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谢选骏文集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华人战胜了洋人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英国的海盗大学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谢选骏: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他是国学大师还是文化流氓?“师娘美”和他比不算啥》(刘宅宅 2020-01-15)报道:
   
   倘若世间真有所谓“江湖学者”,文怀沙应该是最雅擅此道的那一位。如果当代有所谓“国学大师”是名不符实的,那文先生抑或也是最虚有其表的那一个。


   
   文怀沙(?——2018),祖籍湖南(老痞子毛泽东的同乡)。不客气的讲,他的一生,志得意满,几乎都靠招摇撞骗而来。且不论他虚报年龄、妻子五任、强暴妇女、贪财好色、攀权附贵、兜售春药那些丑行秽事,即使以学问论,他也是典型的“国学掮客”。我刚入大学那会,震于声名,曾一气借读过这位“国学大师”的所有大著,翻完只觉匪夷所思,虚名怎可以如此纯盗而来,恶感至今犹烈。
   
   当代文化界闻人,余秋雨、范曾及文怀沙三尊大神,我批评最多。可前两位,平心而论,才学还是极秀出挺特的,可疵议者在“文人无行”四字,间或一些浮夸作态令人肉麻。只有文大师,为人为学,由里及外,均是为一大忽悠。
   
   媒体的各种热捧——正是这么一个学术神汉,在商业大潮中文化资本的操作下,在文先生及其经理人的刻意包装下,在“国学热”无聊群氓的跟风瞎捧下,竟然造出了“国学大师文怀沙”的神话;正是这么一个自亵斯文的丑角,可以安富尊荣公然自吹,“知道吗,我跟丘吉尔是一个级别”,中国文化界大概难有比这更浓厚的黑色幽默了。
   
   可以说,这个人在名利场上的亨通荣贵,不仅暴露了当代中国学术圈,藏污纳垢群魔乱舞的荒诞本色;更悲哀地显示,我们的文化传统,在残阙毁禁之后,官民两造差不多只剩下嗜痂捧臭脚这等恶趣味的怪现状。
   
   这三个字,文自称是“此生最重要学术成就”——最近,从“师娘美”到“父子集”的连台好戏,不过学圈积弊至深的一个小面向曝光而已。评论家周泽雄近日就说,“师娘美”这丑闻,和过去的文比起来,真不算啥!文怀沙的学术成就,据他自呈,集中在四个领域:一,楚辞;二,红学;三,编纂《四部文明》;四,如巫师咒语般的“正清和” 三字经。
   
   可他所标榜自夸的每一项功绩,都无质而野,不伦不类。前两项,基础工作,还功底太欠,言浮于义,粗制滥造;而后二道,根本就是腾笑于人的闹剧,至今让无数人啼笑皆非。这些货色,与其吹嘘是他学问博大的证明,还不如直言是他招摇惑众的证据,实扫地尽矣。
   
   文怀沙的闹剧,不是学界秘密,也不是没人揭他老底,老辈学者黄苗子、沈昌文、王世襄、舒芜、吴祖光、郁风、范用、罗孚等等,都曾或公然或私下,对其人都声明深恶痛绝。诸家文集俱在,有心的读者都不难按查。
   
   2009年,知名学者李辉更是连发多文,指其年龄造假、学术造假、私德败坏,压根就是个“江湖骗子”、“文化流氓”,只是很快被更大的喧嚣盖过去;更多的人,震于他一大摞高大上的头衔,缺乏直觉的勇气,讲出自己的怀疑来。而他自己,也以他的厚皮老脸,抵御着纷然而至的非议,觍颜不以为意。他自吹自擂的“楚辞名家”身份,无非是给《楚辞》中的名篇,作了点简单通俗的白话翻译工作,如今大学生依仗度娘都能几天完成,竟然还搞得错漏百出,早被群嘲。随手列数例:“吾令蹇修以为理”,他的《屈原离骚今绎》翻译为,“且吩咐钟罄钟清越的声音,替我提亲”(第63页)。稍读点洪兴祖《楚辞补注》的朋友,都会明白“蹇修”译为“钟磐清越的声音”真是不可思议的。
   
   再比如,“望崦嵫而勿迫”一句,他译为“纵使望见你老家的崦嵫山,也别匆促地沉落!”。“勿迫”一词的古典语义很明确,就是不要迫近,即勿靠近之意,咋会是“别匆促地沉落呢”?诸如此等纰漏,比比皆是。这本《屈原离骚今绎》,乃是他“代表作”,也是其倚为名利套现的敲门砖,可区区100来页的小册子,经复旦徐志啸教授批驳,错讹硬伤就达几十处。古往今来,可有这等的“国学名著”,这般的“活屈原”?也难怪豆瓣该书评论区,读者直接说“忍不了,一坨翔”。
   
