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台湾行记(二)]
东方安澜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行记(二)

   台湾行记(二)

   (二)5月17日雨晴雨礼拜五金门

   昨晚睡的很舒服。睡舒服了,精神就好。早7点起来,先吃药再上卫生间。卫生间是共用的,但今天好像就我一个房客。昨晚老板娘愿意便宜,会不会金门也像澳门一样周末房价高?外面在下雨。心里担心下了雨能不能出门。结果证明是我瞎担心,金门不像我们这儿,雨一下就是一天。金门的雨小孩子的眼泪,分分钟就歇的事。

   8点出门不下雨了。又步行45分钟到金城镇站8:45。天也晴了。乘9:30的9路,一路上弯弯绕绕,经过慈湖、三角堡。10:15到古宁头战史馆。从公交车上下来,一下子找不到北。只看见一个佛学院。快到站的时候,看见一个防空堡,我估摸,古宁头战场应该就在这个地方。在茫然中整理了一下思绪,有两个人,开着一辆机车,停在我边上。

   没有路标。这里感觉有些偏僻。四周围看了一下,发现一条甬道。两边是石头砌起的土丘。这条路像是石丘当中开辟出来的。顺着甬道往里走,不多远,看见一个士兵持枪作冲锋状的雕塑,我才在心里对自己说,到了,就这儿了。我围着塑像转了一圈。战士下方的石基上刻着一个“忠”字,周围四方分别是“忠”“精”“诚”“实”。

   古宁头战史馆大门很小,是两扇对开的自动感应门。整个战史馆建筑像个堡垒,两侧放置着两辆坦克。据说就是在古宁头战役中服役的美式坦克。战史馆的外场不是很大。走进战史馆,正对面是蒋中正的画像。大概是在胡琏的陪同下视察古宁头战场。两边是此次战役的情况介绍。左右两边阵列的都是武器实物、军功章、作战命令文件,还有手绘的作战场景图。

   浏览过古宁头战役的军事将领的介绍和部队介绍之后,战史馆还有一个小放映馆,正点放映古宁头战役的纪录片。通过爷孙俩的对话,凸出古宁头战役的意义。感觉这个纪录片做的很持平、很人性。主要讲战争的惨烈和对生命的怜悯,没有视解放军为仇寇义愤填膺的那样的洗脑。而“古宁头战史馆”的名称也很有意思,换了大陆,我想一定是“古宁头大捷纪念馆”。

   在战史馆内,有防空地道,可惜关闭着,不让进。从战史馆出来,去海边。古宁头海边就是战场遗址,现在当然是看不到多少战争的痕迹了。但地下掩体,地堡还是很多,还有防空雷达。我的身旁都是三三两两来参观的人。看馆内介绍,在古宁头断崖处,战争惨烈,捕获、歼灭共军很多,但在海边,没发现往断崖的路标或方向标,猜想离这儿应该不远。

   不下了雨,虽然战史馆场上湿漉漉的,但天气明显转热。在海边溜了几圈。大概11点原路返回。离开,步行。我有一个本事,陌生路只要走过一回,就认得了。虽然金门多山地、丘陵,劈出来的路不宽,弯弯绕绕,但我基本不会走叉。

   走过金门县金宁乡古宁国民小学,站定拍了个照。学校的建筑颇有民国风,大门主体建筑上的校训是“礼义廉耻”“忠诚勤朴”八个繁体字。我驻足了一会,学校静悄悄的。过一个湿地,名称忘记了,好像叫“双鸟湖湿地”吧。看见“原食堂”的路标,心想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进去看看吃点什么。走着走着才发现,路标一个接一个,走进去要很远。无奈,硬着头皮走呗。

   在金门乡下,四周离奇的安静,好像没什么人,当地的人,我一个也没碰到过,地里有成熟透了的麦子,也不见收割,奇怪。很想找个人问问。好不容易到了原食堂,却是村民农家开的一个饭馆,兼具喝咖啡休闲功能。此时午餐时分,却只有我一个食客。本想吃饭,却只有炒面。老板是个女的,很漂亮,但漂亮的与我格格不入。看我一个人旅行,有些奇怪,“你一个人啊”,

   女老板无话找话。我说,“我一个人。人多,等三等四,我不喜欢”。

   女老板见风使舵马上附和我,“对,还是一个人随意”。12:45在原食堂吃炒面一个汤110元。炒面80汤30。从原食堂出来,不远处,有一家门口挂着个牌子,“金宁乡乡民代表 李琳瑯服务处”,乡民代表为乡民服务,不知拿不拿政府工资。

   走在路上,太阳有些老辣。一路上让我认识了两种植物,大麻黄和黄桷树。好像大麻黄是胡琏在任金门守备司令任上推广种植的。胡琏还有一样值得称道,就是在金门推广种植高粱,使现在金门的高粱酒声名远播。路上就我一个行人,仿佛走在天路上,风和日丽。“独在异乡为异客”,此时,我一点也不觉得。我反而觉得,此时此刻,我就应该在这里。所谓“山川皆静,和颜悦色,自有嘉礼”。身旁偶尔有机车驶过。直到快走到三角堡附近,才碰到一个也是旅行者的游客手里拿着地图步行,我们彼此对了一眼,没搭讪。13:30走到慈湖三角堡。

   三角堡周围部署着很多坦克,从排列的方位来看,应该是有阵式的,但我对军事部署一窍不通,内行人应该看得出门道。三角堡是一个军事堡垒,进去只能一个人容身,两个人只能背靠背错过。而且,我试了一下,射击孔的机枪位人无法站直。高度仅仅是人扶着机枪作射击状躬着身已经碰到顶了。

   三角堡顶上是个咖啡屋,四周有迷彩网缠绕着。老板娘很热情,建议我买支雪糕,说是金城镇政府制作的。我不知道为何老板娘一再强调金城镇政府制作,但我是外貌协会的,看她一脸真诚,我也不去无端揣测。我就边吃雪糕边蹭她的WIFI。老板娘说,这里生态很好,有望远镜可以借我观赏鸟类栖息。可惜我光顾着弄手机了。坐了大概有40分钟,慈湖的滩涂上布满了反登陆的设施,让人感觉到战争随时有可能来临。在慈湖的木栈道上走着,偶尔也能见到随意丢弃的旅游区常见的休闲食物的外包装。

   太阳很老辣。等过了慈湖,天却突然阴了。路边有几栋豪宅在修建。走到金门高中,雨已经下的有点大,看到一家餐厅,想进去避避雨,顺便吃点东西,却被告知要等到16:30才开始营业。无奈,只能前行。餐厅很多,看门口贴的牌子,有的星期二休息,有的星期四休息,有的星期天休息,有的做早餐和午餐,有的做午餐和晚餐,而且都有就餐时间的限定。

   好在到了镇区,实在不行,面包也可以充饥。路边都是大树,小雨根本透不进。在台湾,街边的古树随处可见。此时是15点。在一个基督教会堂的不远,看到一间咖啡厅,显然不是营业时间,几个小青年东倒西歪,捧着手机在玩。进去一问,能吃到食物。于是就要了一份简餐140元,吃好出来16:30,外面已是大雨了。好在城市里总有避雨的去处,沿商店的屋檐一路走一路奔,利用屋檐凉棚的遮蔽,摆渡到金城镇车站,乘17:05的7A车回空中大学站。

(2020/0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