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批判文痞袁偉時]
胡志伟文集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下)
·姑妄言卷24上)
·姑妄言卷24(上)
·姑妄言卷24(下)
·批判文痞袁偉時
·為什麼要研究豔情小說?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我的前半生》抄襲莊士敦回憶錄
·毛澤
·蔣公還都南京萬人空巷歡呼
·胡適入宮見廢帝
· 袁世凱欲認袁崇煥為祖宗
·孫殿英盜陵是為明末殉難漢人報仇雪恥
·張作霖欲運走故宮寶物被葉恭綽勸止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判文痞袁偉時

中共展開批判「民國熱」的統戰 李勇
   談孔慶東、袁偉時、李敖、林保華、王丹、余杰、王怡
   
   中國大陸泛起的「民國熱」一發不可收拾,民間不但掀起「民國認同」,而且懷念「民國時代」的生活,其聲勢甚至影響到共產黨統治大陸的合法性。中共當局當然十分緊張,立即暗中展開「醜化民國」、「否定蔣中正」、「攻擊國父」的運動。透過他們在海峽兩岸布置的新聞文化界人士展開輿論攻勢,收買海內外略有名氣的學人,請他們撰寫文章,發表演講,把「民國時代」一切加以抹黑。然後宣稱:中國的紅太陽是1949年昇起來的!
   在中國大陸,目前表現得最積極的有北京大學的孔慶東,中山大學的袁偉時,在台灣則有被鳳凰衛視劉長樂收買的台灣「文化流氓」李敖與他的學弟王(or 汪)榮祖,不斷在電視及公開場合宣稱,蔣中正四九年率軍固守台灣,妨礙中國統一,導致台獨份子今日猖狂活動,危害兩岸和平,另外在台灣及海外的林保華、王丹為首的大陸文人學者,也同時否定中華民國,痛斥蔣中正「白色恐怖」統治,否定孫中山先生的「國父」地位,甚至把中華民國國旗形容為男人用的「保險套」,用後棄之可也,其用詞之尖刻,用心之惡毒,令人髮指。

