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胡志伟文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江平--初次的性交
·性史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李濟深報復性強
·孫立人恃才傲物 杜聿明心高氣傲
·坦承八年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
·不滿宋子文把中華民國當作私產
·欽佩蔣介石堅決抗日誓不低頭的毅力
·白崇禧志大才疏
·張發奎援越抗法
·對港英不亢不卑
·重用何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軍餉靠鴉片與博彩稅維持
·徵收煙稅發伙食費
·田賦徵實解決了抗戰八年的軍糈民糧
·以鴉片貿易來挹注國庫
·重用何
·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四戰區長官部養三千人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介紹余華:兄弟
·介紹木子美:遺情書
·介紹李昂:北港香爐人人插
·北港香爐之二
·北港香爐之三
·北港香爐之四
·北港香爐之五
·北港香爐之六
·七年之癢
·七年之癢(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辭靈羮飯化金錢,哭出先天與後天。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又有人知她相交甚多,又作了四句贈他,道:
   鵲橋偷渡曾多火,百輛于歸事已三。
   何羨三天能覆載,天天天外有諸天。

   且說那焦面鬼大娘同卜通相厚幾年,又常得他資助,一旦分開了連理枝,拆散了鴛鴦伴,好生難過,欲守不但無倚靠養活,且臍下這件作怪的東西,不得些肉吃便不能安靜;欲衒色自嫁,奈這一副妝金的妙容,久無售主;欲偷或者還有那一種餓眼見瓜皮,不擇精粗的人來賜顧。兒子又大了礙眼,成日家行住坐臥一處,又沒處驅逐。每到難過的時候,便放聲痛哭一場。易于仁常常聽見,想道:「這婦人同卜先生私偷,(應前也就傳開了句的話。)近日先生去了,她故此這樣傷心,她大約也是個極淫的婦人,我何不收她回來,以備行樂之用?(孰知是他年送命之由。)遂叫人去對她說,憐他母子無依要收養她的話。那焦氏素聞易于仁連佃戶的妻子都不肯放過,此去不但有得吃穿,料道也還必定收用,遂千恩萬謝。謹遵來命。易于仁收她母子到家,叫她兒子相伴易勤易壽。焦氏雖面目可贈,易于仁是不擇美醜的,才到了房中,就同她幹了一度。那焦氏別了卜通多日,一腔慾念此時盡發洩來,口哼股疊,足顫手扳,眾婢妾都在傍賞鑒,看得好不肉麻,無不含笑,無不水流。易于仁正投所好,甚是歡喜,又覺得陰戶乾而且緊,乃家中諸婦所不及者,更自心愛。(此婦形容如此,若再無此一妙牝,卜通何所戀於前?易于仁何所愛於後?此句斷不可少,妙矣。)但易于仁婢妾多,恩波不能常及,她也分得了一個角先生,借此以為消遣。見後園中那幾個大猴會同人交媾,她但見人不在面前,褪了褲子,蹶著屁股,送這個弄一陣,又送與那個弄一陣,頗不寂寞。雖不能暢心,強似以前常常空曠。那一年二月盡間,春景融和,百花大放,易于仁帶了他的妻妾子女到牛首去踏青,不想牛質的兒子牛耕也往牛首來遊賞,忽然見了這奇姐,魂不附體,只見她:
   臉際芙蓉掩映,眉間楊柳停勻,若教夢裏去尋,管取襄王錯認。 殊麗全由帶韻,多情正在含顰,司空見慣也銷魂,何況少年光棍。
   牛耕心中十分相愛,目不轉睛的看著她。誰知道這奇姐心愛他更勝,俗說:槽頭罵馬看母子。這牛耕係苟氏所生,苟氏已是個淫美之婦了,況且又是胡旦之種,那胡旦又是個淫美的男子,二美相合,有了這樣的好模子,印下來的兒子自然是標緻的了。奇姐在家中,不過見些粗蠢童僕,何嘗見過這樣男子,不要說這個主人,連跟隨的八九個披髮俊童,都生得秀美可愛。他二人四目相覷,兩情眷戀,竟有個分開不得的樣勢,兩處都要歸家,少不得分頭走路,兩人頻頻回應,戀戀不捨。牛耕叫家人打聽是甚麼人家的女子,家人去了一會,來說是土山易財主的家眷,那個年小是他女兒。牛耕回到了家,他父母只這個獨種,疼得如龍卵子相似,在他身上百依百隨。牛耕撒嬌撒癡,問苟氏說:「我今日遇見了土山易家的女兒,又年小,又標緻,我要他做媳婦。若不肯娶與我,我就去做和尚,再不娶老婆了。」苟氏聽了這話,嚇得了不得。忙對牛質說了,牛質見兒子心愛,況且也是財主人家,正是門當戶對,就依了他,煩人去說親。那易于仁聞他是尚書之弟,而且又財其主也,前日在牛首也看見過牛耕,人物齊整,真是點著燈還尋不出這樣門第同這等佳婿來,可還有推辭的事?只假說幾個不敢高攀,欣然允諾了。牛質怕兒子想壞了,趕快就行茶過禮,四月盡就娶了過來。次早拜堂,牛質見果然好個婦媳,真是一對美貌夫妻,心中大喜。原來這牛耕小時,父母鍾愛太甚,凡事任他性兒,因吃傷了飲食,又寒暑不均,成了個休息痢,又怕與他藥吃,苦了兒子,日久把臟頭努出數寸來,脾胃弱極,收不上去,通紅的一段翻跳著,好不磣看,才著了急,忙替他醫治。過了半年有餘,雖然好了,因日久受了風毒,成了個臟頭風,先還不覺,後來大了又作喪了,作喪就發起來,一時間肛門內外發癢,真癢得要死,沒法了,他弄個木槌兒戳戳,雖然受用,但木頭死硬,肛門雖是殺癢,裏面戳得甚疼,因叫了個龍陽小子來,叫他把陽物弄硬了,甚是渺乎小爾,也只得叫他來試試。他脫了褲子,伏在枕上,屁股高蹶,叫那小子弄他。那小子先還不敢,因主人再三開諭了,也就挺然而入。這小子的陽物雖微而堅久,弄得牛耕其樂無比。自從得了這個妙趣,把家中的乾淨精壯小子送了八九個來服侍。紅梅的兒子雖精壯而愚蠢,故不在選內。(虧不入選,後來才留得住。)牛耕把這幾個小子,與他們穿得好不光鮮,每夜輪換著兩個弄他的後庭,才睡得著,一夜也少不得。他間或也弄小子們,但他弄人的少,人弄他的多。傍人只說他是好此道,卻不知他是要人弄他的此道。且還有一說,古書上說:昔岳忠武部下有一軍士,其妻懷孕數月。此人因犯軍法斬首。其妻後來生了一子,長大時身如大漢,頭臉只有小孩子大。有格物的人說,人皆秉父母之精脈氣血而生,此子在母腹,他父被刑,父子之氣相感應,故此頭就小了,即如岷山西崩洛鐘東應一個道理。氣感尚還如此,何況這牛耕是胡旦所造,胡旦的後庭也不知經歷了多少此道,這牛耕雖不生臟頭風,也自然是好人弄他的。是四月二十八日娶親,這個月是小盡,初一是三朝,(說得如此詳細,竟似實有其事者。)