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17(上)]
胡志伟文集
·性史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李濟深報復性強
·孫立人恃才傲物 杜聿明心高氣傲
·坦承八年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
·不滿宋子文把中華民國當作私產
·欽佩蔣介石堅決抗日誓不低頭的毅力
·白崇禧志大才疏
·張發奎援越抗法
·對港英不亢不卑
·重用何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軍餉靠鴉片與博彩稅維持
·徵收煙稅發伙食費
·田賦徵實解決了抗戰八年的軍糈民糧
·以鴉片貿易來挹注國庫
·重用何
·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四戰區長官部養三千人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介紹余華:兄弟
·介紹木子美:遺情書
·介紹李昂:北港香爐人人插
·北港香爐之二
·北港香爐之三
·北港香爐之四
·北港香爐之五
·北港香爐之六
·七年之癢
·七年之癢(下)
·新奇刺激使人歎為觀止矣
·暴雨梨花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上山上山愛之三
·上山上山愛之四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你知道嗎?
·歐美的情色文學
·亨利•米勒:北回歸線
·渡邊淳一:失樂園
·介紹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介紹雷斯蒂夫:性歡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特约研究员王锡锌研究出的数据
·中國古今稿酬考
·不要隨便指摘別人抄襲
· 偉大的文學作品都不乏參考資料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在人类历史中永垂不朽
· 軍統局少將軍調部主任
·坐牢二十五年 換得離休待遇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 編輯是作家的保姆與老師
·風雨消磨,攻苦食淡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台灣官修傳記披露駐港特工人事
·哈公私諡郭沫若為「文厚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滲透
·美國在日俄之間玩均衡
·蔣介石功垂竹帛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戴雲龍傳口述自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揚清貶明是為開脱祖先投敵罪行
·歷史上引狼入室的惡果
·忽必烈屠殺漢人一千八百萬
·日寇屠殺了三千五百萬中國軍民
·蘇軍對
·蘇軍送給中共日製大炮3700門
·異族進入中國一定帶來災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17(上)

第十七回 舍贵粮救苦赈流民
   
   
    钝翁曰:这古城隍示梦一段,一提明众人来路,照应首回,二明三妇改心之故,不是无因。
   

    常平仓之弊,说尽地方官肺腑,为上司者能一力清查,上不负朝廷爱民至意,下使饥荒百姓受福不浅。
   
    拥百万之富,以万余石米济众,直九牛一耳。在慷慨豪杰为之,何足为异。所可异者,出在财主耳。况于又是极鄙吝不堪铜臭之财主,竟慨然为之,出人意想之外。
   
    写王恩负心处,正写小人之诈。正人君子往往为其所欺,及到结局时,何尝欺了人,自欺耳。为小人顶门一针。
   
    少林僧传术一段,是他千算万计写来。不如此,铁氏一生终以角先生为乐具乎。不如此,童自大何以能多子。更有妙处,峨嵋山人虽已结过,此处又将他一影。
   
    乐公初才临任,这一片忧国忧民的心肠,真有寝食不安之意,此等官那可多得。
   
    杨大之杀水氏,写尽小人之凶恶无良,彼私人之则可,人私彼之则不可。水氏一妇也,固可杀。以卜通之亲夫杀之则可,以杨大夫而杀妇则不可也。故有水氏索命之报,非报杀妇之人,索命于杀妇之夫耳。这一杀也有妙处,不但结去夫妇一段公案,且完卜之仕结局。
   
    李幕宾之贪,郑瞎子之恶,刘大悛之毒,写尽小人心肠。若非乐公之明察仁慈,童自大亦危矣哉。
   
    吴老儿一生贪鄙,宜乎有杜氏为之,以绝其后。继而有崔命儿为之妾,以绝其命。要知非杜氏崔氏之罪,乃此老自取之耳,自作孽不可活。期人之谓欤?
   
    厥夫多谊,又有厚道之,所生子女,自然昌大其后。至于夫名忘恩,其妇又薄,所生之女而为人妾,不亦宜乎?
   
    第十七回 童自大舍贵粮救苦赈民 少林僧传异术为娱胖妇
   
    话说宦贾童三人向钟生说古城隍召他们,钟生暗想道:“我蒙尊神恩庇久矣,何不同进去一叩。”
   
    【此写钟生自梦到此,妙。若再说神去招来,便不成话矣。】正想间,只见一个乌幞头皂袍角判官出来,传呼道:“奉王旨召尔三人并钟情一同进去。”
   
    钟生吃惊道:“王何知我在此?”
   
