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胡志伟文集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按】:《人慾橫流》是一部流傳於大陸民間的著名情色小說,它結合了中國古代情色小說《肉蒲團》、《杏花天》、《濃情快史》的修辭風格與英美作品《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北回歸線》的自然主義手法,將今日大陸上各級官員荒淫無恥聲色犬馬以及與基層百姓全民淫亂描寫得淋漓盡致,呈現了一幅世風日下、處處偷情的圖景。此所以今日大陸有兩千萬性產業從業人員以及八十四萬愛滋病患者(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語)。
   第一回 青澀男兒入紅塵 意亂情迷銷魄魂
   西元1992年夏天,一個極為平凡的日子。
   剛剛大學畢業的尚鴻經過長途列車奔波,終於逃避了江南酷熱,到達了自己畢業報到的城市,這座中國北方的工業重鎮。

   下車後,尚鴻長長的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準備迎接自己走向社會的新生活。說實話他對新單位沒有太多的奢望,只知道接收單位是一家大型國營機電工廠。畢竟是剛剛經歷了89學潮動亂,這幾屆的畢業分配都不是很理想,況且這又是最後一屆國家包分配。無論國家前途如何,政治如何,自己還得在這片土地上紮根,這也算是命運吧。想想自己操勞的父母,就感慨萬千。多少父母節衣縮食供孩子寒窗苦讀,就為了他日的出人頭地呀。想到這裡,尚鴻一顆年輕的新又有了一股激情,一股奮鬥的激情,雖然這激情被長途列車暫時顛簸消耗得所剩無幾了。
   出了火車站,尚鴻急忙找了一部公用電話,按照報到通知給人事處去電話聯繫,一位元自稱張處長的人接了電話:「喂,這是人事處。我們這的車緊張,麻煩你自己乘坐公車來吧。很好找,到北方機電廠站下,我們廠大門沖馬路,你和門衛說報到,然後到廠部人事處報到。我等你。」尚鴻很失望,沒有想到傳說中這麼大的企業竟然還不如自己的學校大方,入學還有接站呢!
   公車上人很多,尚鴻儘量向裡擠,希望能找到一個座位,報到的單位與火車站距離太遠了,橫跨了大半個城市。本來這最後的征途實在算不了問題,但尚鴻畢竟自己長途奔波,還挎著一個隨身的旅行包。為了防止被偷竊(實際一點值錢的東西也沒有),將包挎在身體側面,自己能照顧到。尚鴻順利擠到了車廂後部,就算在北方,尚鴻體魄也很突出,因為一米八的身高吧。
   公車突然顛簸了一下,尚鴻的左腳背似乎被釘子紮了一下,透過鞋面傳來一陣疼痛。尚鴻本能地 「啊!」了一聲。一個女子急忙回頭道歉,挪開自己的高跟鞋。如果對方不回頭,尚鴻暫時還真沒有留意她。雙方一對視,尚鴻才發覺對方是位很有風致的少婦。中等身材,苗條不失豐盈,穿著淺灰色的緊身連衣裙,盤著烏黑細卷的頭髮,露出脖頸雪白。少婦剛要繼續說話,碰到尚鴻清澈陽剛的眼神,轉而泛出一絲的羞澀。尚鴻對這種眼神很熟悉,大學期間,陌生的女孩突然看見自己就是這樣的,尚鴻對自己陽剛高大的外型還比較自信。但是這位少婦的眼神中,又有成熟的東西,略帶幽怨的眼神一瞟。
   尚鴻本來空蕩蕩的心靈,即刻被少婦吸引過去了,雖然看著車窗外面,眼神卻留意著少婦的一舉一動。忽然,一隻男人的手緩緩靠近了少婦的腋下的小皮包,拉鍊已經被拉開了。如果不是尚鴻心裡默默注視著少婦,這個隱秘的動作根本沒有人發現。
