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凡事有定时 ]
非智专栏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凡事有定时


   从柏斯城往海港城市弗利曼特的2号高速公路上,车辆稀少,走一里路见不到一辆车,时辰已是凌晨,半圆的月亮渐渐坠入西边,悬挂在河岸的那一头。高速公路从城里出来,往南部沿着天鹅河边,车行在公路上,远远可以看到夜光下闪着灯,在河面上滑行的船只。公路的对岸,河那边是一家皇家帆船俱乐部,在河面上泊着无数帆船,白色的帆群,在夜色中,随着飘过的风晃动,甚为壮观,这是青之前从没见过的景致。
   
   青是第一次在黎明时分,一个人驾车在2号高速公路上,往回家的路上跑。同汪嵩的晚餐吃得太长时间了,这是她完全没有意料到的。 其实,真正的晚餐,前后就是一个多小时。还不到九点,她就同汪嵩沿着南柏斯河岸散步,对岸是柏斯城,夜色中的城市高楼林立,灯光星星般点缀在城市的夜空下。散步的地方是在南柏斯有名的公园地带,在邮轮到柏斯城的渡口附近。有名的酷客西餐厅就在这轮渡的上方,汪嵩就在这个餐馆请青吃饭。地点幽雅,富有情调,可见汪嵩的用心,在这样的地方和环境吃饭,青当然很开心。
   

   西澳州首府柏斯的英语名叫Perth,是鸟所栖息之地的意思。城市依天鹅河北边,靠近国王山公园而建,故此,人们习惯将住天鹅河南边的柏斯人,称为南柏斯人,称住北边的为北柏斯人。一般华人初次见面问家住何处,都会先问是住北边还是住南边。通常,居住在北边的柏斯人很少到南边,同样,居住南边的柏斯人也不经常到北边。上城里去,如果不是去购物或工作,不管柏斯南部或北部的人,多数人一年基本进城不会超过二次。西澳人还有一个特点,在南部住久的人,即便搬迁房子也基本上在南部范围内,很少跨河从南部跑到北部,同样,北部的人也是如此,基本不跨过河界,到南部居住。随着近年来交通发达,铁路畅通,南北居民来往也愈发频繁,人们到城里来的次数当然就有所增加。
   
   城市直对天鹅河的南边,是南柏斯,要到南柏斯,需要过桥,距离不算远,路面距离大约5-6公里,如果从河面上看,也就是2到3公里。南柏斯是个优雅的生活休闲区域,沿河边盖起了许多面对柏斯城的高级公寓,在高级公寓的楼下,则是一些到夜里就灯火辉煌的餐厅酒吧。
   
   
   有名的酷客西餐厅,面对着柏斯最高的双子大厦,可以见到美丽的伊丽莎白港湾和建筑独特帆船形状的钟楼。餐厅开在二楼,楼下是停车场,敞开的双边楼梯上去,一个宽敞玻璃围栏的阳台,面对南柏斯公园和天鹅河,只要在此一坐,人定会心旷神怡。夜里,对面城市灯光映入河里,随着河水波动涟漪,形成河流的灯光幻影。河风吹拂,空气清新,在酷客西餐厅吃饭,既是品尝美食,也是欣赏美丽的夜景。人们喜欢这个餐厅的食物,更主要的是喜欢这里柔和温馨的氛围。
   
   
   汪嵩为请青吃这顿饭花了点心思,原想在中餐馆,又觉得中餐馆缺乏情调,最后决定吃西餐,不管青是否喜欢西餐,他认为,重要的是气氛、环境和情调。选择酷客西餐厅,就是选择浪漫的格调和舒心的气氛。
   
    “我还是第一次到这个餐厅,真的景色迷人。” 青落座后,对着早已等着的汪嵩说。
   
   “我知道你会喜欢的。不管你爱不爱吃西餐,在这样的环境下吃饭,我相信你会胃口大开的。” 汪嵩说。
   
   “我可在减肥呢,胃口大开对我可不是件好事。” 青说。
   
   服务生过来,递给一人一本餐单,汪嵩说,“你点吧,喜欢什么点什么。希望你今晚开心。”
   
