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
胡志伟文集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斯大林向毛澤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史迪威棄軍逃往印度
·曼娜回憶錄
·曼娜回憶錄之三
·曼娜回憶錄之四
·曼娜回憶錄之四
·姑妄言卷四
·曼娜回憶錄之五
·曼娜回憶錄之八
·曼娜回憶錄之七
·曼娜回憶錄之七
·姑妄言卷一
·姑妄言第一回正文
·姑妄言卷二
·姑妄言卷三
·姑妄言卷三(下)
·姑妄言卷四 (上)
·姑妄言卷四(下)
·姑妄言卷五(上)
·姑妄言卷五(下)
·姑妄言卷六(上)
·第七回 凶狱卒毙官刑
·姑妄言卷七(下)
·姑妄言卷8(上)
·姑妄言卷8(下)
·姑妄言卷九(上)
·姑妄言卷9(下)
·姑妄言卷十(上)
·姑妄言卷十(下)
·姑妄言卷十一(上)
·姑妄言卷十一(下)
·姑妄言卷十二(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中)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3(上)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4(下)
·姑妄言卷14(上)
·姑妄言卷15(上)
·姑妄言卷15(下)
·姑妄言卷16(上)
·姑妄言卷16(下)
·姑妄言卷17(上)
·姑妄言卷17(下)
·姑妄言卷18(上)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下)
·姑妄言卷18(下)
·姑妄言卷19(上)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

   金三笑著向迎兒道:「你笑罵我,你看奶奶獨加恩到我呢!」一面笑著把陽物送入牝中,竟動有二十來下才完事。他喜道:「造化造化,今日爭氣,我好快活!」奇姐笑道:「果然你今日算好的,還動了幾動。」他一面抽出來一面說:「一來是奶奶的恩,二來是奶奶這寶貝好的緣故」,指那迎兒道:「她不怪自己的下作屄不好,倒罵我不濟。」那迎兒一口唾沫吐了他一臉,他指著笑道:「你笑話我弄進去就冒了。你還不等人弄進去,怎就冒出這樣一大朵子來?」說得眾人都笑了。奇姐指名,一個個叫著上身去弄,也有抽幾十下的,也有一二百抽的,也有三四百抽的,只疙瘩頭抽了有千數才完。奇姐同別的小子弄時似有如無,只疙瘩頭弄得她才哼唧了幾聲,屁股略動了動。眾人到臨泄時都拔出,拿碗接著,冒在碗內了。此時王彥章也把牛耕抽了幾千下,那牛耕也興足了。王彥章見眾人上上下下,眼中急得冒火,見都完了,道:「奶奶我來罷。」奇姐點了點頭,他忙忙拔出,就到奇姐身上,忙忙插進,一口氣就有千餘。奇姐通身爽利,把兩隻腿勾住了他下身,兩手摟緊他腰背,又一會奇姐渾身都動,口內嬌聲嚦嚦,聽得人魂消,她丟了,雙手捧著王彥章的臉親個嘴道:「還是你行。」那小子見奶奶獎他,又重鼓威風,沒▓露腦抽了一陣道:「我也要完了。」才要拔,奇姐兩手勾著他道:「你也泄在裏頭罷。」那小子又著著實實抽了幾下,方伏著不動,定了一會,方下身來。先牛耕被王彥章弄得渾身酸軟,停了片時,且奇姐弄得那嬌聲騷態,著實愛人。他爬起,拿枕頭靠著,看他們弄。王彥章弄完了,他又覺興動,奇姐才要起來,他道:「且住著,等我來找個零。」奇姐就不動,他爬上身來,因看得火動久了,只幾十抽就完了事。那奇姐也十分興足,覺陰中精滿,拿塊綢帕用手捂住,坐起看那碗中,笑道:「也有這麼些呢!」叫丫頭倒在淨桶內,她也下床坐在淨桶上,挖出許多黏黏涎涎的東西,把牝戶揩淨了。(奇姐一敵九人,較女敬德還多一個。)到一張醉翁椅上坐著,笑對著眾人道:「你們的東西我今日全試明透了,我替你們考個等次,看你們心服不心服?」指著王彥章道:「你的物件既長,工夫又久,只可惜細些,若再有李四的疙瘩那樣粗,就真是個異寶了。雖說,此眾人中少不得算你第一。」又向疙瘩頭道:「你的陽物也不為短,工夫也還看得過,若得上下一般粗,王彥章也不能僭你的先。可惜犯了▓字的病。只好算第二了。」又叫過鄭二周四來道:「你兩個大小也差不多,都不過三幾百的本事。」指著周四道:「你弄得比鄭二略在行些,你算第三,他算第四。」只見那金三兒笑道:「我不消姐姐批評,我自己會考,我又小又快,又細又軟,倒過來我是頭一個,我算第八。」奇姐眾人都笑。奇姐又指著錢五孫七道:「你兩個真是一對,大小長久都是一樣。但錢五又不及你些。孫七第五。錢五第六。」只見那李六道:「奶奶考的我不服,我的▓子不比他兩個的大些,就是我的工夫雖趕不上王彥章疙瘩頭兩個,比他四個的都長久些,怎麼倒把我考在第七?」