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胡志伟文集
·扒灰劉松林
·剋死總統、首相近三十人
·公開陳列的一塊臘肉
·最古老史學著作是《尚書》
·《史記》是廿八史的龍頭
·《項羽本紀》像一幅巨大的油畫
·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垓下之戰
·五步之內以頸血濺大王
·蘇武堅持民族氣節
·蔡邕《范丹碑》是雜體傳記代表作
·曹操的自傳《讓縣自明本志令》
·曹植《王仲宣誄》傳誦千古
·嵇康任性而佻達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錢穆說「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風行全國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中國傳統政體有其善制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
·絕不給活人立傳
·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聯合國裡的華人
·顧維鈞曾任國家元首
·翟鳳陽召集了一千多次緊急會議
·賴璉在美組織千人反共大會
·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陳炯明枉殺功臣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鯉魚門的霧》
·充滿血淚的紀錄
·火車上難民擠成沙汀魚罐
·泥獰、齷齪、死亡、傳染病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一幅險象環生的流民圖
·在危難中堅信抗戰一定勝利
·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陳孝威先生行述
·泰寧中將鎮守使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
·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騙子說:這個世界沒有真相
·獲獎有竅門:有錢花錢,沒錢賣身
·大陸形形色色文藝獎項的評選黑幕
·人人向錢看齊 個個見利忘義
·一個暴發戶的豬狗畜生行逕
·一個瘋狂、瘋狂、瘋狂的世界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活到四十四還娶不上老婆
· 拖欠陳蝶衣數十萬書款賴債
·列寧嫖娼患過梅毒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
·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
·拉鐵摩爾讚蔣公比羅斯福邱吉爾更有遠見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斯大林向毛澤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曹去晶,自署「三韓」人氏,乃指遼東。評者林鈍翁與作者同籍同齡,係龍城縣(今遼寧朝陽市)人。此二人生於康熙十年(西元一六七一年)左右,此書所述故事背景在南京,從內文推測,作者幼年在南京度過。
