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胡志伟文集
·蘇雪林斥唐德剛妄誕淺薄
·唐德剛未為人知的一面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斯大林策划的謀殺案
·貳臣卜少夫的一生
·剿匪總部 情報科員
·攜卅萬港幣赴港
·一夕之歡 三百美金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生前編誄 欺世盜名
·僑選立委 鑽營失格
·五十萬元 出賣靈魂
·「某公厚吾」
·「某公厚吾」
·〈卜少夫左右逢源國共通吃花天酒地的一生〉
·一生名利薰心,見利忘義
·陶勇之死
·雲南王譚甫仁被暗殺之謎
·福州軍區第二政委劉培善之死
·台灣老千朱伯舜訛騙中共六十五
·陰溝洞裡翻船
·江李朱統通上當
·一塊錢也不掏出來的騙子
·自稱榮獲聯合國和平獎章
·陳長捷日夜捱鬥自殺身亡
·張居正出席國民党四屆六中全會
·上古時代就有口述歷史
·殷鑒不遠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邪!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
·李兆麟貪色喪命
·李宗仁欠缺毅力 白崇禧非常陰險
·閻錫山狡黠圓滑 馮玉祥貪生怕死
·保甲制度徒有其名
·張發奎一生精忠報國守志不移
·張發奎反對英軍在香港受降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供養了數千名流亡中國的越南志士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選美始祖——陳蝶衣
·花窠詩葉 永垂青史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的張發奎
·俠肝義腸 樂於助人
·張發奎下令槍決廣州暴動五百個縱火歹徒
·廣州暴動有五千七百平民被殺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李煦寰跪求余漢謀迷途知返
·黃紹竑遺棄一個又一個女人
·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宋楚瑜怎樣搞垮香港時報?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的文學價值
·古籍重印功德無量
·吳法憲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迫害幹部的罪魁是毛澤
·吳法憲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周恩來逼死林彪
·李震之死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特任官在香港聖保羅中學教文史課
·陳克文讚蔣介石剛毅堅定
·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孔祥熙會做官會籠絡人心
·當事人證實孔宋家族確實貪賄
·魏道明因其妻鄭毓秀而富貴
·谷正綱一夜耗保險套六枚
·羅隆基調戲民女上法庭
·蔣介石說党部職員都是八旗子弟
·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唐生智棄南京貪四十萬軍餉 李宗仁赴美國捲三十萬美金
·程滄波霸佔下屬端木露茜致使其夫儲安平投共
·抗戰前期國軍兵敗咎在中下級軍官指揮失宜
·李宗仁赴美捲走公帑三十萬美金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湯恩伯摑掌蔡文治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戰略失策,用人不當,早已種下隱患。如清水師與明鄭船隊海上交戰時,驍將朱天貴打沉清艦兩艘,清水師撤回海壇。明鄭水師提督林陞畏懼海岸炮臺,乃下令船隊退守料羅灣,眾將虞動搖廈門軍心,但林陞剛愎自用,朱天貴仰天嘆曰:「此輩為師,大事去矣!」果然鄭經聞林陞退兵大驚,令陸路劉國軒撤離觀音山。國軒接諭,氣填胸臆,一時風聲鶴唳,軍士無心戀戰,連失十九寨。鄭經在海戰得勝的情形下倉促放棄金廈退回台灣。林陞接鄭經退兵諭後,秘不宣示,自統本部船隻遁澎湖,諸將不服,乃有大將朱天貴向清廷獻出銅山島之舉。清海壇總兵林賢從福州進逼雞籠山時,馮錫範說,雞籠山地生硫磺,五穀不產,運糧艱難,不如遺一旅將雞籠山城墮為平地,棄而勿守,林賢若來,使無安身之處,徒然上山,水土不服,然後興師進攻,一鼓而破之。鄭經死後,施琅派林賢攻台,劉國軒派何祐為北路總督赴雞籠山設防,乃興工築城。總鎮蔡文嘆曰:「以現成金湯永固之城,無故毀為平地,如兒戲然!今又勞兵民再築。謀國者,固如是乎?」士卒勞累,不服水土,兼手足沾璜水糜爛,兵士怨望。這是馮錫範又一宗敗筆。
