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
胡志伟文集
·黃世仲對辛亥革命的傑出貢獻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兔年大事 投至狐蹤與兔穴,多少豪傑
·香港番禺同鄉總會慶祝民國一百週年特刊序
·第十六輯目錄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大家都來竭誠支持琉球復國運動
·介紹武之璋新書《原來李敖騙了你》
·族群融合是歷史發展的大趨勢
·天字第一號大右派章乃器
·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南明王朝到國外借兵反攻復國的軼事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第十七輯目錄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中菲之爭:不戰而屈人之兵
·揭秘「對日戰略打擊方案」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必勝
·古代的諡號與現代的褒揚令
·民族自治应纠正为「民族融合」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第十八輯目錄
·《吾國與吾民》序言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中日大戰一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且看國民黨如何處置趙仲容烈士遺屬?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人從虎豹叢中健
·2012年兩岸南海能源論壇紀要
·第十九輯目錄
·有錢一條龍 無錢一條蟲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世事到頭螳捕蟬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黃 世 仲 傳
·沉痛悼念張校長世傑先生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第二十集目錄
·敢於向鄧小平嗆聲的一哥會計師容永道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真實與虛構—名人傳記與口述歷史研究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香港教育制度的痼疾
·薛耕莘坐冤獄二十五年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世上豈無千里馬 人中難得九方皋
·在香港的五四中學校友
·第二十一集目錄
·中國古今稿酬考
·今古茫茫貉一丘 功名常笑爛羊頭
·精彩紛呈、火花四濺的兩岸關係研討會
·從百年來國家元首薪俸說起
·外交部怎樣變成援交部
·勞苦功高的饒漱石為什麼不能平反?
·有關琉球主權與日本核試驗的官式答覆
·《十大超富發家秘史》序
·毛澤
·第二十二集目錄
·陶勇譚甫仁劉培善的離奇死亡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國民黨烈士趙仲容後人在台灣的遭遇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銅鑼灣書店倖存者的遺言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訪台灣畫家林智信
·成都《當代史資料》回收事件
·第二十三集目錄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色與戒》序言
·戴雲龍口述自傳
·光風霽月的文人--羅孚
·《琉球是中國的》序言
·第二十四集目錄
