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玉蒲團(下)]
胡志伟文集
·姑妄言卷21(下)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下)
·姑妄言卷24上)
·姑妄言卷24(上)
·姑妄言卷24(下)
·批判文痞袁偉時
·為什麼要研究豔情小說?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我的前半生》抄襲莊士敦回憶錄
·毛澤
·蔣公還都南京萬人空巷歡呼
·胡適入宮見廢帝
· 袁世凱欲認袁崇煥為祖宗
·孫殿英盜陵是為明末殉難漢人報仇雪恥
·張作霖欲運走故宮寶物被葉恭綽勸止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玉蒲團(下)

   未央生把一隻手拿枕頭下去,就把一隻手托住她的頭頸安頓在席上,使面孔不歪不斜,預為親嘴之地,所以豔芳暗喜,知道他是慣家。未央生墊腰之後,重新提起小腳在肩頭,把兩隻手抵住了蓆,放出本事來,盡力抽送,每一抽定要拔出半截,每一送定要抵個盡根。只是一件,抽便抽得急,抵卻抵得緩,為甚麼緣故?他恐怕下去急了,要入得陰戶響,恐怕鄰舍人家聽見弄出事來,所以不敢放手。便幹了一會,那陰戶裡漸漸覺得緊湊起來,不像初幹的時節,汗漫無際了。
   未央生心上明白,知道狗腎發作陽物大起來的緣故,就不覺精神百倍,抽送的度數愈加緊湊。
   豔芳起先不動聲色,直到此時,方才把身子扭幾扭叫一聲道:「心肝,有些好味道來了。」
   未央生道:「我的乖肉方才幹起頭,哪裏好味道?且待我幹到後來看你中意不中意,只是一件,我生平不喜幹啞的,須要弄得裏面響起來,才覺得動興,只是這房子狹窄,恐怕鄰舍聽見不好放手,卻怎麼處?」
   豔芳道:「不妨,一邊是空,一邊是人家廚房,卻沒有人宿的,你放心幹就是。」


   未央生道:「這等就好了,此後的幹法就與前面相反,抽得緩,抵得急送進去的時節,就像叫化子打助陣,要故意使人聽聲好見憐他的,故一股勁翻天倒地幹了一陣,豔芳騷興大發,口裏心肝兒子叫不絕聲,陰中的淫水旁流橫溢。未央生見她勢頭來得洶湧,要替她揩拭乾了,從頭再幹,就伸手去摸汗巾,不想摸到手裏,被豔芳一手摸去,不容他揩拭,這是甚麼原因呢?她生性也是不喜幹啞事的,與未央生所好略同,更由於好從中圖其深趣,但凡幹事之時,淫水越來得多,響聲越覺得響,所以她平日幹事,隨她下面橫流直瀉,就她的身子都浸在裏面,也不許丈夫揩拭,直待完事之後,索性坐起來,把全身揩個乾淨,這是她生平的性情原有一種樂趣,但可為知道的,不能為俗人言也。未央生見她不肯揩抹,就悟這個原因,比前愈加響弄起來,天翻地倒又幹了一陣,豔芳就緊緊摟住道:
   「心肝,我要丟了,你同我一齊也丟罷。」未央生要誇本事,還不肯丟。
   豔芳道:「你的本事我知道了,不是有名無實的,如今不曾住手弄了一夜抵敵兩個婦人,也算虧你得緊的了,留下精神明日夜裏再幹,不要弄壞了人,使我沒得受用。」
   未央生見得她這幾句說得疼人,就緊緊摟住恨不得把這卵子捏進肚去,又緊緊抽了兩番,兩個才一齊完事。完事之後,說得幾句話已天將明,豔芳怕他出去遲了,被人看見,只得叫他起來,自己也穿了衣服,送他行出去。從此後都像這等曉去夜來,但是從門裏出入,再不做樑上君子,還有幾次捨不得分別,連日裏也藏在家中,豔芳只推生病不出去開門,兩人青天白日一絲不掛,彼此白日的就要淫樂。