   尚鴻一股急勁兒,伸手打了一下那個男人的胳膊:「你幹什麼!」看外表,尚鴻就確信自己不懼這個竊賊。
    「關你什麼事情,小心老子弄死你!」竊賊凶像畢露,與尚鴻推搡了一個來回,卻沒有占什麼便宜。尚鴻掄起背包準備大戰一場,車裡頓時混亂起來。本來擁擠的車廂忽然給兩人讓開了一些空間,連那個少婦也本能地向尚鴻身邊躲。
    「他偷你錢包!」尚鴻急忙提醒少婦。少婦略微清點了一下,沒少什麼。與尚鴻一起怒目對峙竊賊,幾個陌生人甚至要衝過來幫忙。尚鴻心中暗自合計,這也就是在北方,人們都有血性,要是在江南,估計沒人願意管閒事。表面兇悍的竊賊瞬間露出了猥瑣的一面,左右回顧著眾人憤怒的眼神。剛好又到了一站,竊賊匆忙擠下車,並沒有人攔阻。
    「小子,有本事下來,老子整死你。」竊賊下車後來了威風。尚鴻搶身就要衝下去,被少婦一把抓住了。
    「算了,什麼也沒丟,不值得!」少婦的聲音輕柔甜美,尚鴻一下被馴服住了,乖乖地站住了。兩人卻沒有再說話,車內又恢復了平靜。
   公車象一頭費勁的老牛繼續緩慢前行,時而加速又急停,尚鴻暗想這車怎麼象我們國家這幾年的政治經濟環境,難以琢磨。車繼續不斷的顛簸,尚鴻的身體不斷摩擦少婦的後背,下身甚至偶爾摩擦到少婦的臀部,感覺到軟軟的又堅實的肉丘。惹得尚鴻無限遐想,下部已經明顯突出來。好在挎包擋住了其他人的視線,少婦也沒有躲閃,就這樣若即若離的。少婦也有意無意的好象借著顛簸不時偎到尚鴻懷中。尚鴻感覺有種衝動,想擁抱少婦身子的衝動,本來尚鴻的身體就是半包圍著這位少婦,直接可嗅到少婦身上的淡淡體香。尚鴻偷偷俯身將臉貼近少婦的脖頸,聞到一陣化妝品的香氣。這種香氣尚鴻很喜歡,是那種喜歡精心打扮自己的女人身上才有的芳香味道,許多時候,在理髮店裡,那些美容美髮的女人經常是這種味道,夾雜著只有已婚女人身上才有的陣陣誘人體香。
   公車快駛離繁華區了,終於下車的人多了。少婦見面前的人下車,只得側身讓路,一下將整個半邊身子偎到了尚鴻懷裡。車到站一個剎車,少婦踉蹌了一下,尚鴻本能的深出手抱住了少婦的腰枝,感受到少婦彈性柔軟的腰身。少婦臉微紅,趕緊坐到空位,尚鴻也有機會俯視少婦的全貌。
   少婦二十五六歲也許三十歲,女人的年齡真的難以琢磨。白皙的皮膚,微圓的瓜子臉型,蛾眉淡掃,星眸善睞,加上淡淡的眼影,一種迷離幽怨的神情。鼻樑直挺,鼻尖俊俏,櫻桃小口,嘴唇微微禁閉又有些微張的樣子,十分誘人。越過胸前的黑吊帶,看到隆起的胸部肉感十足,微微有些汗。最可人的是露出的小腿光潔細膩,一雙秀美的玉足穿著黑色絆帶高根涼鞋,腳趾甲竟然塗的是寶石藍,顯得白淨性感。少婦也發覺尚鴻在看自己,雙腳併攏,雙手放在勻稱的大腿上,手中握著黑色的小包。少婦無意向上飄了一眼尚鴻,剎那間兩人那都沉浸在對方的眼神中,又急忙回避開對方的眼神。
   就這樣,繼續前行,最後已經有空座位了,尚鴻也依然站在少婦旁邊,好象要保護少婦一樣。尚鴻只盼望公車永遠不到站,好這樣肆無忌憚的俯瞰這位少婦的風韻。
   終於在接近尚鴻目的地的一站,少婦站了起來,尚鴻趕緊側身讓位。少婦帶著一股香氣從尚鴻胸前走過,直奔車門。尚鴻下意識的跟了過去,一起下了車。少婦感覺到後,微微回頭,又用眼角飄了一眼尚鴻,腳步也放慢了,似乎在觀察尚鴻往那裡走。尚鴻反而不知所措了,就勢走到少婦旁邊:
    「請問北方機電廠怎麼走呀?」少婦感覺很突然的樣子,露出了難以形容的笑容:「你怎麼早下車了,還有兩站多地呢!不過不遠,也能走到的。」
   少婦笑的時候牙齒露的不多,而且牙齒精緻,舌尖粉紅纖巧。「好美的牙齒!」尚鴻一下走神了。
