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破除先皇旧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晓波之死将引发寒蝉效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共九大、十九大前夕的战争阴云 毕汝谐(纽约
·程序正义重于实质正义 毕汝谐(纽约 作
·习主席穿上迷彩服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与莫迪是针尖对麦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商人川普为强人习近平站台 毕汝谐(纽约
·十九大在即,王岐山留不留?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王岐山必将成为刺猬! 毕汝谐(纽约作家)
·杀人立威 习总何妨习之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文北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降将之死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党内腐败的天字第一号受益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的一次绝无仅有的离奇艳遇 毕汝谐(纽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有一个精彩的结尾;从娘胎里遗传了父亲的梅毒(花柳病)的欧士华病情恶化,成为一个白痴,只会呼喊:“太阳!” ——
   
   
   
   欧士华 好,但愿如此。让咱们在一块儿活下去,能活多久就活多久。谢谢你,妈妈。    
   
    〔他在刚才阿尔文太太搬到沙发旁边的扶手椅里坐下。天亮起来了。灯还在桌上点着。
   
     阿尔文太太 (轻轻走近他)现在你心里平静了吗?   
   
    欧士华 平静了。  
   
    阿尔文太太 (俯着身子看他)欧士华,这都是你胡思乱想——其实什么事也没有。你这么着急,身体会吃亏。现在你可以在家里长期休息了。跟着妈妈过日子吧,好孩子。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就像你小时候那样。好了。病的凶势过去了。你看过去得多容易!喔,我早就知道。欧士华,你看今儿天气多么好。金黄的太阳!现在你可以仔细看看你的家了。    
   
    〔她走到桌前把灯熄灭。太阳出来了。远方的冰河雪山在晨光中闪耀。  
   
    欧士华 (坐在扶手椅里,背朝着外头的景致,一动都不动。突然说)妈妈,把太阳给我。  
   
    阿尔文太太 (在桌子旁边,吓了一跳,瞧着他)你说什么?   
   
   欧士华 (声调平板地重复说)太阳。太阳。  
   
    阿尔文太太 (走到他身边)欧士华,你怎么啦?(欧士华在椅子里好像抽成了一团,他的肌肉都松开了,脸上没有表情,眼睛呆呆地瞪着。阿尔文太太吓得直哆嗦)这是怎么回事?(尖声喊叫)欧士华!你怎么啦?(跪在他身边,使劲摇他)欧士华!欧士华!抬头瞧我!你不认识我了吗?  
   
    欧士华 (声调还是像先前一样平板)太阳。太阳。
   
    阿尔文太太 (绝望地跳起来,两只手乱抓头发,嘴里喊叫)我受不了!(好像吓傻了似的,低声说)我受不了!不行!(突然)他把药搁在哪儿了?(在他胸前摸索)在这儿!(退后几步,喊叫)不行,不行,不行!——啊!也罢!——喔,不行,不行!(站在离他几步的地方,双手插在头发里,吓得说不出话,瞪着眼看他)  
   
    欧士华 (依然坐着不动,嘴里说)太阳。太阳。        
   
    ——剧终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纽约作家毕汝谐追随易卜生,视四川业余妓女邱母及其宝贝疙瘩邱国权(巴山老狼)为社会学、医学标本,探究先天性梅毒——
   
   
   
   
   临床医学:先天性梅毒又称胎传梅毒,病原体在母体内通过胎盘途径感染胎儿,可引起死产、早产。孕母早期感染且未经治疗时,其胎儿几乎均会受累,其中50%的胎儿发生流产、早产、死胎或在新生儿期死亡。存活者在出生后不同的年龄出现临床症状。
   
   
   
   
   毕太岁回击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五
   
   
    国权身世不用猜,
   
    行路一瘸复一拐,
   
    声称小儿麻痹症,
   
    实则脏病出娘胎。
   
   
   
   临床医学:梅毒是人类独有的疾病,梅毒患者的皮肤、黏膜中含梅毒螺旋体;显性和隐性梅毒患者是传染源,感染梅毒的人的皮损及其分泌物、血液中含有梅毒螺旋体。
   
   
   
   
    毕太岁回击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八
   
    娼门之子数老邱,
   
    顾盼自豪雄赳赳,
   
    挽起裤角真不堪,
   
    先天梅毒疤痕久。
   
   
   
   纽约作家毕汝谐基于悲天悯人之心,全力救治四川业余妓女的宝贝疙瘩邱国权(巴山老狼)——
   
   
   
   
   毕太岁回击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六
   
   
    太岁怜悯邱国权,
   
    出资带他洗温泉,
   
    脱去衣裤见毒疮,
   
    恶臭扑鼻皆溃烂。
   
   
   
   想当年,邱国权母子相依为命,夹着尾巴苟活于世,絮絮叨叨“让咱们在一块儿活下去,能活多久就活多久。谢谢你,妈妈。”
   
   而今,邱国权(巴山老狼)挑衅体面人纽约作家毕汝谐,仿佛恶狗企图吞食太阳,从而被永久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
   
   
   
   
   
   附:
   
   
   
   
   剧本群鬼故事梗概:
   
   海伦年轻时由母亲和两个姑姑做主,嫁给年轻、漂亮、有钱的宫廷侍从官阿尔文。婚后一年,海伦对这个荒淫无度的丈夫感到愤懑,难以忍受精神上的痛苦,便去找她从前喜欢过的知己朋友曼德牧师,但道貌岸然的曼德牧师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而拒绝她的求援,竟以服从上帝意志的名义,要她忍辱负重,守着坏丈夫过日子。
   
   海伦生下儿子欧士华之后,也曾希望丈夫好转,可是阿尔文“索性把丑事闹到家里来了”。他和女用人乔安娜“闹鬼”,乔安娜生了个私生女儿吕嘉纳。
   
   海伦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让乔安娜与跛脚木匠安格斯川结婚,并收留吕嘉纳在家做使女。她不愿意幼小的欧士华在家里受到父亲恶习的感染,就将他送往巴黎学习绘画艺术。后来,阿尔文病死。为了体面,海伦一直写信告诉儿子,说他父亲是个道德高尚的人。她还拿出大量的钱财开办孤儿院等慈善事业,替阿尔文沽名钓誉。   
   
   本剧启幕时,二十六七岁的欧士华从巴黎回到家里,孤儿院也快要开幕了,海伦面对这些“喜事”,感到无比高兴,认为苦尽甘来,从此可以过快快活活的日子了。
   
   然而,事与愿违。欧士华爱上了异母妹妹吕嘉纳,他俩重演了二十年前“闹鬼”的丑剧,海伦听到吕嘉纳在“暖房”里低声呼叫:“欧士华!别闹!你疯了?快撒手!”
   
   海伦很想把吕嘉纳嫁出去,但欧士华坚决要求母亲答应他与吕嘉纳结婚,因为他要追求“生活的乐趣”(和他父亲一样)。
   
   海伦下决心向欧士华公开阿尔文的真实情况,正在这时,孤儿院被一场大火烧光了。海伦不顾曼德牧师的阻止,在欧士华和吕嘉纳的面前交待了阿尔文的浪荡生活以及他俩的关系。
   
   吕嘉纳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决定离开欧士华去寻找自己的享乐生活,甚至宁愿到安格斯川办的“阿尔文公寓”(妓院)去。欧士华也向母亲交“底”了,原来他从娘胎里遗传了阿尔文的梅毒(花柳病)。他想让吕嘉纳照顾自己,现在落空了。
   
   戏剧临近结束时,欧士华病情恶化,成为一个白痴,只会呼喊:“太阳!”   
(2020/0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