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成功晚年聞悉長子鄭經狎四弟乳母生子,氣塞胸膛,下令誅殺鄭經,令未執行,自己突感風寒逝世。
    在台灣的諸將,在鄭成功無遺囑的情形下,公決暫由鄭成功弟弟鄭襲攝行王政。消息傳到廈門,陳永華、周全斌等擁立世子鄭經。
    一個月後,鄭經率大軍乘霧登陸台南,迅速擊殺擁立他叔父的四將領,鄭襲被迫讓出王位。表面上鄭經未株連餘眾,但半年後他用計扣押了與擁立鄭襲有牽連的金廈總制鄭泰,於是鄭泰麾下四百多文武官員率數萬士卒、三百艘海船入泉州港投降滿清。鄭泰的實力比鄭經強,其部眾降清,使鄭經損失了大部份反清力量,鄭泰存在日本的貿易積累六十七萬兩白銀也被日本人吞沒了。
    鄭經嗣位的紛爭動搖了乃父艱苦開創的基業,但由於他勤於政事,用人唯賢,在位十九年間台灣實現大治。一六七三年三藩之變,耿精忠舉全閩反清,約請鄭經會師。經命陳永華留守,親率大軍反攻大陸,席捲福建七府及金馬二島。後來耿精忠兵敗再度降清,夥同清軍夾擊,鄭經節節敗退,一六八○年撤回台灣。那時台灣不產棉花,布帛售價極貴。陳永華建議鄭經派一旅水師在廈、台之間販運布匹絲帛,又在廈門搭蓋房屋與清廷邊將交易。這是十七世紀台海兩岸的「小三通」,清廷放任不管,遂使兩岸暗中通商,平抑了台灣的布價。民殷國富後,陳永華教鄭經設學校,蓋聖廟,建立文官考試制度,內撫土番,外給糧餉,政興民和,因此大陸上戰禍連綿而台灣安和樂利。可惜鄭經的才智與戰略比不上鄭成功,他的得力助手陳永華遭奸佞馮錫範嫉恨,自動解甲軌田,不久就去世了。鄭經晚年沉迷於酒色,無復當年西進銳志。他在洲仔尾修建亭園,整日與文武官員圍射取樂,不理朝政,不到一年便罹重疾,一六八一年死時才三十九歲。他彌留時要大將劉國軒與侍衛馮錫範輔助長子克臧,但此兩人都沒有盡責,造成兄弟隙牆,台灣的抗清局面只延續了兩年。


   蔣經國所託非人
    蔣中正逝世後,依照法統由副總統嚴家淦繼位,三年後才由兒子蔣經國出任第六任總統。
    蔣經國是在憂患中成長的,年輕時在蘇聯度過了十二年人質生活,長期在冰天雪地中做苦工,差一點死於史達林的大清洗運動,雖然他和鄭經一樣,都有「寡人好色」的毛病(從江西到台灣一貫如此),但在大節上似乎不過不失。一九四八年他到上海搞經濟統制得罪了權貴,功虧一簣,所以到了台灣便刻意建立自己的政、軍、經班底,幫助乃父改造國民黨、建立軍隊政工系統、推行十大建設與十二項建設,使台灣經濟突飛猛進,人均國民收入高出大陸三四十倍。他當選總統不久就遭逢中美斷交廢約,在風雨飄搖中號召軍民同胞莊敬自強,失之外交,收之經濟。他在位十年內,僕僕風塵,深入前沿陣地、農村、工地、礦山,顯示親民愛民形象,消弭省藉隔閡,扶植中小企業,設立工業園區,使新台幣升值四成多,使兩千萬台澎金馬百姓在國際上揚眉吐氣。他對中國政治民主化的最大貢獻是解除黨禁、開放大陸探親,從而鞏固了寶島人民的心防。
