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20下(4)]
胡志伟文集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蔡文治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美元
·在一場暴風雨中出發反攻大陸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反攻大陸船在抵達國際水域前被香港水上警察截捕
·派青年去沖繩島受訓時,他們毋須經過出入境部門辦理任何離境手續,蔡文治在
·港府在中共壓力下,對蔡文治在港活動如臨大敵
·蔡文治逮捕了胡越等20多位張發奎派去沖繩協助訓練工作的幹部
·顧孟餘不能忍受港英政治部的折磨去了日本
·顧孟餘進入日本是豁免使用護照的
·顧孟餘期望同盟總部遷往日本
·張國燾的私生活是腐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華秉鉞被控以台灣特務罪名而處決
·蔡文治去美國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
·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帶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率全體
·「我今天能在香港做寓公,安度晚年,都得感激蔣公介石
·葉劍英還托人捎信邀請張發奎北上參訪,然他至死都不肯做貳臣
·有人懷疑宣鐵吾是台灣派來的特務
·戰盟解散的最重要原因是顧孟餘的退出
·顧孟餘具有良好的品格但他不夠有力
·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於1954年秋天解散
·王同榮屬於調查局兼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特工
·友聯機構的出版物《祖國》被禁入台
·《中國學生週報》是友聯唯一賺錢的出版物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發表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
·楊天石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
·"博導教授"竟不懂英文
·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
·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20下(4)

那人忙跪下道:“小的怎敢?蒙老爷天恩救拔,无可报答,所以想出这个法子来。”
   
    宦萼道:“叫我的人备马,我马上回去。”
   
    妇人道:“外面锣才四击,又无月色。老呀回府,栅栏虽不敢阻,黑了弗好走个。”

   
    宦萼宿酒尚未十分醒,也怕路黑难行,便道:“烧茶来我吃。”
   
    那卖酒的忙忙去了。
   
    这妇人羞羞惭惭站在傍边,宦萼笑道:“多谢你的美情,承你俯身相就。我想来也非你之本意,不过因贫穷所使。我虽不敢淫污你,同宿半夜之缘,我也怜爱。明早叫你丈夫跟我去取,我与你五十两银子。除了还阮家,剩下的做个本钱,夫妻好好度日,以后这美人计万不可再用。你妇人家一失了身,为终身之玷,再悔不来了。”
   
    那妇人忙红了脸,跪下叩头。宦萼道:“起来,起来。”
   
    那妇人忙到厨下向丈夫说了,欢喜无限。烧上茶来送上,也叩头谢了。
   
    他二人说话时,宦萼家人皆在窗外潜听。见主人如此,无不赞叹。后来大家常常说及,钟生知道,叹道:“不想他当日一个匪人,以为改过已奇了,何期造到圣贤地位。可见盖棺论定四字,方能定人之终身。”
   
    贾童二人知道,皆自以为不及。宦萼坐到天明,叫那卖酒的跟了他家去,给了五十两银子,他叩谢而回。他夫妻因此而成家,供着他长生牌位。后来生了儿女,儿子的小名便叫做宦大、宦二,女孩儿的小名也唤做宦大姐、宦二姐,以志不忘宦公子的恩德。【受宦萼之恩者多矣,而独写此卖酒人感之更深者,何故?谓保全人家妇女名节,其恩德更厚,借此意以警世间人耳。】宦萼数年来,他也不知救了多少穷苦患难,若要全记起来,真可汗牛充栋。人背后编他两句谣歌,道:昔年呆公子,今日善菩萨。
   
    久之,传遍阖城。这些小孩子都听熟了,路上遇着他,就齐声相和的唱起来。他听见了,也自觉得意,越肯做好事。他一日出门,任着马蹄行去。在梅生家经过,他下马进去相探。梅生留坐,便酒小饮。正饮着,听得隔壁人家一个老妪一个妇人的声音,哭得甚是悲哀。宦萼问道:“这家有甚么伤心的事,哭得如此悲切?”
   
    梅生笑道:“这家一个儿子,有名叫做赵酒鬼,因醉死了。一个是他老母,一个是他妻子,古人说,幼妇哭夫,老母哭子,都是极悲恸的。”
   
    宦萼道:“此人如何就到醉死的地位?兄试道其故。”
   
    梅生道:“说起来倒也是个笑话,可以佐酒。兄慢慢消饮,听弟细说,以助一笑。”
   
