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15(下)]
胡志伟文集
·姑妄言卷17(下)
·姑妄言卷18(上)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下)
·姑妄言卷18(下)
·姑妄言卷19(上)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 明末官場腐敗酷似今日中國大陸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2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3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3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4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4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6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7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上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3)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1 (上)
·姑妄言卷21(下)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15(下)

第十五回 仙方疗妒
   
   
    二人酒兴一浓,便黏做一处。桂氏虽好而不耐战,不得他的紫筋矛分花挠,及至上身,不多工夫,就递了降表。犹如那好饮而量窄的人,见了酒就涎,吃不上三杯,便酩酊如泥。惟有香儿生得身子壮实,可称劲敌。同万缘有几合泼战,间或万缘回寺里去,桂氏便叫盛旺来补空,总是他这身子一夜也不肯独宿,户半宵也不许空闲,真如在极乐世界中过日子。这几个丫头托主母的余福,也几几成了散仙一般快乐。只那裘氏同那八妾十婢,与姚泽民朝暮乐了几年,忽然一旦分离,也不像去了个儿子,竟像死了个丈夫。茶慵饭懒,泪眼不干。大家坐着闲话,但提起他来,就不住堕泪。后来想了个排解之法,把家中的仆妇们叫了上来,讲新闻说白话释闷。
   

    说了几,这些婆娘所知有限,没得说了,就叫他们将鄙秽的话只管诌着说。那些婆娘要奉承夫人欢喜,无般的不说出来,却都拙口钝腮,头上一句,尾上一句,支支离离,说得总不入耳。说了些时,连这诌话都诌不上来了。
   
    内中有一个常氏,是裘氏陪嫁的仆妇,生得薄薄的两片嘴,密着一双眼,能言善说,口舌便俐。当姚华胄在家时,常上下传话便是他。他专会无中生有,得不的一点风儿就是雨儿。但是下边有甚么话,他便到上边添出许多枝枝叶叶,告诉主母。众家人都恨他,赠了他个美名,称为长舌妇。
   
    他图得主母的心,小意殷勤,无所不至。早来晚归,强拿强做,强说强笑。裘氏也着实爱他,分外抬举。他的男人随姚华胄去了几年,他常在上边上夜,间或也还回去,他也被姚泽民录过的。姚泽民知他是裘氏心腹,故千方百计上了他,在内中做个线索。一,裘氏同众妾闲话了一会,心上忧闷,叫长舌妇来说笑话,他就随口诌了一个。裘氏道:“不好,你不管的的,只要有趣,说了我们听。”
   
    长舌妇想了一想,道:“我说这个笑话,众位嫡娘听上兴来,不要怨我。”
   
    一个小媳妇子站在门口,看见一个叫驴跳那草驴。爬上去左戳右戳,再戳不着门,不进去。他心里急得了不得,见一个小孩子手上架着个麻雀儿走了来,他叫道:“小人儿,把麻雀我替你拿着,你把那驴子替他送进去。”
   
    那孩子也高兴,就把麻雀递给他。他一把攥住,那孩子去把叫驴的膫子扶着,对了门。那叫驴狠狠的往里一送,进去了大半截。那小媳妇子把牙一咬,浑身替他一趱劲,不觉把个雀儿攥死了。那驴子耸了几下下来,那孩子要雀儿。这媳妇子张开手看时,已攥扁了。那孩子哭道:“你叫我掐驴子给你看,你把我的雀儿都攥死了。”
   
    那小媳妇羞得跑进屋去,过路的人听见了,传为一个笑话。
   
    裘氏笑得了不得,说道:“就是这样有趣的,你想着说。”
   
    众人都笑了一阵,芍姐笑向菊姐道:“你每常可这样趱劲?”
   <姑妄言>
    菊姐笑道:“我倒没有趱劲,我听见二爷说他同丹姐姐初弄的时候,你倒急得咬牙来。”
   
    两人嘻笑拧掐着顽。裘氏道:“你们不要闹,叫他再说。”
   
    常氏笑着说道:一个女儿临嫁,叫陪嫁的丫头道:“我听见人说,头一次弄的要疼,我怕受不得,你夜里醒睡些,我要疼得很,你来替替我。”
   
    那丫头欢喜得了不得。他夜里留心听着,到了半夜忽听得姑娘哼着叫道“丫头”他忙走到床面前道:“姑娘可是叫我来替么?”
   