    【是个梦境。】忙随了那判官进到丹墀,俯伏道:“某数年未得瞻仰圣容,今幸到此,特虔诚叩谢。”
   
    那尊神笑道:“你来得好,今该尔诸人梦醒之时,特召尔等来剖示明白。钟情,尔夫前世姻缘,吾神向已示知。彼宦萼等三人,前世是风文士,却家道贫穷,也求白氏为婚,他父母本要于中选择一婿,白氏因彼家贫寒,誓死不从,皆因此抱恨而殁。后都到我案下,因他三人抱-贫穷之恨,遂至捐生,故使他今生愚丑痴顽,豪华富足,与钱氏买笑,遂彼前生之愿,而钱氏一相遇即厌恶彼等者。亦缘前世之故耳。”
   
    <姑妄言> 王又唤道:“宦萼、贾文物、童自大,尔三人倚势横行,到处作恶,本要夺尔纪算,横死以报,今因尔等悔心改过,姑从宽释。尔三人皆因绝嗣,因改过之故,皆得生子,只要尔等执定此心,自能保守家业善终,若再蹈前非,明有王法,幽有鬼神,尔当自剩”
   
    三人吓得叩首如捣蒜相似。王又道:“取那三兽过来!”
   
    众人看时,一猴一虎一狐,匍匐案下。【妇人中,奸诈者无一不猴,悍妒者无一不虎,淫媚者无一不狐,见此不足为异。】王问宦萼等道:“尔三人识此么?”
   
    三人不知何意,不敢妄称。王笑道:“着他现了今形。”
   
    又一个绿袍虬髯的判官走上前,吹了一口气,忽然变做三个妇人。他三人正惊疑间,仔细一看,原来是他各人的妻子,心下大骇。王道:“此三妇,前世原来本男身,因前生孽重,堕落畜道,后罪限已满,始得转生为妇人。以为尔三人之妻室,他虽转世为人,兽心未能尽革,故尔悍恶淫妒异常。【世人悍恶淫妒之妇,大约皆系畜类托生者。】尔等遭其茶毒者,以偿前世好色轻生之戒耳。今尔等改过迁善,吾神冥冥之中已抽去了他的妒筋,换了他的恶肠,俱已化成人心。【世间妒妇的妒筋恶肠,安得尊神尽都抽去换却,使者些怕婆好汉受福无量。】与尔等同偕到老,尔等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去罢。”
   
    两边将吏齐喝一声“出去”如震霆一般。众人齐叩首趋出,因他三人改过获福,这一番事有四句打油道:人能行善当生福,事若违天必受殃。
   
    此理易明何不省,宁为良懦莫横强。
   
    钟生一惊醒来,原来是一场大梦,想了一想,一字不忘。唤醒钱贵向他细说,方知有这些往因,钟生又想道:“我虽得此奇梦,不知他三人可有梦否,改日会着一问,若果此梦皆同,就真是奇异了。”
   
    钟生得梦之夕,那宦贾童并侯氏富氏铁氏六人,所得梦皆同。醒了,各人夫妇细说梦中之浯,深为诧异。这三妇甚惭,深悔向日之丑态。【若非抽筋换肠,决未必知惭。世间恶妇妒悍而不知惭悔者,定是未曾抽筋换肠之故。】这宦萼还不深信,恐是他自己偶有所梦,尚在疑心之间,叫人请了贾童二人来,坐下,问道:“昨夜我做了一个奇梦,梦见你二位连二位老嫂嫂都在那里,二位贤弟可有梦见甚么?”
   
    他二人大惊,各述梦中所见所闻,无不称奇。遂道:“昨夜有钟兄的,我们一同过去再问问他。”
   
    又一齐到钟生家来。钟生问道:“三位兄同来赐顾,必有所谓,想是都做了甚么梦?”
   
    三人惊道:“弟辈正是一样的梦,昨夜兄也在彼的,曾有所见闻否?”
   
    钟生亦备述了一番,因笑道:“三位尊嫂的前身真令人可畏,亏三兄的福量好,竟熬过来了。”
   
    他三人也笑道:“神灵已改了他们的心肠,从此不惧了。”
   
    笑了一场散去。他大家方知这番会合都是前生的事,虽然已是亲戚,更加亲密。那三位夫人也越发亲热起来,时常往来,此后连一丝悍妒之气全无,至于枕席上之事,又是妇人常情,不足为责。
   
    宦、贾二人各有壮大本钱,久矣将侯富二妇征服,只是铁氏身子越胖,阴户越肥越深,童自大之物越用不得了。况且又是那角先生将他做了学馆,时常出入,揎得其宽无当。童自大间或试试,弄上了一会,只见那人同二物相合并不知觉,童自大竟弃前而取后,前门竟奉让了先生,日久坏了,又买了八九个来,凭他取用,只难为了两个丫头的手腕。
   
    一夜,他夫妇同卧,童自大道:“我好些时没有走水路了,再试试看。”
   
    遂弄了进去,抽了两下,童自大道:“这不中用,还是后门有些边岸。”
   
    铁氏笑道:“难道你这么着着就一点乐处也没有么?”
   
    童自大道:“四边都挨不着,就像个小娃娃坐在大澡盆里面一般,有甚么乐趣?”
   
    铁氏道:“人在澡盆里洗澡,到底人也快活。”
   
    童自大道:“这样说,我弄着,你必定也快活了?”
   
