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夫妻二人的妙處]
胡志伟文集
·王蒙與玉蒲團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花花公子》刊登毛詩詞
·批判劉賓雁「反貪官不反皇帝」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坦承自己生活在罪惡深重的國度
·見證了榮耀與艱難,荒唐與坎坷
·驚嘆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李沛瑶之死
·周培源因支持民運 葬禮降至最低規格
·黃順興不甘心充當花瓶
·《戚本禹回憶錄》初探
·第一本描述文革殘酷景象之自傳體小說
·戚本禹是毛澤
·劉少奇批鬥朱德心恨手辣 
·劉少奇喪心病狂殺恩人
·高崗玩女人不計其數
·彭真窮奢極侈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穆欣是軍統特務
·浮誇風始作俑者是劉鄧
·劉少奇鄧小平合伙搞掉了饒漱石」
·戚本禹對陳鼓應評價很差,認為此人無啥學問,不堪信任
·戚本禹勞改十八年未變一成
·古書預測今事很準
·介紹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
·使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延長了廿一年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民初總統月俸十萬元
·曹錕以文盲布販而當選總統
·被毛澤
·在巴黎和會舌戰倭酋馳譽中外
·顧維鈞借到法國政府兩
·勸說英國同意開闢滇緬公路
·維護中國對西藏、香港的領土主權
·捍衛中國對西藏的主權
·巧妙利用大國博弈 爭得美英法蘇援助
·韓素英丈夫唐寶管黃戰死於四平街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逃出家參加青年遠征軍
·徐悲鴻受刺激英年早逝
·因青年遠征軍抗日經歷背上「歷反」包袱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從狗官劉文岛誣陷于百溪案回顧國民黨怎樣失去大陸
·于百溪是日本帝大經濟學部狀元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某些清官比貪官更可惡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劉文岛閃爍其辭 陳公俠打抱不平
·劉文島捕風捉影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劉文島惱羞成怒
· 主辦檢察官坦言于百溪两袖清風
·真正的大貪污案,不一定見報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島衼人民徹底唾棄
· 重臨台灣 部屬相迎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夫妻二人的妙處

