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九至二十四 毕汝谐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二十五至三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友人道:这个邱国权(巴山老狼)自称君子,说你是小人!
   


   
    我笑道:颠倒尊卑,莫此为甚;邱国权(巴山老狼)充其量是梁上君子或者娼门君子,绝非正正派派君子,何足道哉!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有言: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
   
    才女之子毕汝谐所言所行风流不下流,是为尊;
   
    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所言所行下流不风流,是为卑。
   
    毕汝谐的诗歌系艺术还是谩骂,见仁见智;文学史上这类例子很多,不赘。
    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的下流话,百分之百是下流话不是艺术。
   
    面对邱国权(巴山老狼)的下流谩骂,毕汝谐绝决地表示:我以与邱国权(巴山老狼)之母这样的下等女人交媾为奇耻大辱!
   
    白纸黑字,历历在目!
   
   
    我幼时读过鲁迅与论敌的骂人不带脏字的海量文章,亦读过青年马克思与论敌的通常骂人不带脏字的、偶尔也带个把脏字的海量文章;我对革命导师用词不雅大惊小怪。我注意到,后来马克思骂人的文章不带脏字了。我欣赏这样的洁净的文风。
   
    几十年来,吾于海内外出版多种文史著作, 计有:《九级浪》、 《自由,你好》、《周恩来评传》、《我俩——北京玩主在纽约》、《我俩——一九九三》、《绿卡族》、《活水的江河》、《美国联邦监狱探秘》、《太阳与蛇》等等,意犹未尽;通常,作家的最后一本书系回忆录;我不会将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写入回忆录,因为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太过微贱,犹如流窜街头巷尾的泥猪癞狗,随便踢几脚便罢,不足以称为吾之敌手!
   
   
    毕汝谐轻视作为生活真实的邱国权(巴山老狼),重视作为艺术真实的邱国权(巴山老狼),即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中的邱国权(巴山老狼)。
   
    毕汝谐轻视作为生活真实的邱母,重视作为艺术真实的邱母,即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中的邱母。
   
    才女之子毕汝谐与生俱来出众的外貌、卓越的头脑,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望尘莫及!
    毕汝谐一生下来,足尖便高过邱国权的脑袋!
   
    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终生奋斗的目标是成为体面人,摆脱不名誉不体面的家庭出身,然而,这就像拔着自己的头发以登高,枉然!
   
    这种原生家庭带来的自居下流的烙印,没有几代人无法漂白。
   
    有诗为证:
   
    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百零四(终)
   
    莫怪国权居下流,
   
    娼门之子难优秀,
   
    今番乱伦淫母案,
   
    人类社会也蒙羞。
   
    友人笑道:现在,这个邱国权拼命骂车轱辘话,似乎是想证明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 比才女之子毕汝谐更高贵!
   
    我大笑道:这倒真是了不起的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祝邱国权(巴山老狼)早日成功!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产自二十世纪清华十大才女(其中包括林徽因杨绛韦君宜等)之腹;
    邱国权(巴山老狼)产自曾经受到治安处理的业余妓女之腹;
    毕汝谐一生下来,足尖便高过邱国权的脑袋!
    无论是邱国权(巴山老狼)的谩骂还是丘八的屠刀都无法改变阶层分野的铁的事实。
   
    而且,毕汝谐的上优的基因密码与邱国权(巴山老狼)的下劣的基因密码将一代一代往下传,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毕汝谐以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家庭乱伦史为素材,创作史无前例的文学奇葩“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以文明诗篇回击反文明的下流话。
   
   
   附: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襄公三十一年)
   
   
   子皮欲使尹何为邑。子产曰:“少,未知可否。”子皮曰:“愿, 吾爱之, 不吾叛也。使夫往而学焉,夫亦愈知治矣。”子产曰:“不可。人之爱人,求利之也。今吾子爱人则以政, 犹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其伤实多。子之爱人,伤之而已,其谁敢求爱于子?子于郑国,栋也。栋折榱崩,侨将厌焉,敢不尽言。子有美锦,不使人学制焉。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 而使学者制焉。其为美锦,不亦多乎?侨闻学而后入政,未闻以政学者也。若果行此,必有所害。譬如田猎,射御贯,则能获禽;若未尝登车射御,则败绩厌覆是惧,何暇思获?”子皮曰:“善哉!虎不敏。吾闻君子务知大者远者,小人务知小者近者。我,小人也。衣服附在吾身,我知而慎之。大官大邑,所以庇身也,我远而慢之,微子之言,吾不知也。他日我曰:‘子为郑国,我为吾家, 以庇焉其可也。’今而后知不足。 自今请,虽吾家,听子而行。”子产曰:“人心之不同, 如其面焉。吾岂敢谓子面如吾面乎?抑心所谓危,亦以告也。”
   
   子皮以为忠, 故委政焉。 子产是以能为郑国。
(2020/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