   權老實拐賣玉香
   玉香怕他在黑暗之中摸不上床,連忙爬下來接應,隨手就拉上床去,恐怕他不知寬緊,亂弄起來,便吩咐一聲道:「你那東西我真見過的,比別個的不同,我承受不起,求你從容些。」
   權老實道:「千金之體,怎麼敢輕易唐突,我自己有絕妙法子,引它進來決不教小姐吃苦的。」便說這一句,還疑她故意嬌裝說那樣謙遜的話,就把陽物對著牝戶口說不唐突,依舊唐突起來。
   玉香就熬不過來惱道:「你難道這一邊說話,一邊忘記了不成,怎麼叫你從容些又是這等急法。」
   權老實見抵不進去,知道她起先的話不是虛情,就賠個小心回覆道:「不瞞小姐說,我不曾戲過標緻女人,摸著小姐這樣肌肉,心上愛你不過,巴不得早入一刻也是好的,所以用力太重得罪了小姐,如今待我將功折罪,著實從容些就是了。」說過這幾句,就把陽物提起在她陰戶兩旁東擦西擦,但不敢登堂入室,
   只在腿縫之中弄起來,你道甚麼意思?原來是按疏引導泉之法,天下最滑之物,莫過於淫水,是天生地設、使它滋潤陰戶陽物的東西,唾沫雖好,哪裏比得上這股淫水?權老實先前也不知道,只因初娶豔芳之時,陽大陰小不能相入,虧得豔芳想出這種辦法來把極難之事弄得極易。如今玉香的陰戶,與豔芳那日的陰戶寬窄相同,權老實撫今追昔,忽然記起舊事來,所以仍用此法,把陽物留在雙腿之間,替那陰戶摩擦,使她裏面麻癢不過,自然淫水出來,淫水一來,如淺灘上的重船,得了春漲一般,自然一瀉千里,連篙櫓之工都可以不費了,玉香見他過門不入,竟把腿縫當為陰戶,笑起來道:
   「你在那裏幹甚麼?」
   權老實道:「你難道不曉得。」玉香就說你這事幹錯了,人家往常不是這樣幹事。
   權老實道:「只恐怕你往常幹倒錯了,弄送了一會就會還你快活。」只見腿縫裏面有些滑水起來,權老實知道水漲已至,又怕淫水未滑,摸不著陰門,摸錯門到別處去,就把兩腿分開撐住,用一隻手把陽物交與她道:「起先果然弄錯了,如今摸不清真穴,請你自己點一點。」玉香就挺起陰門,把龜頭湊在上面,告訴他道:「如今是了,你自己用力我放手了。」
   權老實道:「且慢些,求你托住它,待它進了大門,然後才放手。」
   玉香也知竅,見他說了這句,倒添上一隻手把陽物圍在中間,使他必進無疑,權老實挺起陽物每抽一次,送進一二分,二十餘抽,那根八寸多長把握不來的陽物,不知不覺就進去了。
   玉香見他幹事在行,越加愛惜,就緊緊摟住道:「心肝,你初近女色的人,怎麼就這樣知情識越,我自家男子終日偷婦人嫖女客,何曾有這樣溫柔款待,我如今要愛死你了。」
   權老實行事之初,就得了這句獎話,自然不肯偷閒了,只是不猛不寬不緩不急的作法,弄到後面,竟使她讚不絕口,連話都說不出來,方才住手。
   玉香自有生以來,不曾嚐著這樣滋味,從此以後夜夜少他不得,起先還是背著如意幹事,後來曉得瞞不到幾 時,索性對她說個明白。
   玉香怕如意吃醋,盡心竭力奉承,名為主婢實同大小,或是每人睡一晚,直睡到天明,或是各人半夜到午夜交代,甚至有高興之時三人同睡。
   權老實幹到樂處,不知誰是小姐,誰是婢女,若是叫喊則是一概稱心肝。
   畢竟權老實的初意原為報仇而來,指望弄上了手,睡幾個月便要抽身,不可被婦人迷住﹔倘若朝淫暮樂,耗損精神,倒被他報了仇去。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