   在網上首先看到的是中山大學袁偉時是對孫中山先生的醜化。他說孫中山在辛亥革命前後,表現得獨裁霸道,敵視批評他的黨內同志,反對司法獨立,開除異議法官,反對三權分立,實施憲政卻陽奉陰違。一點也沒有他標榜的「民主」、「共和」的風度,有什麼資格被捧為「國父」?
   袁偉時否定辛亥革命,甚至對中共政權尊稱孫中山先生是「偉大的革命前行者」也不以為然。他說民國時代社會黑暗,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不公不義。尤其蔣中正的獨裁統治,操縱軍警特務,監控逮捕反對國民黨人,屠殺不同意見黨內外人士。研究金庸武俠小說成為北京大學副教授的孔慶東,在「四月網」視頻上發表兩個小時的演講,指中華民國政府從來沒有效統治中國大陸。蔣中正排除異己,專制獨裁,血腥鎮壓共產黨人。孫中山建黨的手段毒辣,師承當年的蘇聯列寧與史大林,而國民黨與馬列組織類似。因此,中華民國不是民主共和國家,而滿清政府也不是孫中山率領的國民革命軍推翻,而是由「文武雙全」的袁世凱勸退,迫滿清孤兒寡婦遜位,就如當年堯舜禪讓帝位一樣,他甚至認為滿清政府比「革命成功」後的國民政府好。
   孔慶東的說法與台北的文化流氓李敖相似。只是李敖更惡毒,他與他的學弟汪(or 王)榮祖均把中華民國稱為「偽政府」,並說他當年跟父母去台灣是錯誤決定,並以失去跟隨他共黨老師嚴僑去大陸定居的機會後悔。
   孔慶東,李敖,汪榮祖,孔慶東(doubled),司馬南,張宏亮,韓德強,都是為中共代言的毛左份子,對一般大陸知識分子形容為「五毛黨」。至於林保華,至今仍在台灣打著反共旗號與民進黨內極端台獨份子勾結,極盡挑撥離間之能事,還從口頭到文字惡毒攻馬英九。迫馬英九為首的藍營人士向左傾斜,故意向台獨份子表示,馬英九親共賣台。因此他煽動318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人,想辦法衝入行政院,尋找馬英九賣台證據。
   而目前動向不明的是被中共軍警所打重傷最後驅逐來美國青年作家余杰。他與在四川一個叫王怡的青年作家,肆無忌憚的攻擊蔣中正、孫中山。把他們罵得一文不值,認為他們不如毛澤東。他們對於中共政權雖也批評,但卻有所保留。大概他們知道罵中共後果嚴重,罵中華民國孫、蔣,不但沒有麻煩,而且這可以像李敖、汪榮祖等人一樣成名,最後甚至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李敖就因為罵中華民國吹捧毛共,得到在香港名利雙收的「鳳凰衛視」老闆劉長樂一次奉上美金一百萬元之酬庸。
   當然,余杰與王怡是當今中國大陸異議文人,不大可能被中共操控。何況,余杰與我認識且有交情,我不想對他有任何的疑慮判斷。不過,他發表痛罵孫中山的文章與中共對外宣傳口氣接近,令我心生疑惑。從余杰最近在台北「中時出版社」出版的一本吹捧台獨份子,痛罵孫、蔣的書來看,他可能被台獨份子諾言所惑。不過,此刻台灣言論開放自由,罵孫、蔣,否定中華民國,甚至公開表態支持共產黨,也不會有麻煩。余杰可能想在台灣急速成名,於是仿李敖貶孫罵蔣。果真如此,也無可厚非,只是令我痛心,難過而已。因為,我曾經把他視為「忘年之交」的好友,不但把「美國華人傑(出?)新聞文化」奬金3000美元頒給他,並公開向紐約僑學界表揚介紹他,更在紐約接待他,後來他被中共拘捕,遊(?)來到美國,我還為他被美國華文傳媒冷漠而為他抱不平。
   上種種海內外知名的文人,對「國民熱」不以為然,但一名被台北國民黨人懷疑是中共派來美國「高級文化特務」的大陸學者辛灝年先生,卻(?got cut off)美國東西兩岸掀起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政移植到中國大陸,並在中國大陸推動「光復民國」的工作。他的說法是要讓中國大陸十三億同胞有自由、民主的生活可過,像台灣的二千三百萬中華民國國民一樣,不再受獨裁專制的政權所蹂躪!
   這就是中國大陸流行的「民國熱」所掀起的波瀾,值得海外華人一同關心!
   
   
   
   
   
