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22(上)]
胡志伟文集
·孔祥熙會做官會籠絡人心
·當事人證實孔宋家族確實貪賄
·魏道明因其妻鄭毓秀而富貴
·谷正綱一夜耗保險套六枚
·羅隆基調戲民女上法庭
·蔣介石說党部職員都是八旗子弟
·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唐生智棄南京貪四十萬軍餉 李宗仁赴美國捲三十萬美金
·程滄波霸佔下屬端木露茜致使其夫儲安平投共
·抗戰前期國軍兵敗咎在中下級軍官指揮失宜
·李宗仁赴美捲走公帑三十萬美金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湯恩伯摑掌蔡文治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國民黨怎樣才能打翻身仗?
·“戰犯”吳敦義的老奸巨猾與貧嘴薄舌
·上海公安局長楊帆隻身赴港晤蔡文治
·長白山空投
·反特影片《寂靜的山林》演的是真人真事
·自由中國運動三年耗一
·張梦还傳
·組織川西反共縱隊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袍
·朱瘦菊傳
·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
·當代司馬遷錢海岳
·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生為大明人 死為大明鬼
·明末的忠臣
·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王蒙推薦北島、韓少功、鐵凝、王安憶
·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歷史絕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歷史人物的是非曲直須由歷史學家裁定
·秦皇的封建社會一去不返了
·依附草木者 其人格不足觀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暗殺軍統在港澳的三名少將級特務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日本發三千囚徒援助南明抗清
·鄭氏家族在日本的寄存百萬銀軍餉
·澳門葡萄牙當局發兵三百助南明反攻
·朱舜水七次渡海乞師
· 崇禎帝誤中後金的反間計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清小說《鏡中影》重印版序
·梟雄末日
·灑向人間盡是怨
·閻王不叫自己去
·帝王駕崩時一定要睡在皇宮
·昔日妲己毀一商,今朝艷妖舞翩躚
·翻江倒海民怨滔天
·六百多人死在棒下
·隕石預告暴君死亡
·八三四一紅日將落
·唐山強震天怒人怨
·氣若游絲托孤無人
·王佐在奈何橋索命
·袁文才要討回公道
·強姦孫維世
·扒灰劉松林
·剋死總統、首相近三十人
·公開陳列的一塊臘肉
·最古老史學著作是《尚書》
·《史記》是廿八史的龍頭
·《項羽本紀》像一幅巨大的油畫
·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垓下之戰
·五步之內以頸血濺大王
·蘇武堅持民族氣節
·蔡邕《范丹碑》是雜體傳記代表作
·曹操的自傳《讓縣自明本志令》
·曹植《王仲宣誄》傳誦千古
·嵇康任性而佻達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錢穆說「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風行全國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中國傳統政體有其善制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
·絕不給活人立傳
·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聯合國裡的華人
·顧維鈞曾任國家元首
·翟鳳陽召集了一千多次緊急會議
·賴璉在美組織千人反共大會
·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22(上)

第二十二回 李闯贼恃勇败三军
   
    钝翁曰:岳忠武云:为将之道,智信仁勇严,缺一不可。诚至信也。余阅此回,方悟尚智诸人命名之由。夫为将者,无智不足以料敌,故尚智为首。有智而无义不可以驭众,故慕义为次。智义全矣,非有一片忠君爱国之心,上不能以报朝廷,下不足以励士气,故林忠又居其次。忠虽居三,而实为智义之首。智义忠备矣,念念不忘朝廷,始足以报国也。三者俱全,尚何敌之不摧?所以屡战屡胜,诸人为江北之屏,而贼为之丧胆矣。作者犹恐看者不能会其意,又加一鲍信。特拈出此信字,见智义忠信悉具,为将之道备矣。看官勿以稗官而忽之也。
   
    屎棋遇常胜之高着,已不能支,何况更逢国手?焉得不盘俱空,到狼狈不堪之地。败逃而去,犹为万幸。

   
    李自成自恃兵威,以牛为军师。带了些羊马狗猴猿鹿獐狐猪,一群畜类之将。又统的是些羊口之贼,兼程前来,想敌智义报国之虎军,真是驱疲兽而斗猛虎,多见其不知量也,其败衄不亦宜乎?
   
