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進入九月的北方早晚已經有了淡淡的涼意,但白天依舊是夏日的炎熱。女人們不願意放棄這最後寶貴的時光,似乎都在抓緊顯示自己的身材,裙子是照穿不誤。
   葉小如今天著意打扮的性感一些,依然黑色齊膝短裙,上身換了一件新買的黑色短款薄料短袖襯衫,緊箍的上身透出衣料下雪白肌膚。一條K金項鍊搭配在微微裸露的豐胸上。齊膝黑裙下面是黑色的高跟鞋,黑色的長筒透明絲襪。在葉小如看來,黑色更顯得自己肌膚粉白,是給自己帶來性感的顏色, 而且劉勝利每次對自己全身黑色的裝束特別動情。看到這幾天劉勝利心情有些沉悶,見到自己也似乎少了激情,她很心疼。只想打扮得性感一些,用自己的身體來安撫自己的男人。
   「廠長,又愁什麼啊?」葉小如婷婷站立。劉勝利在辦公室抬頭一看,渾身黑色的葉小如,肌膚凝脂,風情奪人。
   幾天的鬱悶轉化成了一股急勁,劉勝利立刻精蟲上腦,血液加速了。「快過來!讓我親親!」一把將葉小如抓在懷中,直接按倒在寬大光滑的辦公桌上。

   葉小如的雙腿隨之挑向了天花板,陰戶大開,兩隻秀腳挑著高跟鞋不斷地胡亂擺動。
   葉小如仰面朝天,雙手扶著劉勝利的脊背,男人的傢伙沒有開始進入體內就低低地哼叫了一聲。引得劉勝利喉嚨中發出沉重的咕嚕聲,一把掀起葉小如的短裙,只見透明光滑的黑色絲襪直到大腿根部,映襯著葉小如黑森森的陰毛。整個下身只有大腿根和臀部露出雪白玉膚,奪人心魄。葉小如為了方便,來之前特意偷偷在自己辦公室脫掉了內褲,趁著走廊沒人趕緊鑽進劉勝利的屋子來。
   「廠長,今天特意為你準備的,好讓你方便放鬆放鬆。」葉小如在下麵嬌聲道。葉小如一直沒有改口來個什麼昵稱,一是多年叫習慣了,再者擔心人前露出馬腳。每次葉小如一這樣放浪說話,劉勝利就遏制不住烈焰燃燒。劉勝利褲子也沒脫,拉開自己的褲襠鏈,下邊傢伙立刻騰楞崛起,象發情的雄獅撲上去。
   「啊,進來了!啊,用力啊!啊!」葉小如喉嚨發出淫欲的呻吟,盡力控制著音量。
   「啊,你太狠了啊!」女人的淫水瞬間流淌到桌面上。雖然葉小如自己挑起戰鬥,一旦交鋒,她還是有些招架不住。這個壓在身上的五十多歲的男人,只要一沾自己的身子,似乎就有發洩不完的精力。
   「誰叫你這麼騷了,讓我好好幹幹,幹個痛快!」 雄獅更加猛烈地發情。
   「讓你幹,只要廠長你高興,怎麼都行。」葉小如放縱地低聲淫語,每當此時她覺得就象個受虐的奴隸一樣。
   「幹,我使勁幹,把你幹透,幹漏!」劉勝利發狠地用力挺著腰部,汁水沾濕了褲子前臉,褲子上悠蕩的半截皮帶不時鞭打著葉小如的臀部,讓葉小如陣陣快感。
   「你真能幹,我都不行了,下邊又淌了!」葉小如恍惚中囈語著。劉勝利悶頭啃著她的乳房,將乳頭牽扯得變了形。「啊!咬死我了,又吃人家奶了,啊!」
   「快呀,快呀,快幹我呀!」葉小如似乎在鼓勵著劉勝利,自己也享受著陣陣襲來的高潮。「啊,不行了,出來了!你饒了我吧!廠長,你饒了我吧!啊,饒了你的乖女人吧!」每次高潮時,葉小如都是用語言刺激劉勝利,她知道劉勝利就喜歡她的浪叫,她的掙扎。
   「啊,快呀,往我裡面幹啊!」葉小如雙腿夾緊了劉勝利的壯腰,雙腳又勾著劉勝利的臀部,幫著劉勝利用力挺進。「啊,快幹我裡面,快往裡射呀。」
   「給我呀,給我啊,給你的女人啊!」
   在葉小如的不斷挑逗刺激下,劉勝利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下面開始發熱。劉勝利抓住這最後的機會,賭徒一樣將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熱火全部壓上。眼見葉小如在下面低低的求饒,一個膝蓋已經不自主地彎曲到了寫字臺上,似乎忍受著巨痛一般。眯著媚眼,雙手亂抓男人的脊背,神情極為淫蕩。
