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玉蒲團(下)]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金典戎曾任北平行轅(主任孫連仲)參謀長、
·許崇智說他需要錢
·顧孟餘解散了自由民主大同盟
·謝澄平接受各類美援共港幣2800萬元
·翁照垣同日寇的鐵甲車、炮兵纏鬥34日之久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的一幅墨蹟在香港市場可以賣到三五千元
·中共為龔楚建造了單家獨院式兩層半樓房,主體為鋼筋水泥磚石結構,佔地三百
·黃旭初在梧州秘密接受大批日援軍械
·廣西財政廳長韋贄唐已將廣西庫存大批黃金、美鈔、銀元運到香港
·友聯研究所擁有五十名工作人員
·友聯經費來自香港美新處
·友聯那批人在新界地區運作,搜集大陸情報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
·蔡文治在沖繩島美軍基地自稱海陸空軍總司令
·中國之聲》週刊的預算高達每月一萬八千港元,創刊於1951年10月11日“
·程思遠的西裝口袋中裝著黃色小說以及令人作嘔的春宮淫畫
·程思遠在女兒床上強姦有夫之婦石泓
·張發奎夫人怒道:「程思遠佢個女都有咁大啦,重咁荒唐,真係下流夾折墮(譯
·程思遠五次秘密北上,與中共策劃遊說李宗仁回歸大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玉蒲團(下)

   未央生把一隻手拿枕頭下去,就把一隻手托住她的頭頸安頓在席上,使面孔不歪不斜,預為親嘴之地,所以豔芳暗喜,知道他是慣家。未央生墊腰之後,重新提起小腳在肩頭,把兩隻手抵住了蓆,放出本事來,盡力抽送,每一抽定要拔出半截,每一送定要抵個盡根。只是一件,抽便抽得急,抵卻抵得緩,為甚麼緣故?他恐怕下去急了,要入得陰戶響,恐怕鄰舍人家聽見弄出事來,所以不敢放手。便幹了一會,那陰戶裡漸漸覺得緊湊起來,不像初幹的時節,汗漫無際了。
   未央生心上明白,知道狗腎發作陽物大起來的緣故,就不覺精神百倍,抽送的度數愈加緊湊。
   豔芳起先不動聲色,直到此時,方才把身子扭幾扭叫一聲道:「心肝,有些好味道來了。」
   未央生道:「我的乖肉方才幹起頭,哪裏好味道?且待我幹到後來看你中意不中意,只是一件,我生平不喜幹啞的,須要弄得裏面響起來,才覺得動興,只是這房子狹窄,恐怕鄰舍聽見不好放手,卻怎麼處?」
   豔芳道:「不妨,一邊是空,一邊是人家廚房,卻沒有人宿的,你放心幹就是。」


   未央生道:「這等就好了,此後的幹法就與前面相反,抽得緩,抵得急送進去的時節,就像叫化子打助陣,要故意使人聽聲好見憐他的,故一股勁翻天倒地幹了一陣,豔芳騷興大發,口裏心肝兒子叫不絕聲,陰中的淫水旁流橫溢。未央生見她勢頭來得洶湧,要替她揩拭乾了,從頭再幹,就伸手去摸汗巾,不想摸到手裏,被豔芳一手摸去,不容他揩拭,這是甚麼原因呢?她生性也是不喜幹啞事的,與未央生所好略同,更由於好從中圖其深趣,但凡幹事之時,淫水越來得多,響聲越覺得響,所以她平日幹事,隨她下面橫流直瀉,就她的身子都浸在裏面,也不許丈夫揩拭,直待完事之後,索性坐起來,把全身揩個乾淨,這是她生平的性情原有一種樂趣,但可為知道的,不能為俗人言也。未央生見她不肯揩抹,就悟這個原因,比前愈加響弄起來,天翻地倒又幹了一陣,豔芳就緊緊摟住道:
   「心肝,我要丟了,你同我一齊也丟罷。」未央生要誇本事,還不肯丟。
   豔芳道:「你的本事我知道了,不是有名無實的,如今不曾住手弄了一夜抵敵兩個婦人,也算虧你得緊的了,留下精神明日夜裏再幹,不要弄壞了人,使我沒得受用。」