奇姐笑道:「金三自己還知道短處,你竟不自知,還不如他了。這樣說,還該考在第八才是。你的東西雖大,卻不堅硬,男女幹事全要陽物像鋼槍一般,(戳通肚子,奈何?)下下著實,方有趣味。你的弄在裏頭,竟不知覺。間或頂在花心上,倒軟了回來。再不得爽利,不要說你有幾百抽的本事,就有長徹夜的工夫,有甚麼妙處?」指著金三道:「他算第一不濟了,像他方才抽的那一二十下,我還覺得有個硬東西戳得癢癢酥酥的,你弄了那一會,我裏邊竟不知道。」那李六被這一番話說得垂首喪氣,迎兒在傍插口道:「我前日起他個混名,叫做李皮條,他還罵我呢。」笑著向李六道:「你聽奶奶說的,我起的混名錯不錯?」李六道:「閉著騷嘴罷,蔣賽貓。」奇姐笑問道:「你怎麼叫他蔣賽貓?」李六道:「那貓叫秧,還不等公貓上身,就喵喵的叫,直等弄完了,才不做聲。她只▓子挨到身上就叫起來,弄過錯了她還不住聲。所以我叫他蔣賽貓。」奇姐大笑道:「這名字不錯。」迎兒道:「你把嘴夾著罷。」李六笑道:「你要夾得住,倒沒有那些水淌出來了。」眾人都笑了一陣。金三兒向奇姐道:「奶奶方才批評我的那幾句,小的臉上爭了多少光,真感恩不盡。」奇姐對眾丫頭道:「你們都是我細賞鑒過的,我也替你們考個次序」。那八個丫頭都赤條條笑嘻嘻站在面前。奇姐指著一個馮美兒道:「你的這陰戶要算絕品了,又暖又乾還在次。弄將進去,陰門像個荷包口兒緊緊收住,還不足為奇。那裏面軟膿膿裹住陽物,樂不可言,大約千人中還選不出一個來。自然是第一了。」因問眾小子道:「你們都同他弄過,我說的是不是?」眾人齊應道:「我們每常同他弄,只覺得快活有趣,也不能說她的妙處,才聽奶奶的話,一絲不錯,果然出奇。」那丫頭得這番通獎,笑著滿面欣欣自得。奇姐指著楊嬌兒道:「你雖不及他的陰戶,淺得有趣,下下搗著這花心,你也受用。男人也受用,該在第二。」又對迎兒道:「你這的風騷在她眾人之上,就是你的陰戶也不在美兒嬌兒兩人之下。可是李六說你淫水太多,一弄進去。抽不幾下,那水一陣陣往外冒,令人的陽物都插不住,弄一次要拿盆接著,大約也有半盆。」那迎兒笑道:「奶奶說的怕人子刺刺的,我這是條肉溝,又不是陽溝,哪里就有這些水?」金三接口道:「你前世是個水淹死的人托生來的,脹了一肚子水,拿肉棍子一通,水就打這洞裏淌出來了。」說得大家都笑了。奇姐指著沈豔兒道:「這丫頭的生得異樣,你們可覺得?」眾小子們道:「小的們哪裏知道這些奧妙?」奇姐笑道:「蠢材!可惜屄與你們瞎弄。她的陰門生得甚高,在小肚子下,離糞門有四五寸遠。你們看看別人有像她的麼?眾人笑道:是呀。別人果然沒有,可惜我們都混弄了幾年。」奇姐道:「她的又光又肥,可惜太鬆,再要緊暖些,也算得第一二。迎兒第三,他只好算第四了。」疙瘩頭道:「是真,我弄別人,到門口還要緊緊的;惟獨她,輕輕一送就到根,全不知覺。」奇姐又指著個韓媚兒道:「你無可取,一個陰門同糞門連在一處,對面再不好弄。所以我每常不是叫你上我身來,就是叫你馬爬著往後弄。卻有一件妙處,是婦人中極難得的。」問道:「你們可知道?」眾人道:「小的們越發不懂得了。」牛耕忽說道:「我覺得有一種異樣,但同她弄到那快活的時候,像有些微微的香氣。說不出來的那一種甜絲絲的味兒。在他屄中冒出來。可是麼?」奇姐笑道:「著!還是你知些竅。這些蠢奴們,別的不知道罷了,難道連鼻子都沒有的?」眾人說道:「我們也常聞見些香味,只說她用香肥皂搓的香,哪里知道是那裏頭的妙處。」只見金三道:「我的武藝不濟,也從沒有弄得她快活,並不曾聞過這香。」走過來低下頭道:「我聞聞看。」那丫頭笑嘻嘻一個大嘴巴。金三捂著臉道:「我好意讚你,你倒打我這一下。他們混搗倒罷了,我連聞聞都不依。」那丫頭笑著又一張手,他忙躲開了。王彥章笑著向奇姐道:「她前日一個笑話,我還不曾告訴奶奶。我同她弄了一會,她的水把糞門都淌濕了,她一時高興。叫我狠狠的弄。我便出出進進,狠狠的亂搗,忽然一下戳到她糞門裏頭去,因用力大了,幾乎攮到了根。她不怪自己的兩個眼子長在一處,倒還罵我,把我擰了幾下好的。」奇姐笑了一場,指著一個陳鶯兒一個褚燕兒道:「你兩個分不得好歹,都深得沒影。我的也有六寸多長,從不曾挨著底子。鶯兒的又還緊暖些,算第六。燕兒第七。」王彥章道:「奶奶真是別寶的回回,不要說奶奶的東西,我的比奶奶不還長個寸把,還摸不著他兩個的底子呢!小的前日說她慾窮到底。除非丈八蛇矛。她還罵我嚼蛆。」奇姐指著衛嫣兒道:「她的也不為深鬆,也不為濕冷,倒好個陰物,只可惜有些臭。哪個婦人的不臭?但洗 洗 就好了。你的便拿一擔香薰了,也是沒用。夏天勤洗晾著些,還不覺﹔冬天蓋著棉被,越弄越臭,衝入腦子,任你怎麼高興。那一薰,就毫無情趣。這是胎裏帶來的病。也怨不得。只好屈你做第八了。」那金三笑道:「我有個笑話講與奶奶聽: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