    蔣經國同經一樣,沒有處理好接班人的問題,以致國父孫中山創建的國民黨每況愈下,淪為在野黨。他在世時,輕信並重用佞臣蔣彥士,以致他死後十多年仍貽害不絕。從一九九四年海軍武獲室主任尹青楓上校命案暴露出海軍艦艇採購上弊端百出,而其中握鵝毛扇平衡高層的就是蔣彥士。最為世人詬病的是,他千揀萬揀,揀了一個曾兩次因共諜案下獄的日本血統台籍人士李登輝做他的繼承人。在他晚年,無論人事政策、大陸政策都釀成不小的偏差,近小人遠君子,遷就邪惡勢力,遠謫忠臣義士。他有嫡子三庶子二,其中四人短壽,也許他在九泉之下還悲慟欲絕。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克塽是在刀光劍影中繼位的。鄭克臧的弟弟克塽是馮錫範的女婿,馮野心勃勃。想掌握大權,便設計擁立克塽。他先對大將劉國軒說:「克臧是螟蛉子,安得繼承王位?」國軒答曰:「此鄭氏之家事,豈外人所預?」馮曰:「請公勿左袒!」軒許之。六官商議嗣位大事時,馮錫範向鄭經的弟弟聰、明、智、柔等重複這點,鄭聰等人本就忌憚鄭克臧執法嚴峻,乃向鄭成功遺孀董國太遊說,稱鄭克臧非鄭氏血脈,將士百姓不服。國太傳召劉、馮二人議事,劉國舅以病辭,馮乘機惑主。國太傳克臧入內,馮密令刀斧手埋伏於內庭西廂,克臧方入中堂,就被殺了。於是馮錫範教鄭聰讓國太明「克臧螟蛉難嗣大位」狀於通衢,遂擁立十二歲的克塽。以其沖齡,命鄭經弟鄭聰為輔政公,晉升劉國軒為武平侯,管軍事,專征伐;晉馮錫範為忠誠伯,仍管侍衛,兼參贊軍機。鄭聰怯懦貪婪,事無大小均取決於馮。馮大權在握,便國事日非了。
    清廷對台灣始終視為肉中刺,如福建水師提督施琅於康熙七年上疏曰:「東南膏腴田園及所產魚鹽,最為財賦之藪,可資中國之潤,不可以塞外風土為比也。倘不討平臺灣,匪特賦稅缺減,民困日蹙,即邊防若永為定例,錢糧動費加倍,是輸外省有限之餉,年年協濟兵食,何所底止?萬一有懼罪弁兵,冒死窮民,以離逃逋之窟,似非長久之計。」他對台灣的弱點看得很清楚:「雖稱卅餘鎮,皆係新拔,並非夙練之才,而中無家眷者十有五六,豈無故土之思乎?鄭經之得馭數萬之眾,非有威德制服,實賴汪洋大海為之禁錮。如一意招撫則操縱之權在乎鄭經;若大師壓境,則去就之機在於有眾,是為困剿寓撫之法。」俟鄭經去世,幼主稚齡,奸佞當道,於是六十二歲的施琅又上書曰:「鰓鰓必滅此朝食。」
    在台灣方面,馮錫範的暴政,回憶了明鄭的潰亡。例如懷安侯沈瑞自廈門遷台,因人口浩繁,屢出黃金兌換。左右密告馮錫範,馮為侵吞沈氏家產,蓄意捺造間諜罪名,令已自首的傅為霖偽稱謀成欲扶瑞降清,遂捕沈瑞、沈珽兄弟下獄。六官會勘時以「霖之供不過雲『事成之日,欲扶瑞為首』,豈可以莫須有之事而置瑞於死地乎」?馮曰:「凡事不可參破,參破將來必為祟;此人將來久必為禍,宜除之以絕後患!」就這樣無端將沈“瑞兄弟賜死,沈瑞祖母、姑母及妻鄭氏等八人自縊殉節,家產籍沒,官民聞訊無不感嘆。一個失去民心的政權,怎會長治久安呢?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