   未央生見得她這幾句說得疼人,就緊緊摟住恨不得把這卵子捏進肚去,又緊緊抽了兩番,兩個才一齊完事。完事之後,說得幾句話已天將明,豔芳怕他出去遲了,被人看見,只得叫他起來,自己也穿了衣服,送他行出去。從此後都像這等曉去夜來,但是從門裏出入,再不做樑上君子,還有幾次捨不得分別,連日裏也藏在家中,豔芳只推生病不出去開門,兩人青天白日一絲不掛,彼此白日的就要淫樂。
   權老實拐賣玉香
   玉香怕他在黑暗之中摸不上床,連忙爬下來接應,隨手就拉上床去,恐怕他不知寬緊,亂弄起來,便吩咐一聲道:「你那東西我真見過的,比別個的不同,我承受不起,求你從容些。」
   權老實道:「千金之體,怎麼敢輕易唐突,我自己有絕妙法子,引它進來決不教小姐吃苦的。」便說這一句,還疑她故意嬌裝說那樣謙遜的話,就把陽物對著牝戶口說不唐突,依舊唐突起來。
   玉香就熬不過來惱道:「你難道這一邊說話,一邊忘記了不成,怎麼叫你從容些又是這等急法。」
   權老實見抵不進去,知道她起先的話不是虛情,就賠個小心回覆道:「不瞞小姐說,我不曾戲過標緻女人,摸著小姐這樣肌肉,心上愛你不過,巴不得早入一刻也是好的,所以用力太重得罪了小姐,如今待我將功折罪,著實從容些就是了。」說過這幾句,就把陽物提起在她陰戶兩旁東擦西擦,但不敢登堂入室,
   只在腿縫之中弄起來,你道甚麼意思?原來是按疏引導泉之法,天下最滑之物,莫過於淫水,是天生地設、使它滋潤陰戶陽物的東西,唾沫雖好,哪裏比得上這股淫水?權老實先前也不知道,只因初娶豔芳之時,陽大陰小不能相入,虧得豔芳想出這種辦法來把極難之事弄得極易。如今玉香的陰戶,與豔芳那日的陰戶寬窄相同,權老實撫今追昔,忽然記起舊事來,所以仍用此法,把陽物留在雙腿之間,替那陰戶摩擦,使她裏面麻癢不過,自然淫水出來,淫水一來,如淺灘上的重船,得了春漲一般,自然一瀉千里,連篙櫓之工都可以不費了,玉香見他過門不入,竟把腿縫當為陰戶,笑起來道:
   「你在那裏幹甚麼?」
   權老實道:「你難道不曉得。」玉香就說你這事幹錯了,人家往常不是這樣幹事。
   權老實道:「只恐怕你往常幹倒錯了,弄送了一會就會還你快活。」只見腿縫裏面有些滑水起來,權老實知道水漲已至,又怕淫水未滑,摸不著陰門,摸錯門到別處去,就把兩腿分開撐住,用一隻手把陽物交與她道:「起先果然弄錯了,如今摸不清真穴,請你自己點一點。」玉香就挺起陰門,把龜頭湊在上面,告訴他道:「如今是了,你自己用力我放手了。」
   權老實道:「且慢些,求你托住它,待它進了大門,然後才放手。」
   玉香也知竅,見他說了這句,倒添上一隻手把陽物圍在中間,使他必進無疑,權老實挺起陽物每抽一次,送進一二分,二十餘抽,那根八寸多長把握不來的陽物,不知不覺就進去了。
   玉香見他幹事在行,越加愛惜,就緊緊摟住道:「心肝,你初近女色的人,怎麼就這樣知情識越,我自家男子終日偷婦人嫖女客,何曾有這樣溫柔款待,我如今要愛死你了。」
   權老實行事之初,就得了這句獎話,自然不肯偷閒了,只是不猛不寬不緩不急的作法,弄到後面,竟使她讚不絕口,連話都說不出來,方才住手。
   玉香自有生以來,不曾嚐著這樣滋味,從此以後夜夜少他不得,起先還是背著如意幹事,後來曉得瞞不到幾 時,索性對她說個明白。
   玉香怕如意吃醋,盡心竭力奉承,名為主婢實同大小,或是每人睡一晚,直睡到天明,或是各人半夜到午夜交代,甚至有高興之時三人同睡。
   權老實幹到樂處,不知誰是小姐,誰是婢女,若是叫喊則是一概稱心肝。
   畢竟權老實的初意原為報仇而來,指望弄上了手,睡幾個月便要抽身,不可被婦人迷住﹔倘若朝淫暮樂,耗損精神,倒被他報了仇去。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