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陆文夫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小巷深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夫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小巷深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陆文夫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小巷深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古今中外的娼妓文学,从来不乏佳作;陆文夫的成名作小巷深处即为其一。
   
   
   新中国后,多数作家主要致力于描绘战争年代的斗争生活和英雄人物;但是,初登文坛的陆文夫却有自己审视生活的独特眼光。他的《小巷深处》描绘了徐文霞这种惨遭旧社会蹂躏过的小人物的精神生活,因而强烈地打动了读者的心灵,轰动了文坛。
   
   
   
   汝谐不才,去夏根据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乱伦淫母秽行创作长诗。
   
   
   
   
   19年7月4日国庆之夜,史无前例的邱国权(巴山老狼)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与璀璨夺目 的礼花同时登场,24小时便得到57万点击量(520万跃至577万)!
   
   
   
    一个月后得到点击量三千万!追平文革初期毛泽东语录发行三千万的记录!
   
   
   半文盲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敢回应,只能骂粗口;太岁易其名为求掴犬(巴山老鼠),意即跪求毕太岁随意掴打之丧家犬也!
   
    蜀犬吠日,蜀犬亦吠毕太岁。
   
    常言道: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
   
    太岁曰:市井邱国权,无罪也该斩。
   
   
   
   
   
   
   毕太岁致诗邱国权(巴山老狼)
   
   
   
   
    邱贼底细听端详,
   
    其父惯窃母为娼,
   
    贫寒子弟称国权,
   
    鼠辈假冒巴山狼。
   
   
   
   
   
   
   
    注:
   
    查邱国权,本名为丘裹蜷也。
   
    话说早年邱国权父母外出行乞,夜宿荒冢;邱国权父母背贴坟(丘)当床, 身(裹)尸布为被,( 蜷)叠残躯野合,遂得孽子一枚;邱国权父母都是文盲,三跪九叩,哭求毕汝谐为该孽子取名;毕汝谐顺应天时地利人和,命其名为丘裹蜷,精当无误!
   
    丘裹蜷长成后,附庸风雅,谐其音改名邱国权,招摇撞骗于世。
   
    敢问列位看官:这篇邱国权家史妙也不妙?
   
    斥问邱国权即丘裹蜷:毕作家才高八斗,你服也不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附:
   
   
   
