時,卻象皮肉粘連生了根似的,略略扯動,兩下叫疼的了不得!甄監生道:「不好!不好!待我高聲叫個人來取水罷。」春花道:「似此粘連的模樣,叫個人來看見,好不羞死!」甄監生道:「這等,如何能勾解開?」春花道:「你丟了不得?」甄監生道:「說到是。雖是我們內養家不可輕泄,而今弄到此地位,說不得了!」因而一意要泄。誰知這樣古怪,先前不要他住,卻偏要鑽將出來;而今要泄了時,卻被藥力澀住。落得頭紅面熱,火氣反望上攻。口裏哼道:「活活的急死了我!」咬得牙齒格格價響,大喊一聲道:「罷了我了!」兩手撒放,撲的望地上倒了下來。
   春花只覺陰戶螫得生疼,且喜已脫出了,連忙放了雙腳,站起身來道:「這是怎的說?」去扶扶甄監生時,聲息俱無,四肢挺直,但身上還是熱的,叫問不應了。春花慌了手腳,道:「這事利害。若聲張起來,不要說羞人,我這罪過須逃不去。總是夜裏沒人知道,瞞他娘罷!」且不管家主死活,輕輕的脫了身子,望自己臥房裏只一溜,溜進去睡了,並沒一個人知覺。到得天明,闔家人查勘夜來細帳?卻把一個甚麼玄玄子頂了缸,以消平時惡氣,再不說他冤枉的了。只有春花肚裏明白,懷著鬼胎,不敢則聲,眼盼盼便做這個玄玄子晦氣不著也罷。

   誤告狀孫郎得妻
   話說吳淞地方有一個小官人,姓孫,也是儒家子弟。年方十七,姿容甚美。隔鄰三四家,有一寡婦姓方。嫁與賈家,先年其夫亡故。止生得一個女兒,名喚閏娘。也是十七歲,貌美出群。只因家無男子,止是娘女兩個過活,僱得一個禿小廝使。無人少力,免不得出頭露面。鄰舍家個個看見的,人人稱羨。孫小官自是讀書之人,又年輕相當,時時撞著。兩下眉來眼去,各自有心。只是方媽媽做人刁鑽,心性兇暴,不是好惹的人,拘管女兒甚是嚴緊。日裏只在面前,未晚就收拾女兒到房裏去了。雖是賈閏娘有這個孫郎在肚裏,只好空自咽唾。孫小官恰像經布一般,不時往來他門首。只弄得個眼熟,再無便處下手。幸喜得方媽媽見了孫小官,心裏也自愛他一分的,時常留他吃茶,與他閒話。算做通家子弟,還得頻來走走,捉空與閏娘說得句把話。閏娘恐怕娘疑心,也不敢十分兜攬。似此多時,孫小官心癢難熬,沒個計策。
   一日,賈閏娘穿了淡紅褂子在窗前刺繡。孫小官走來看見無人,便又把語言挑他。賈閏娘提防娘瞧著,只不答應。孫小官不離左右的踅了好兩次,賈閏娘只怕露出破綻,輕輕的道:「青天白日,只管人面前來晃做甚麼?」孫小官聽得只得走了去,思量道:「適間所言,甚為有意。教我青天白日不要來晃,敢是要我夜晚些來?或有個機會也不見得。」等到傍晚,又踅來賈家門首呆呆立著。見賈家門已閉了,忽聽得呀的一響,開將出來。孫小官未知是哪個,且略把身子褪後,望把門開處走出一個人來,影影看去,正是著淡紅褂子的。孫小官喜得了不得,連忙尾來,只見走入坑廁裏去了。孫小官也跳進去,攔腰抱住道:「親親姐姐,我被你想殺了!你叫我日裏不要來,今已晚了,你怎生打發我?」那個人啐了一口道:「小入娘賊!你認做哪個哩?」原來不是賈閏娘,是他母親方媽媽。為晚了到坑廁上收拾馬子(尿盆)。因是女兒換下褂子在那裏,他就穿了出來。孫小官一心想著賈閏娘,又見衣服是日裏的打扮,娘女們身份必定有些廝像,眼花撩亂認錯了。直等聽得聲音,方知是差訛,打個失驚,不要命的一道煙跑了去。
   方媽媽吃了一場沒意思,氣得顫抖抖的,提了馬子回來。想著道:「適才小猢猻的言語,甚有蹺蹊。必是女兒與他做下了,有甚麼約會,認錯了我,故作此行徑,不必說得。」一忿之氣,走進房來對女兒道:「孫家小猢猻在外頭叫你,快出去!」賈閏娘不知一些清頭,說道:「甚麼孫家李家,卻來叫我?」方媽媽道:「你這臭淫婦約他來的,還要假撇清?」賈閏娘叫起屈來道:「哪裏說起?我好端端坐在這裏,卻與誰有約來?把這等話髒汙我!」方媽媽道:「方才我走出去,那小猢猻急急趕來,口口叫姐姐,不是認做了你這臭淫婦麼?做了這樣齷齪人,不如死了罷!」賈閏娘沒口得分剖,大哭 道:「可不是冤殺我,我哪知他這些事體來!」方媽媽道:「你渾身是口,也洗不清。平日不調得喉慣,沒些事體,他怎敢來動手動腳?」方媽媽平日本是難相處的人,就碎聒得一個不了不休。賈閏娘欲待辯來,往常心裏本是有他的,虛心病,說不出強話。欲待不辯來,其實不曾與他有勾當,委是冤屈。思量一轉,淚如泉湧,道:「以此一番,防範越嚴,他走來也無面目,這因緣料不能勾了。況我當不得這擦刮,受不得這腌臢,不如死了,與他結個來生緣罷!」哭了半夜,趁著方媽媽炒罵興闌,精神疲倦,昏昏熟睡,輕輕床上起來,將束腰的汗巾懸樑高吊。正是:
   未得野鴛交頸,且做羚羊掛角。
   且說方媽媽一覺睡醒,天已大明,口裏還嘮嘮叨叨說昨夜的事。帶著罵道:「只會引老公招漢子,這時候還不起來,挺著屍做甚麼!」一頭碎聒,一頭穿衣服。靜悄悄不見有人聲響,嚷道:「索性不見則聲,還嫌我做娘的多嘴哩!」夾著氣盅,跳下床來。抬頭一看,正見女兒掛著,好似打鞦韆的模樣。叫聲「不好了!」連忙解了下來,早已滿口白沫,鼻下無氣了。方媽媽又驚又苦又懊悔,一面抱來放倒在床上,捶胸跌腳的哭起來。哭了一會,狠的一聲道:「這多是孫家那小入娘賊,害了他性命。更待幹罷,必要尋他來抵償,出這口氣!」又想道:「若是小入娘賊得知了這個消息,必定躲過我。且趁著未張揚時去賺得他來,留住了,當官告他,不怕他飛到天外去。」忙叫禿小廝來,不與他說明,只教去請孫小官來講話。
   孫小官正想著昨夜之事,好生沒意思。聞知方媽媽請他,一發心裏忐忑不安起來,道:「怎到反來請我」敢怕要發作我麼?卻又是平日往來的,不好推辭得。只得含著些羞慚之色,隨著禿小廝來到。見了方媽媽,方媽媽撮起笑容來道:「小哥夜來好莽撞!敢是認做我小女麼?」孫小官面孔通紅,半晌不敢答應。方媽媽道:「吾家與你家,門當戶對,你若喜歡著我女兒,只消明對我說,一絲為定,便可成事。何必做那鼠竊狗偷沒道理的勾當?」孫小官聽了這一片好言,不知是計,喜之不勝道:「多蒙媽媽厚情!待小子備些薄意,央個媒人來說。」方媽媽道:「這個且從容。我既以口許了你,你且進房來,與小女相會一相會,再去央媒也未遲。」孫小官正像尼姑庵裏賣卵袋——巴不得要的。歡天喜地,隨了方媽媽進去。方媽媽到得房門邊,推他一把道:「在這裏頭,你自進去。」孫小官冒冒失失,踹腳進了房。方媽媽隨把房門拽上了,鏗的一聲下了鎖。隔著板障大聲罵道:「孫家小猢猻聽著,你害我女兒吊死了,今挺屍在床上,交付你看守著。我到官去告你因姦致死,看你活得成活不成!」孫小官初時見關了門,正有些慌忙,道不知何意。及聽得這些說話,方曉得是方媽媽因女兒死了,賺他來討命。看那床上果有個死人躺著,老大驚惶。卻是門兒已鎖,要出去又無別路。在裏頭哀告道:「媽媽,是我不是,且不要經官,放我出來再商量著。」門外悄沒人應。原來方媽媽叫禿小廝跟著,已去告訴了地方,到縣間遞狀去了。
   孫小官自是小小年經,不曾經過甚麼事體,見了這個光景,豈不慌怕?思量道:「弄出這個人命事來,非同小可!我這番定是死了。」歎口氣道:「就死也罷,只是我雖承姐姐顧盼好情,不曾沾得半分實味。今卻為我而死,我免不得一死償他。無端的兩條性命,可不是前緣前世欠下的孽債麼?」看著賈閏娘屍骸,不覺傷心大哭道:「我的姐姐,昨日還是活潑潑與我說話的,怎今日就是這樣了,卻害著我?」正傷感間,一眼覷那賈閏娘時:
   雙眸雖閉,一貌猶生。嫋嫋腰肢,如不舞的迎風楊柳;亭亭體態,像不動的出水芙蓉。宛然美女獨眠時,只少才郎同伴宿。
   孫小官見賈閏娘顏面如生,可憐可愛,將自己的臉偎著他臉上,又把口嗚嘬一番,將手去摸摸肌膚,身體還是和軟的,不覺興動起來。心裏想道:「生前不曾沾著滋味,今旁無一人,落得任我所為。我且解他的衣服開來,雖是死的,也弄他一下,還此心願,不枉把性命賠他。」就揭開了外邊衫子與裙子,把褲子解了帶扭,褪將下來,露出雪白也似兩腿。看那牝處,尚自光潔無毛。真是:陰溝渥丹,火齊欲吐。兩腿中間,兀自氣騰騰的。孫小官按不住慾心如火,騰的跳上身去,分開兩股,將鐵一般硬的玉莖,對著牝門,用些唾津潤了,弄了進去,抽拽起來。嘴對著嘴,恣意親咂。只見賈閏娘口鼻中漸漸有些氣息,喉中咯咯聲響。原來起初放下時,被汗巾勒住了氣,一時不得回轉,心頭溫和,原不曾死。方媽媽性子不好,一看見死了,就耐不得,只思報仇害人,一下子奔了出去,曾仔細解救。今得孫小官在身體上騰挪,氣便活動,口鼻之間,又接著真陽之氣,懨懨的蘇醒轉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