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胡志伟文集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我的前半生》抄襲莊士敦回憶錄
·毛澤
·蔣公還都南京萬人空巷歡呼
·胡適入宮見廢帝
· 袁世凱欲認袁崇煥為祖宗
·孫殿英盜陵是為明末殉難漢人報仇雪恥
·張作霖欲運走故宮寶物被葉恭綽勸止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江平--初次的性交
·性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這婦人守了幾年的寡,思想要嫁人。人都知她有些利害,那下苦的窮漢不敢娶她,怕當不過差事來;有些有錢的閒人又嫌她生得醜。她雖想要走走邪路,因一個大刮骨黃菜葉臉,招牌不濟,所以沒有主顧。況且村莊中人都還在老實一邊,沒有浮浪子弟,倒保全了她的名節。但她那心中,日裏茶思飯想,夜閑夢倒魂顛,何曾一刻放下這件奇物。他有個八歲的兒子,也送在卜通處讀書。這卜通的三間學館,兩明一暗。兩間學生讀書,一間做臥室,與焦氏的房僅隔一板。那焦氏聽得卜通就在隔壁,恨不得將板打開,兩家合而為一。每聽得卜通在房中或說話或咳嗽,她便嬌聲嬌氣這樣那樣的鬼話。後來忽見板上有一個松節,她拿刀子剜掉了,有鍾子口大一個洞,就時常蹲下身子來張。不想這卜通又是個沒行止的人,聽得這婦人妖聲浪嗓,又知道是個寡婦,也就留了一番心。見了這個窟窿,知是婦人所為,定然是有心相愛,暗暗歡喜。也不住的往那邊張看。無巧不成話,一日,卜通到房中來,關上門。脫了小衣捉蝨子,偶然嗽了一聲,這婦人聽得,就蹲下來張,一眼看見他好個像樣的陽物,硬邦邦豎在那裏。那婦人久不見此物,今忽乍見,眼中火星亂爆,喉嚨中的火就攻了上來,嗓管一癢,忍不住一陣咳,卜通聽得,知是婦人張他,忙跑來一看。兩個人的眼睛正正相對,卜通笑著悄聲道:「不知奶奶在這裏,看我赤身露體的,奶奶不要笑話。」那婦人也沒話搭應,只笑笑站了起去。將晚,學生散了,卜通到房中來,聽得隔壁水響,也去蹲下一張,原來是那婦人蹲在一個腳盆中洗下身。看她洗完,蹶著屁股揩。卜通兒他光撻撻,牝淨無毛,不覺陽物就跳將起來,故意也咳了一聲。那婦人聽得,忙來一看,笑道:「好先生,偷看女人的屁股,沒廉恥。」卜通笑道:「我並不曾看見甚麼,要得見這稀奇物就造化了。」那婦人笑道:「你要看,索性給你細看看。」她就回過身子去,把屁股靠著板壁,彎著腰,拿陰門對著那洞,道:「請看!」卜通一見魂消,站起來,將陽物伸入洞中,用力一頂,不曾頂著陰門,卻頂那婦人的股上,用力大了,把那婦人頂得往前一交幾乎栽倒。她忙用手向地下撐住。卜通見頂不著,縮回來,又蹲下,見那婦人也蹲下,笑道:「冒失鬼,幾乎跌了我一交撞了臉。」卜通道:「奶奶,既承你不棄,可拿張▓子,你爬在上面,就穩實了。」那婦人果掇張▓子爬住,又將屁股對那洞蹶著。卜通將陽物伸了過去,那婦人將陰戶左就右就,一下就著,弄了進去,被板子隔住,又是臀尖礙住,又是臀尖礙著,尚不曾弄進半截,抽了幾下,不得痛快。卜通拔出,蹲下,見她還蹶著呢,伸手指戳她道:「你蹲下來,我同你商議。」那婦人也蹲下來,卜通道:「這樣弄得不受用,我看後牆不高,我這邊又沒人,你夜間上牆,我接你過來,好好的快樂一番。」焦氏道:「你一個男子漢倒過不來,叫我一個婦人家爬高上低的去就你,你倒會自在?」卜通道:「不是這話,你身邊有孩子,怕不方便。」焦氏道:「不相干,他睡夢不知顛倒的娃娃,怕甚麼?他一放倒頭,就是一夜到天亮,你經心聽著。若是孩子睡著了,我喚貓你就過來。(卜通哪得如貓?何不竟喚狗。)北窗子我不上栓,你推進來就是了。」兩下約定,將近一鼓,卜通側耳聽著,見那婦人咪咪的喚,卜通忙開了後門,見那牆雖然高些,可以踰得。但是土牆恐爬得有跡,拿出一張桌子靠牆放著,又放上一張椅子爬上去,往那邊一望,見有一張梯▓,知是婦人放著接他的,心中大喜,輕輕竄上牆頭,踏梯而下,將北窗一推,果然沒拴,推開鑽了進去,摸到床上,脫了衣裳掀開被摸那婦人時,她已精光仰臥,耑候光臨。先不暇開言。兩個就弄起來。一個怨女,一個曠夫,一度不止,兩次不休,一連弄了三下。卜通也離家久了,覺這婦人比水氏還淫浪些,也甚是動興,盡力盤桓。都乏倦了,然後收兵罷戰,相摟相抱,敘了些彼此渴慕的話。睡了一覺,醒來已經五鼓。那婦人將卜通一把抱緊混扭,送嘴遞舌,那種騷態,真真是異常。