   且待我再把牛耕奇姐夫妻二人的妙處略舉數件,也可一新耳目:那奇姐一日向牛耕道:「每常大家混弄,有何趣味。我想了一個妙法,做個大家歡樂如何?牛耕道:「怎麼叫做大家歡喜?」奇姐道:「你只聽著,做出便見。」遂叫眾小子同丫頭都到跟前,說道:「我們今日大家拈鬮,鬮上照男女人數寫兩個一字。兩個二三四等字。搓成團,放在兩處。男的在一處拈,女兒的在一處拈,拈著了號數對的就做一對。大家一齊弄起,若哪個男的不濟,先丟了動不得,罰他跪著,等眾人弄完了,才許他起來;女的若不等男人興足,要說夠了,受不得了,也要罰跪。你道有趣麼?牛耕道:「好好,就是這樣來。」奇姐遂解衣,道:「都脫光了著」,大家都是混弄熟了的,男女毫無羞愧,答應一聲,解帶脫裙,松扣卸衣,笑嘻嘻都脫得精光。數年來,這幾個小子皆長大了些,那陽物粗長細短也都改頭換面,大非昔比。牛耕做了鬮兒與眾人拈,內中有一個小子姓王,渾名叫王彥章,他的陽物雖不甚粗,約有七寸來長,一個大長的光頭子堅硬如鐵,本事可以熬一兩個時辰。因王彥章當年人稱為王鐵槍,奇姐因他的陽物尖細堅長,故贈了他這個美號。奇姐每常又喜他弄得長久,又有些的怕他太久,幾個女子都懼他幾分。他每常同奇姐弄,不過是奇姐自己飽足了就叫他歇。那小子可不敢不依,他再不得遂意。今見奇姐這話,暗禱道:怎得奶奶拈著同我一對,就是造化了。此時眾小子見了這些女子的妙物肥瘦高低不等,毛光多少,各陽物如旗竿般豎起來,像和尚撒酒瘋似的亂跳。奇姐見王彥章的分外挺長,如筆管槍相似,指著笑道:「不知誰造化低,拈著他呢?」向牛耕道:「你同他們拈,我同丫頭們拈,」各人拈了一個,打開看時。奇姐是個三字,那王彥章恰好也是個三字。他歡喜欲狂,也顧不得了,上前一把抱住道:「我服事奶奶去。」抱到床上,撳起腿來就弄,只聽得一個丫頭叫做蔣迎兒,說道:「我造化低,偏偏的對著金三兒。」你道為何有這綽號?這個小子叫做金三,他那東西著實不濟,又小又快,弄不上三五下就完了動不得。當日金三兒轅門拜倒,因此拿了做他的綽號。金三道:「你不要發急,等我掙命也多弄一會,盡你的興就是了。」眾人聽說,笑著各尋對子,也有在椅子上扛著腿弄的,也有在春▓上將腿夾在肋下幹的,也有地板上鋪著蓆子對面弄的,也有爬在杌子上打背後弄的。正都才動作,只見那蔣迎兒道:「你當真掙命麼?動不得,下去跪著!我不圖快活罷了,還把我當褥子墊著睡麼?」往他盡著推,金三死緊的抱住,道:「我等歇歇,或者還動得,你何苦這麼性急?」迎兒聽他這樣說,也還想他或者再動幾下,就不推,耳中聽得眾丫頭這個哼唧,那個呼叫,由不得心中火發,見他儘著不動,急道:「你到底是弄不弄?」那金三沒奈何,把身子探起些,掙著還想抽抽,誰知陽物如鼻涕般掉了出來。他連忙拿兩個指頭捏著往裏填,倒折了回來,哪里進得去?迎兒叫道:「奶奶你看,金三不遵奶奶的令,軟得掉了出來,拿指頭捏著都塞不進去,還不肯下來呢!」奇姐笑著叫兩個小子將他擰著耳朵拉下來,跪在地下。迎兒坐起,一面揩著牝戶,說道:「受瘟罪的,有名無實,生出這樣現世的東西來。我叫做槽鼻子不吃酒虛▓其名,一點樂處也沒有,倒把胯襠弄得粘▓的。」看見別人正弄得高興,她由不得氣來,再看金三的陽物,越發縮得如肚臍一般。她又是氣,又是那好笑,罵道:「掙命鬼,看看你這個賊樣子,方才還想等硬些再弄呢!再縮進進去些,好像個老婆子。」儘著嘟噥個不住。大家弄了多時,內中有三個泄了的動不得,那幾個丫頭一齊叫道:「奶奶,他們都動不得了,該怎麼樣?」奇姐正被王彥章弄得上氣不接下氣,閉著眼哼呢,聽得說,睜開眼睛一看,見牛耕在內中,不好罰跪的,便顫著聲兒說道:「這這也還罷罷了,免免免罰罷!」那牛耕同幾個小子聽得這話,都才拔了出來。那金三道:「我動不得就罰跪,他們就饒了。奶奶這樣偏心。」迎兒向他啐了一口,道:「他們像你這樣不長進來,弄了這麼一會,還要怎麼的?你要有這本事,我就替你唸佛。難道一日弄到晚才算得麼?」那金三瞅了她一眼,又低頭看看自己的陽物,笑著歎了一口氣。再過了一會,大家都歇了手。這王彥章拿出了本事來,一陣緊似一陣,把奇姐弄得骨軟筋酥。