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12(下)]
胡志伟文集
·第一批宮女3400人押解千里一路輪姦抵燕山死剩一半
·蒙古軍屠殺一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連鄭成功的母親,都成為清軍強姦的對象。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潮州大屠殺,「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
·江陰城守紀》: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裸姬妾數十人於床,「次第就押床淫之,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淫慾無厭」
·清兵入關殺四千萬漢人
· 满蒙統治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12(下)

第十二回 宦萼一番宦恶
   
   
    又了一回。两度之后,宦萼也有些乏了,就想睡。将要睡着,那侯氏兴还未足,又推他道:“我又想起一件来,那年在京里,我大哥哥也得罪过你。我到如今时常想起来,还替你气哩。你倒不气?”
   

    宦萼兴已足了,有些怕动,推辞道:“我记不得了。”
   
    侯氏道:“哎呀,几年的事就记不得,是为甚么甚么的呢。”
   
    宦萼也不答应。他见宦萼不动手,便道:“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受了人的气就罢了不成?男儿无,寸铁无钢,做汉子的人一点气也没有,可还成个人?”
   
    尽着啯啯哝哝个不祝宦萼被他在耳旁絮聒,也睡不着。知他还想,便道:“不用多说了,也是拿你出气。”
   
    勉强挣着,又了一阵下来,实在动不得了。刚要睡,这侯氏又推他道:“我大嫂子还得罪过你呢,难道就罢了?”
   
    宦萼心中暗笑,口中说道:“哎哟,我的气星儿也没有了。况你嫂子一妇道家的,我也不同他一般见识,你饶我睡睡罢。”
   
    侯氏知他不肯动了,也才安心去睡。
   
    那娇花在后听得他二人两三番大干,急得火气上腾,喉中不住发,忍不得尽着咳嗽。宦萼知他是想分惠之意,笑道:“我连你舅的气都没本事出了,何况你咳嗽?劝你安心睡罢,你便咳楂了喉咙也没用了。”
   
    笑了一阵睡了,不题。
   
    再说那游夏到了一个外科铺中买了些止痛消肿的末药,将物擦了。回来在他一个表兄甘寿门前过,他想道:自从娶了这罗刹进门,终在家当奴才,时刻也不敢离,久不曾来看哥嫂了。今经过,何不进去看看?一直走到天井内,见甘寿蹶着一嘴白胡子,眼泪汪汪,头上顶着一块大捶衣青石,两手扶住壁,立直跪在那里。游夏走进前来,低问道:“想又是哥得罪嫂子了?”
   
    甘寿叹了口气,道:“我吃了雷也不敢得罪他。无事寻事了,好端端的拿我这样凌辱。”
   
    游夏道:“我见嫂子,替哥求个情去。”
   
    甘寿急道:“你不要替我添祸,等他子瘫些,自然饶我。”
   
    那熊氏在房内听见说话,叫他的老女儿道:“老姐,你看那老奴才同谁说话呢?敢是哝哝唧唧的咒我么?”
   
    那女儿出来一看,道:“是游大叔叔来了,同爹说话呢。”
   
    那熊氏喜道:“我正想要请他来呢,来得好,快请进来。”
   
    游夏听得,忙走入房中。作了揖坐下,道:“嫂子这些日子好么?前次在我家简慢嫂子回来。”
   
    熊氏道:“你没得说,一个至亲骨家,你费那些事,我已酒醉饭,还要吃甚么?那一,我呷了没有二三十斤酒么?你婶子的酒量倒也替我差不多。”
   
    游夏道:“我哥怎么又冲撞了嫂子,叫<姑妄言>嫂子生气动怒?”
   
    熊氏道:“你哥那老奴才,但胆子正气多着呢,我提起来就牙痒,恨不得嚼他的肉。我前日会见你家婶子,说烧茶煮饭铺床扫地全是你,连马桶都是你倒,好不小心勤谨,说他还要打打骂骂的。我就说了他几句,一个人不要折福,一个丈夫殷勤胆小到这样个地位也就罢了,还要怎么样的呢?”
   
    游夏流一肚子的苦正没处告诉,便接口道:“我昨日受了一场大冤屈,不好告诉嫂子的。你是有年纪的老嫂子,同母亲一样,就说也不妨。昨日晚上又不曾为甚么,拿芦柴做个小夹棍,几乎把我下身夹做两段,皮都肿塌了。我才偷空出来寻医生,上了些药。因在门口过,进来看看哥嫂。嫂子,你说世上可有这样非刑?”
   