   青把餐单翻开看了看,说“我不懂得西餐,你点,随便点吧,我都可以接受。”
   
   “点个海鲜给你怎样?”汪嵩问。
   
   “我可不想让你破费太多。“青笑着说。
   
   “没问题的,不要客气。“ 汪嵩说着翻开餐单看下来,为青点了茄汁烩鱼片加上小虾仁沙拉,他把菜单名念给青听,问她同意不同意,青点点头,实际上,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洋鬼子菜名是什么东西。
   
    汪嵩为两人点了餐前小菜及二杯西澳有名的库伦赤霞珠干红葡萄酒后,为自己点了道惠灵顿羊排配迷迭香沙司,这是一道地道的西菜。 服务生点完菜后将餐单拿走离开,汪嵩坐直了身子,望着青问:“为什么改变主意不让我去载你?”
   
   “哦,没什么为什么的。只是不想麻烦你。你接了我,还得送我回去。我住南边,你家在北边,多不方便。“ 汪嵩正要说话,青接着说“还有,我比较习惯自己开车出来。”
   
   “噢,理解。”汪嵩点了点头说。
   
   “这景色真美,我喜欢。谢谢你请我到这个地方。”青说。
   
   “就怕你不喜欢。听说你不吃西餐,我就担心选错地方。”
   
   “不是不吃,是少吃。习惯中国菜了。呵呵。”青自嘲地说。
   
   “中国人还是喜欢中国菜,我也是。不过,我不排斥吃西餐。虽然西餐没有中国餐好吃,我喜欢的是吃西餐的格调。”
   
   餐前小吃上来了,红酒也上来了。汪嵩举了举酒杯对青说,“谢谢你能来。” 青突然笑了,说, “你怎么这么客气了,在西餐厅就一副绅士的样子。呵呵,你请我,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啊。” 青这一说,汪嵩神情才整个放松下来,调整了坐姿,没有再直着身子,然后,用一种轻松的口气对青说“ 你今晚真美。”
   
   青今晚穿着一条淡白色连衣裙,头发札成卷发马尾辫,挂在脑后,显得年轻柔美。虽已历经婚姻,懂得男人,但听了汪嵩的赞美,青心里还是感到甜蜜的。女人最需要被赞美,女人容易爱上赞美欣赏她的男人。看似言语不多的汪嵩,其实是很有浪漫之情的,只是他不滥用他的浪漫之情。他不是那种见到女人就想上床的男人,同女人交往,他更喜欢的是那种慢慢走近,慢慢了解,慢慢坠入情网的情调。他要的是男女之情,而不是男女之性。对于青,那年夏天在福建会馆见了第一面后,就有了好印象,但他从来没有想到同青进一步往前走,直到前天在福建会馆看到青的豪爽的一面后,才真正地考虑同青的接近。在那晚青醉了他送她回家后的路上,汪嵩就想到要单独邀请青出来吃饭,想以此进一步拉近同青的关系。
   
   下午,青在答应汪嵩去载她后,又改变主意,打手机告诉汪嵩,她自己开车去,她说只要汪嵩将餐馆地址微信给她就行,他问她为什么改变主意,青只是说自己开车比较方便。汪嵩不想问太多,他担心若青不高兴,连一同吃晚餐也取消,那就糟糕。他想,等到晚上见面再问。
   
   对青来说,自己开车是比较方便,可更重要的是,青想自己掌控自己,几点要回家可由自己做主,如果车的钥匙在他人手上,她就自己做不了主了。青历来是个有主见的女人,她虽然对汪嵩情有独钟,但她不愿在感情上受控于人,她可以选择自己的爱,不管对方是否爱她,但她不能接受任何人对她的爱的控制。有时候感情很脆弱,有着自卑感;有时候感情又很强壮,摆出了骄傲的姿态,这是多数个性独立的女人的性格特点,青表现得特别明显。她对于自己的年龄,缺乏自信,但对自己的外貌和个性又常常表现出自信,故此,她在待人接物上就显出了衿持谨慎,不卑不亢的中和态度。有许多男人喜欢这样的女性,认为是有内涵有气质,至少,汪嵩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的。
   
