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胡志伟文集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本書成於明末清初,作者李漁,號笠翁,明萬曆三十九年(1611年)生於江蘇如皋一個醫家。因多次應試落第,乃移居杭州和金陵,以賣文賣藝作清客謀生。著有小說《無聲戲》、《十二樓》,戲劇《笠翁十種曲》及雜著《閒情偶寄》等。康熙十八年(1680),因生活貧困而死於杭州。
   《肉蒲團》敘元朝致和年間,括蒼山頭陀正一,號孤峰長老,修行得道。一日有書生未央生來拜。未央生生得容貌出眾,善得女子歡心。孤峰長老勸其出家,未央生云要實現「做世間第一個才子,娶天下第一位佳人」的心願後方出家。長老贈予偈語:「請拋皮布袋,去坐肉蒲團。須及生時悔,休嗟已蓋棺。」約定日後從肉蒲團上參悟後再來相見。
   未央生歸後,遍覓美女,得娶鐵扉道人之女玉香。鐵扉道人性情古板孤介,玉香生得如花似玉,但受其父教育,不曉男女風情,未央生以春宮畫開導她,夫婦魚水融樂。未央生不堪鐵扉道人的拘管,借遊學為名,出外訪美。
   走多日,遇俠盜賽昆侖,二人結為兄弟。賽昆侖答應為他訪美。未央生搬入張仙廟,以便窺探女人,並備一冊,專記美女年齡容貌及住址,分為三等,加以批評。後果見三美女。賽昆侖又為物色到販絲客權老實之妻豔芳。談論間,賽昆侖知其陽具短小,明告其絕了偷情之心。未央生十分傷心,正逢有道人能改造陽具,未央生求之,變微改造巨陽,遂與豔芳私通。權老實懾於賽昆侖權勢,只得將豔芳賣與未央生。


   不久,豔芳有孕,未央生翻檢舊日所記圖冊,知緊鄰有一美婦香雲。香雲當日在張仙廟見未央生後亦有意、未央生鑿壁與香雲相會,又接連勾引香雲表妹瑞珠、瑞玉及香雲姑媽花晨,三女皆冊中列為上等的。於是一男四女,日飲酒談謔,連床大戰。
   權老實賣妻後,打聽到未央生原有妻室,遂去未央生家鄉,伺機報復。正巧鐵扉道人招佃戶,權老實應召入其家,深得鐵扉道人歡心,妻以丫環如意。權老實勾引玉香成姦,不久玉香有孕,權老實帶玉香與如意逃走。途中玉香胎墮,至京,權老實將二人賣與顧仙娘所開妓院為娼,遂出家為僧。玉香得顧仙娘傳授房術,豔名大盛。瑞珠、瑞玉的丈夫在京讀書,與玉香往來頻繁。
   豔芳及期產下二女,未央生因被色淘空,不能使豔芳滿意。瑞珠、瑞玉的丈夫回家,向妻子述說玉香床笫之術,二人轉述未央生,未央生不知是自己妻子,決定先回家探親,後赴京訪玉香。至家,鐵扉道人詭言玉香已死,未央生遂入京至顧仙娘妓院,夫妻相見,玉香羞愧自殺。如意道出原委,未央生頓悟前非,入括蒼山,拜孤峰長老為師,割勢明志,與權老實共同懺悔。不久,賽昆侖至,告未央生豔芳所生二女已死,豔芳與和尚偷情,被自己殺死。三人同修,皆成正果。