   陆文夫小巷深处
   
   《萌芽》1956年第10期
   
   内容概要
   
   苏州城的秋夜,昏黄的街灯把白杨树婆娑的树影投在石子路上。城东北角一条铺着石板的深深小巷里,一个窗口透出灯光。灯下,一位俊俏的姑娘坐在书桌前双手托着下巴默想。眼圈儿发暗,像是痛苦与折磨留下的印记。巷子里很少有人了解她,只是看到她白天出门上班,晚上读书。邮递员知道她名叫徐文霞,是纱厂工人。给她送信来,她接到信常常愁眉苦脸,有时甚至把信撕掉。现在她忧郁地坐在灯下,不由得回忆起屈辱的过去——秋雨淅沥的黄昏,寒风凛冽的冬夜,苏州城阊门外的旅馆旁边,妖艳的妓女幽灵似地游荡着,嗲声嗲气地拉客,哄笑声、叫骂声不绝。这群妓女中有徐文霞,那时她17岁,被老鸨称作“阿四妹”。……这些事情已过去很久,但她一想起来仍然心里发抖。1952年人民政府把妓女集中起来送进妇女生产教养院,治病、诉苦、学习生产技术。徐文霞在那里度过了难忘的一年,连父母都不知道的她第一次享受到了做人的尊严。从教养院出来她进工厂当了女工,几次调动工作之后就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了。她勤奋、聪明而且美丽,小伙子们投来灼热的目光。但她害怕了。她怕那目光透过她的现在看到过去的恶魔,从而变为鄙视和冷漠。所以小伙子们的信使她为难:“谁能和做过妓女的人有真正的爱情?别尝这杯苦酒吧!”她孤独又寂寞,常在夜晚蒙着被子流泪,或者拼命读书……。但今晚,打开书本她却怎么也读不进去,大学毕业的技术员张俊的影子总是在她面前晃动:年轻的脸上放着光,常跑到她身边来,好像有什么事情,却又涨红了脸无声地走开。今天他要帮助她学习文化,她竟然满口答应,对青年男性设下的防线崩溃了。张俊纯真的眼睛使她心中充满幸福的幻想,但悲惨的往事又使她不寒而栗。她伏在书桌上抽泣起来……。秋天到冬天,徐文霞的生活充满了阳光。每天下班张俊都到她房里来,面对面给她上课,然后她写作业,他坐到另一张桌子上读自己的书。她担心他看书时间长闷坏了脑子,有时去搔他的后脑勺,有时递过去一个苹果。累了,他们手拉手在夜色笼罩的街头散步,踩着路上的梧桐叶,望着北寺塔高大的黑影。但有时夜里她梦见张俊指着她的鼻子大骂:“我把你当块白玉,原来你做过妓女!不要脸的东西!从此一刀两断!”她惊醒过来,浑身冷汗,泪水湿了枕头。初冬的一个早晨,徐文霞打扮得漂漂亮亮,挽着张俊的胳膊来到留园,漫步在幽静的小道上。在紫藤架下,张俊吐露了藏在心底的渴望:“文霞,我们结婚吧!在人生的道路上两个人携着手,没有爬不过的高山,渡不过的大河!”徐文霞沉浸在幸福里,几乎掉下泪来。但走到一座土山下面,一个扁平脸的男人看到徐文霞,恭敬地说:“你好呀四妹,你还在苏州吗?”徐文霞和他打了个招呼,就慌乱地拉着张俊奔上山顶,浑身颤抖。张俊问是怎么回事,徐文霞回答说那是一个熟人,“四妹”是她的小名。然后借口天冷拉张俊出了留园。一天,徐文霞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没想到进来的是那天在留园遇到的扁平脸男人。这人名叫朱国魂,解放前是投机商,第一个占有了她,抱着她的身子残酷地蹂躏。现在看到他,徐文霞又厌恶又恐惧,觉得自己有把柄落在这个人手里。朱国魂已将她近来的生活、工作、恋爱情况打听清楚,以“解放前的那段交情”相要挟,借口摆小摊缺少本钱,诈走了徐文霞一个月的工资。徐文霞扑到床上失声痛哭。从此她面容消瘦,目光呆滞。有时张俊来晚一点,她也以为是朱国魂告了密。她怕声音,担心朱国魂又来纠缠。张俊的温暖使她平静下来,她开始准备结婚用的花布、绸料,在痛苦的生活里编织美好的梦。没想到有一天朱国魂径自闯进屋来,奸笑着讨喜酒吃,说上次借的钱已用完。徐文霞心中燃起了怒火:拼了吧!跟这个畜生!但看到装着结婚用品的衣箱,心又软下来,手抖抖地摸出20块钱。朱国魂得寸进尺,竟要在这里过夜。强压在心底的痛苦、屈辱和愤怒爆发了,徐文霞扑过去拼命,朱国魂溜出门去。徐文霞头发蓬乱,脸色发青,坚定地来到张俊宿舍,扑在张俊怀里,泪如泉涌……。她诉说了过去的一切,请求张俊忘掉她,并原谅她隐瞒了这么久,然后在心底里道一声“再见”,无声地退出门去。夜深了,冷月挂在天空,屋瓦凝起浓霜。张俊在铺着石板的小巷里徘徊,他无法把自己热恋的美丽善良的姑娘和妓女联在一起,痛苦噬咬着他的心。他咆哮了:“是谁在洁白的绫罗上染了一个斑?是谁在清澈的溪流中吐了一口痰?不能怪她啊!在那个黑暗的时代里,一个柔弱的孤儿怎么能主宰自己?”不过想到将要伴随自己一生的姑娘曾经是妓女,他又踌躇了。但想起徐文霞给他的激励,想起徐文霞怀着那样一颗痛苦的心来爱他,他觉得自己很渺小,在世俗的闲言和传统观念面前成了败兵。他终于对着夜空发问:“和这样圣洁的姑娘在一起,会有什么玷污了你?”他转身跑到徐文霞门前,举起拳头拼命敲门。在古老美丽的苏州城的睡梦里,小巷深处的敲门声一阵紧似一阵……。
(2020/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