    「我是畢業分到這的,不認識路。是不該在前面拐了呀?」
    「沒有,得過四大個路口呢,是左拐,不是右拐。」少婦伸出雪白的胳臂指引著,腋窩處也露出部分細膩的皮膚。
    「真有些江南女子的味道。」尚鴻腦海中一閃。
    「你們那個工廠在這還是很有名的大單位,快一萬人了,以前可不容易進去了。現在好象效益一般了。你是哪裡分來的大學生呀?」
    「浙江的,但我家是北方的,畢業哪來哪去。怎麼稱呼你?」
    「我姓黃,你呢?」
    「尚鴻!高尚的尚,鴻雁的鴻!」
    「挺好聽的,到底是大學生!」少婦稱讚道。尚鴻也沒有分清楚是誇自己的名字還是誇自己解釋的好,有些不好意思。
    「你為什麼選這個單位呀?怎麼不去政府機關什麼的呀!」少婦邊走邊問。
    「我這裡沒有什麼關係,這幾年都分配不是很理想!下基層的特別多。」
    「哦!看來我們這裡又多了一個人才。」少婦有些安慰加調侃。
    「你也在這個單位嗎?」
    「不是,我有朋友在這個單位。我們這片都和你們單位有點聯繫,這片就是個小社會,時間長你就有感覺了。你學什麼專業的呀?分到這具體幹什麼崗位知道嗎?」少婦似乎閒聊的問,尚鴻感覺雙方很有萍水相逢的感覺。
    「我學自動化的,也不知道給我分什麼崗位。反正得努力工作,先得立足吧。」
    「祝你成功啊!啊,我快到了。這是我的名片,有機會還是能見面的,努力吧,大學生!」少婦款款的擺動腰枝,腳下高跟鞋發出咯咯的節奏聲響,漸漸向馬路的遠處走去。過馬路時,借著觀看路況,少婦還微微飄了一眼尚鴻。
   尚鴻楞楞的看了一會,算是目送了。心中竟有些失落的感覺。抬手看看名片,一行俊秀的印刷楷體字映入眼簾:晶晶美容美髮中心--- ---- 黃晶晶
   尚鴻到達新單位大門時,已經下午快3點了。強烈的斜射陽光披撒在水泥加鋼鐵的廠區大門上。遠遠看廠區很乾淨,大門一側立柱赫然掛著白底黑字的標牌:北方機電總廠。
   人事處已經有新來的大學生報到了,眼前的張處長與尚鴻想像的基本一樣,白襯衫襯托著官氣十足的國字臉,略顯狡猾的眼睛很快打量了一下尚鴻。見尚鴻進來,急忙打招呼:「就等你了,沒有坐錯車吧。我們廠有名,很好找。來介紹一下,這是小周,這是小王,小袁。你們自己先熟悉一下,以後正好一個寢室。小尚,把你的報到書給我,讓人把手續落實了。一會送你們去宿舍。」
   年輕人,很快就嘮到了一塊。
   周海:山東畢業回來的,長的略微有些瘦弱,眼鏡後面閃爍出些須自卑托起的光芒,好象怕別人忽略自己一樣,故意拿出老練的派頭,消瘦的刀條臉,一直不停的講話。尚鴻估計大家都沒有認真聽他講。
   王言,估計一米八差不多。典型的北方男人,濃眉大眼。 自我介紹也很得體,給尚鴻一種親切感。所謂同類相近吧,尚鴻可以肯定的是,小王曾經是學生幹部。
   袁可學也有意思,中等身材,中分的髮式顯得時髦又有些世故。見面就發煙,笑嘻嘻的。估計小周、小王的煙都是他發的。本來尚鴻不吸煙,不由也接了一支,象徵性的點上了。一聊,小袁是本地畢業的,家在近郊。
    「這個廠子還行吧,看樣子有個幾千人。」周海發話。
    「原來一萬人,聽說。」王言說。
    「你們不知道,這個廠子在我們這挺厲害的,原來能進這個廠子可不容易了。現在差了,都不願意來。我這是為了留在市里,才落到這的。現在的國企就是能解決戶口問題。別的沒啥!」袁可學老練的話語讓幾個新來的有些吃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