    写高杰、邢氏,虽奖他弃逆从顺,得膺天宠,正是写李自成坏处,连子也不与之同心。又见彼一男儿,犹不如妇人之有见识。又接写杨氏之私李锦,瞎贼之自诧。总不过是骂他王八,辱他之至。然而他三皆是实事,非作者冤骂之也。
   
    史奇再来,真是不知死活,必死于国守之手而后已。写彼恃匹夫之勇,一旦身名俱丧,诚盗贼而愚者也。
   
    屡屡描写官兵之丑态,虽是过于形容,然实有八九,枉言者一二耳。亦可供闲中一笑。
   
    姚泽民一死,了却姚广孝公案,及找及第五回内以完前孽一语。劳正、游夏二人一劫同归,痨症者不复忧其再发,游于下者亦更无可下矣。
   
    俞一鸣之女媳一段,不可笑俞姐之愚蠢不及刁氏之刁滑。以我论之,刁氏之滑终马脚,反不如愚蠢之俞氏尚有本心在焉。
   
    第二十二回 李闯贼恃勇败三军 史兵部加恩酬众将
   
    话说史奇奉了瞎贼之命,领着一队贼兵,遇城不攻,只沿途抢劫,杀奔前来。到了六合,这次大非昔日之比,坚壁清野,四境村落中千室万宅皆空空如也。不但不能抢几个妇女来取乐,连那猪羊牛马豚鹅鸭酒米之类,想抢些来肥嘴也不能够。
   
    这一群贼见无东道主人,心中大怒。离城十数里歇了一夜,第二清早餐,乘着一股锐气,想来攻城,杀个快活。一来醒脾,二来忿。不意到了城下,遥见城门大开,以为人都逃尽,是座空城了。
   
    心中来抢杀的兴头一懈,那锐气就减了几分。众贼还想先到城中,尚可掳些余剩之物。各纵马加鞭,正要长驱而入。突然一声炮响,尚智领着中军千总缪策,右军千总福,【上智之主军,又有妙策腹,一无谋之屎棋,那得不盘皆输也?】率着一枝虎头军,冲出城来。身上都穿虎纹绵甲,有四五百人。片刀大,长钩<姑妄言>镰,上打人身,下砍马足,枪刺钩钩,勇猛无比。
   
    这群贼从来十处九处再没人敢同他对敌,他并不提防这个小县中竟有人出来厮杀,正是错愕。起先见他人少,又步卒,还不介意。不想到了跟前,他也不站队伍,一味野战蛮打混斫,从没有经过这种杀法,措手不及。
   
    正遮拦不住,又被那些虎头乱绕,人身上又是虎纹,马也绕得眼花,惊得乱跳。众贼既要驭马,又要对敌,正勉强抵斗,军少贼多,还挣着支持得祝只见后面一阵声起,喊杀连天,是那堡子里分屯的四百兵。一员左营千总姓国名守,白面长髯,银盔素甲,粉白马烂银枪,如一团瑞雪相似。同着左队把总卓高,右队把总常胜,都穿白甲乘白马,从后面又蛮斫混打起来。史奇同众贼有些站不住了,偷空就跑。尚智领一百马兵,持大刀赶杀,命步卒随后追来。那贼骑的都是健马,跑得飞快,尚智率众正追不上。远远看见旗幡招展,两路兵来。
   
    流贼正跑之间,看见了,以为是他家发来接应的后队到了,把马倒慢了些,要待他们到来,好一齐杀回报仇。谁想到了跟前,都是虎头军士。这是慕义、林忠探听得贼兵来攻六合,他二人各带了八百名精壮,如飞来应援。正遇贼兵败走,阻住去路。
   
    此时史奇同众贼要跑,却跑不掉了,只得挣命迎敌。贼众所恃全是弓箭,他众人绵甲护住了身子,身上轻,脚下快。一到贼队前,齐发一声喊叫打起来,众贼弓箭无所施展。史奇正在危急,尚智马步兵又追上了,也喊了一声,上前一裹,四面夹攻。史奇心正惊慌,左望右望,瞅空儿要跑。早被国守看见,一马冲到背后,大喝一声道:“黑贼休走。”
   