    二人一面对酌,梅生一面细谈他的妙处。
   
    你道这赵酒鬼如何是个笑话?他父亲倒也是个本分的人,家中也还有一碗饭吃。三十岁上才生了赵酒鬼,这酒鬼娶得有妻,也生了一子一女。他自幼好酒,先还瞒着父亲,私下偷吃。到了十八九岁娶亲之后,也不避父亲了,竟无时无刻不饮起来。后来糟透了,饮则必醉。他父亲也骂过不计其次。他听熟了,不但当是骂他吃酒,竟像骂着劝他吃酒一般,再醉得利害。到了三十多岁,父母六旬外了,他但天明起来,便到酒铺中去吃。当日淳于髡是一斗亦醉,五斗亦醉,一石亦醉。他则大谬不然,虽好饮而量极不济,一钟亦醉,一碗亦醉,一壶亦醉。他的饮法亦奇,大约是读过饮中八仙歌的,他内中摘了两句,道是:道逢曲车口流涎,饮如长鲸汲百川。
   
    他无钱时,三文沽得四两烧酒,一口饮之。若有钱时,沽得一斤半斤,也是一气饮下干无滴,多寡总是一醉。他更有一件妙处,把刘伯伦酒德颂中两句,学得烂熟。你道是那两句?是:幕天席地,任意所如。
   
    他但醉后,不拘街上路傍,放倒头便是一觉。【他也是从刘伶“死便埋我”
   
    句中学来。】一日大清早起,他吃得东倒西歪的回来。他父亲见了,不觉叹了两声,说道:“孽障,酒谁不吃,也有个时刻。或午后,或晚间,消闲无事吃些也罢了。大清早睁开眼就吃得恁个贼样,我知道你那是吃酒,明明是作死。”
   
    他哈哈的笑道:“老爹,你有年纪的人了,怎还不知道理。一个吃酒,有甚么时候。古人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可见这酒是不等开门就要吃的。我听见人念李太白的一首酒诗,我拿他当了圣旨,我念给你老人家听:春若无酒花作羞,夏若无酒风生玻秋若无酒月徒明,冬若无酒雪没兴。
   
    早起无酒懒下床,晚间无酒睡不定。
   
    一时无酒便有灾,因此把酒当性命。
   
    我续了他两句,道是:
   
    世上若有同心人,几句良言便相赠。
   
    老爹你说,可通不通?我讲个道理给你老人家听听。人家说早起瓯一瓯,强如做知州。这酒从清早晨吃起,慢慢的自然就醉到午后下晚了。你道我作死,当日彭祖活了八百岁,你看他不吃酒来么?世上的老头子难道都是不吃酒的?那月子里的娃娃,同娘肚里的孩子,就死了,那也是醉死了的不成?【他这一番说,实在他的令尊没得答。】我虽吃酒,还有个检点。不像别人死贪着他,倒街卧巷撒酒疯。我有个《耍孩儿》唱与你老人家听听。”
   
    遂高声大唱道:劝为人酒莫贪,吃了他就发癫。行凶撒泼欺良善,双亲不识高声骂。儿女相扶打几拳,妻儿不敢傍边站。劝人生休贪美酒,不饮他倒也清闲。
   
    他父母听了,又好笑,又好恼。骂道:“奴才,你既知道这个曲子,你又望死里贪他怎么?我管你死不死,只可惜我白养了你这样大。”
   
    他道:“我死只填了我的坑,与你老人家不相干。你倒不吃酒呢,你的胡子头发就不该白了。有了几岁年纪,那滴溜都碌的葡萄话,不知打那里来的,叫人入不上耳。”
   
    复哈哈大笑道:三杯和万事,一醉翻筋头。
   
    “哎呀,快活快活”一步一跌的往房中睡觉去了。他父亲不由得生气,骂了几句,饭也不吃,到房里也就睡了。这赵酒鬼一觉直睡到次日天明方醒。渴了要茶吃,他妻子倒了一钟茶与他。说道:“你也三十多岁了,吃杯酒越发连尊卑都不认得了。昨日老爹劝你少吃酒,不过是疼儿女的好话。你嘴里胡说乱道的,把他老人家气了一日没吃饭,睡倒在床上。一个六十多岁的父亲,养一个独子,不能孝敬他,反倒叫他生气,你心里也安么?你也现有儿女,将来不怕学你的样儿么?”
   
    赵酒鬼道:“放屁的话,我从来是极孝顺的。除了吃两杯酒,别的再没坏处。况酒吃在人肚里,又没吃在狗肚里,我可敢冲撞他老人家?这不过是你想劝我断酒,拿这不孝的名来压枉我,你当我不知道么?”
   
    他妻子道:“你当我说假话,你过去看看老爹可有病没有?你再问问奶奶你昨日说些甚么话来。”
   
    他道:“我不信,我吃酒从来也不会醉。就有三分酒意,心里像明镜一般,再不胡涂的。”
   
    他妻子道:“你自己说的明白,三杯落肚,天也不知多高,地也不知多厚呢。你还知道甚么?”
   
