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少不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少不丁文集]->[逃得过初一,避不过十五]
少不丁文集
·当人变成了上帝
·杂谈一些中国科幻
·天灾与皇恩
·神魔战
·如果没有阿美利坚警长,世界将会怎样?
·赞美三部曲之赞美, 爱美和崇美
·明天, 让我们都是美国人
·北韩原爆记
·明天, 让我们都是美国人 ---赞美三部曲之三
·左右一家亲
·中国共产党的更名
·一个关于《京都协议》和地球命运的小说纲要
·动物权益的编年史
·动物权益编年史中国特别版
·动物保护编年史版本2.0
·杂谈流行歌在中国大陆的流行
·我们为什么抄袭--抄袭有理
·克林顿高瞻远瞩的神话
·这国家安全的如意算盘打得响吗?
·变爱憎对象容易,变思维方式难
·扁扁的稳定和统治阶层的政治聪明
·共产主义教的思想和实践的源流
·最大的失误是教育
·魔鬼辭典
·如厕请出示护照
·打你一百杀威捧
·在西方留学就会更有民主自由的潜质吗?
·假球第一比赛第二
·北京狗外交前传
·历史没有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哪个唐装应坚持住
·故事与历史及对博讯的建议
·无根榜
·伊拉克人民的迷惘和中国人的身体健康
·惜乎历史没有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就是一个忠字
·文明淘汰野蛮论的对话之补
·从造反有理到三个代表
·为男性领导干部配备太监秘书
·东方大学城
·文理分班与又红又专
·
·1
·主席要我咬谁就咬谁
·心灵烙印
·我们时代的孩子读后感
·历史从里创造
·中国球迷的心声拾遗
·比恐怖主义还要恐怖
·惊天动地泻千里
·仁慈的基督徒恐怖分子
·先进文明vs落后文明
·此时此刻
·唐山通信五中共的互联网IC卡
·从西医中医谈到911恐怖袭击
·那些期望中共發慈悲的前同志們
·唐山通信兩則信息萬里長城
·中国国家安全部反贪污腐败吗?
·反華基地
·迷惘中國共產黨
·讓臺灣入世界衛生組織罷了
·When I look up into the sky
·二十一世纪反恐策略和措施的概览
·关于北京英文标示牌错误百出 闹成国际笑话
·是時候了
·梵高之死
·秋日的私語
·中国共产党中央宣传部
·隨著巴黎的聲音
·隨著巴黎的聲音
·僻靜的大街
·黑貓印象
·午夜快车
·在起伏中预防糖尿病
·在一個寒冷的黑夜里
·迷夜
·迷谷
·宇宙深處的星星
·流星
·
·馬宴前的印象
·我上过林彪床
·孩子的眼睛
·乡村夜
·这等鸟人能进中国大陆教育部可想中国教育是怎样
·业主与物管公司的关系不是包办的婚姻
·中共文胆光临大陆外中文媒体
·天下無根
·我愚蠢我落后我卑鄙故我存在
·川剧变脸根本无机密
·秦制百代定乾坤
·如何辨别正确的舆论导向
·重新发表::北韩原爆记
·以功过论计谁对四九年后的中共最有功
·如果你不觉中国政府歧视你, 你到西方就会感觉到种族歧视
·台湾的正名运动是自我高化
·廣電總局侮辱了中國大陆人民的智慧
·蓝色狂想曲
·慶祝寵物狗服裝標準的誕生
·你侵犯了我侵犯你的权利
·为何受难的不是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逃得过初一,避不过十五

   当听到武汉封城的消息,我哭了。我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的那种人,而看到像《辛特勒的名单》会感动流泪,而把现实生活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所有这些传出来的惨况,全在我的预料之中。这些传闻,不过证实我的预料。这些预料是基于我对现代经济民生运作的认识,基于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基于我对70年中共文明的认识,基于我对中共统治一流,管理末流的认识。
   
    在封城前的两个星期,香港若干评论人士如萧若元呼吁封锁和消毒华南海鲜城及附近的几个街区,否则拖延下去只能封城,而人类历史上未曾试过封一个1000万人口的大城市。我也同意。然而,封城不能像中共那样急急封城,那是一个系统工程,而实际中共做的封城是小学生的程度的操作,也只有天朝屁民和基层党员会如此配合。中共近二十年做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都会一蠢再蠢搞到一锅泡,而封城是天大的事情,特别是在武汉这种中心城市。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是我十几年来用得最多的成语,当评论中国大陆的政经局势,特别是当一些亲戚朋友在赞叹强国厉害国的时候,扫他们的兴,我既有暗自神伤的嘲笑实际上是苦笑。在西方华文论坛活跃的人士,在西方生活的一二代华人移民,谁没有很多亲戚朋友生活在中国大陆和香港?
   
   
   
   I had often said, I wish I am wrong.
   
   
   
   在《2019岁末游香港》 @ https://blog.boxun.com/hero/202001/Siubuting/9_1.shtml, 我提到:
   
   “机票在大半年前已经订好并且付款。临出行前,我已经准备好,危城勿入,乱邦不居:若香港局势全面混乱,则从香港机场直接坐大巴到广州;若中国大陆鼠疫蔓延到广州,则取消到广州的行程,若干必要看望的亲戚来香港见我们,然后另外买机票从香港飞回澳大利亚。若两地皆危,则直接在星加坡买机票飞回澳大利亚。好在,没事。”
   
   当初,我是准备鼠疫这天灾会被中共的统治一流和管理末流所放大而形成今天武汉瘟疫的局面。现实是,鼠疫不发武肺发。形式比人强,灾难的触发不是由这就是由那,而灾难的放大就有党国机制来保证;逃得过初一,避不过十五。
   
   我一家,中共和天朝臣民避过了初一的鼠疫,而中共和天朝臣民未能躲过十五的武汉冠状病毒瘟疫蔓延。这样的黑暗命运,不可避免,在不久之前就已经注定,就在1949年10月1日,当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多年来,我不求读者或亲戚朋友同意我的观点,但求改善他们的思维方式,帮他们在大难临头时能自求多福。
(2020/0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