    一枪刺来。史奇回头一看,叫声“不好”将身一闪,被国守一枪攮在左肋的甲上。国守急撇回枪,因用得力猛,把史奇一扯,晃了一晃,几乎栽下马来。吓得他魂飞魄散,恐第二枪又来,忙伏在鞍上,打马而逃。
   
    那三千流贼,被这些乡勇也有片刀斫做两截的,也有大棍子打出脑髓的,也有长枪刺洞心窝的,也有钩镰抓断手足的,只剩得千余逃去。【前一回看众贼之凶恶,不胜恨忿至极。看至此,胸中稍觉一舒。】国守还要去追,赶尽杀绝。尚智道:“不必穷追,且收兵回去。”
   
    到了城中,一面着人收贼抛弃的器械,一面查点贼首。查明了来回报,共杀贼一千八百余级,器械若干,马匹若干。
   
    鲍信忙备公文,差人连夜到南京史乐二公处报捷去了。数年来从未闻有此一场大战而胜,史公闻知大喜,遣官飞马往京师报闻。
   
    再说尚智命众人都到城中暂且歇息,先令犒赏慕义、林忠的军卒,【好。】然后治酒席与众官贺功酬劳。饮酒之间,尚智道:“闯贼若得知这一场败衄,数日内大伙必到。这一次却非今日之比,他来定有数万人马。我三千步卒,寡不敌众,须以良计破之。二位协力成此大功,一则不枉这一番义举,再者仰报史乐二公知遇之恩,三则使逆贼再不敢正眼觑我地方。”
   
    林忠、慕义齐道:“兄有何妙计?我三人同功一体,敢不尊令?”
   
    尚智道:“贼闻败信,他必愤怒前来。趁他喘息未定,我领兵冲他前队。二位不必远去,只在十数里之外养精畜锐,不住探听。贼一到来,将欲交锋。弟素知林兄武勇绝伦,领本部兵横冲他的中坚,断他做两截。慕兄后面杀来,扰他的后队。与他个三面接应不暇,必然取胜。然此非血战不能取胜成功,今只激励众人,临敌我等身先士卒,大家齐心并力,何愁不以一当百。”
   
    众千把总领了令,率众出城,分头屯扎。
   
    尚智又向林忠、慕义道:“但恐贼兵来缓,他锐气未泄,难以为敌。须得用一诈降计,诱贼星夜奔来,人困马乏,庶可成功。”
   
    鲍信道:“三位都立过功了,这一功让我为之。”
   
    遂修了一道降表,其内中之大略云:前大兵临城,臣本拟迎降。尚智倔强,恃匹夫之勇,挫辱王师。今尚智偶得小胜,妄自夸大,反欲首臣,心怀二念。臣素知大王天威,四海咸惧。大兵若来,蕞尔小邑,定成齑粉,臣料尚智决不敢撄大王之锋。若闻大驾亲临,必然远遁。祈大王星夜直下,出其不意,使彼逃避不及。臣率合城百姓内应,求恩赏赐保全。获得尚智,献于军门衅鼓。上则尽臣仰归圣主之诚,下可雪陷臣功名性命之恨。云云。
   
    差了一个心腹乡勇,叫做伊策。这人善于行路,一日可步走三百多里,虽快马亦不能及。故此差他送去。又嘱咐他如此如此,不可误事。后来成功,定有重赏。伊策去了,随后着探马沿途打听。权按过一边。
   
    再说流贼做了这些年的快活贼,逢州过县到处,官兵遇着就跑,尚恨爹娘少生了两只脚。他并不曾张弓只矢,费一点力气。要攻城就克,金帛子女,只拣着上好的收了。其余弃的弃,杀的杀,何尝吃过这样大亏?这一回伤折了许多人马,逃脱的还有小半着伤,一个个抱头鼠窜而逃。又恐后有追兵,星夜前奔。
   
    史奇被国守一枪,几乎丧命。魂梦皆惊,真果是骑猪而窜。【唐武懿宗形质鄙猥,武后命之为将,大败而逃。有人作古风讥之,起句云:长弓度短箭,蜀马临阶偏,中有骑猪向南窜。武后云:“懿宗有马,何故骑猪?”
   
