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丁玲的妓女题材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五十七至六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六十三至六十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六十九至七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七十五至八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八十一至八十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八十七至九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娼门邱母子之九十三至九十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雍容大度地祝福婊子的宁馨儿长寿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不要求婊子的宁馨儿口吐象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 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 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 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娼门邱母子之十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邱母子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的悲剧溯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9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毕汝谐哀悼滥射死者暨声讨邱娼子诗六首毕汝谐(纽约 作家)
·3381万点击量!邱娼子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邱母遭天谴,邱娼子不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邱娼子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理论基础 毕汝谐(纽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秦朝英少将,来世你我同台竞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给北京当间谍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国共祸起萧墙——习近平韩国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阅兵不举手敬礼说明什么? 毕汝谐(作家
· 林郑月娥何去何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间谍也干点别的:诈骗、贪污等等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与子(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的一桩花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贵族气质?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陈同佳是天才型的杀人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敬答谢贤选骏仁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莫雷和庄则栋的出现都是历史的必然 毕汝谐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制作某人面具是西方的一种高规格礼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18/4/2 发表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8/4/6发表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07年发表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九级浪 (电子版)按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九级浪》材料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复胡平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饥饿能够把大家闺秀变成女扒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流话折射文革政治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九级浪(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用黑格尔反击下流话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与俄狄浦斯适成对照的人性的嬗变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士作家杜伦马特的经典剧本“老妇还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来自巴山蜀水的另类病毒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湖北女作家方方揭示社会阶层固化现象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孔夫子说得好:小人穷斯滥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典作家斯特林堡的自传女仆的儿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纸面上的法律平等和事实上的不平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雍容大度地领衔电贺赫鲁晓夫 70寿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郭沫若的艺术社会职能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百善孝为先,张扣扣永垂不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女诗人舒婷以《致橡树》等诗篇闻名于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骗性心理机制是弱者喜用心理防卫机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孔子曰必也正名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恩格斯早期著作“英国工人阶级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世界男低音歌王夏里亚宾的跳蚤之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艾青的诗理论专著诗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陆文夫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小巷深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陈先发倡议诗哲学曲高和寡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玲的妓女题材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妓女题材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妓女题材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创作于1920年代,阿英是一个通过赤裸裸的世俗追求来体现女性自主意识的文学形象。

   
   提起丁玲的早期创作,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梦珂、莎菲等人物形象,却而对同时期发表的另一篇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鲜少提及。
   
   《庆云里的一间小房里》通过到城市做妓女的阿英姑娘的道德沦丧,反映了城市的糜烂。
   
   我由阿英姑娘想到四川业余妓女邱母及其宝贝疙瘩邱国权(巴山老狼);
   
   有人问我:这个邱国权(巴山老狼)文学水平很一般,毫不出众;却认为自己秒杀杜甫李贺白居易,改写中国文学史;邱国权(巴山老狼)的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呀?净说疯话!
   
    我笑道: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的脑子没有毛病,没说疯话!他就是入戏太深了!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痴迷于自己秒杀杜甫李贺白居易的想象之中,
   
    久而久之,无法自拔,以致将幻觉当成事实了!
   
    任何一个正常人都知道:邱国权(巴山老狼)较杜甫李贺白居易相差十万八千里,也不可能改写中国文学史!
   
    话说回来,邱国权(巴山老狼)能够秒杀邱父邱母老邱家十八代祖宗,能够改写老邱家文化史;如果老邱家选拔状元榜眼探花,邱国权(巴山老狼)是绝对冠军!
   
    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坐井观天,所知有限;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断告诫自己,井口与苍天一样大小,自己既然是老邱家选拔出来的状元榜眼探花,也是普天下选拔出来的状元榜眼探花!双料状元榜眼探花,天下无敌!
   
    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不仅必须欺骗众人,更重要的是,他必须欺骗自己!否则真相大白,他一天也混不下去!
   
    这就像阿Q一旦失去精神胜利法,就无法立足于世!
   
    为了挽救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兹给其一个温馨建议:
   
    我的发小邱居放是历史学家邱汉生之子,而今父子双殁;你可以仿照阿Q冒称姓赵那样冒称自己是历史学家邱汉生之子,坚决与娼母一刀两断、一了百了!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摇身一变成为书香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改换门庭,可喜可贺!
   
    附: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产自二十世纪清华十大才女(其中包括林徽因杨绛韦君宜等)之腹;
   
    邱国权(巴山老狼)产自曾经受到治安处理的业余妓女之腹;
   
    毕汝谐一生下来,足尖便高过邱国权的脑袋!
   
