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胡志伟文集
·從石棺藏屍案與李裁法案證實台港之間引渡疑犯並無阻礙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紀念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44週年
·卜 少 夫 傳
·《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西風”創辦人黃嘉音的遭遇
·國家元首薪俸有多少?
·珍本《洪秀全演義》的菁華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 毛澤
·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台灣總統府褒揚董浩雲抒忠報國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李光耀怎樣領導新加坡脫離馬來亞
·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兒春風一度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日寇武力所壓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泽东御览章含之陪读的英文名著
·一本毛泽东御览、章含之陪读的英文名著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論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一:襄公之仁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一論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三: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四: 專家判斷失誤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七: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国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九: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灤之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湾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九命七羊”的王蒙
·王蒙斥自命魯迅的人畫虎類犬,裝腔作勢
·戚本禹披露:鄧小平罔顧人倫誘姦父妾
·劉少奇心恨手辣殺恩人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高崗搞女人無數 蕭華強姦聶榮臻侍女 葉向真罵乃父老不正經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 陶鑄霸佔有夫之婦 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陳正人玩弄花旦 汪
·彭真窮奢極侈 周恩來巧言令色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葉子龍盜賣禮品 楊尚昆挾嫌報仇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 汪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 《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春秋的壯盛陣容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話說宦萼自錢貴家回來,到家下了馬,慌忙走到上房。