·光環背後的吳弘達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惡鄰包圍下的中國
·《文革詩詞評註》紐約發布會紀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另類文革秘聞集《戚本禹回憶錄》
·第二十五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虎王神駿 華夏之寶
·李波被绑架內情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我所認識的金鐘
·鴉鴉烏的香港中文水準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第廿六集目錄
·第廿六集目錄
· 我所認識的譚仲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

   金三笑著向迎兒道:「你笑罵我,你看奶奶獨加恩到我呢!」一面笑著把陽物送入牝中,竟動有二十來下才完事。他喜道:「造化造化,今日爭氣,我好快活!」奇姐笑道:「果然你今日算好的,還動了幾動。」他一面抽出來一面說:「一來是奶奶的恩,二來是奶奶這寶貝好的緣故」,指那迎兒道:「她不怪自己的下作屄不好,倒罵我不濟。」那迎兒一口唾沫吐了他一臉,他指著笑道:「你笑話我弄進去就冒了。你還不等人弄進去,怎就冒出這樣一大朵子來?」說得眾人都笑了。奇姐指名,一個個叫著上身去弄,也有抽幾十下的,也有一二百抽的,也有三四百抽的,只疙瘩頭抽了有千數才完。奇姐同別的小子弄時似有如無,只疙瘩頭弄得她才哼唧了幾聲,屁股略動了動。眾人到臨泄時都拔出,拿碗接著,冒在碗內了。此時王彥章也把牛耕抽了幾千下,那牛耕也興足了。王彥章見眾人上上下下,眼中急得冒火,見都完了,道:「奶奶我來罷。」奇姐點了點頭,他忙忙拔出,就到奇姐身上,忙忙插進,一口氣就有千餘。奇姐通身爽利,把兩隻腿勾住了他下身,兩手摟緊他腰背,又一會奇姐渾身都動,口內嬌聲嚦嚦,聽得人魂消,她丟了,雙手捧著王彥章的臉親個嘴道:「還是你行。」那小子見奶奶獎他,又重鼓威風,沒▓露腦抽了一陣道:「我也要完了。」才要拔,奇姐兩手勾著他道:「你也泄在裏頭罷。」那小子又著著實實抽了幾下,方伏著不動,定了一會,方下身來。先牛耕被王彥章弄得渾身酸軟,停了片時,且奇姐弄得那嬌聲騷態,著實愛人。他爬起,拿枕頭靠著,看他們弄。王彥章弄完了,他又覺興動,奇姐才要起來,他道:「且住著,等我來找個零。」奇姐就不動,他爬上身來,因看得火動久了,只幾十抽就完了事。那奇姐也十分興足,覺陰中精滿,拿塊綢帕用手捂住,坐起看那碗中,笑道:「也有這麼些呢!」叫丫頭倒在淨桶內,她也下床坐在淨桶上,挖出許多黏黏涎涎的東西,把牝戶揩淨了。(奇姐一敵九人,較女敬德還多一個。)到一張醉翁椅上坐著,笑對著眾人道:「你們的東西我今日全試明透了,我替你們考個等次,看你們心服不心服?」指著王彥章道:「你的物件既長,工夫又久,只可惜細些,若再有李四的疙瘩那樣粗,就真是個異寶了。雖說,此眾人中少不得算你第一。」又向疙瘩頭道:「你的陽物也不為短,工夫也還看得過,若得上下一般粗,王彥章也不能僭你的先。可惜犯了▓字的病。只好算第二了。」又叫過鄭二周四來道:「你兩個大小也差不多,都不過三幾百的本事。」指著周四道:「你弄得比鄭二略在行些,你算第三,他算第四。」只見那金三兒笑道:「我不消姐姐批評,我自己會考,我又小又快,又細又軟,倒過來我是頭一個,我算第八。」奇姐眾人都笑。奇姐又指著錢五孫七道:「你兩個真是一對,大小長久都是一樣。但錢五又不及你些。孫七第五。錢五第六。」只見那李六道:「奶奶考的我不服,我的▓子不比他兩個的大些,就是我的工夫雖趕不上王彥章疙瘩頭兩個,比他四個的都長久些,怎麼倒把我考在第七?」奇姐笑道:「金三自己還知道短處,你竟不自知,還不如他了。這樣說,還該考在第八才是。你的東西雖大,卻不堅硬,男女幹事全要陽物像鋼槍一般,(戳通肚子,奈何?)下下著實,方有趣味。你的弄在裏頭,竟不知覺。間或頂在花心上,倒軟了回來。再不得爽利,不要說你有幾百抽的本事,就有長徹夜的工夫,有甚麼妙處?」指著金三道:「他算第一不濟了,像他方才抽的那一二十下,我還覺得有個硬東西戳得癢癢酥酥的,你弄了那一會,我裏邊竟不知道。」