    那熊氏道:“哎呀,就有天大的不是,别处打几下罢了。这个亏他下这样狠心,【不责其行而责其夹,不惜身躯而惜此物,妙甚。】怎么舍得?看着不心疼么?你说我今日为甚么生气?我是个老嫂子,也不怕你。我粪门旁边原有个痔疮,这几日忽然发起来,又疼又痒的,受不得。前日请了个医生来看,他说我酒色过度才发了的。这么胡说乱道的信口胡诌,你看看你哥那个贼样,还色些甚么?要果然是这上头发的病,我就受些疼也没得怨,何尝有来?要说酒或者倒还有些,论起来也不多。一日到晚,零零碎碎呷几斤干烧酒,怎算得过度?我故此就不肯吃他的药。早起痒到命里头去,没法了,叫那老奴才来替我舔舔,大约必定好些。谁知他的胆子大多着呢,嫌我的脏,不肯替我舔。我恼了,才叫他跪着的。”
   
    游夏流不由得要笑勉强忍住,假说道:“我当别的事,要是这样说,嫂子错怪了哥哥了。我哥可敢嫌嫂子脏?这痔疮是脏毒,全是一团火。人的舌头上也是有火的,舔的那一会儿虽然受用,过后更疼得利害。这是哥疼爱嫂子,怎么倒恼他?”
   
    熊氏道:“我不信。人都说有人会奉承大老官的,替他舔痈舐痔,那怎么过呢?”
   
    游夏流道:“我怎么敢欺哄嫂子?事情怎么比得?那是外人,口图奉承他那一会受用,过后管他疼不疼。嫂子跟前,哥如何舍得?”
   
    熊氏想了一想,道:“要据你这样说情,还可饶恕那老奴才,起来罢。”
   
    游夏流忙出去,替他掇下了石头,扶他起来。甘寿把腰捶了几下,揉了揉膝盖,一瘸一点的走了进来。熊氏瞪着眼,道:“要不是游大叔替你分辩明白,定叫你跪到明日早起。这一回饶过你,下次再要大胆。”
   
    牙一咬,道:“仔细着你的狗命。”
   
    又道:“你嘴上的毛都白了,还不如大叔一个小伙子,你不羞么?你别人赶不上也还罢了,自己一个亲表弟也赶不上。你不如撒泡尿死了罢,你活着现世。你看他待婶子何等小心,是怎个孝敬法子,你也请教他教导教导你。还不去预备些酒饭来投师呢。”
   
    甘寿亏游夏流救了他,感激得了不得。虽心里要请他,不敢作主。听得熊氏吩咐,忙去街上,到大荤馆中,掇了四碗上好美肴并些果品之类,又是一小坛上好的金华酒。将菜碟摆下,斟了酒,送上熊氏,让游夏流坐。游夏流道:“哥站着,我怎么好坐得?”
   
    熊氏道:“他应该站着伺候,你只管坐着。”
   
    游夏流道:“哥在嫂子跟前站着罢了。我是兄弟,如何使得?那里有这个礼?”
   
    熊氏向甘寿道:“看大叔的面上,赏你坐了罢。”
   
    他掇了一个杌子,打横自坐,让游夏流同熊氏对坐了。熊氏让游夏流吃了几钟,游夏流道:“我的酒量有限,倘一时醉了,回去怕你婶子怪。嫂子请自已多用几杯罢。”
   
    熊氏看着甘寿,道:“你竖起驴耳朵来听听。婶子的家法这样严,大叔是这样畏敬的法子,也不枉自是个人。”
   
    说着话,他一连喝了许多酒下去,把心事赶出来了。向甘寿道:“你先听见大叔说了没有?他这样个精壮小伙子,昨日婶子恼了,还把他的下身夹得稀烂。要论起你这有名无实没用的老奴才来,该拿铁夹剪夹得碎碎的喂狗才好。我见你年老了,这样宽恩待你,你还不知感激小心呢!”
   
    又吃了一会,游夏流起身告辞。熊氏道:“又不是外人家,多坐会去罢,忙甚么?”
   