   「給我啊,好廠長!我的男人!!」葉小如低聲輕叫著。忽然用力起身,反而把劉勝利壓到了椅子裡,跨坐在男人的懷裡,來回盤桓自己的肉臀。劉勝利享受著女人的溫存伺候,索性不動作了,由著葉小如上下左右騎馬一般顛簸著身體。胸脯捂住劉勝利的臉部,讓男人隨意親吻乳房。
   劉勝利還沒見過葉小如這麼主動瘋狂,抱住女人的腰臀狂力上頂,感受著濕滑溫潤的滋味。「寶貝啊,你真浪啊!嗯!嗯!」劉勝利忍受著將要喊出來的快感。
   「啊!我不行了啊!廠長,你真大啊!」葉小如低低地淫叫著,雙腿猛夾。
   劉勝利的速度更加快了,借著葉小如的淫語媚相,只覺得頭腦一片空白,下身電流一過,「噢」的一聲射出了自己的淫液。烈火暫時熄滅了,劉勝利稍微清醒了一些,抱住葉小如,一隻手伸進葉小如的陰部,撫摩著光滑柔嫩的隱秘肌膚。葉小如迅速把上半身收拾成進來時的俐落,赤裸的下半身卻沒有放下裙擺,完全暴露在男人眼前。
   「小騷貨,怎麼在你騷洞裡就沒個夠呢!一天到晚就幹你能高興!」劉勝利感慨。
   「還愁啥呀?設備不開起來了嗎?」葉小如心疼地撫摩著男人的頭髮。
   「都有白頭發了,人家心疼你!」
   「哪那麼簡單呀,設備是死的,人是活的。哪有奔設備來的工作組啊,都是奔人。工作組來了快一個星期了,技改資金也審了,還沒有態度。你明天安排一下,在世紀酒店接待,別讓他們再象前幾天,中午食堂,下班就回家!」
   「請不動啊,咱們主任都出動幾次了,你不也表示過了嗎!人家軟硬不吃啊。」葉小如抱怨道。
   「還是你單獨去請吧,女人面子大,季主任應該不好意思拒絕。」劉勝利狠狠的說。
   
   「你們男人怎麼都欺負女人啊。我都為你獻身了,還要我去獻別人呀?」葉小如怨怒地說,一下離開了劉勝利的懷抱。
   「不是讓你去獻身。我看誰敢碰你下麵!我還不捨得呢!約出來吃飯消遣一下,主要是探探口風。」劉廠長無奈地說。
   「如果我保不住位置,離開你活著也就沒有意思了!」劉廠長傷感地說。在事業上,他第一次請一個女人幫助,而且是自己全權擁有的禁臠。
   「看你,我去還不行嗎!別難受了,啊!」說完,將自己豐滿的胸脯貼送到劉勝利臉邊,整個身子偎到了男人的懷中。每天就這麼一點寶貴的時間給兩人親熱,真捨不得走。
   「趁早過去看看,免得又拖一天!」劉勝利親吻著葉小如的乳房,戀戀不捨的放開了。
   葉小如在辦公室整理完自己的儀容,確定身上沒有粘著自己男人的任何痕跡,才緩步來到工作組的臨時辦公室。見只有季主任一個人在整理材料,心中暗自慶倖。
   「你好,季主任,忙吶!」葉小如略帶嬌媚的儀態雨檢查組的季主任打招呼。
   乾癟的季主任五十多歲,他對這個年輕俏美、風情四射的廠辦副主任印象很深,給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劉勝利就算沒有經濟問題,肯定也有作風問題。
   「啊,快下班了,整完材料就走!」季主任沒有敢正眼看葉小如,心裡已經打鼓了。
   葉小如直接坐在了季主任的旁邊椅子上,疊起了包裹著半透明絲襪的性感雙腿,一陣香風吹到季主任的臉上。
   「季主任,正好沒有別人,我就單獨跟您說吧。我們廠長今天請工作組的同志吃飯,您一定得答應。」
   「有啥好吃的!我們得注意影響!再說,你們也沒有什麼大問題吧。」聞著女人的芳香,季主任有些暈乎,但說話還是滴水不漏。