請吃會親酒。他丈人家的這些親戚多敬了新姑爺幾杯,有些醉了,晚間上床睡覺,他前一連兩夜,因愛奇姐過甚,弄了八九次,乏困了,(不及令岳多矣。)故不覺得。這第三夜不但弄不得了,且又沉醉,睡不多時,他的糞門是夜夜離不得人弄的,過了兩宿,此時又癢起來。他已醉了,見有人同他睡著,當是每常小子們陪侍他。想要弄弄奇姐,把個屁股儘著向奇姐跟前拱去,奇姐不知其故,忙向後退縮讓他。他又蹶著就了過來,不見動手,口中模模糊糊的道,我屁眼裏癢得很。你怎麼不弄,倒躲開了?(他二人成親這一段與魏卯兒同邊氏的事,前後一對,而兩人確是兩樣。)奇姐牝中昨夜乍得了些甜頭,正想其中的妙境,這初一是陽氣發生之始,她淫情一動,那一段肉也便大硬起來,聽得牛耕說要弄的話,雖不懂內中的緣故,想道:他既說要弄,我何不試他一試?前日牛耕弄她時曾用唾,她也學擦了些,摸著他糞門,一頂而入。只見牛耕把屁股亂拱,她也用力連頂,直弄到根,一陣狠搗,覺得弄他的屁股比牛耕弄自己的陰戶還有趣味。那牛耕每常叫這些小子弄他,但以僕弄主,未免跼跼踧踧,只不過殺癢而已﹔今遇了奇姐的這段奇肉,又粗又長,而且又硬,大肆衝突,弄得他有無窮的受用。忽然醒來,見是自己的親洞房,卻又有人弄他,心中大疑,回頭一看,竟是新娘子大弄新女婿。他忙用手摸摸他屁眼中,乃是新娘子的陰門上的那一塊肉門簾,叫她拔了出來,問她原由。奇姐方告訴他是胎中帶下來的一段肉,上半月能硬,下半便軟。牛耕大異,忙下床,剔明了燈,拿過來照著,細看了一會,道:「我前日不好問你的,我先還疑是你的病,後來我同你弄。礙著它,又不見你說疼。我當是拖的一心子,原來是這樣個奇物。」拿陽物同它比比,奇姐這肉比他還魁偉許多,心中喜不容言:不但是娶了一個美婦,且又得了一個美夫。從新上床了,他倒仰臥了,把屁股墊高,叫奇姐上他身來,拿那肉送入後庭,他自己用兩手扳著腿直豎,整弄了半夜,弄得牛耕哼成一塊,(一塊二字奇,大約謂哼聲總不斷之意。)屁眼中丫油抽得一片聲響。丫頭們聽見,還只說姑爺弄得姑娘這等受用,那知反是姑娘弄姑爺。他兩口子這般恩愛真是少有,互為夫婦,果是一對奇夫妻。夜間或牛耕先弄奇姐,或奇姐先弄牛耕。他二人
   夫妻不須拘次序,誰人興動即先來。
   到了十六的夜間,奇姐的卻不能硬了。牛耕告知他有這個病根,時離不得人弄的,上半夜陪她睡,下半夜到書房去睡。這叫做蘿蔔纓子滿天飛,尋頭子去了。過了數日,奇姐偶然一夜睡不著,心中想道:這兩件事各有妙境,人弄我固妙,我弄人更妙,但我雖可男女並行,到底是女人,要尋幾個男人來弄,自然難出於口。等我硬的時候,拿個丫頭試試,要與弄屁眼一樣有趣。我買些好女子來,也可取樂。叫丈夫擔著虛名,人只說我賢慧,買來服侍丈夫,我卻又得了實惠,豈不大妙。想定了主意,到了發硬之時,叫了個丫頭試試,覺得與糞門又是一種滋味,各得其妙。她就破囊買妾。她是易于仁的愛女,又攀了這一門好親家。他要圖體面,與了女兒壓箱的銀子三千兩。奇姐叫媒人外面尋了八個好上樣女子來,都與他們製了上好衣服首飾,一個個打扮得嬌嬌滴滴,親自帶了上去與公婆叩頭,說道:公婆只生得丈夫一個,故此替丈夫多尋幾個小,圖多生得些兒女,將來可昌大門戶。那牛質苟氏都是心疼兒子的,見媳婦這樣賢德,誇之不置,哪知內中深微底細?半月之內,奇姐把這八個女子都開闢了,方知這件東西俗名曰屄,文其名曰陰曰牝,其形外扁而內圓,門小而中大,其形微有不同,其內中滋味則大異矣。