是她自己發的令,說受不得要罰跪,只得咬著牙死捱,不想他越弄越精神起來,奇姐實在有些擋不住了,遂摟過他肚子來,悄向他道:「你把我也弄夠了,我禁不得了,你歇了罷。」他也悄聲說道:「我從不曾在奶奶身上丟過,賞我這一遭罷!」奇姐道:「我實受不得,你弄壞了我呢!那迎兒先同金三弄得不像意,你同她去弄,要泄的時候就再上我的身上來弄,遂你的心就是了,且讓我略歇歇。」那小子見她說得苦楚,又不敢得罪他。只得依允,遂跳下床來,只見那迎兒拉著這個問道:「你快活了幾下子?」又問那個道:「你受用了多大一會?」眾丫頭見她著急,越發要急她。這個說如何快活,那個說怎樣受用,她正在急得恨不得掉淚的樣子,咬牙切齒的咒那金三。王彥章笑著上前一把抱住道:「你不要罵了,我替你消消氣罷!」把她抱到奇姐床上。她連忙把腿蹺開,王彥章一挺而入,一陣亂搗,迎兒叫道:「好親哥,好東西,不枉是個男子漢,弄得真好,像那樣膿包,空與他個男人做。」獎這個一句,眨那個一句,眾人看著,不住的笑。後來弄得她屁股亂顛,兩條腿如害瘧疾一般亂顫,口中連聲叫道:「好哥哥,好漢子,你肏死了我罷!我知道你快活死了,我打屄心子裏受用到心窩裏去了,曖吓!我的親爹,你好弄。」她無樣的言語不混叫出來,又有許久。她道:「罷了我了」,便閉著眼不做聲。王彥章見她那樣子,也甚是有興,蠻舂混搗了一陣,竟得精來,叫道:「奶奶快來」。奇姐先被他弄得軟癱熱化,叫他歇了。此時看見迎兒的這個浪態,興又大發,正要叫他來弄。聽得他叫,忙忙仰臥,也將兩足直豎。王彥章就勢放在肩上,自根至頂,抽了數十下,方一泄如注,兩人歇了。那迎兒才醒轉來,讚道:「好本事!這才叫個雞巴,真好漢。」奇姐笑道:「你先把金三也罵夠了,此時也不用你誇他,你下去罷。」叫金三道:「都完了,你也起來吧!」那金三看了王彥章這一番狂弄,又見迎兒這一種騷浪,他的陽物又有些硬氣,見迎兒才下床,他來拉著道:「你才笑話我不得硬,這會子怎又起來了,我再同你弄弄,足足興。」迎兒用指頭在他臉上一掃,道:「不害羞的,還想受罪呢!雞打▓一般,你硬一百回,還不如別人一會呢!我一輩子沒有人弄,也不稀罕你!」眾人齊笑,連金三也笑起來。時已將晚,吃畢飯,掌上了燈,奇姐道:「拿酒來,論功行賞。王彥章三大杯,次者兩杯,又次者一杯。」向金三道:「你跪苦了,雖不濟,也賞一杯。」大家說說笑笑,吃了一會。奇姐摟著牛耕上床同臥,眾丫頭各尋日間的伴侶。牛耕先弄的那楊嬌兒跟住王彥章道:「奶奶同相公去睡,我應該是你的。」迎兒道:「我同姐姐伴他罷。」嬌兒笑道:「你各人有對子,如何同我共一個?」迎兒道:「他也算得個人?我是不要他的。」因低聲道:「好姐姐,你看奶奶那樣本事還敵他不過,你留著我,或你乏了我與你做個替身也好,你只當積陰▓罷!」拉住王彥章道:「姐姐就殺我,我也不放他的。」嬌兒見他有些著急,笑道:「我倒肯容你,怕金兀朮捨不得。」金三道:「罷罷!咒罵得利害,我不敢惹他。我各自睡罷。」眾人又笑了一陣,方才各寢,一宿淫媾,自不必說。過了幾日,奇姐的那肉發興起來,又叫了眾男女到跟前道:「今日再弄個新樣兒」叫丫頭們將紅氈鋪在地板上,上設錦褥,抬過一條春▓來放著,又叫取一壇酒來道:「這做罰酒。」吩咐道:「都脫了著。」眾人齊脫光,奇姐道:「今日先男後女。」指著金三道:「你不濟,用你不著。你只好等人弄。你就頭一個爬在春▓上。」他只得爬著,奇姐又指著一個小子,名李四,混名叫做疙瘩頭,說道:「你就弄金三。」你道怎麼叫做疙瘩頭?他的陽物只得一虎多粗,有六寸來長,一個龜頭像個大蛋一般,眾人起他混名叫疙瘩頭。那金三道:「我造化低,不叫我弄人罷了。還叫我捱這大疙瘩。」眾人笑道:「這只怨你的▓子不爭氣,不要怨人。」李四道:「你不要怕,我多用些唾沫就是了。」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