   他处处不忘自诩大咖的“红学研究”,委实不过就是当初供职出版社时,为别人几部红学著作做了点编辑工作,而他夸口标榜的“红学创见”,也无非仅在这些书籍的“出版说明”中指出,要用唯物主义史观去探究中国古典文学,去考察古典名著《红楼梦》,仅此而已。如果这般货色,都昂昂然在红学圈大观园中成家落户,我不晓得曹雪芹老师会不会心痛。他自吹法螺的“中华文明巨著工程”,屡屡自矜能佐证他“大师”地位的《四部文明》丛书,尽人皆知就是桩“烂摊子”,是“仕途的押宝”,是空手套白狼的“行骗之资”,始终被“誉”为“中国文化史上最荒诞最搞笑的出版事件”,是权、钱、名合谋搞出来的叻色,因有重量级大佬背书,学界中人只能窃窃私语。
   
   后来,因分赃不均,内讧纷然,知情者也跑出爆料,“是由文怀沙由京弄来一批古书,我们将古书扫描、复印,并没作任何编辑与文笔润饰工作”,“正因所谓的编辑工作没任何文化含量,无非是个体力活,所以编辑部成员,只我一个是大学生,搞点编译工作,其余六七人,最高学历不过高中。倘若说文怀沙对这部书有啥帮助的话,那就是他从京弄来一些古书。其实,这批古书也都是从国家图书馆拿来的”。
   
   早先就流传的关于《四部文明》的内幕报道——文“大师”晚年,除了爱夸美色外,行走坐卧都乐此不疲夸夸其谈自己所谓的“正清和三字经”。他在遭到李辉揭穿后,不敢任何接茬,只曾悻悻然如此给自身辨白:“自揆平生碌碌,泰半荒度。堪留赠后贤及我不认识之子孙,已公开刊布者有:‘正清和’三十三字真经及《四部文明》二百卷(约近一亿四千万言)。知我,罪我,有书为证,乌足道?”可见,对他而言,“正清和”三字,不啻于“晚年定论”,是可流芳百世的文化创见。可这所谓的“33字真经”,到底多牛,全文如下:“孔子尚正气,老子尚清气,释迦尚和气。东方大道,其在贯通这三气也”。据他说法,每天反复念此三十三字真经,可以“让你生命充斥和煦的阳光”,最终抵达长寿难老之境。
   
   文怀沙名句“平生只有两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实际抄袭自近人王世鼐——呵呵,一列塞满虚饰与滥调的空洞句子,竟有如斯神效?这到底是“国学大师”呢,还是“长春观”门前摆摊哄人的神汉巫师的同行道友?文大师的劣迹还有太多,各种荒诞的学术表演,也擢发难数,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唠叨聒噪了。有心人多看时人花边八卦,即可知我所言不虚。
   
   文氏书法——公平地讲,我意文氏绝非一无是处,其书法足以名家。本来,逝者已矣,笔下留面,即为积德。可是,就是这般无品丑类、缺德文氓、不学学棍,至今还被一众跟他利益结盟的徒子贤孙供奉在“国学大师”殿内,实际是在藐视公共常识,践踏学术底线的。
   
   记得1963年,肯尼迪曾在某演讲中如此说,“一个民族彰显它自己,不仅要看它诞生了怎样的人,更要看它尊重与铭记着怎样的人”。在他看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尊重与铭记何人,显露着这个社会共同体的趣味、格调乃至智力水准。从这句话引申,似乎值得大家共同裁决:我们是否该任由那些欺世盗名者、不学无术者、扯谎成性者、丑陋猥琐者、恶迹斑斑者,端坐在俯瞰我们、嘲笑我们的神坛之上?中国学术,从“师娘美”到“父子集”,无休止的荒诞剧,到底该延续到何日会止?是可忍孰不能忍?
   
   2013年,“国学泰斗文怀沙纪念馆”在宝鸡炎帝陵落基——“盐若失了味,怎么能叫它再咸呢?”《旧约》上的这句话,细想,实在是很沉痛的,也是在提醒人们少些麻木不仁吧。所以,我要尖酸刻薄地写下这些文字。
   
   谢选骏指出:文怀沙在现代中国不是少数人的典型,而是多数人的代表,所以他才能畅行无阻——这是因为,现代中国是个废垃社会,大废垃自然成为国宝。文怀沙的名字也很废垃,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2020/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