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遭到阉割的出版物不如不出]
谢选骏文集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封闭社会无法技术领先
·基督的仁慈教化了凶残的欧洲
·为何不能崇拜活人
·悲剧使人快乐
·宗教复兴才能挽救生态灾难
·拔除十字架的中国大陆会不会出现核灾难
·萧何为何比周恩来还要狡诈无耻
·卡特老贼如何击败了美国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中共为何受到自由世界的宽容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不暴乱能行吗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中美为何失去互信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天安门母亲为何没有谴责香港开枪镇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遭到阉割的出版物不如不出

   谢选骏:遭到阉割的出版物不如不出
   
   《贸易战影响下,美国图书在中国出版受阻》(纽约时报 2019年12月27日)报道:
   
   上海——为了寻找方法报复特朗普总统不断提高的关税,中国已瞄准美国大型企业。到目前为止已有汽车、牛肉和大豆遭到针对——还有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关于华盛顿的失常与阴谋的新书。


   
   自今年贸易战加剧以来,伍德沃德在2018年撰写的《恐惧:特朗普在白宫》(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是被中国出版监管机构搁置的成百上千本美国图书之一。中国内外的出版商表示,美国图书的发行基本上陷入停滞,将它们与一个渴求阅读的庞大市场隔离开来。
   
   “美国作家和学者在各个领域都很重要,”北京的一家私营出版公司的编辑索菲·林(Sophie Lin)说。“这次应该说对整个行业影响都很大。”她说,由于无法获得审批,她的公司已经停止了十几本待审批新书的编辑和翻译,以削减成本。
   
   据《纽约时报》采访的图书编辑和其他出版业人士称,中国出版界谨慎乐观地认为,本月北京与华盛顿之间达成的局部贸易停战将结束这一停滞局面。他们说,在中国庆祝了10月1日的国庆——一个潜伏政治风险、令中国官员如临大敌的活动——之后,已经有一些书获得了批准。但他们也担心,美国图书可能在未来的打击行动中成为目标。在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领导下,共产党致力于削弱外国媒体的影响,为中国图书、电影和电视节目腾出空间。甚至在贸易战加剧之前,中国的监管者就对外国图书采取了强硬的立场。
   
   由于担心被北京针对,出版业人士不愿公开讨论哪些书被搁置。许多人要求匿名。但是,回顾今年计划出版的书单显示,大量畅销书和学术书籍都未能如期出现。除了伍德沃德的书以外,还包括戈马克·麦卡锡(Cormac McCarthy)1973年小说《上帝的孩子》(Child of God)的一个译本;丽莎·哈利迪(Lisa Halliday)的小说处女作《不对称》(Asymmetry);斯蒂芬妮·孔茨(Stephanie Coontz)的非虚构作品《婚姻的历史》(Marriage: A History),着眼于人类最亲密的伙伴关系;汉学大家傅高义(Ezra Vogel)的《中国与日本》(China and Japan),关于两个亚洲巨人之间的动荡历史;以及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J·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的《公共哲学——政治中的道德问题》(Public Philosophy: Essays on Morality in Politics)的一个新译本,他的在线课程在中国受到了许多年轻人的欢迎。
   
   每本书被推迟发行的原因尚不明了。例如,出版业的一些人在想,伍德沃德的书出版受阻是否与其政治内容有关,而不是因为贸易战。管理图书批准程序的中共中央宣传部没有回答通过传真发出的问题。不过出版业的内部人士称,监管机构的审批几乎完全冻结,这导致出版业不愿意购买美国图书在华销售的版权。
   
   北京一家出版公司的编辑安迪·刘(Andy Liu)说:“国内出版社和出版公司,都会把出版重点转移。”他还说,美国是中国最常选择、利润也最高的图书来源之一。“出版美国著作的风险无法预估,”他说。这动摇了“引进版权”为经营业务的根本前提。
   
   中国的审查众所周知,但它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图书市场,包括国际图书。根据国际出版商协会(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Association)的数据,它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出版市场,这是一个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并且越来越富裕的国家,人们正在寻找可以津津有味地阅读的东西。其中甚至有一些让人以为会触犯中共审查者的外国图书,在实体和网络书店中都有售。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1984年》是一部谴责极权主义的小说,由于被公认是世界文学经典而得到广泛阅读。被极右翼资本主义视为主保圣人的艾茵·兰德(Ayn Rand)的许多著作已译成中文。
   
   2012年,杭州一家书店。沃尔特·艾萨克森撰写的乔布斯传记在中国是畅销书。
   
   美国图书的读者尤其众多。根据国家版权局的数据,2017年,中国买家获得了6千多本美国图书的版权,占所有申报外国图书的三分之一以上。卡勒德·胡赛尼(Khaled Hosseini)撰写的有关阿富汗动乱的小说《追风筝的孩子》(The Kite Runner)长年高居中国畅销书榜,由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撰写的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传记也是如此。但图书编辑和行业主管说,近年来环境变得越来越谨慎。中共宣传部门今年告诉出版商说,获得批准的图书总数将减少,并支持国内作家,宣传党和注入了资本主义的中国社会主义的书籍将受到最多的鼓励。
   
   一些编辑提到了他们为绕开规则而做的努力,例如要求美籍华人作者在名义上改变国籍。一间学术出版社的编辑说,有些作者同意了,但有些则拒绝,坚持认为他们的书“非常美国”,或明显得到了美国机构的资助。其他国家的作者也被中国外交上的变动影响着。业内人士说,随着北京寻求改善与东京的关系,今年日本图书的审批容易了起来。
   
   长期以来,中国的图书出版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过程。为了获得政府的批准,中国出版商经常删减或更改性或政治内容。上个月,详细披露了美国政府强大的监视能力的前国家安全局承包商雇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发布推文说,其自传的中文版中,提及中国审查制度、阿拉伯之春抗议活动等内容的部分已被删除。
   
   2015年,经由作家团体美国笔会中心(PEN American Center)组织,美国12家出版商签署了一份宣言,寻求尽可能减少中国对图书的审查,确保作者充分了解作品受到的改动。现在,中国的出版商担心他们是否已经进入了一个更加艰难的时代。
   
   北京一家出版商的文学和社会科学编辑丽莎·韩(Lisa Han)说,她一直在运作的一部无关政治的回忆录终于在11月获得批准。通常只需两个星期的过程,用了三个月。丽莎·韩说,当去年贸易战将影响许多产业的情况变得明朗时,她的公司开始囤积美国图书的出版审批。她说最初那些申请可以顺利得到审批。“我们部门(的书)大概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美国的。”丽莎·韩说。“之后还没想太多,实在待不下去就辞职呗。”
   
   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一些书坛中人觉得,美国图书在中国的放缓发行,意味着双方思想交流的一种令人不安的冻结。尽管两国在经济上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但两国领导人都公开表示要减少对对方的依赖——并且可能要成为更具敌意的对手。“鉴于中美两国之间在理解和沟通方面存在的巨大鸿沟,我们有理由担心信息流通的缩窄,”现已改称美国笔会(PEN America)的笔会中心执行主任苏珊·诺塞尔(Suzanne Nossel)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谢选骏指出:根据我本人在中国大陆的出版经验,几乎每一本书都遭到了删改!按照“不自由毋宁死的”的理想,遭到阉割的出版物不如不出!因为,有时删改的结果是得出了完全相反的意思——“共产党万碎”变成了“共产党万岁”。
(2020/0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