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四]
胡志伟文集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二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三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四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五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六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8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施義之加膝墜淵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 今天甜言蜜語 明天置於死地
·今天是他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
·明末三大案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二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三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五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七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八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九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2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3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4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5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6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7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8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9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孫越崎棄友背義 張莘夫厚葬北陵
·兇手莫廣成早已處決
·兩岸應聯合祭奠張莘夫烈士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5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6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7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8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9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1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4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5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6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7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8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9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1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四

   「你們是哪裡來的?」吳石在睡夢中醒來,來不及穿戴整齊,只著睡衣向著我們一行人問。
    「國防部技術總隊(國防部一個直屬的專業單位,政府遷台前,這個單位負責爆破上海市許多無法搬遷的工業廠房)。」由於我還沒有辦法肯定吳石的共產黨身分,不願貿然暴露真實身分,因此靈機一動,把惡名昭彰的技術總隊(隊長杜長城曾利用職務之便在撤離前訛詐了上海許多企業家的鉅款)的名號抬出來。我告訴吳石說:「有人說你是共產黨。」
    「胡說!」吳石表示,如果隨便一個人告了密,就可以任意騷擾被控告者的生活,那麽天下豈不就要大亂了。
    他是一個頭腦相當冷靜的人,因此,我決定不要和他在道理上爭,只是示意組員徹底搜查,一陣翻箱倒櫃之後,卻沒有半點斬獲。我心裡不免嘆服,假如吳石確是共諜,則他處理事情的細心程度,是我所見過共諜當中的佼佼者。這時,我和站在一邊的吳太太眼神不經意地交會,我想,那四目交接的時間不會超過半秒鐘,也正是因為她那心虛的眼神,引起了我對她的興趣。我告訴吳石:「能不能請吳太太跟我們一起到隊走上一趟?」
    「這是什麽話,不可以。」由於我們搜不出個所以然來,吳石的態度頓時轉為強硬。


    我不得不想出一套謬論用以說服吳石,我說:「既然有人檢舉,我只好帶隊搜查,如今既無結果,按道理吳次長實在是冤枉的,必然無事;只是,辦案有辦案的程序,我們還得做個筆錄,過程才算完整。可是吳次長您是中華民國的中將次長,在沒有任何確切證據的情況不找您去做筆錄實在說不過去……」
    吳石考慮了很久,一直沒有答覆,吸完一根煙,他索性在客廳裡踱起步來。他技巧地將步子滑向客廳左邊角落一僭張小桌子旁邊,藉著背影的掩飾,悄悄地從桌上拿起一件小東西。然後,他說:「我先上個廁所。」
    由於他取物的小動作稍嫌笨拙,引起我的組員李漢一懷疑。因此,李漢一便尾隨他前往廁所,並趁著吳石即將吞服安眠藥自殺之際,將他制伏。經由這一段小小的插曲,我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終於底定下來。「吳石確實是一名共產黨員。」我心裡竊自歡喜。
(2020/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