卜通心愛得了不得,知她餘興未已,也就爬上身,才抽得幾下,卜通心愛的摸著他的蓋子道:「你這件寶貝,裏邊雖然好得很,又緊又乾,但這個像刀山一般,先弄著還不覺,此時我這塊骨頭損得生疼,用不得力,怎麼處?」婦人道:「你把身子吸起些就好了,卜通依他,又抽了幾下道:「不想遠空身子,越發不好用力,你上我身上來試試。」那婦人到他身上,果然兩無妨礙,就做成了例,定了這陰陽倒置的款式。天色將明,卜通復踰牆而回,仍將桌椅搬進,他欣欣自得,以為奇遇。忽然想起「鑽隙相窺,踰牆相從」這兩句。他不住讚道:「孟夫子不但是亞聖,又是真仙了。怎就知二千年後有我,就先把這兩句說定了?聖人說:百世可知矣。也一絲不錯。」又拿過《孟子》來翻,翻見「踰東家牆而摟其處子,」說道:「這一句略差些,我是踰西家牆而摟其寡婦,聖賢也還有說不著處。」到晚,又過去做那地天交泰的事,每夕如此,不必細說。日間偶然高興,還在那板洞中交媾幾下,雖不能大暢,兩人聊為適興而已。此後卜通不但不要她的學錢,把別人家得來的束脩都贈她為衣食之費。卜通愛她騷淫善戰,故此不捨歸家。況且見水氏已四十開外的人了,兒子又老大,料道決無他事,所以更自放心。哪里知她同楊大相公與得更契厚。一日,焦氏生辰,卜通先也送了三百文錢與她,道:「沒有甚麼與你慶壽,你拿這錢,煩人打些酒,買斤肉,收拾兩碗菜,我同你夜間敘敘,況向來都是一來就睡,總不曾坐一會兒。」那婦接過,次日預備停妥,到晚上他兒子放了下學,看見了肉,定問娘要吃。焦氏給了他些。鄉下人容易不得見些奇物。那小孩子未免就多吃了些飯,焦氏要等卜通過來暖壽,也不顧兒子飽脹,忙忙攆他睡下。聽他睡著,然後喚貓,卜通越垣而來,二人明燈對飲,先是一遞一口的吃,後來你含了哺我,我含了哺你,說說笑笑,又彼此脫了小衣,互相摸弄二物調笑,無所不至。卜通道:「我們向來全是黑地摸索,今日點著燈做一個快活的。」那婦人也興動了,忙把傢伙收拾,開燈剔亮了,一同上床。卜通臥到,叫她上來。焦氏道:「我還虧你做先生,連禮都不知道,每常罷了,今日是你替我祝壽,你是主人,還叫我上去費力?」卜通爬起,笑道:「有理有理,祝者築也,築之一事,應該是我在上,遂客反居卑而主居高。」兩人弄將起來,一個是祝壽,一個是領情,祝者祝之不已,領者領之不休,不肯便住。不想那孩子吃多了些就睡了,忽然肚子脹疼得醒來,才要叫娘,一睜眼,見先生精光著壓在他娘肚皮上亂搗。他娘不住的哼,嚇得不敢做聲,忙閉上眼,不覺又睡去。二人狂了半夜才睡下。天明,卜通過去,那孩子醒了,向娘道:「我夜裏看見先生來。」他娘道:「你在哪裏看見的?」他道:「我肚子疼醒了,要叫你,看見點著燈,先生精光著壓著你肚子上亂動。我不敢叫,又睡著了。」那婦人不好意思,假說道:「胡說,那是你做夢。半夜三更,先生到這裏來做甚麼?」(來祝壽的。)那孩子道:「我何嘗是做夢,明明看見先生在你身上一動一動的,你的屁股顛著,還哼呢!」焦氏把他打了兩下,他叫哭起來。到了館中,卜通問他道:「你必定在家中又淘氣來,我聽得才打你呢!」那孩子道:「我何嘗淘氣!我才對我媽說,我昨夜看見先生在媽身上睡著動。她打我呢。」卜通紅了臉,喝道:「放屁!不許胡說!」喝了過去,這些學生聽了這話。背地拿果子饃饃與這孩子吃,哄著問他。一個八九歲的娃娃知道甚麼?把他所見他令堂的這行樂圖細述,這話外邊也就傳開了。地方上沒有生事的人,也無人管他閒事。晚上卜通過去,二人說起,笑話了一會,此後再不敢點燈,只是一味黑幹。過了二年,這孩子漸漸大了,有些知覺,夜間常醒。他二人正在興濃,一聽得這孩子有些輾轉聲息,只得要住,常常阻興,深為不便。兩人商議將板子撬開一塊。僅可側身而去,安個活筍,日裏安好,夜間除下,焦氏過來就教,始得點著燈,放心大膽的做。也混了四五年,易勤易壽也成了大漢。仍一字不識。易于仁也不叫他唸書了,卜通只得辭了歸家。水氏查問他數年束脩下落,卜通無言可對。夫妻大鬧了幾場,水氏還借名在外做生意,不住還同楊大往來。卜通無所事事,靠著老婆吃飯,耳中也風聞得水氏有些走邪路,又不敢查問她的來去。一日私下問卜之仕道,我不在家這幾年,你媽常同誰來往?卜之仕道:「自從爹爹下鄉,我媽認了個楊姐夫,常到他家去同他睡覺。」卜通暗暗氣惱,又一心思想焦氏,到半年就懨懨病故了。楊大的妻子七病八疼,半年前也死了。楊大此時年已四十,水氏亦將望五。只過了卜通百日,竟帶著卜之仕做了拖油瓶嫁了楊大。女婿忽變為丈夫,岳母變妻子。更可笑者,那卜之仕叫了多年姐夫,忽然爹爹起來,豈非卜通誤人子弟,姦淫孀婦之報乎?水氏嫁楊大之日,有人知她是三嫁了,就將一首古歌唱著送她,道: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