    他道:“当真的?既是这样,我这酒还吃他做甚么?我从今就断了,再也不吃他。”
   
    妻子道:“你那有本事断。你要断了酒,除非狗就不吃屎。此时说断,停会见了酒,喉咙一痒,好又想开酒。”
   
    酒鬼道:“甚么话?你把我看得半个钱也不值。你当我爱吃酒么?我不过适兴而已。汉子家说话,一言既出,如白染皂,说不吃就不吃,甚么要紧。我再要吃酒,如同吃脖子上的血一般。我今日同你打个赌,看我可有本事断没有?”
   
    他妻子听他说得斩钉截铁,满心欢喜,忙去向公婆说了。他父母虽信不过,想他或者戒了,也不可知,心中也暗喜。赵酒鬼果然亏他竟戒了一日,是平生所未有的事。
   
    到了次日,老早出去,下午时分,他吃的醉得不堪。一身臭泥,满头满脸都是,帽子也没了。一个姓扶的朋友搀着送了他来家,说道:“他不知在那里吃得恁个样儿,跌在沟里倒浸着,几乎淹死了。幸喜我看见,救起他,送了回来。”
   
    他妻子谢了那人,扶着他进房,浑身臭不可闻。抱怨道:“昨日赌咒发愿说不吃了,今日越发醉得恁个样儿。”
   
    酒鬼大怒,跌跌舂舂,夹脸就是一拳打去。短着舌头骂道:“我肏你娘的眼,我吃脖子上的血,与你甚相干?”
   
    那妇人见他打来,忙一躲闪开,不曾打着。他打了个空,失了一失,几乎跌倒。越发怒起,兜裆一脚,正踢在那要紧的地方。那妇人一手揉着,蹲着哎呀哎呀的叫。他那一儿一女见娘如此大哭,叫道:“奶奶快些来,爹爹把妈妈踢坏了。”
   
    酒鬼怒道:“肏你多嘴的娘。”
   
    一个一脚,踢得两个孩子满地乱滚。那妇人心疼儿女,怕打坏了,忍着疼,挣起来,一只手拉着一个,弯跑了出去。他便横倒在床,头向里,脚拖在床沿下,酣呼大睡。
   
    次日醒来,叫他妻子。那妇人只得一瘸一跛的走到他跟前,他问道:“你好好的怎么瘸了?”
   
    他妻子道:“你昨日撒酒疯,把我同两个孩子都几乎踢死了,还问怎么?”
   
    他大笑道:“这里那里来的鬼话。我前日戒了酒,昨日只吃了一杯,又不曾醉,好好的撒甚么酒疯?拿这没影儿的话冤赖我。”
   
    他妻子道:“你不曾醉,你这一身臭泥是那里的?你的帽子望那里去了?要不亏扶大爷送了你来,大约也淹死在沟里了。”
   
    他看了浑身的泥,咂嘴道:“这又奇,这又奇了。”
   
    才没得话说。他妻子见他满身满床无处不是臭泥,心里固然气恼。又看不过,烧了水来,叫他洗了,浑身换了衣服,他又出去了。累得这妇人把被褥都重拆洗过。他父母知他是个劝不醒的了,说也无益,任凭他去。
   
    一日,深秋天气,他又多了一杯。套学古人的诗句,略略改头换面,古诗云:醉卧松竹梅林,天地借为衾枕。
   
    他在街上就高卧起来,竟一觉放开天地,稳的大睡。忽然下起雨来,雨虽不大,连绵不住,浑身淋得精湿。他在醉乡深处,全然不觉。有一两个认得他的,走来推叫,那里叫得醒?大雨下着,人都怕湿了衣服,各人都自顾去了。他睡了多时,身上被冷雨一逼,也渐渐醒来。打了两个寒噤,睁眼一看,原来睡在这样一张大土床上。爬了起来,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挣了回来。他妻子叹了几口气,又把湿衣替他换了,放他睡倒,拿被替他盖好。到了半夜,浑身热如火炭。次日便不能下床,恹恹睡倒。延医调治,药都不受,服即吐出。茶饭都不吃,终日只饮数杯。他母亲守着他,哭了几场,他也心酸落泪。过了几日,倒也觉得好些,饮食稍稍略进。他母妻喜得了不得,劝他道:“你这一回若逃得出命来,真是死里逃生了。此后酒再不可吃了,留着命多活两年罢。”
   
    酒鬼道:“我难道是死人么?经过了这一回,还不知道。前日见奶奶望着我哭,我心酸得要死呢。”
   
    又过了十多日,竟可以扶杖而起。也将有廿多日,一滴也不曾沾唇。
   
    一日偶出,大醉而归,病复大返,却待毙了。他妻子坐在床沿上,流泪叹道:“每常爹妈说了你多少,我劝过你几千百次,你总不听一句。今日到了这个地位,丢得父母年老,妻儿幼小,你也放得下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