    对曰:“骑猪者,夹豕走也。”
   
    武后大笑。今史奇矣是夹屎而走也。】领着败残卒众,到了大营,自缚请罪。
   
    报与闯贼道:“臣领兵到了六合,不想城中出来一群士卒,猛勇无比。三四处救应的人马,四面围裹杀来,以致大败,三千人马只剩得千数回来。失机之罪,自知当死,但听大王天恩。”
   
    李自成大怒道:“多少大府州县,尚不敢当我兵锋,闻风非逃即降。这一个小县,前番经我杀寒了心的,尚敢如此可恶?”
   
    问道:“你可曾探听这领兵的将官是谁?是何名姓?”
   
    史奇道:“臣沿途拿得逃民询问,说这人姓尚名智,是个乡勇头儿。近日南京兵部新委了他一员守备,同一个姓鲍的文官,协守六合。”
   
    自成越怒道:“这等的无名之人,何足挂齿。我不杀尽了这些人口,踏碎这座城池,也出不得我胸中恶气。”
   
    正在发怒,忽营门外贼将进来禀道:“获着一个奸细,他说是赍降表来的,要求见大王。现拿在外面候旨。”
   
    瞎贼命带进来。他怀中拆开衣缝,取出降表来呈上。瞎贼看了大喜,宋献策接过看了,说道:“他战胜而后降,恐内中别有诡计。”
   
    瞎贼大笑道:“我素闻尔名,前日破归德时,我不喜得城而喜得汝,今日何作此迂腐之儒言?孤行兵久了的人,何尝不想到。谅这一个斗大小县,他虽有十面埋伏,孤何惧哉?他诈降做甚么事?况战胜者尚智也,投降者鲍信也。他一个文官怕死来降是实,何用多疑?”
   
    瞎贼就不曾想到是诱他速去,要疲困他的人马。那伊策听了瞎贼的话,心下暗喜,忙叩头道:“大王天恩,明见万里,不枉小民万死一生前来投顺。”
   
    瞎贼命赏了他一个元宝,吩咐道:“你星夜回去,对你本官说,我大兵到时,就开门接应。只杀士卒,百姓一人不戮。凡系百姓之家,门上都写顺民二字为号。成功之后,我得了凤阳,就升他知府。叫他城中预备下粮草等项,候我兵到食用。你可快快去罢。”
   
    伊策叩头谢恩而去。
   
    瞎贼问史奇:“此处离六合有多少路?”
   
    答道:“有五百余里。”
   
    此时已未末申初时候,瞎贼报仇心急,传令老营人马不要动,都留在毫州休息。只选扬武营二万多精兵,全是马军,限两夜一日赶到六合。迟了恐尚智闻风逃去,不得报仇。此时连夜起马,后日清晨到彼齐集攻城,迟误者斩。又吩咐史奇以每常功劳将功赎罪,免死革职,带罪图功。史奇谢了恩,瞎贼选了数员武艺精强的贼将,放炮起兵。
   
    他此来想一个县城中,能有几个兵马,先因人少,故官军偶尔得了胜。这次若知他的人多,决不敢出战。他命骁将制将军苟捷绰号东郭庐为先锋,以偏将军侯矫绰号满山飞为副,带领四千人马为前部先锋;着权将军胡为群绰号九尾仙为左翼,以偏将军羊委绰号髯参军为副,带领四千人马继进;瞎贼自统中军,领六千人马,同着军师牛金星、副军师宋献策,并护卫将军马雷绰号千里足做第三队;第四队也是四千人马,着权将军章黄绰号麝香囊帅领为右翼,以偏将军朱继温绰号刚鬣猴为副;着制将军兼五路救应使禄奔绰号百花将领四千人马为合后,以偏将军袁滑绰号福缘君为副。传令不必运送粮草,只可带干粮。后日破城之后,自有食用之物,众人得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