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金典戎曾任北平行轅(主任孫連仲)參謀長、
·許崇智說他需要錢
·顧孟餘解散了自由民主大同盟
·謝澄平接受各類美援共港幣2800萬元
·翁照垣同日寇的鐵甲車、炮兵纏鬥34日之久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一、 原作說溥儀關心國內外大事,待人寬恕,不念舊惡,對窮人有同情心,又樂於為善;但譯者按語引用《我的前半生》說他脾氣壞,動輒打太監,對中國與世界大勢一無所知。
    二、 原文說遜帝寫一手好字,他的師傅個個都是詩人,他曾化名寫詩刊登於北京一家日報;譯者按語則說溥儀的書法猶如塗鴉,他的師傅多數非詩人也,溥儀的詩作多數抄自古人著作云云。
    三、 原文稱徐世昌是學者型文質彬彬的君子,譯者硬說他根本不是學者,只是官僚政客而已,雖是翰林出身卻未任過主考、學政,僅充任過一次閱卷大臣;雖得到巴黎大學一九二一年贈予文學博士學位,但學問很庸劣,連博士銜都是以兩萬元買論文換來的。
    四、 原作說廢帝以鉅額金錢賑濟日本災民并無政治動機,他本性仁慈寬大,捐錢賑災不願用真名。譯者引用溥儀在縲紲中口述的回憶錄,稱救濟貧民為了宣示皇恩浩蕩,賑濟日本地震災民是為了讓全世界知道自己的善心,純出於政治動機。


    《紫禁城的黃昏》中譯本無疑是一本奇特的書,它的註釋或按語不是排在篇末或頁末,而是緊跟著原文,往往按語比原文冗長幾倍,有時讀者分不清哪些是原作哪些是譯者的評語,不啻喧賓奪主。例如:(1)有關故宮文物南運,原作僅五行半,譯者按語卻多達卅四行半,從溥傑盜寶、敦煌失寶扯到袁世凱以盜寶罪名逼迫熊希齡充任國務總理(2)遜帝大婚的禮物被馮玉祥軍充公,原文僅六行半,譯者加按竟達廿八行,連香港遺老陳伯陶的奏章都抄錄上去了(3)原作寫醇親王的北府僅三行,譯者羅列三座醇王府堆砌了卅七行,連王府的戲班都扯進去了。(4)廢帝用電話同外邊的人開玩笑,原文僅四行半,譯者的按語多達廿二行,從京劇名票楊小樓扯到雜耍演員徐狗子,不厭其煩。
    高伯雨的政治立場極為鮮明
    在翻譯過程中,高伯雨邊譯邊評,夾敘夾議,表露出極鮮明的政治立場,諸如:(1)維護中共。原作指主張廢除優待條件的人中間,有大量受共產主義宣傳著了迷的學生;譯者按語稱,在二十年代初,中共的影響力并不大,到莊士敦寫這本書時,中共在若干大中學才具影響力,但這是一九二九年以後的事,莊氏把時間提早了近十年(2)崇敬孫中山與他領導的革命事業。原作寫中山先生「很不適當地穿一套西洋的常禮服,戴高帽子」,譯者稱「莊士敦頗有輕視之意,他對中國的革命是頗有遺憾的。」原作稱民國政府對明裔朱煜勛絕不施以拯救,譯者則稱延恩侯在民國初年仍可向內政部領取每年八百元的官俸。原作對左翼報刊提到遜帝,都用鄙夷的態度叫溥儀并加引號,連帝國主義也加引號,認為是受那班和蘇聯大使館接近的激烈派政客所影響;譯者則認為莊士頓否認世界上存在帝國主義,事實上孫中山揭櫫打倒帝國主義取消不平等條約中國才能翻身之說不必蘇聯大使館來教我們的學生也,凡是有正義感有頭腦的中國人絕對不會尊稱復辟罪魁為宣統皇帝或皇上的。譯者還對中山逝世後,執政段祺瑞不向遺體告別,又在國務會議上詆毀中山先生說中華民國不是他手創的,段派遣誘捕孫中山的清庭駐英倫公使龔心湛之姪、內務總長龔照瑗做代表祭祀孫中山,頗不以為然,稱引起了北京各界公憤。又說,一九三三年國民黨得勢,段祺瑞離京赴滬定居,蔣介石親送段登車,段又對中山先生的信徒慕維孫中山偉大,前倨後慕,令人齒冷(3)原作說,溥儀逃到使館區時,日本公使尚不知道。這是為日本帝國主義辯護。譯者說,日本早就垂涎中國的東三省,莊氏為日本帝國主義洗滌,令人齒冷。可惜莊氏早死三年未見到日帝攻擊威海衛殺害許多英國人。上述言論似又同高伯雨晚年在信報的專欄文章大相逕庭,高氏在專欄上連篇累續敘述孫中山以大元帥名義令吳鐵城的警衛軍與蔣中正的黃埔學生軍肅清廣州商團叛亂是蓄意劫奪商團合法購置的槍械,又說孫中山 平孫炯明叛變過程中炮轟廣州市區民居釀成民憤極大云云,還引用某遺老著述筆記云中山每晚要輪換兩名潮州壯婦侍寢。同樣一個高伯雨,前後判若二人。(4)原作同情廢帝出宮所受驚嚇,譯者指出廢帝祖先入關時恣意殺害漢人,比起俄帝尼古拉二世的下場,漢人對溥儀尚有分寸,可惜莊士頓未見廢帝囚禁撫順等情節,其受辱程度遠甚於出宮一段。全書中譯者對日帝、對漢奸極為憤慨,然高伯雨在專欄承認日佔香港三年零八個月中,他為了購取廉價配給米,靦顏加入日本特務機關組織的文化團體,可見他本身的民族氣節也好極有限。
(2020/0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