   文多無据偏多寫 語不惊人死不休——誣蔑孫中山先生“五大罪狀”是指桑罵槐——
   
   內 容 提 要
    在孫中山先生鞠躬盡瘁76年后,香港文史刊物《明報月刊》出現一篇署名袁偉時的長文,以文革式的語言如“專制主義”“厶し伞薄笆褂眉耸侄巍薄耙愿锩蚱渌诿崽没实拿x把法律置諸腦后”“動輒舞刀弄槍”“有槍便有權”“挑動內戰攻占別省土地”“念念不忘用武力統一中國”等等,誣指中山先生有“五大罪狀”。袁文的“論据”出自帝國主義情報机關的諜報資料与殖民主義喉舌的讕言,還重彈八十年前軍閥、封建余孽、漢奸賣國賊的舊調。其中主要論點抄襲自陳炯明之子陳定炎与李敖在港台兩地的著作。
    鑒於明報月刊行銷全球一百多國,在港澳台及海外華人社會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袁文客觀上助長了否定辛亥革命、提倡民族虛無主義的歪風。作者耗費廿個工作日,查閱了三千多万字、一百多位近代史名人的回憶錄,為長眠地下不能開口的孫中山先生辨誣,冀揚清激濁,還歷史以真實面貌。
    1923年2月20日,孫中山先生應香港大學校監、港督葛羅斯汾之邀前往發表演說。當何東爵士陪同中山先生進入大禮堂時,全体學生与來賓起立鼓掌歡迎,達數分鐘之久,且揮動帽子,歡呼聲与拍凳聲夾成一片。港大學生會主席何世儉首先致歡迎詞云:“用任何言語介紹孫中山先生皆無必要,因孫中山先生的名字就是中國的同義字,孫中山先生的經歷如用書本記載下來,無疑的將是最吸引人的事跡,如果愛好自由是偉大的考驗,那么孫中山先生將与偉大共存,因此現在我們面前的,就是這么一位中國的偉人,一個真正的君子,和一個胸怀廣闊的愛國者”。(1)這是上世紀20年代,居住香港的知識份子對孫中山先生的評語。17年後,在陪都重慶的國民政府明令全國,尊稱孫中山先生為國父。再過16年,毛澤東主席發表《紀念孫中山先生》(2)一文,盛贊他“是中國革命民主派的旗幟”“全心全意地為了改造中國而耗費了畢生的精力,真是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又說:“我听過他多次講演,感到他有一种宏偉的气魄。從他注意研究中國歷史情況和當前社會情況方面,知道他是很虛心的。”對於他的缺點,“這是要從歷史條件加以說明,使人理解,不可以苛求于前人的。”
    又過45年,到廿一世紀光臨時,香港一份文史雜志《明報月刊》七月號忽然刊登了一篇兩万字的奇文〈對孫中山史跡的質疑〉(3),作者是廣州中山大學哲學系退休教授、廣東中山市孫文學院前任院長袁偉時。在這篇自稱遭國內(按:香港在國外嗎?)出版机构退稿近十次的長文中,作者認為孫中山1917年南下護法是個“錯誤舉措”并以文革式的語言聲罪致討,列舉孫中山先生五大罪狀:(一)“在民主制度恢复在望之際,卻肆意建立非法政府”(二)“號稱護法,卻明目張膽踐踏法制”(三)“玩弄毫無效果徒增紛爭的政治游戲”(四)“助長政治瘟疫蔓延,運用殘暴手段消滅政敵”(五)“毆辱議員、賄賂議員,以非法程序選出獨裁總統”。在這位孫文學院前任院長筆下,護法竟是“丑劇”,孫中山出于“變態心理”,集“假造民意”“專制主義”“在正義的名義下厲行專制和恐怖統治”之大成;接著在明報月刊十月號的八千字文章《孫中山与民主自由相悖的觀念》中又指孫中山“開創反民主的組織原則”“推銷愚民哲學”,甚至把民主在中國進入歧途歸咎于中山先生,把他描繪成一個十惡不赦的魔鬼。
   
   
    由于上述兩文通篇都是邏輯混亂、危言聳听、指鹿為馬、顛倒是非,牽涉了不少歷史事件与問題人物,本文不擬逐條批駁,只是從學術的角度來探討護法運動的成效,以及澄清對孫中山先生偉大人格涉嫌誹謗的若干事件。
    孫中山為什么要南下護法,可見於1917年7月12日在汕頭各界歡迎會上的演說:“一次革命起于武昌,為推翻滿清之專制;二次革命則在南京,為袁世凱暗殺宋教仁而起。暗殺宋教仁,何以就要革命?以宋氏之死,實政府主使,証据顯然。夫個人殺人,有國家法律可以裁判;政府殺人,已無法守,人民自危,亦只得革命。三次革命在云南,因袁世凱推翻共和、僭稱洪憲皇帝,南方各省擁護共和,所以有護國軍之役。四次革命則今日,因倪嗣沖造反,而有張勛之复辟。現在民國算已亡了,今日不是民國六年,乃是宣統九年。然民國形式上雖亡,慚國民精神上還有民國……我國民不論南北,都發起公憤,誓殺張勛……從前大家都以為南北相爭,而今乃知不是南北相爭,是新舊相爭……今天北方起兵討賊之人,又都是昔日贊成复辟之人,是非混亂,耳目淆惑,是為今日最困難最危險時代”(4)。次年1月18日在宴請滇軍第四師官佐會上上說:“因北京政府破坏約法,傾覆共和,我南方為護法而戰。粵海關稅務司每年有千万之款解入北京,值百抽五,故我凡一飲一食皆予彼殺我之資。兄弟有鑒于此,乃召集國會,產生軍政府。”(5)
    中山先生南下護法并非袁文所說的“一意孤行”“錯誤舉措”,而是救國救民之舉。張勛复辟當日,黎元洪總統被江朝宗幽禁,徐世昌在天津開府自稱大元帥,依法應代理大總統的副總統馮國璋通同复辟,即成內亂罪犯,國人不能容羿浞莽操之徒竊据大位,時勢迫亟,民國不可一日無主,唯西南六省為民國淨土,故中山先生南下組織臨時政府乃當机立斷救國救民之舉,先由程璧光建議,實乃當時唯一可行之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