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五]
胡志伟文集
·孫殿英盜陵是為明末殉難漢人報仇雪恥
·張作霖欲運走故宮寶物被葉恭綽勸止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江平--初次的性交
·性史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五

   「好吧!」吳石被李漢一帶回客廳之後,終於勉強答應讓我們將他的妻子帶走。
    看看手錶,已經淩晨三點,我親自駕駛吉普車沿著新生南路左轉仁愛路在臺北沉靜的寒夜中奔馳。吳太太坐在我吉普車的右後方,另外還載著一名吳石派遣跟從的副官。車子在市區裡繞了很久,沒有人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麽,我們的目的地在哪裡?我把車子停在北一女中貴陽街方向的門口,然後回頭向後面的偵防車高喊:「到了!下車。」
    偵防車後門打開了,陸續跳下來兩名經且員,接著,吳石派來的副官也跳下車。我立刻踩滿油門,向前疾駛,駕駛偵防車的是李漢一,他與我一起工作了很久,兩人間默契很深,一見到我加油駛離,也不管已經跳下的兩名組員,便開著偵防車緊跟在我後面。被放下的兩名組員有點莫名其妙,在路上叫嚷著,吳石的副官則在後面奮跑直追。我終於將副官甩掉了,坐在旁邊的吳太太似乎看出了我的詭計,一臉無奈。
    我把吳太太帶到南京東路家中,這時大約是淩晨五點鐘,我叫我太太起床陪吳太太聊天,後然派一名組員到對面巷口買燒餅油條,飽餐一頓,才開始與吳太太談話。她是一個相當沉著的女人,從我們進入吳宅搜查直到此刻,幾乎都不說話。
    「次長夫人,難道你不認得我了?」我告訴她,在南京,當吳石擔任國防部史政局局長的時候,我是他底下一名科員:「我姓谷,到過府上幾次,我能夠升上校,都是次長幫的忙。」我把這些話說得很誠懇,不明究裡的人一定會相信我的話。


    這時,吳太太才開口說:「怎麽我都沒印象。」
    我繼續把戲往下演:「現在這事很嚴重,我很替次長擔心,想想,他是一名軍人,如果他與共產黨有任何關係,老先生(指蔣介石)絕對不會原諒他,現在,就只有你能救得了次長了。」
    吳太太原本故意裝作無精打采的雙眼忽然瞪大起來,她說了第二句話:「很久沒有見到那個人來了,你說我該怎麽辦?」
    有了這句話,我的任務即已完成九成,我慫恿她:「你不具軍人身分,不如你來擔一點責任,就說與次長接頭的共產黨是來找你的遠房親戚,然後,我在筆錄上寫得技巧一點,也算是報答次長的一種方式。」
    吳太太點頭說:「一切拜託你了。」
    當天一早,我打電話給毛人鳳,告訴他:「今天就可以抓人,罪證確鑿。」
    毛人鳳好奇地問我究竟是怎麽回事。我把偵辦過程向他說明了一遍,他頓了一下,然後笑著說:「好厲害,以後可得小心防著你囉!」毛人鳳平素是不喜歡開玩笑的,我與他相處多年,這是第一遭,也是最後一次調侃我。》
    經過兩天的等待,吳石卻未如預期有所活動。第二天晚上十點鐘,我開始採取逮捕行動。當吳石再度見到我時,態度仍相當強硬。「你又來做什麽?」他說,一副階級比我高的神氣。
    「奉命傳你去談話。」
    「我是國家堂堂的國防部參謀次長,你們怎麽可以隨隨便便就來抓人。」
    「是傳,而不是抓人。」
    吳石仍不放棄掙扎,他說:「不管你們是什麼單位來的人,我要見總長(周至柔)。」
    「要見總長可以,我們陪你去,何況,你要見他,他還不一定要見你。」
    吳石到這時候,才開始有些緊張起來,他故意用憤怒來掩飾內心的不安。「放肆!」他叫駡著,然後搖了電話到周至柔家:「請接總長。」
    周至柔拒聽電話,吳石的臉色霎時變得慘白,他用顫抖的右手輕輕將話筒掛上,沉默不語,直到進入訊問室之後,也一直保持緘默。
(2020/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