   「看你呀,不就一頓飯嗎!至於嚇成那樣嗎!要不這樣,季主任,我們就請您!」說著,葉小如將一隻粉嫩的細手放到季主任大腿上稍微加重力度拍了一下,幾乎碰到了大腿根。
   「這樣不好吧,我們有規定呀,就工作餐。」
   「沒事,就我和劉廠長陪您,沒有別人。再說下班時間,沒有違反規定呀!」葉小如又加重了拍打男人大腿根的力度,並延長了停留時間。那只能要男人命的玉手,帶著還推了一下季主任的胳臂。葉小如怕季主任忌諱別人,特意強調了一下出席的人。
   「我看您天天是工組最後一個走的,那就這樣,晚上我來接您,一定啊!不能再推脫了啊,季主任,說死了,啊!」葉小如再次輕輕拍了一下季主任的大腿,算是肯定得到最後的默許答覆了,才站身起來。
   望著葉小如出門時款款扭動的身影,季主任不知道晚上是什麼樣的宴席等著自己。
   下班前葉小如特意回家換了一件薄料淺米色旗袍,旗袍的考究暗花紋從胸部開始,隨著她身體豐盈曲線任意變形,直到彎向臀部下面,順到雪白細膩的腳脖。兩隻雪白的胳膊優美的在體側擺動,如楊柳輕搖。髮式也挽成了一個漂亮的抓髻順在腦後。高開叉的旗袍隨著腿部的擺動,偶爾露出大腿似乎可以看到臀部的肉了。肉色的透明絲襪透著陣陣香風。一雙白色的細高跟鞋顯得小腳勻淨俏麗。
   葉小如站立在酒店大堂,引來無數豔羨的目光。這裡是遠離廠區的市區,沒有什麼熟人,葉小如盡情展現自己嫵媚的另一面。劉勝利陪著季主任進來的時候,看到葉小如盈盈笑意的剎那,又是欲火高漲。若不是礙著旁邊的季主任,早已撲過去了。其實旁邊的季主任何嘗不是這個滋味。兩個男人圍著一個女人,說著不著邊際的話,甚為尷尬。
   儘管晚宴的規格相當講究,但宴席氣氛並不輕鬆。
   季主任始終不苟言笑,劉勝利從上任以來,沒有吃過這樣窩囊的飯。多虧葉小如從中周旋,宴席氣氛才算過得去。
   葉小如守著紅酒瓶,一個勁兒勸酒,季主任架不住只好一一喝下。平時不勝酒力的他在這個美豔少婦的攻勢下頻頻被迫舉杯。一張佈滿皺紋的老臉豬肝似的發紅。雖然沒六十歲,但季主任看著相當蒼老,一看就是官場上被壓榨多年的結果。
   季主任始終沒有說出實質的東西,東拉西扯,半醉的眼神不時掃描著葉小如的身體,看得劉勝利很不舒服。心想沒有自己的這個女人作陪拉攏,恐怕這個傢伙早起身離開了或者乾脆對自己的女人動手動腳了。
   三個人喝的紅酒不少,可喝酒的時間並不長,似乎每個人都覺得這飯吃的不舒服,盼著早些結束。看來這飯是白吃了,劉勝利心中有些掃興。
   「就住這裡吧,四星級,挺不錯的環境。今天太晚了,你說呢,季主任!」看著眼前風情萬種的少婦,季主任已經無力反對了。紅酒的後勁上來了,讓他很迷糊。
   三個人來到酒店大堂,時間尚早,酒店裡不少人過往。
   為了保持自己的身份,劉勝利沒有上樓,違心讓葉小如一個人扶著季主任上去了,沒有忘記偷偷指了一下腕上的手錶給葉小如。隨後自己抹著已經有些拔頂的頭髮,坐到大堂沙發上。心裡說不出的複雜。
   葉小如將踉蹌的季主任簡單安排完畢,一會就下樓了,順便搭劉勝利的車回家。
   今天劉勝利特意留下一輛普通的桑塔那轎車,沒有開自己的日本進口尼桑。主要是不想讓旁人注意。
   雖然今天吃飯基本沒有收穫,但是失望的劉勝利卻很興奮。以前葉小如只是職業打扮,頂多穿件短裙什麼的,已經很讓他發狂了。沒想到今天葉小如完全變了樣子,他發現自己的女人還有另外一種裝扮,一種別樣的風致,讓男人傾倒的風致。不用過多的肢體動作,不用過多的語言,簡單的舉杯送遞,眼神自然跟過去,含蓄微妙中,男人就已經骨軟筋酥了。等信號的時候,劉勝利趁機使勁摸著葉小如的大腿和臀部,搞得葉小如輕聲哼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