    那姑娘道:“不是。你把梳匣子里的抿子拿了来。”
   
    那丫头咕嘟着嘴道:“半夜三更要抿子甚么做?”
   
    那姑娘颤着声儿道:“你拿抿子杆,把姑爷的两个卵子都替我抿进去罢。”
   
    把众人笑得一仰一合。莲姐笑着道:“水仙,你嫡娘叫你拿抿子呢。”
   
    腊姐道:“抿子我倒用不着,叫碧梧寻个棒槌来与你罢。”
   
    大家又笑了一回。裘氏道:“你就说这样有趣招人笑的好。”
   
    常氏道:“春姐眼睛红红的害眼,我说个害眼的笑话罢。”
   
    一个女人屄里头生了个毒疮,疼得了不得,叫男人去请医生。男人说:“我知道甚么医生会医这东西,叫我那里去请?”
   
    女人说:“他必定有招牌,你去寻就是了。”
   
    男人只得去寻。一个眼科他家中那日有事,不曾挂招牌,就横放在门外的柜台上。那男人猛看见招牌上画的眼睛直竖着,想道:“这必定是医此道的了。”
   
    遂请他到家。那眼科道:“须得看看,才好用药。”
   
    那男人同女人商议,这东西如何好与他看?没奈何,叫女人爬在床上,蹶着屁股,将帐子掀开一缝,请他看。那医生当是看眼睛,先将一个指头按按,看可脸热,不想一下正按在那东西里头去,将指头进去了半截。那医生缩回手,往外就跑。那男子拉住他,道:“请你看病,怎么要跑?”
   
    那医生道:“烂成了这么个大洞,连眼珠子都没有了,还看甚么?”
   
    众人笑得跌跌滚滚的,雪姐问榴姐道:“你的里头有眼珠子没有?”
   
    榴姐笑道:“我倒没看见你里头的眼珠子,那日倒见你的一朵大花心,几乎被二爷捣碎了。”
   
    大家笑着。丹姐道:“你再说。”
   
    常氏尽着想,裘氏道:“说就说罢了,拿班做势的。”
   
    常氏道:“哎呀,我又不是个笑话口袋,打开了只管往外抖,也等我想想。”
   
    忽然笑道:“我想起一个好的来了。”
   
    一家子的老婆,一个钱也不肯给男人用。那汉子想块肉吃也不能够,想了一个计策,总不同老婆干事。那老婆急了,问他,他说:“我不知甚么缘故,把个阳痿了。前日叫医生看,他说这不是病,不知得罪了甚么鬼神,须得三牲香纸还个愿就好了。”
   
    老婆说:“这是要紧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忙取了些钱,叫买三牲纸马来,安排停当,对男人道:“你上香,我祝赞。”
   
    那男人才上香,他在傍边祝道:“一炷香,保佑鸡巴硬似枪。”
   
    男人道:“太硬了。”
   
    老婆说:“我好容易花钱费钞的,也要这样才好呢。”
   
    裘氏同众人嘻嘻哈哈笑个不住,丹姨向众人道:“你们可都爱这硬似枪的?”
   
    雪姐笑道:“姨娘,此时就有个皮条软的给你救救急,你也情愿,还想要呢。”
   
    榴姐笑着接口道:“雪姐姐就说的,丹姨他屋里放着老爷的一杆手枪,他难道不会用他,稀罕那皮条做甚么?”
   
    丹姨道:“那我用不着,你两位若爱,我就奉送。”
   
    常氏道:“众位不要闹,我又说了。”
   
    都才不做声,他道:一个女孩子出嫁,才十四岁,女婿有二十多岁了。娘怕女儿小,禁不得,嘱那陪嫁的丫头道:“你每夜听听看姑爷姑娘成亲是怎样的。”
   
    到了回九,他娘问丫头道:“我叫你听,是怎样来?”
   
    丫头道:“头一夜,听见姑娘叫疼,这两夜姑爷又叫疼。”
   
    他娘惊道:“姑爷为甚么叫疼。”
   
    丫头道:“说是姑娘把姑爷的屁股扳破了,故此叫疼。”
   
    众人听了,眼泪都笑了出来。腊姨笑向桂姐道:“那日二爷在你房里出来,向我说屁股疼,原来是你扳的。”
   
    正说着,常氏往外要走。裘氏道:“你往那里去?”
   