    游夏流道:“外面晌午了,恐你婶子要吃午饭,我回家去服事。”
   
    熊氏道:“老奴才,你看看大叔在外边还记挂着婶子呢。你在家还懒动,样样靠着老姐。他明日嫁了,你也不动罢,除非就死了。”
   
    向游夏流道:“你要为别的事,我不放你去。你为婶子的饭,这是要紧该去的。空空坐了,闲着常来走走,教导教导这老奴才。”
   
    游夏流道:“我知道。”
   
    走了出来。甘寿送到大门口,游夏流道:“哥,你有年纪的人了,凡事顺着嫂子些罢,不要讨苦吃了。”
   
    甘寿愁着眉道:“别的罢了,那个痔疮怎么个舔法?如何倒怪得我?”
   
    游夏流叹了一口气,道:“不好对哥说的,我甚么不舔,还打打骂骂,扯不得直呢。也不过头两次恶心些,惯了也就不觉。哥,古人说得好:在人矮檐下,怎敢不低头。说不得那舔不得的话了。”
   
    说罢,别了回去。
   
    甘寿见他去了,要进去,怕熊氏又寻事打骂,到街上去躲得一会是一会。信着脚步走到大街,见一个广货铺内摆着几根角先生卖。他心有所触,想道:把这东西买一个去送奶奶,或者宽恕我些,也不可知。身边还有先买酒菜剩的几钱银子,遂买了一个,藏在袖中,欣欣的回来。一进房,熊氏骂道:“你送游大叔出去,就躲死不进来了,我当你永远不回来了呢,你一般的还要来见我。这老奴才,样样惹我生气。”
   
    甘寿等他骂完了,向袖中取出那角先生,双手捧着,道:“我到街上去,偶然看见这件东西,买了来孝敬奶奶。”
   
    熊氏一手接过,看了看,喜笑道:“这东西做得倒有趣呢。”
   
    正在说着,不防他那女儿老姐一把抢过去,道:“妈妈,把恁个鱼泡儿给我顽罢。”
   
    甘寿忙夺过来,道:“我的小姑太太,这是我的救命主。你要跌破了,就活杀我了。”
   
    熊氏要问甘寿用法,见女儿在跟前碍眼,忙拿了十多钱给他,道:“你到门口等着去,看过路有卖的,买一个顽罢。”
   
    那老姐拿着钱出去了。
   
    熊氏笑问道:“这东西好是好,怎个用法?”
   
    甘寿道:“奶奶自己用也得,拴在我身上用也得。奶奶请到床上去,我做给奶奶看。”
   
    熊氏便忙忙上床。甘寿怕女儿来,挂了门,也上去。将两根袜带解下,拴在那角先生根,替熊氏脱了裤子,叫他仰卧,又替他扎在脚后跟上,弯着腿,塞入户中,手扳着脚尖,来回进出。熊氏笑道:“好是好,我费力得很。”
   
    甘寿道:“奶奶怕费力,让我来。”
   
    替他解下,系在自己腰间,同他舂捣起来。熊氏久未做此事了,今日忽然得此,那里肯就住?两人足足弄了半日。老姐来叫门方歇。因有了此物,熊氏此后待甘寿大不相同,心疼他了不得。甘寿暗暗念佛,又买了三四个来送他备用。还拿了一个供在祖先龛内,朔望烧香叩拜。谢他之力,免了多少打骂。
   
    再说游夏流别了甘寿,路上暗笑道:怕老婆竟骗得出肥嘴来吃,可见不可不怕。卜氏那日吃了饭,房中独坐。又想起昨日的事来,暗道:世上想偷妇人的汉子还恐怕偷不到手,我倒好意去就他,以为十拿九稳,【偷妇人之汉子固有,偷妖怪之汉子决无也,如何怪得他人?】得尝他那妙物。谁知这样个大汉子,却是个蠢货,一点窍也不知道。古人说,大汉不呆真是宝,一丝不错。当面错过了这样好东西,真是可惜。
   
    心里想着,欲火又动。昨日还有剩的冷酒,喝了几碗。走到临街窗子内,往外张人解闷。忽见两条狗搭链在一处,他家那条大黑狗急得在旁边乱跳,张着嘴,伸着舌头喘。抱住那母狗头,伸出个通红的膫子来混耸。他不由得阴中的那水的达达往外滴,想道:狗的这东西也有这样大,虽与人的不相像,大的自然也弄得。遂开了门唤那狗。狗见主母唤他,跳下走进门来。卜氏看他那膫子还不曾收进去,用手捏了捏道:“比我家那忘八的强大了,我同他试一试,看他比人弄得何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