   
   “你这不是第一次夸我了,对吧?不过,我爱听。“ 青说,脸微微有点红,好在餐厅灯光暗淡,看不出来, “当我上中学的时候,我奶奶告诉我,不要听信男生对你的赞美。可是,我喜欢被人赞美,我想多数女人喜欢被人赞美。真地谢谢你的赞美。来,喝酒。“ 她举了举手中的酒杯。 汪嵩被青的直爽惊呆了,不知怎么回答,只得举了举杯说“ 我是真心诚意赞美的。今晚你真地美,你本来就美。”
   
   
   “我的许多生活经验是我奶奶教的。我同我奶奶生活了很久,她很疼我,处处想着我,还给我很多零发钱。她是个精明利索的女人,支撑着她的家,我的爷爷,还有二个小叔叔。我奶奶是个中医,家传中医,从小我就闻惯了中草药味道,现在还喜欢。我高中还没毕业,我奶奶就过世了,这么多年了,我其实没有真正贴近心的人,只有我奶奶是真心爱我的,到现在我还很想她的。” 青不知不觉地对汪嵩说起她的过去,说起她所怀念的奶奶,她自己都觉得突然和不理解,这是第一次同汪嵩面对面单独交谈,却把自己的心里所想都兜露出来。这些话,她平常很少说,只偶尔同阿琴提起过,但这么感情用事地说,还是第一次。她在心里,已将汪嵩看成是自己人。一旦女人心里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是抖也抖不掉的。
   
   
   汪嵩一方面惊讶于青对自己的心里倾吐,一方面也为能获得信任感到欣慰。他说:“我想我们这辈人都是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带大的,文革时期,父母参加政治运动多,根本没有时间照看小孩。我是我姥姥带大的,我们兄妹多人都是她帮着带大的,到现在我一直很感恩我姥姥的。 ” “那你还经常回去看她吗?” “ 大约六年前她过世了,95岁高龄,活到那个年纪,也是种福分。” “我倒想让我奶奶一直活到百岁呢。 ” 青说,“ 如果活到现在,我奶奶也有90多岁了。”
   
   这时服务生将主菜端上来,说了声“希望你们喜欢” ,顺便将餐前小吃的空盘子拿走。
   
   两人拿起刀叉静静地吃着,过了一会儿,汪嵩问“ 你说多年来你一直没有贴近心的人,听说你结过二次婚,你以前的丈夫都不曾贴近你的心?” 青将切下的一小块鱼片放到嘴里,慢慢咀嚼咽下后说:“ 没有。第一个是大学同学,我错看了眼。他是农村出来的,找我是有目的,刚开始感情还不错,但没有那种贴近心的感觉。第二个是个鬼佬,话都讲不通,哪谈得上感情,更不用说贴心了。你呢,有过贴心的人?” “要找个贴心的人,真地不容易。” 汪嵩感叹地说,“ 我很爱我的女儿,但同她妈妈从来谈不上贴心。很难沟通,她总说我同她是一条道上跑的二辆马车,呵呵,这有点可笑,不是吗?” “你的故事我也听过些,还说你外面有人,和不少女人往来。“ “没的事,如果是那样,我到现在也不会还是单身的。“汪嵩已吃完,把刀叉一放说 “柏斯这个小地方,特别是华人社区,水浅王八多,流言蜚语到处飞,你不要相信。” “我没。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阿琴姐也经常说你的好话。流言蜚语多,我也被传了不少的话。不过,我不在乎。” “很欣赏你的这种态度。我也不在乎,意大利诗人但丁不是说过,走你的路,让人们去说。华人中就有些人,特别是女人,喜欢嚼舌头,制造子弹,我想,最后,这些子弹都会打到她们自己身上。” “对啊,说的真好!” “把酒喝完,我们到河边草地上走走,愿意吗?“ 汪嵩说。 “好的,干。“ 青一口把酒喝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