   本書第一回文前總評謂:「此一部書內,忠臣孝子、友兄恭弟、義夫節婦、烈女貞姑、義士仁人、英雄豪傑、清官廉吏、文人墨士、商賈匠役、富翁顯宦、劍俠術士、黃冠緇流、仙孤厲鬼、苗蠻獠玀、回回巫人、寡婦孤兒、諂父惡兄、逆子凶弟、良朋損友、幫閒梨園、賭賊閑漢,至於淫僧異道、比丘尼、馬泊六、壞媒人、濫淫婦、孌童妓女、汙吏贓官、凶徒暴客、淫婢惡奴、傭人乞丐、逆璫巨寇,不可屈指。世間所有之人,所有之事,無一不備。余閱稗官小說不下千部,未有如此之全者。勿草率翻過,以負作者之心。」書中正文及批語經常提到或引用善書、戲劇、小說、鼓子詞、唱本、寶卷、吳歌等,可見作者和評者的確熟悉這類作品。其中涉及的小說除《水滸》、《三國》、《金瓶》、《西遊》、《封神》等書外,還有《如意君傳》、《後西遊記》、《燈草和尚》、《鋒劍春秋》等。全書充斥作者憤激感慨之情,可見作者生平坎坷,是傷心人別有懷抱,發而成此一奇書,評者謂其「愚而且魯,直而且方,不合時宜之蠢動也。」
   《姑妄言》寫明朝萬曆年間,南京閑漢到古城隍廟,見王者判自漢至嘉靖年間十殿閻君所未能解決的歷史疑案,依情理,按其情節輕重,各判再世為人受報應。其中董賢、曹植、甄氏、武三思、上官婉兒、楊太真、趙普、嚴世蕃等,轉生於民家,李林甫轉生為阮大鋮,秦檜轉生為馬士英,永樂轉生為李自成,其相助大臣轉生為李氏諸將,因忠於建文帝為永樂殺害者如張昺等,則投生為史可法等一班明末忠臣。是時又有一白氏女及 四男子情案,亦判再世以結情緣。此書即以此情案之主角南京瞽女錢貴和書生鍾情之婚姻並宦萼、賈文物、童自大等四個家庭為主線開展,旁及其他降世人物,以魏忠賢擅權、崇即位殺魏、李自成造反入北京,崇禎自吊,福王在南京即位,馬士英、阮大鋮把持朝政謀私利,終至敗亡為背景。而以明亡,滿清代興作結。如上引第一回總評所言,此書涉及社會各階層人物,由帝王將相至販夫走卒,無所不有,無所不寫,是一部鴻篇巨著。此書雖只得二十四回,然每回近四萬字,全書正文超過九十萬字,批語亦不下五萬字,全書近百萬言,為中國古本長篇小說中篇幅最大的小說之一。此書〈曹去晶自評〉,自謂著書之意,「無非一片菩提心,勸人向善耳。內中善惡貞淫,各有報應。」而〈林鈍翁總評〉亦謂細閱此書,「乃悟其以淫為報應,具一片婆心,借種種諸事以說法耳。」其中雖寫及種種之報應,而筆力所貫注者則在淫報,故回回寫淫。所寫者有一女多男、一男多女及男女混交、亂倫、男女同性戀,和人獸雜交如人狗交、人驢交、人猴交等。寫採戰法則有採陰補陽,採陽補陰,因採人反被採而致死,仙狐求採人陽精反失丹。寫春宮圖冊、春藥如揭被香、金槍不倒紫金丹、如意丹等。緬鈴、白綾帶子及角先生等淫具亦時常出現。古代色情小說中之種種套數,種種工具,均出現在此小說中。讀者可從中看到《如意君傳》、《繡榻野史》、《金瓶梅》、《癡婆子傳》、《肉蒲團》等小說的影響。《姑妄言》可視為古本色情小說中集大成之作。《金瓶梅》雖被指為色情長篇小說之鼻祖,論其內容,實為社會小說,色情之比例甚微。《金瓶梅》諸續書,亦皆如此。而《姑妄言》實可稱為真正性文學長篇。正因作者意在戒淫,遂寫出此一空前絕後之「淫書」。此書寫成後未立即刊刻。最早流通的版本是民國三十年上海優生學會印行的殘本《姑妄言》第四十與四十一回;最早著錄此書的是周越然所撰〈孤本小說十種〉一文,列其為第六種。

