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胡志伟文集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江平--初次的性交
·性史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戰略失策,用人不當,早已種下隱患。如清水師與明鄭船隊海上交戰時,驍將朱天貴打沉清艦兩艘,清水師撤回海壇。明鄭水師提督林陞畏懼海岸炮臺,乃下令船隊退守料羅灣,眾將虞動搖廈門軍心,但林陞剛愎自用,朱天貴仰天嘆曰:「此輩為師,大事去矣!」果然鄭經聞林陞退兵大驚,令陸路劉國軒撤離觀音山。國軒接諭,氣填胸臆,一時風聲鶴唳,軍士無心戀戰,連失十九寨。鄭經在海戰得勝的情形下倉促放棄金廈退回台灣。林陞接鄭經退兵諭後,秘不宣示,自統本部船隻遁澎湖,諸將不服,乃有大將朱天貴向清廷獻出銅山島之舉。清海壇總兵林賢從福州進逼雞籠山時,馮錫範說,雞籠山地生硫磺,五穀不產,運糧艱難,不如遺一旅將雞籠山城墮為平地,棄而勿守,林賢若來,使無安身之處,徒然上山,水土不服,然後興師進攻,一鼓而破之。鄭經死後,施琅派林賢攻台,劉國軒派何祐為北路總督赴雞籠山設防,乃興工築城。總鎮蔡文嘆曰:「以現成金湯永固之城,無故毀為平地,如兒戲然!今又勞兵民再築。謀國者,固如是乎?」士卒勞累,不服水土,兼手足沾璜水糜爛,兵士怨望。這是馮錫範又一宗敗筆。
    明鄭守板尾寨的將官吳淑,拒絕清浙閩總督姚啟聖以銅山總兵職為誘降之餌,身中兩矢晏然自若,不幸夜雨牆塌壓死。其部將按兵秘喪,這同一九五八年金門炮戰時金防部副司令官吉星文、趙家驤、章傑等三員將領中彈陣亡,半年後才發喪之事大同小異。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從連橫所著《台灣通史》和江日昇所著《台灣外紀》等古籍可知,所謂「一國兩制」計謀,始自三百多年之前也!順治十一年(一六五四),遣內院學士葉成格、理事官阿山到安平招降鄭成功。鄭請先開讀詔書酌議,方肯薙髮,成格與山欲成功先薙髮然後接詔(類似中共的「先承認一個中國」之先決條件)。互爭數日未定,二大臣不辭而返泉州,成功笑曰:「忽焉而來,忽焉而去,舉動乖張,但因一人在北(按:其父芝龍扣押在北京),不得不暫作癡呆耳。」後成功復遣史讜入泉州,對二大臣曰:「詔書未開,未知是何意見?且未知詔書中是何說話。薙髮之事,髮落豈能易長乎?」他寫給父親的長信中說清廷「徒以薙髮二字相逼挾。兒一薙髮,即令諸將薙髮乎?即令數十萬兵皆薙髮乎?即令千百萬百姓俱薙髮乎?一旦突然盡落其形,能保其不激變乎」?他寫給四弟鄭渡的信中坦言:「夫鳳凰翺翔千仞之上,豈有捨鳳凰而就虎豹者哉?」


    康熙十八年(一六七九),清康親王見劉國軒佈置週密,一時難以平定,遂遣使致書鄭經,又遣中書蘇胞姪蘇埕赴廈門見鄭經,開山條件是「依朝鮮事例,作屏藩重臣」。鄭經答曰:「當先王在日亦只差削髮二字。今既親王能照朝鮮事例,不削髮,即當相從,息兵安民也」,馮錫範不肯放棄廈門的門戶海澄,欲將海澄開闢為往來公所(按:小三通口岸),然蘇埕說:「欲照朝鮮事例,貴藩當退守台灣。凡海島歸之朝廷,以澎湖為界,通商貿易。海澄乃版圖之內,豈可以為公所?」馮錫範曰:「息兵安民,地方相守,豈有棄現成土地之理乎?當照先王所請,年納東西兩洋餉六萬兩。」(這又同陳立夫建議兩岸息兵,台灣投資大陸壹百億美元相仿)條件呈交到浙閩總督姚啟聖手中,姚曰:「寸土屬王,誰敢將版圖封疆輕議作公所……無此廟算也!」遂阻其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到了康熙十九年(一六八○),清水師提督萬正色南下猛攻,鄭經率諸將歸台灣。八月,清平南將軍賚塔致函鄭經曰:「自海上用兵以來,朝廷屢下招撫之令,而議終不成,皆由封疆諸臣執泥薙髮登岸,彼此齟齬。台灣本非中國版圖,足下父子自闢荊榛,且眷懷勝國(指明朝)未嘗如吳三桂之僭妄。本朝亦何惜海外彈丸,不聽田橫壯士逍遙其間乎?今三藩殄滅,中外一家,豪傑識時,必不復思噓已灰之焰,毒瘡痍之民。若能保境息兵,則從此不必登岸,不必薙髮,不必易衣冠,稱臣入貢可也,不稱臣不入貢亦可,以台灣為箕子之朝鮮,為徐福之日本,於世無患,於人無爭,而沿海生靈永息塗炭,唯足下圖之。」鄭經從其議,索海澄為互市。啟聖執不可,議遂破。
    明鄭的覆亡,咎在主幼臣奸,鄭經未妥善安排繼承人、誤用馮錫範等等都是致命傷。明鄭自成功至克塽,凡三世,三十有八年,而明朔亡。今日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已歷五十八年,比明鄭多出二十年,然而因蔣經國所託非人,一代不如一代,,非但有人挑撥省籍對立,而且又加南北歧異,未知伊於胡底?黃台之瓜哪堪再摘?
    四百年前,鄭成功移師台灣,三傳至鄭克塽而亡,是因為鄭成功父子尚存故國之念,亟思光復大陸;但到克塽時代,朝野盡皆樂於偏安海隅,文恬武嬉,胸懷與格局愈變愈小,私利之鬥重於理念之爭。從李登輝到陳水扁,愈看愈像鄭克塽。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進則亡,信然!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