即如總是一個豬肉,或煮炒▓▓燒煎,其味自別也。奇姐嚐過新了。然後叫牛耕去刷鍋,牛耕見這些妖妖嬈嬈的小女子,穿得花紅柳綠,粉面油頭,愛得不得了。儘力盤桓,在奇姐身上倒不應付。他心中十分感激奇姐,又心中很愛他,自己應接不暇,不能供他之慾。過意不去,乃把那八九個小子都贈了奇姐為小夫。奇姐也就欣然笑納,復諭眾小子不必畏縮,當各贈其技,論優劣行賞。這些小子們聽些恩諭。方各展其能,她一個個都細細領其物之形質,雖大同小異,然而內中之味亦自有別。此後上半個月奇姐為正,牛耕副之,輪番弄這八個女子,或奇姐選領兩個小子弄牛耕;下半月牛耕為正,眾小子為副,倒班來弄奇姐。這些小子們同這八個女子叫做「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不拘早晚日夜,偷得有空,就大家混弄一場,把他這幾間臥房竟可▓其名曰淫窟。大家混弄了二三年,這八個女子中竟生得有六七個兒女,雖不知誰氏之種,自然都算在牛耕名下。牛質苟氏喜得異常,見這許多孫男孫女,每每讚奇姐的賢德。即牛耕亦以為螽斯之慶,每見這些娃娃抱在面前,便誦奇姐的好處。他以雜種而生雜種,原不是甚麼異事。當日人謂李昊世修降表李家,此可稱祖傳雜種牛宅。一日,香姑回來看父母,留她住了兩日。她同奇姐年紀既相當,花容又堪匹,素常兩人著實親密。那日香姑在奇姐房中坐著,說了一會閒話,笑向奇姐道:「這兩三年了,我從沒有同嫂子夜間講話。我今晚同嫂子睡罷,你可離得哥哥麼?」奇姐每常聽得她陪嫁的丫頭說馬台之呆,講他的些笑話,久矣想同小姑做些勾當。今聽她說這話,真是送上門的買賣,心中暗喜,忙笑答道:「我嫁了你哥哥,是做他的妻子,有甚麼便宜處?今日若姑娘肯來同我睡,我又是你的丈夫了,這是極妙的事。我還稀罕你哥做甚麼?」香姑笑道:「你要是個男人。我就嫁你。你討我的便宜,我就來同你睡。看你夜裏怎麼打發我?」奇姐笑道:「包你有個絕妙的方法,打發你個快心暢意。不然我就算你的老婆,可好麼?」兩人笑了一會,到了晚間,香姑果然與他同睡。牛耕帶著小子們到書房中去睡。奇姐香姑他兩個都是騷淫極了的少婦,都脫得精光,共枕同衾的睡著。淫辭豔語無般百樣不說出來,嘻嘻哈哈不住的笑。兩人都說上興來,奇姐將香姑一把摟緊了,道:「我的心肝,我愛殺你了。」連親了幾個嘴,香姑也抱著她,笑道:「你既要做我的丈夫,快些打發我。」奇姐笑道:「在我,」就跨到她身上。香姑也當她是玩戲,不想果有個東西在胯中戳了幾下,戳了進去,抽將起來。香姑急用手摸時,竟是嫂子的傢伙。此時淫心如醉,也不暇問,兩人用力盤桓多時,才各睡下。香姑捏著那肉,問她緣故。奇姐詳細相告,兩人這一夜的恩愛。真到了一百二十分的地步。明日起來,彼此相看,不住的笑。香姑經了奇姐的此物,覺得大小雖與馬台的差不多,但馬台是個蠢然一物,只知在肚皮上弄混而已,連趣話也不知說一句;親嘴這件事是極易的了,他尚還不懂。每常他耍弄香姑,還有受用處,故不阻他,卻一點情趣也沒有;今日同奇姐兩人枕頭上笑談謔浪,有多少親愛,那奇姐又千奇百怪的弄法都做出來,兩個如獅子滾繡球一般,豈不有趣?此後望前之內,香姑定要回來一二次,同奇姐作樂,不必繁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