   上世紀末,大陸有中國文聯出版公司、北京金城出版社等三家官營出版社重印這部奇書,但都作了相同規格的刪節:都刪了二百六十八段,共十五萬六千八百五十四字,最少的段落僅七個字,最多的一萬三千零六十四字,平均每段五百八十五字。以全書九十一萬字計,刪節率達到百份之十七點二。本書選刊的是被刪文中的三段。其中有些是民間長期流傳的葷笑話,對於中國俗文學史與中國民間文學史的研究也不無小補。從書中人物對話可知,明清時代百姓的語言與今日白話大致相同。
   貪淫婦大膽試巨物
   「竹思寬也忍不得了,一把抱到床上,替她寬衣褪褲。她也並不裝假推辭,臉紅紅的微微含笑。兩眼半閉半睜,任憑脫去。見她一對小小金蓮,穿著青緞子高底花鞋。白綾褶褲。大紅絲帶,她自首至足,燈光照著一身雪白光滑精肉,真個消魂。竹思寬也忙忙脫光,火氏心中想他那件物事太大,有些害怕,悄悄向他耳邊道:「聽得說你的東西大得很,不可冒失,」探起身子將他一看。竹思寬見了這尤物焉不動火,早已直豎著一根大肉棒槌。火氏見了又愛又怕,嬌聲道:「只怕放不進去,不是兒戲的。」竹思寬摟著親了個嘴,道:「親親,你放心,我自然有法子,你不要膽怯,」將她扶正了睡好。竹思寬知他這件傢伙,除了郝氏的巨牝,再沒有對子;後雖遇過昌氏,那是婦人中的異物,不可比列。今承她厚愛,不得不同她試驗試驗,見她生得這等嬌嫩,可敢造次?先縮了下去,將她陰戶一看,潔淨無毛,(是極,回回家男婦但有毛處無不扳淨者。相傳教門中專有一種為婦人剃陰毛者。名曰剃小臉兒的,然不知果否?或婦人為之剃則有之,若男子決無此理,或人笑罵之言耳。有一笑談:一婦呼人剃小臉,剃畢,其人興動,以陽物送入頻抽。婦怒曰:你這是怎麼說?其人陪笑道:「奶奶既剃了小臉,自然要取取大耳。」)肥嫩已是動人。且她不但不曾生育過,而且不曾經過大物,尚還是緊揪揪一條細縫,微露指頂大一點花心。竹思寬生平見所未見,愛之如寶,將腿分開,聞了一聞,是方才她用香皂挖洗的噴鼻馨香。把嘴對了他的陰門,一陣亂舔,又將舌頭伸入戶中絞刮,火氏覺得雖不如那狗舔得受用,(竹思寬之舌雖不如狗,他的陽物卻勝似驢。)但慾火動久,被他舔得癢癢酥酥,淫情更熾,那淫水一股股的冒出。竹思寬知他情濃,牝物也濕透了,連忙起來。把自己龜頭抹上許多唾沫,叫她腿▓得開開的,然後對著門往裏頂,哪裹進得去?略略重些,火氏就叫疼說苦。弄了許久,還不得其門而入。竹思寬急得沒法了,想了一想,對火氏道:「這進不去怎麼樣處?我想來我在上邊弄。不知輕重;倒是你上我身來往下坐,該輕該重,該進該出,你自己酌量著行。這唾沫不如油滑,把你我兩件東西都多擦些油。或者就好了。」(火氏前日用油,此時竹思寬也要用油,可謂兩人同心。)火氏點頭依允。竹思寬下床來,拿了燈盞中油,自己抹上些,又將指頭蘸著,替火氏把陰門內外擦上許多。(先則香。此是油臭矣。)上床來,扶起火氏。他仰臥著,叫火氏跨上身來,兩手拄定,竹思寬一手掐著他。一著手捏著龜頭,對正了她的陰門,道:「你往下坐坐看。」火氏往下坐了坐,雖覺得滑溜了些,還穿得陰門生疼。此時舞弄了半夜,尚不曾嚐著是甚滋味。心中也騷極了,顧不得疼,咬著牙狠命往下一坐,竟進去有三四寸。火氏哎呀了一聲。覺得迸急如裂,似刀割的一般,眼淚痛得長流,(先是下面那一隻眼冒水。此時是上面的兩隻眼流淚。他既姓火。如何有許多水?)伏下身子道:「受不得,下來罷。」竹思寬遇了這樣淫美少婦,弄不進去,陽物硬脹得難過,正急得要死,忽見進去了些。箍得龜頭緊緊的,妙不可言,生怕她害疼抽了出去,忙把她屁股用兩手扳住道:「你略忍一忍。就好了。(因此一句,想起一笑話來:一和尚買了一條大鯉魚來,刷淨放入鍋內煎,鯉魚容易不得死,尚首尾亂跳。此僧用鏟按住道:你略忍一忍。就好了。)頭子既進得去,底下就容易。」火氏也就依他不動,二人親嘴咂舌。頑笑了一會。竹思寬道:「這會兒可好些?」火氏道。