    常氏道:“我嘴说干了,吃口茶来。”
   
    裘氏道:“不许去。”
   
    叫秋月倒钟酒与他吃了,又叫再斟给他。春花拿了个碗,倒了一碗来,道:“夫人,这钟子不济事,这碗酒叫他吃罢。”
   
    裘氏笑着点头。春花拿过他叫吃,常氏道:“春姐,我吃不得急酒,放着,我慢慢的吃。”
   
    春花道:“夫人赏你的,等你慢慢的吃,你好娇贵的性儿,你才骂我烂了眼珠子,我且官报私仇着。”
   
    拿起碗向他嘴里一灌,他只得一气吃了。抹着嘴,哎呀哎呀了几声,瞅着春花道:“君子报仇待三年,小人报仇在眼前。”
   
    又道:“我说个吃不得急酒的笑话罢。”
   
    一个寡妇要嫁汉子,要寻个大膫子的。想道:“我听见人说,男人鼻子大膫子就大。”
   
    他一日看见个大糟鼻子的人,爱上了,央人去说要嫁他。那人就娶了他去。因众人来贺喜,多了两杯,醉了睡着。这妇人见他不醒,心里着急,解开他裤子一看,鼻涕般一个小膫子。那妇人急得没法,见他鼻子大得有趣,就脱了裤子,跨在他头上,把阴门掮开,套在他鼻子上一阵揉,揉得那骚水长淌,一阵一阵淌在他嘴里去。他还当是灌酒,说道:“慢些慢些,我吃不得急酒。”
   
    大家又笑了一阵。菊姐道:“今日是桂姐姐的寿日,你有上寿的笑话儿,说一个”
   
    裘氏道:“是呀,我就忘了,丫头们,快收拾酒,晚上替桂姐上寿。”
   
    常氏笑道:“我倒有个上寿的笑话,说给众位听。”
   
    一个公公生日,三个媳妇来上寿。大媳妇一手抱着个孙子,一手送酒来敬。公公喜道:“好好。”
   
    赏他一疋绸子。婆婆问说:“这是怎么个好?”
   
    公公说:“他是个女人,右边抱着个儿子,女傍着个子字,是个好字。他说公公好,故此赏他。”
   
    二媳妇头上戴了个大酱篷,过来敬酒,也叫赏他一疋。婆婆又问。公公说:“宝盖头底下着个女字,是个安字。他说公公安,故此也该赏。”
   
    第三个媳妇光着下身,拿个笔帽儿插在阴户里,过来上寿。公公大笑道:“赏他两疋。”
   
    婆婆怒道:“这叫个甚么样子?倒还多赏他。”
   
    公公道:“你不知道,一个圈儿里头又是一个圈儿,是个回字。我时常扰他,故此多赏他。”
   
    说得众人都笑了。芍姐道:“你这会子怎说得没力气了,声气放大着些也好听,娇声嫩气的,要是聋些,还听不见呢。”
   
    常氏道:“我这样粗喉咙大嗓子,还怕听不明白?要是聋子,就再说高些,也是听不见的。”
   
    笑道:“我倒提起个聋子的笑话儿来。”
   
    一家的公公是个聋子,连打雷也听不见。一日,见外边失火,问道:“媳妇,是那里失火?”
   
    那媳妇把他的屁股沟子一摸,他说:“哦,是后载门。可知是那条街?”
   
    媳妇拉着他的手往胯下一摸,他道:“是臭水沟。不知是甚么人家?”
   
    媳妇拿手把巴子抠了一抠,送在他鼻上,他闻了一闻,道:“原来是卖臭鲞鱼那家人。”
   
    道:“他不知有甚么坏处,就遭天火烧?”
   
    媳妇伸手捏捏他的膫子,又捏捏他的两个卵子,他道:“该烧该烧,一杆秤用两个秤锤,这样伤天理,还不该烧么?”
   
    众人正笑着,他又往外走。裘氏道:“你又往那里去?”
   
    他道:“我方才吃多了些,一时屁急了,我去放了来。”
   
    裘氏疑他躲懒,叫春香拉住他,道:“你有屁就在这里放。”
   
    他果然放了个大响屁。众人大笑道:“这也抵得个笑话。”
   
    常氏道:“我又想起个放屁的笑话来了。”
   
    一船人过渡,内中一个妇人一个和尚。那妇人偶然放了一个臭屁,众人骂道:“是那个没廉耻的,放这样臭屁?”
   
    那妇人羞得脸脖子通红。那和尚知道是这妇人,忙道:“列位休怪,是小僧一时失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