    明鄭守板尾寨的將官吳淑,拒絕清浙閩總督姚啟聖以銅山總兵職為誘降之餌,身中兩矢晏然自若,不幸夜雨牆塌壓死。其部將按兵秘喪,這同一九五八年金門炮戰時金防部副司令官吉星文、趙家驤、章傑等三員將領中彈陣亡,半年後才發喪之事大同小異。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從連橫所著《台灣通史》和江日昇所著《台灣外紀》等古籍可知,所謂「一國兩制」計謀,始自三百多年之前也!順治十一年(一六五四),遣內院學士葉成格、理事官阿山到安平招降鄭成功。鄭請先開讀詔書酌議,方肯薙髮,成格與山欲成功先薙髮然後接詔(類似中共的「先承認一個中國」之先決條件)。互爭數日未定,二大臣不辭而返泉州,成功笑曰:「忽焉而來,忽焉而去,舉動乖張,但因一人在北(按:其父芝龍扣押在北京),不得不暫作癡呆耳。」後成功復遣史讜入泉州,對二大臣曰:「詔書未開,未知是何意見?且未知詔書中是何說話。薙髮之事,髮落豈能易長乎?」他寫給父親的長信中說清廷「徒以薙髮二字相逼挾。兒一薙髮,即令諸將薙髮乎?即令數十萬兵皆薙髮乎?即令千百萬百姓俱薙髮乎?一旦突然盡落其形,能保其不激變乎」?他寫給四弟鄭渡的信中坦言:「夫鳳凰翺翔千仞之上,豈有捨鳳凰而就虎豹者哉?」


    康熙十八年(一六七九),清康親王見劉國軒佈置週密,一時難以平定,遂遣使致書鄭經,又遣中書蘇胞姪蘇埕赴廈門見鄭經,開山條件是「依朝鮮事例,作屏藩重臣」。鄭經答曰:「當先王在日亦只差削髮二字。今既親王能照朝鮮事例,不削髮,即當相從,息兵安民也」,馮錫範不肯放棄廈門的門戶海澄,欲將海澄開闢為往來公所(按:小三通口岸),然蘇埕說:「欲照朝鮮事例,貴藩當退守台灣。凡海島歸之朝廷,以澎湖為界,通商貿易。海澄乃版圖之內,豈可以為公所?」馮錫範曰:「息兵安民,地方相守,豈有棄現成土地之理乎?當照先王所請,年納東西兩洋餉六萬兩。」(這又同陳立夫建議兩岸息兵,台灣投資大陸壹百億美元相仿)條件呈交到浙閩總督姚啟聖手中,姚曰:「寸土屬王,誰敢將版圖封疆輕議作公所……無此廟算也!」遂阻其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到了康熙十九年(一六八○),清水師提督萬正色南下猛攻,鄭經率諸將歸台灣。八月,清平南將軍賚塔致函鄭經曰:「自海上用兵以來,朝廷屢下招撫之令,而議終不成,皆由封疆諸臣執泥薙髮登岸,彼此齟齬。台灣本非中國版圖,足下父子自闢荊榛,且眷懷勝國(指明朝)未嘗如吳三桂之僭妄。本朝亦何惜海外彈丸,不聽田橫壯士逍遙其間乎?今三藩殄滅,中外一家,豪傑識時,必不復思噓已灰之焰,毒瘡痍之民。若能保境息兵,則從此不必登岸,不必薙髮,不必易衣冠,稱臣入貢可也,不稱臣不入貢亦可,以台灣為箕子之朝鮮,為徐福之日本,於世無患,於人無爭,而沿海生靈永息塗炭,唯足下圖之。」鄭經從其議,索海澄為互市。啟聖執不可,議遂破。
    明鄭的覆亡,咎在主幼臣奸,鄭經未妥善安排繼承人、誤用馮錫範等等都是致命傷。明鄭自成功至克塽,凡三世,三十有八年,而明朔亡。今日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已歷五十八年,比明鄭多出二十年,然而因蔣經國所託非人,一代不如一代,,非但有人挑撥省籍對立,而且又加南北歧異,未知伊於胡底?黃台之瓜哪堪再摘?
    四百年前,鄭成功移師台灣,三傳至鄭克塽而亡,是因為鄭成功父子尚存故國之念,亟思光復大陸;但到克塽時代,朝野盡皆樂於偏安海隅,文恬武嬉,胸懷與格局愈變愈小,私利之鬥重於理念之爭。從李登輝到陳水扁,愈看愈像鄭克塽。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進則亡,信然!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