    铁氏道:“好像个小耳挖放在大耳朵里,那有甚快活?”
   
    童自大笑道:“你说人在澡盆里洗澡快活,难道耳挖掏耳朵耳朵里不快活么?”
   
    两人大笑,将后庭舞弄了半夜方歇。
   
    再说钟生一日在书房闲坐,翻阅《宋史》,看到韩侂胄建一花园,竹篱茅舍,宛如村庄气象,心中甚喜,道:“惜无鸡犬之声衬点耳。”
   
    少顷,闻鸡鸣犬叫,遣人视之,乃京兆尹赵师遣伏于篱下作鸡狗之声。侂胄大喜。又有一个谏议大夫程松,他买了一个美人进与侂胄,取名松寿。侂胄道:“奈何与大谏同名?”
   
    程松道:“正要使贱名常达尊听耳。”
   
    钟生掩卷叹道:“小人无耻,为谄媚之事,犹可言也。士大夫既登廊庙,为朝廷之臣宰,尚然为止,廉耻丧尽,是何心哉!”
   
    【笑骂由他笑骂,好官在我为之,二语尽之耳。】正叹笑间,忽梅生到来,满面笑容,问道:“兄所看何书?”
   
    钟生答道:“弟偶看宋史,到赵师遣程松之媚侂胄。正在可笑。”
   
    梅生道:“千古来,不乏人,又不独二人可笑。今日眼下就有一个可堪喷饭,弟特来为吾兄言之,以供一噱。”
   
    钟生道:“请道其详。”
   
    梅生道:“舍表弟昨日曾来奉拜么?”
   
    钟生道:“昨日承他赐顾,弟即往拜矣。”
   
    梅生道:“舍表弟当日之岳翁王朝林,兄也曾会过来。弟所说可笑之事,即此人也。”
   
    钟生道:“弟当日一见其人,即知为不端之士,故不敢亲近,每讶令母舅老年伯高明君子也。当日为何与彼结亲,虽有此心而不敢言。彼令爱已故,令表弟也另娶了,今日有何笑话。”
   
    梅生细细说他的这可笑之处。正是:君子不失为君子,小人枉自做小人。
   
    你道是何缘故?钟生的母舅姓多,单名一个谊字。二十岁就游了庠,是个慷慨丈夫,心直口快的男子。娶亲后氏,可称聪慧贤淑,生得一女二男。女适陈宅,陈仁美中了进士,选了陕西褒城县知县,即周幽王时褒姒所产之地。长子名必达,他二人当日与钟生同窗,都是广先生的门人。多必达与钟生又是乡榜同年。次子必进在庠。这多谊少年的时候有一个窗友,名字叫做王恩。幼无父母,与兄嫂同居。兄嫂待之如奴隶,鹑衣百结,终日枵腹,以草带束腰,忍饥以度。他兄嫂只当不曾看见,他那令嫂比苏季子不为炊之嫂,汉高祖的戛羹嫂,还利害几分。那王恩苦在心头,无门可诉,他虽二十多岁,是一个书呆,只知道捏着个书本,一日苍蝇之声不绝,哼哼的念。轩辕弥明古鼎联句中有两句,正是他的行乐图,道是:常于蚯蚓窍,时作苍蝇声。
   
    他除此以外,别无一能,拿轻不得,负重更不得。他每每要赌气出来,不但无置之地,且无糊口之方。别人穷无立锥之地,他真穷得连锥也无。当日有一个笑话,正合着他:一个人无处谋生,专与丧家做陪堂。一日,他家出殡,他抚棺痛哭,道:你的尸灵倒有处去了,我的这尸灵放在那里。
   
    正是这王恩之谓了。一日,他嫂子生辰,他娘家送了些鱼肉酒面之类来给女儿,他烹庖了,留着夫妻同享。但碍着小叔,要给他些吃,心中又舍不得,不给他些,又觉不好意思。【还算面皮薄,要在今日,大多好意思者甚多。】遂忍不住发话道:“当日公婆又不曾留下半点家俬,今年二十多岁的后生,不想些营运,只啃哥哥嫂子,脸弹子也不害羞么?成日牙疼似的捏着个书本子,哼也哼得出饭来吃么?要等你哼出个举人进士来,哥嫂也好累死了,亏自己也过得去。”
   
    嘴里说着,将瓢儿碗儿摔得一片声响。王恩一腔忿气,走到多家来,多谊见他满面怒容,两眉如锁,心中像有万千为难的事一般。多谊问道:“我看兄像是有甚么不悦之事么?”
   
    王恩长叹了一声,忍着泪,不能答,多谊道:“我与兄自幼同窗,所谓侵颈之交,有事何妨为我言之,古押衙云,老夫一片有心人也,弟虽非押衙之比,然亦有心人也,或可为兄助一臂之力,也不可知。”
   
    王恩不得已,将他兄嫂恶薄的话说了,复堕泪道:“今日投身无地,欲住不可,是以悲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