他因見了錢貴那種風流標緻,心下十分動興,見侯氏已脫了衣裳在床上,斜倚著枕頭。一半截蓋著被。宦萼走到跟前道:「奶奶,你還沒睡呢?」侯氏道:「你往哪裏去了一日,此時才回來?我等著你呢!」宦萼聽見這話,一面忙脫衣服,一面說道:「今日賈兄弟家請吃酒不肯放,此時才散了回來。」便上床摟住道:「我來親熱了,你不要變臉。」侯氏笑道:「你好情來親熱,我惱的是甚麼?」宦萼道:「我前日童兄弟請了去吃飯,他書房裏放著個冊頁。我揭開看看,原來都是男女幹事的。我記了幾個樣子,來同你做做看可有趣?你要依我擺佈才好。」侯氏笑著點頭,宦萼將被掀開,把她妙臀墊起,掉轉身做了個倒入翎花,弄了幾下。侯氏道:「不能盡根,又抽得不爽利。」叫他另換個樣子。宦萼便將侯氏扶起,伏在枕上,又做個隔山取火之勢。侯氏嫌不著實,遂臥倒,直舒雙足,叫他上身來弄。宦萼道:「這個樣子也不知弄過幾千百回,熟得一點也沒趣了。你上我身來,做個倒澆蠟燭還新鮮些。」侯氏此時任他所為,隨手而轉,一些也不拗他。宦萼仰臥在下,將屁股墊高,叫侯氏跨上身來,對準箕坐,盡根而入。她又使力墩了兩墩,只剩二卵在外,間不容髮。侯氏覺得頂著裏面花心,酸酸癢癢,從未得此樂境。宦萼一手扳住她的腰,一手扶著她的股。侯氏也將手兩邊拄定,二人一齊用力,上下衝突,一個下坐。一個上迎,下下不離花心。戰夠多時,侯氏丟了一度,伏下身來。將舌尖伸入宦萼口中,咂了一會。她得了這場樂趣,歇過片刻,淫興復起,重又大弄。宦萼因先在錢貴家見了她那段嬌嬈丰韻,厥物已翹然高舉。(此處寫宦萼淫心如此之熱,方顯後來能逼慾之奇也。)到此時火氣已過,把持不住,一股股冒將出來,其物漸萎。侯氏正在高興。忽然覺下邊不見了妙筍用手一摸,已軟叮噹如瘋癱一般,問道:「你怎麼正弄著,成了這個樣子了?」宦萼道:「我已泄了,來不得了。」侯氏淫興正濃,如何肯住?只得跨了下來。替他百般摩弄,只是不起,急得侯氏將他項上咬了一口,罵道:「你這狠心的忘八,故意使促掐奈何我麼?」宦萼道:「我怎敢奈何你?它不肯硬起來,叫我也沒法。」侯氏道:「這怎麼樣處?你可有個法兒弄硬了它?」宦萼笑道:「有一個妙法,須是你去央及央及它,或者起來也不可知?」侯氏擰了他一把,笑道:「你這些鬼張,你叫我怎樣央及?」宦萼道:「我聽得人說,這東西軟了,容易再不得起來。須是拿嘴一咂,才得硬朗。」侯氏瞅他一眼道:「才在那裏頭弄了一會,髒巴巴的,怎麼好咂?你不要急惱了我的性子,我一口咬下床呢!」宦萼笑道:「你要咬,我也講不得,你既嫌髒不肯咂,我自己又夠不著咂。叫我也沒奈何。」侯氏急了道:「你前日愛嬌花,偷看她溺尿,叫她來替你咂咂罷。」宦萼道:「罷罷罷!想前日無心略張了一張,打了一頓棒槌。今日要叫她來咂,連渾身的骨頭都要碎了罷!這事做不成,留著我的命同肩膀骨要緊。」侯氏笑嘻嘻將他打了一個巴掌,罵道:「怪奴才,偏有這許多鬼話。我不好叫的,你叫了她來。」那宦萼巴不得這一聲,高叫嬌花。嬌花正在要睡,聽得叫她,走到床前。宦萼一把拉著她的嫩手,要拉她上床來。那丫頭見侯氏醒著,嚇得掙著要跳。宦萼笑嘻嘻拉住不放,侯氏道:「你就上來罷了,浪的是甚麼?」那丫頭見主母吩咐,不敢不依,就爬上床來。宦萼捏著陽物,笑向她道:「叫你來嚐新,你替我咂咂這東西。」那丫頭還是女兒,從不曾見過這三怪的物件,將頭別轉。但這件東西,乃是男子漢個個腰中都有的。(大不然,只此書內魏忠賢鄔合二人便無。)何為三怪?它不曾剃過頭,那個腦袋比和尚頭還光得古怪;(和尚頭焉能及此,若如此頭,省了多少剃頭錢。)一點骨頭也沒有,比有幾個臭錢人的腰還硬得古怪;從來不見天日,比那走長路人的臉還黑得古怪。(尚不止此三怪:一隻無味的小眼,見了美婦便跳起來,豈非一怪?又沒有鼻子,聞見婦人的陰味,便鼓起戚來。豈非又是一怪?)那丫頭乍見這個怪物,要說是個禪僧。卻又有一部落腮鬍鬚;要說是留鬚的宗門僧,卻又無眼耳鼻舌;要說是道士,又光著頭沒道冠;要說是大鼻子回回,卻又鬍子不曾剪。羞得滿面通紅,就像惱這怪物似的,背過了臉不理他。侯氏急等著咂硬了好做事,見她不來湊趣,反做出這個樣子,急得罵道:「小淫婦,好意叫你來嚐嚐新,倒做出這麼個浪樣兒來,不要討我一頓好皮鞭!」這丫頭也巴不得嚐嚐是個甚麼味道,(要識此味須下口嚐,上口嚐之何益?)細看看是個甚麼款式。先恐主母吃醋,故做羞態,不好就來領情;今見主母固請席,不赴反怒起客來,也就低垂粉頸,款啟朱唇,一手捏著陽物,一手攥著腎囊,將龜頭含入口中,如小兒吮乳一般,仔細端詳,方知這管紫肉簫並無孔竅,只品得而無音。兩個毛栗子卻是核桃皮包著。正是
