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台湾行记(一)]
东方安澜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行记(一)

           台湾行记(一)

     (一)5月16日礼拜四厦门晴

   早9:30离开桔子连锁旅店,在路边吃了个炒面。昨天已经察访好了,枋湖有到五通客运码头的公交。在昨天的枋湖汽车站乘82路到五通客运码头时是11:10,在购买船票的队伍里排队,排到队了,才知道要在问询处拿候补票。虽然折腾,但出门在外,吐槽也没用。于是,只好去拿。拿到的是586号,电子屏上显示的排队序号才到297号,人群中有人抱怨说我早上7点排队到现在,有工作人员说早上大雾,渡船不能开。看到有这么多人在候票,站内又留滞了很多人,我不禁担心起来,问了站内工作人员,我的586,今天能不能走,答复是肯定的。但我心里估计买到票要下午三四点了。 无聊之中,在码头对面的出租车下客处抽烟。一个台湾模样的眼镜走过来,问我要烟。说这里买不到烟。看到我烟盒里也还剩几根,说不要了,你也没有了。我还是递了一根给他。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和台湾人对话。有人在兜售手表,大概什么LOV牌子的,卖千把块,看上去生意还不错,到我登船,四次出去,看到做成功两笔生意。游贩的口才真是了得,只要你有一点心动,他一定能说得你掏腰包。 码头内秩序很好,排队也井然有序。买到了14点的新五缘号船票。船票对残疾人打折,95元。我在窗口出示残疾证,窗口要求我去复印,就这样复印了又回到窗口。本来我以为,入台证只要出示电子证即可,看到很多人持有A4纸彩色打印出来的,问工作人员,说必须打印,幸亏我在办理时要求他们寄了一份打印件给我。我的经验,出门前尽量把事情考虑周全,出门在外心中才不慌乱。看到码头上有餐厅的标志,上去一打听,却只对内部工作人员开放。还有就是电梯口的咖啡屋卖牛肉面。难怪有许多人在泡面。五通码头不设游客餐厅,这是一大遗憾。 过关、检票、登船。一切顺利,天气很好,心情也不错。14:10开船,14:40就到小金门水头码头。看着海景,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意犹未尽。随着人流,过关、边检,出码头。广播里喊着防止非洲猪瘟入境、拒带入境的东西名称。就这么站在台湾的土地上,心中有无限感慨。在码头逛了一圈,在台湾银行的兑币点用100元人民币兑了些零散的新台币。我入台后的第一个差评要给金门公交。一是金门的公交一下子辨不清运行的线路、方向;二是公交站牌的字实在太小,字体是电脑上五号或小四,我要带上老花镜才看得清字体。 15:30在码头餐厅吃饭,卤肉笋干饭,125台币。这是我第一次花新台币。没想到在金城镇的两三天,这是我吃到的最好的一客饭。也许是饿了,也许是第一次吃台湾的饭,反正这一餐饭给我的感觉最真,一直念念不忘。 16:20乘7A线到金城镇市区,投币12元。虽然说有12个站点,但站头短,且基本没人上下客,也就一点点路。总里程,我估计最多也就徐市到董浜支梅公路这一段长度。这时候,天色起了变化。到金城镇汽车站,首先熟悉了一下环境。看到下坡的小广场上立着一个老蒋左手礼帽右手拐杖的塑像,主要是基座上四个字,“民族救星”把我笑出来了。“救星”两个字,暴露了蒋和毛没有本质的区别。 笑归笑,晚上的安身之处是主要的。看到阿鑫民宿的广告牌,打了电话过去,不一会,老板娘骑着机车过来了。老板娘一脸福相,笑眯眯的很福态。我向她打听价格,老板娘要1350一晚,我粗粗一算,要300元人民币,而且老板娘人虽和气,但嘴巴很铁,不肯便宜。我说我再找找,老板娘倒也不恼我,笑笑开着机车走了。 来的时候,在公交车里我观察到一路有很多民宿的广告,我就顺着原路返回。这时,天色渐暗,下起了毛毛雨。外面下毛毛雨,内心里面也在下毛毛雨,有点焦躁。接连打听了几家,都说客满,有的是被团体包了。在走到金城镇消防局第一分队的地方,接到了一个老板的电话,更是不二价,要1600一晚。好在前面有一个幸福民宿的广告牌,打过去一问,要280元人民币。我没有立即答应,电话那头的老板娘也留有余地。说帮我问问周边的情况。不一会,老板娘来电了,我听老板娘松了口,就顺着路标走了进去。好说歹说,微信上转了500元给老板娘,两晚。时18:13。 安顿好后18:50搭东家的车去镇上。镇上有庙会,开席有几十桌,端菜的、卸盘子的川流不息,热闹非凡。这样成百上千人的大聚餐只有小时候生产队的时候才见过。因为找到了住处,心情也轻松。一边溜达一边看。闽南风物的风土人情和我们常熟大不一样。店面、招牌、街道,甚至遇到的每个人,都是陌生的气息。走到边上有一家小饮食店,进去吃了个鸡排饭,60台币。后来几天才知道,台湾的饮食店有个特点,有营业时间的限制,到时间就不接待客人了。所以吃饭要踩点。当然不同的饮食店营业的时间段也不一样。 我是这家饮食店今天的最后一位客人。吃好后出来继续逛街。初来咋到,有看不尽的街景。逛到一家小店,买了一瓶冬瓜茶25台币,冬瓜茶很好喝。但老头看我的目光很谨慎,让我产生不舒服的距离感。这时的天气又很好。往回走的路上,在汽车站对面7天超市买了包最便宜的台湾烟,叫不出名字,85台币。然后步行45分钟21点回到民宿。老板娘在微信上问我回了没有,以为我走失了。我说认路是我的强项。但回去时台湾的天气忽而下点点细雨,天气隐晦不晴。后来我才知道,在台湾,一把伞要常捏在手里。

(2020/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