    无论是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的谩骂还是丘八的屠刀都无法改变阶层分野的铁的事实。
   
   
    而且,毕汝谐的上优的基因密码与邱国权(巴山老狼)的下劣的基因密码将一代一代往下传,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毕汝谐以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家庭乱伦史为素材,创作史无前例的文学奇葩“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以文明诗篇回击反文明的下流话。
   
   
   附:
   
   
   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节选)
   
   
   
   
   
   
   
   
    “今晚早些来呵!”阿英迷迷糊糊的在向要走的人说。
   
    要走的人,还站在床头,一手扣衣,一手就又拉帐子。帐子是白竹布的,已变成灰色的了。
   
    “唉,冷呢,人!”阿英用劲的将手摔脱了缩进被窝里去,眼仍然闭着,又装出一个迷人的音调:“你今晚不来时,以后可莫想我怎样好!”
   
    在大腿上又被捻了一下,于是那穿黑大布长褂的瘦长男子,才从床后的小门踅了出去。阿英仿佛听见阿姆在客堂中送着客,然而这有什么关系呢,瞌睡是多么可恋的东西,所以翻过身去,把被压紧了一点,又呼呼的睡熟了。
   
    在梦中,她已回到家了,陈老三抱着她,陈老三变得异常有劲,她觉得他比一切男人都好,都能使她舒服,这是她从前在家时所感不出的。她给了他许多钞票,都是十块一张的,有一部分是客人给她的,有一部分是打花会赢的。她现在都给他了。她要同他两人安安静静的在家乡过一生。
   
    在梦中,他很快乐的,她握住两条粗壮的手膀,她的心都要跳了。但不知怎的,她觉得陈老三慢慢的走远了去,而阿姆的骂人的声音,却传了来,娘姨也在大声吵嘴,于是她第二次又被吵醒了。
   
    阿姆骂的话,大都极难听。娘姨也旗鼓相当,毫不让人。好在阿英一切都惯了,也不觉得那些话,会怎样该只有为他人而卖身体的自己来难过。她只觉得厌烦,她恨她们扰了她,她在心里也不忘要骂她们一句娘,翻转身来又想睡。
   
    但间壁房里也发出很粗鲁的声音来,她知道间壁的客人还没走,她想,“阿姊这样老实,总有一天会死去的。”她想叫一声阿姊,又怕等下阿姊起了疑心,反骂她不好,所以她又把被盖齐顶,还想睡去。
   
    娘姨的声浪越大了。说阿姆欠她好多钱。本说定五块里要拿一块的,怎么只给十只小洋,三块的是应给六毛的,又只给四毛。她总不能通宵通宵的在马路上白站。
   
    阿姆更咬定不欠她,说她既然这样要钱,怎么又不拉个客人去卖一次呢?后来几乎要动武了,于是相帮的,大阿姊,……都又夹杂在里面劝和,她们骂的话,越痛快,相劝的笑声就更高。
   
    阿英虽说把被蒙了头,却也并不遗漏的都听清了,几次还也随着笑了的。间壁的人呢,又仿佛是在另一世界。相骂却不与他们相干。阿英想:无论怎样也不能再睡着了。于是又把头伸出来,掀开了帐子看:房子是黑黑的,有一缕光从半扇玻璃窗射进来,半截落在红漆的小桌上,其余的一块就变成灰色的嵌在黑地板上了,而且有一大口浓痰正在那亮处。阿英看不出时间的早晏来,于是大声喊:
   
    “什么时候了呢?吵,吵死人呀!”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听见。
   
    于是阿英又放下帐子,大睁着眼躺着。她看见帐顶上又加了两块新的痕迹,有茶杯大,还是湿的。她又发现枕头上也多了一块痕迹,已快干了。她想把枕头翻个边,又觉手无力,懒得动弹,而且那边也一样脏,所以也就算了。她奇怪为什么这些男人都不好干净。只有一次,是两点多钟了,她只想转家来睡时,却忽然遇见了一个穿洋服的后生趑趑趄趄的在她后面,于是她走慢了一步去牵他,他就无声的跟着她来了,娘姨也笑他傻子,阿姆也笑他,自己也觉得好笑。在夜里,他抱了她,他把嘴去吻她全身,她拒绝了。她握着他手时,只觉得那手又尖,又瘦,又薄,他衣服穿得多干净呵。他出气多么细小呵。说了以后来,但到今都不见。不过她又觉得,不来也好,人虽说干净,又斯文,只是多么闷气啊!她又想到这毛手人,一月来了,总是如此,间三四天总来一次的,人是丑,但有铜钱呀,而且……阿英笑了。她把手放在自己胸上摸着,于是越觉得疲倦了。
   
    这时阿姆又在客堂中大喊着:
   
    “阿英懒鬼,挺尸呀,一点了,还不起来!”
   