「雖比先略好些,還疼得很呢!」竹思度道:「你抽抽看。」用手扶著他兩胯,一起一落,動了幾下。火氏雖然覺得龜頭在裏面塞得脹滿有趣,但陰門痛不可忍,嘴對著他的嘴道:「行不得了,脹得疼得很,改日再來弄罷。」竹思寬也不敢強他,答道:「憑你的意思。」火氏抬身拔出,覺得陰門又疼痛了一下,跨下來睡倒,疼得甚是利害。拿她那白綢汗巾擦了一擦。(寫汗巾只云綢字便可,先見用一白字,疑必有所謂。至此方知昨日者焉能顯出血跡,作者之細心若此。)拿上來看一看,竟有許多鮮血同油蹟。(鐵化當日娶他時,不知曾有此否?)用手摸了摸,原來是把陰門撐裂了。(可惜。)竹思寬接過汗巾來,也將陽物拭淨,對火氏道:「你這汗巾與我罷!。火氏道:「髒巴巴的,你要它做甚麼?」竹思寬把他抱得緊緊的道:「心肝,你雖不是女身,今日同我弄出這些血來,也算是開首的恩情一樣。我留著,一時間想起你來,不得見面,見了汗巾上的血,就如同見了你一樣。」便連親了幾個嘴。(人乍見此,不過是竹思寬一番相憐相愛的話,又帶著三分奉承語。要知此別有深意:竹思寬豈不自知齒已非幼矣,與火氏大不相侔,而貌又不足以動人,火氏之所以愛他者,只因此孽具耳。今既受創,恐後竟棄之。奈何?故想出要此汗巾,拴住她一片心,常於此物上著想,以圖長久相處也。)火氏見他說得這等恩愛,弄都弄了,還怕羞不成?一把摟過他▓子來,也連親了兩個嘴,說道:「親哥,你這樣疼愛我,我就給你弄死了也是沒得怨的。」把嫩生生的舌尖遞入他口中咂了一會。(淫婦人水性易動,已入其圈套中矣。)他同鐵化正經夫妻一場,也不曾有這番恩愛。(二語雖是閑言,卻是入火氏的罪案。)火氏道:「這弄不得怎麼處?」竹思寬道:「你今日是初試,下回再弄,包你就不這樣艱難了。」火氏道:「等我養好些,你過幾日再來,但只是你怎麼得在這裏過夜?」竹思寬道:「這個只好看機緣,我想法在嫖賭兩個字上把你家鐵大爺掛在外邊,我就好來親近你。(好嫖賭者著眼。)只恐我來了你不得知道。」火氏道:「只要你把我家的哄了出去,我時常叫巧兒出來探聽。」他二人約定,摟抱著睡了一覺,醒來時,月已西斜,將及天曙。火氏道:「我去罷,天將亮了」,起來穿衣。二人捨不得,又摟抱著親嘴咂舌了一會。火氏將頭上的金簪拔了一枝,替他關在頭上道:「親哥,我送你這個,取個結髮恩情的意思。千萬不可忘了今日,但切不可與我家的看見。」竹思寬接住道:「親親,你的深情我殺身難報,豈敢負你?但承你厚情屢屢,我沒一點東西送你做個紀念,心中甚覺抱愧。」火氏道:「兩情相愛,要甚麼值錢的東西?把你的褲帶換與我,我繫在腰中做個想念。你若捨得,再把下身陰毛拔幾根與我,(此卻是教門難得見的罕物。)我做個小荷包裝著,日夜帶在身上,如同與你相伴一般。這個就強如送我件寶貝了。」(愛其巨物如寶,推及於毛。亦視如寶,寫淫婦寫得盡情不堪。)竹思寬忙把褲帶解下換過,伸手將陰毛拔了一把,遞與火氏。(一把,趣!要做刡子用乎?一把至少有數十根。昔有一鬍漢,偶然持鬍,掉下一根,連道:可惜。其妻曰:一根鬍子,何可惜之有?鬍漢道:你豈不聞一根鬍子值一條牛麼?其妻脫下底衣,笑指陰戶謂夫曰:若如你說,我這些鬍子值得一山牛呢!竹思寬一把陰毛也值了許多牛,回敬不為不厚。)火氏捲在衫子袖內,方才下床。看那巧兒時,倒在一張醉翁椅上,兩腿大▓,放在兩邊椅軸上擱著濃睡。(她因睡熟,不曾聽得二人行事,故後來問竹思寬可弄得是弄不得,前後照應,絲毫不謬。)火氏笑著把她推醒,開門出來,猶依依不捨不忍分離,攜著手叮嚀了又叮嚀,囑咐了又囑咐。送到角門口方才分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