那李六被這一番話說得垂首喪氣,迎兒在傍插口道:「我前日起他個混名,叫做李皮條,他還罵我呢。」笑著向李六道:「你聽奶奶說的,我起的混名錯不錯?」李六道:「閉著騷嘴罷,蔣賽貓。」奇姐笑問道:「你怎麼叫他蔣賽貓?」李六道:「那貓叫秧,還不等公貓上身,就喵喵的叫,直等弄完了,才不做聲。她只▓子挨到身上就叫起來,弄過錯了她還不住聲。所以我叫他蔣賽貓。」奇姐大笑道:「這名字不錯。」迎兒道:「你把嘴夾著罷。」李六笑道:「你要夾得住,倒沒有那些水淌出來了。」眾人都笑了一陣。金三兒向奇姐道:「奶奶方才批評我的那幾句,小的臉上爭了多少光,真感恩不盡。」奇姐對眾丫頭道:「你們都是我細賞鑒過的,我也替你們考個次序」。那八個丫頭都赤條條笑嘻嘻站在面前。奇姐指著一個馮美兒道:「你的這陰戶要算絕品了,又暖又乾還在次。弄將進去,陰門像個荷包口兒緊緊收住,還不足為奇。那裏面軟膿膿裹住陽物,樂不可言,大約千人中還選不出一個來。自然是第一了。」因問眾小子道:「你們都同他弄過,我說的是不是?」眾人齊應道:「我們每常同他弄,只覺得快活有趣,也不能說她的妙處,才聽奶奶的話,一絲不錯,果然出奇。」那丫頭得這番通獎,笑著滿面欣欣自得。奇姐指著楊嬌兒道:「你雖不及他的陰戶,淺得有趣,下下搗著這花心,你也受用。男人也受用,該在第二。」又對迎兒道:「你這的風騷在她眾人之上,就是你的陰戶也不在美兒嬌兒兩人之下。可是李六說你淫水太多,一弄進去。抽不幾下,那水一陣陣往外冒,令人的陽物都插不住,弄一次要拿盆接著,大約也有半盆。」那迎兒笑道:「奶奶說的怕人子刺刺的,我這是條肉溝,又不是陽溝,哪里就有這些水?」金三接口道:「你前世是個水淹死的人托生來的,脹了一肚子水,拿肉棍子一通,水就打這洞裏淌出來了。」說得大家都笑了。奇姐指著沈豔兒道:「這丫頭的生得異樣,你們可覺得?」眾小子們道:「小的們哪裏知道這些奧妙?」奇姐笑道:「蠢材!可惜屄與你們瞎弄。她的陰門生得甚高,在小肚子下,離糞門有四五寸遠。你們看看別人有像她的麼?眾人笑道:是呀。別人果然沒有,可惜我們都混弄了幾年。」奇姐道:「她的又光又肥,可惜太鬆,再要緊暖些,也算得第一二。迎兒第三,他只好算第四了。」疙瘩頭道:「是真,我弄別人,到門口還要緊緊的;惟獨她,輕輕一送就到根,全不知覺。」奇姐又指著個韓媚兒道:「你無可取,一個陰門同糞門連在一處,對面再不好弄。所以我每常不是叫你上我身來,就是叫你馬爬著往後弄。卻有一件妙處,是婦人中極難得的。」問道:「你們可知道?」眾人道:「小的們越發不懂得了。」牛耕忽說道:「我覺得有一種異樣,但同她弄到那快活的時候,像有些微微的香氣。說不出來的那一種甜絲絲的味兒。在他屄中冒出來。可是麼?」奇姐笑道:「著!還是你知些竅。這些蠢奴們,別的不知道罷了,難道連鼻子都沒有的?」眾人說道:「我們也常聞見些香味,只說她用香肥皂搓的香,哪里知道是那裏頭的妙處。」只見金三道:「我的武藝不濟,也從沒有弄得她快活,並不曾聞過這香。」走過來低下頭道:「我聞聞看。」那丫頭笑嘻嘻一個大嘴巴。金三捂著臉道:「我好意讚你,你倒打我這一下。他們混搗倒罷了,我連聞聞都不依。」那丫頭笑著又一張手,他忙躲開了。王彥章笑著向奇姐道:「她前日一個笑話,我還不曾告訴奶奶。我同她弄了一會,她的水把糞門都淌濕了,她一時高興。叫我狠狠的弄。我便出出進進,狠狠的亂搗,忽然一下戳到她糞門裏頭去,因用力大了,幾乎攮到了根。她不怪自己的兩個眼子長在一處,倒還罵我,把我擰了幾下好的。」奇姐笑了一場,指著一個陳鶯兒一個褚燕兒道:「你兩個分不得好歹,都深得沒影。我的也有六寸多長,從不曾挨著底子。鶯兒的又還緊暖些,算第六。燕兒第七。」王彥章道:「奶奶真是別寶的回回,不要說奶奶的東西,我的比奶奶不還長個寸把,還摸不著他兩個的底子呢!小的前日說她慾窮到底。除非丈八蛇矛。她還罵我嚼蛆。」奇姐指著衛嫣兒道:「她的也不為深鬆,也不為濕冷,倒好個陰物,只可惜有些臭。哪個婦人的不臭?但洗 洗 就好了。你的便拿一擔香薰了,也是沒用。夏天勤洗晾著些,還不覺﹔冬天蓋著棉被,越弄越臭,衝入腦子,任你怎麼高興。那一薰,就毫無情趣。這是胎裏帶來的病。也怨不得。只好屈你做第八了。」那金三笑道:「我有個笑話講與奶奶聽: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