    大阿姊已跳到床前,用一个指头在脸上划着羞她。她伸手一扳,大阿姊就伏下身来了,刚刚压在她身上,大阿姊简直叫了起来:“哎,死鬼!”而且接着就笑了:“亲热得呢!”
   
    阿英搂着她的头,在她耳边悄悄的说:“间壁……”
   
    于是两人都笑了。
   
    大阿姊更来打趣她,定要到被窝里来。
   
    娘姨也在喊:“不喝稀饭,就没有的了。”
   
    这时间壁房里的阿姊走了过来,她两人都又笑了。
   
    阿姊坐在床边前,握着她两人的手,象有许多话要说。阿英于是又腾出一块地方来,要她睡。她不愿,只无声的坐着,并看她两人。两人都是各具有一张快活的脸。
   
    阿姊说:“我真决不定,还是嫁人好呢,还是做生意好。”
   
    陈老三的影子,不觉的又涌上了阿英的心,阿英很想得嫁陈老三那样的人,所以阿英说,“既然可以嫁人,为什么不好呢?”而阿姊的那客人,矮矮胖胖的身体,扁扁麻麻的脸孔也就显了出来。心里又觉得好笑,若要自己去嫁他,是不高兴的。因此她又把话变了方向:“只要人过得去。”
   
    阿姊叹息了:“唉,好人还来讨我们吗?”
   
    大阿姊还仍旧笑着别的,她却想到刚才的梦去了。
   
    直在阿姆又跑近来骂,她才懒懒的抬起了身子。并且特意要放一点刁,她请阿姆把靠椅上的一件花布旗袍递给她。阿姆因为她做生意很贴力,有些地方总还特别的宽容了她。但递衣给她时,却做了一个极难看的脸子给阿姊。
   
    当她走到客堂时,娘姨已早不是先骂架时的气概了,一边剥胡豆,一边同相帮作鬼脸,故意的摇曳着声音说:
   
    “我俚小姐干净呢,我俚小姐格米汤交关好末哉……”
   
    相帮拿起那极轻薄的眼光来望着她笑。她扑到娘姨身上去不依。娘姨反更“啊哟哟”的笑了起来。她隔肢娘姨,娘姨因怕痒,才陪了礼。她饶了她,坐在旁边也来剥胡豆。而陈老三又来扰着她了。她别了家乡三年多了,陈老三是不是已变得象梦中那样呢?假使他晓得她在上海是干这等生涯,他未必还肯同她象从前那样好吧,或且他早已忘了她,他定早已接亲了。于是她决定明天早些起来去请对门的那老拆字人写封信去问问。她又后悔怎么不早写信去;她又想起都是因为早先太缺少钱了。想到钱,所以又在暗暗计算近来所藏积起来的家私。原存六十元,加昨夜毛手人给的五元和这三天来打花会赢的八元是一共七十三。那戒指不值什么,可是那珠子却很好呀,至少总值二十元吧,再加上那小金丝链,十六元,又是三十六元了。而且过几天,总可以再向冤桶要点的。假使陈老三真肯来,就又从别处再想点法。他有一百多,两百,也就够了。只是……
   
    她想了许多可怕的事,于是她把早晨做的梦全打碎了。她还好笑她蠢得很,怎么会想到陈老三来?陈老三就不是个可以拿得出钱赎她的人!而且她真个能吗,想想看,那是什么生活,一个种田的人,能养得起一个老婆吗?纵是,他愿意拚了夜晚当白天,而那寂寞的耿耿的长天和黑夜,她一人将如何去度过?她不觉的笑出声来。
   
    阿姆正经过,看见她老呆着,就问她,又喊她去梳头。
   
    她拿出梳头匣,就把发髻解开来,发是又长,又多,又黑,象水蛇一样,从手上一滑就滑下来了。而一股发的气息,又夹杂得有劣等的桂花油气,便四散来。她好难梳,因为虽说油搽得多,但又异常滞。阿姆看得无法,只好过来替她梳。她越觉得她想嫁陈老三的不该了。阿姆不打她,又不骂她,纵然是有时没有客,阿姆总还笑着说:“也好,你也歇歇吧。”她从镜中看见阿姆的脸正在她头上,脸是尖形的,眼皮上有个大疤。眉头是在很少的情形中微微蹙着了。她想问一声早上娘姨吵架的事,又觉得怕惹是非,娘姨是说不定什么时候都可以跳进来再吵的。于是她只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