   《肉蒲團》是中國古代色情小說的代表作,作者知曉讀者普遍愛看風月小說,遂以淫穢字句吸引懶於看書的人,等他們看到津津有味之時,忽然下幾句針砭之語,警戒人們:貪淫必遭報應。作者指出:男女之間對性的要求是正常的,批判了道學家們視女色為洪水猛獸的錯誤觀點,闡明了性生活對人們解除勞苦煩悶有調節作用,肯定其中的樂趣。用今日的眼光來看,強調性教育的重要、批判禁慾主義對婦女的危害,無疑是具有科學性的。全書雖然以描寫性行為為主,但很真實地反映了當時社會情況,尤其是很深入地觸及了當時人們對性的認識,提出了許多道學家所不敢夢見而又很合理的見解,因此,它與一般純寫淫穢內容以投合低級趣味的讀者心理的小說大不相同,有相當的參考價值。正因為它無論從內容還是從思想上來說,都與封建統治者所提倡的傳統道德觀格格不入,所以它是歷來禁得最厲害的小說之一。
   本書選輯的是未央生誘姦權老實之妻以及權老實拐賣未妻的細節。
   
   未央生誘姦豔芳
   豔芳坐在床上脫衣服,別的衣服都脫盡了,只留上身一條抹胸,下身一條單褲不脫,要待未央生動手。
   未央生摟在懷裏,一邊親嘴,一邊替她解帶,只見兩個乳峰,拉來不及,一把摸去,竟滿胸膛都是嫩而且嬌,裏面沒結塊的原故,及至脫去褲子,就摸著陰物其嬌嫩與乳峰一樣,而光滑更覺過之。
   未央生放她倒睡,先取一雙小腳架在肩頭,然後架起下身,也像弄醜婦的方法,遠遠捧進去,要等她先受些苦,後來覺得快活,那知豔芳的心上只當不曉得一般,豈但不覺其苦,而且不見其樂,未央生思量道:「賽昆侖的言語哪一個字不驗?若沒有權老實的粗大之物,焉得有此寬大之陰?我若未經改造,只有好像太倉一粟滄海一鱗罷了,如今軍容既不足威敵,全靠著陣勢了,就把她頭底下的枕頭取來墊在腰下,然後按了兵法,同她幹起。豔芳倒不曾得好處但見他取下枕頭下去,又不再取一物與她枕頭,就曉得此人是個慣家子,取物墊上腰是行房的常事,乍見得就是慣家?要識得疲女交媾之事,與行軍布陣的道理絲毫無異,善料敵者才能用兵,男子曉得婦人的深淺,婦人和男子的長短,才識迎送,這叫知彼知己,百戰百勝,男子的陽物長短不同,婦人的陰戶深淺不一,陰戶生得淺,就是極長之物,無可用之,當截送的時節,定要留些有用不盡之意﹔若盡投直抵,則婦人不但不樂,而且痛楚,男子豈能獨樂,若陰戶生得深的,就要用極長之物了,略短些的也不快活。只是陽物生定,怎麼長得來?這些要用個補湊之法,要之下股之上定須一物襯之,使陰戶高漲,去就陽物,則縱送之時,易於到底,故墊腰之物,惟陽短陰深者可以用之,不是說枕頭這件東西乃行房必需要之物也。所以男子的陽具短者可醫,術士替未央生改造之時,只求其大,不使其長就是這個緣故,如今豔芳的深,未央生的短,所以急取枕頭墊在下,豈不是個慣家?這種道理世上人雖有知道這種訣竅,就沒人識得通了,婦人腰底既有一物,若還頭底下又有一物,在身一段不過二尺多長,兩個凸起中間凹下,只當把婦人的身子,勺住在下面,身上又壓著一個男子,你道她氣悶不氣悶?辛苦不辛苦?況且婦人枕於枕頭,面上未免帶反,口齒唇舌都與上下不對,不便親嘴﹔男子親嘴,必須鞠著身子往下面湊,礙了一個枕頭,費了多少氣力,所以幹事之時,無論墊腰不墊腰,總要頭底下的東西斷斷留它不得。會幹事的將要動手,就把枕頭推過一邊,使她雲環貼蓆,朱唇面孔五官四肢沒有一件不與男子相合。上下兩孔又與別的肢體不同,不唯和合而且相投,不唯相投,而且互相出入,男的玉麈入於女子的陰中,女子的嘴舌入於男子的口中,使她也有一件討便宜處則樂事相等,而無有餘不足之勢矣。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