   不睹奇形狀。焉知此物新。
   宦萼素常被這丫頭引得魂都不在身上,她較侯氏標緻了許多,每常連多看兩眼還恐奶奶生疑,欲求親一嘴如登天之難,今番得她如此做作,可有不動興之理?不上一刻,那厥物跳將起來,分外堅硬。那侯氏先正高興之時忽然中止,正在難過的時候,又見他二人如此舉動。越發急得屁股只是亂扭。宦萼見她急得可憐又可笑,遂道:「我來了。」侯氏聽得忙忙仰臥,兩足直豎如兩柄雉扇一般,紅溝赤露,侯他入來。宦萼一下插將進去,緊緊摟定,對嬌花道:「你不許去,可在後面推著我的屁股,我好用力。」那丫頭也正要賞鑒賞這樁故事,遂依他,盡力前推。那侯氏是熬急了的人,屁股不住亂顛亂簸,又得嬌花在後推著,下下著實,覺得自嫁夫以來,未有如此之樂。抽拽多時,侯氏忽然大叫道:「哎喲!罷了我了。」只見她面如火熱,鼻青唇白,眼閉口張,兩腿掉了下來,雙手散於褥上,四肢癱軟,遍體酥麻,呼呼睡去。宦萼見他如此,知他樂極,輕輕拔了出來,一把摟住嬌花,連親了幾個嘴,悄叫道:「心肝,我想你久了,快些來弄弄!」那丫頭年已十五六歲,久矣知竅,每常礙著主母,不敢妄想。今見了這種光景,興不可遏,色膽包天,也怕不得許多。雖假意不肯,卻笑吟吟憑著主人解帶脫褲,並不推阻。宦萼將她放倒,上身來摸著關竅,往裏直衝,一下進去了大半。這丫頭還是個處子,宦萼因是想她久了,此時高興到十分,竟忘了她是未破瓜的女兒,猛然一下,直疼得那丫頭跳將起來,眼淚汪汪,又不敢出聲,恐驚了主母。起初這丫頭先替他咂時,嘴中雖嚐了異味,臍下那竅中尚不知個中是甚滋味,也覺得十分興動。後見同主母這一番大弄,又見主母弄得那樣光景,以為是一件有樂無苦的事,一來大意,二來不防他竟是這樣勇猛直前,方知這果子先辣而後甜,開首不是好吃的,幸而先見他們高興時小牝中也有許多清水流出,宦萼的陽具又是侯氏陰精泡透,兩家俱還滑溜,所以尚不致狼狽。宦萼見她吃了虧,又憐又愛,方輕憐重惜,慢慢用水磨工夫做將起來。這丫頭雖還未曾得了樂處,也就不先前那樣苦辣。這正是。
   嬌姿未慣風和雨。吩咐東君好護持。


   抽弄了一會,也覺稍有甜頭,親嘴咂舌,宦萼的陽物塞在她的陰中,她的舌頭送入宦萼口內,從此上下互相更摸著交媾。正在綢繆之際,不想那侯氏又好醒來。她原非瞌睡,因弄得渾身通泰。心中快活至極,不覺酥酥睡去,故此不多時就醒轉來。身傍不見了宦萼,探起身子向腳下一看,見他二人正做得好。臥榻之前,鼾睡尚然不可,可是容得大弄的去處?不由得醋氣發將起來,妒心頓起,罵道:「好大膽,你們做得好事!」一骨碌爬起,將宦萼打了兩掌,就伸手去抓丫頭。那丫頭見勢頭兇惡,也不暇穿褲子,光著屁股,一滾跌下床去,將膝蓋的皮都跌蹋,猶恐主母拿住她咬她的肉,忍著疼爬將起來,跑出外邊去了。那侯氏精著身子就要下床來趕,宦萼死抱住,道:「奶奶一來看風吹了你的熱身子,二來不關她事,饒了她罷!」侯氏打了他一個嘴巴,道:「你瞞了我做這樣欺天大膽的事,(謂之大膽則可,欺天二字太甚。古云夫乃婦之天。當云欺地方合理。)還敢替丫頭討情?」宦萼道:「我怎敢瞞你?又怎敢替丫頭討情?我的東西方才軟了,一時起不來,是你好情叫她來替我咂,及至咂得硬了,原要同你著實大弄一番,不想你又睡著。我不敢驚動你,我的這東西一時脹得難過,沒奈何,拿她來擋災,(侯氏當說,這災我怎肯讓她擋?)你倒打起我來。」侯氏怒道:「你還同我強嘴?恨恨的又舉掌要打,(妒婦之心於此可見。)宦萼陪笑道:「這都是我的不是,起初時我要同她弄,(正所謂蜜語。)她怕你,死也不肯。是我強按著她弄的,果然與她毫不相干。你若打她可不是我害了她了?你請想,要是我同她有什麼私心,還敢在你身子傍邊大膽弄麼?你若疑我是假話。不信你看我這東西。此時還脹得這個樣子。」侯氏低頭一看,果然那根厥物還直豎在那裏。(好硬干證。)笑吟吟一把攥住,罵道:「你這作怪的東西,一時軟起來就像綿花。叫你硬硬也不肯,一時硬起來就這樣作怪,就想吃一看二起來。」宦萼見她不十分有怒,覺事尚可回,不由分說。將她放倒,二足分開,從中直搗,又大弄了一場,方才睡下。這一下弄得侯氏如醉如癡,把先那些怒氣竟不知何處去了,鼾呼睡去。這宦萼想嬌花方才那一番興趣,喜道:「這幾年的心願,今日方才酬了,怎得同她大弄一場才快活。」因看看侯氏,見她已睡熟,想道:她只自己要弄,就不與我一些空兒,才同丫頭親熱一會,將有樂趣,她就吃醋未了,必須治倒了她。才可同這丫頭做得快暢。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