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谢选骏文集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封闭社会无法技术领先
·基督的仁慈教化了凶残的欧洲
·为何不能崇拜活人
·悲剧使人快乐
·宗教复兴才能挽救生态灾难
·拔除十字架的中国大陆会不会出现核灾难
·萧何为何比周恩来还要狡诈无耻
·卡特老贼如何击败了美国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中共为何受到自由世界的宽容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不暴乱能行吗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中美为何失去互信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天安门母亲为何没有谴责香港开枪镇压
·共产党中国是骑在中国人头上的外国政府
·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什么叫作奴隶道德
·满清政府的继承人还欠我们一颗人头
·马克思主义就是无耻的高调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橡皮子弹只能欺负香港人
·权贵资本里应外合香港反送中
·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香港示威为何让北京发抖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粉饰的坟墓
·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香港真能解放亚洲吗
·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无神论者不懂善恶
·都是南风窗惹的祸——中共国就是杀猪盘
·死人最稳定、监狱最安全
·苏联人最先到达地狱
·特朗普就是美国特首
·狗眼与狼眼
·狗命与狼命
·塑胶脸王毅把外交部变成了咆哮公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谢选骏: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图辑:巴黎红磨坊夜生活激发的艺术作品》(BBC 2020-01-10)报道:
   
   19世纪末的巴黎,人称享乐之城,以卡巴莱酒店(cabarets)和舞场闻名。在一个个人崇拜开始大行其道的时代,夜店的经理们越来越看好推广明星表演的好处,这也使得歌手、舞者和演员纷纷寻找个人推广的机会。许多人求助于海报这个新出现的媒介,及其最有才华的诠释者图卢兹-劳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他惊人的创新设计使得布吕昂(Aristide Bruant)、艾薇儿(Jane Avril)和吉尔伯特(Yvette Guilbert)等变成了家喻户晓的艺人,同时也预示着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名人文化的诞生。在这个过程中,造星者本人也成了明星。


   
   图卢兹-劳特列克被蒙马特(Montmartre)的波西米亚气氛所吸引,以此逃避令人窒息的家庭环境。由于一种罕见的骨病,他的双腿发育不良,令他时常觉得自己与家人格格不入。在艺术家和艺人当中,他找到了归属感,对颓废的夜生活显示出极大的热情。他成为了许多当红夜店的常客,他坐在里面,飞舞的笔端出现了一张张的素描,记录下那些表演。苏格兰国立美术馆(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正在举行的展览《海报:图卢兹-劳特列克与名人艺术》(Pin-ups: Toulouse-Lautrec and the Art of Celebrity)的策展人布罗克赫斯特(Hannah Brocklehurst)说,他为人善良、忠诚、魅力十足,也因“酒量了得而老早就暴得大名”。他到巴黎的时候,恰逢西方版画史上一个最激动人心的时期。“海报之父”谢雷(Jules Cherét)将第一代大型平版印刷机引入巴黎,彻底改变了这种传统媒体对色彩的使用。前卫艺术家们迅速接受了这项新技术,引发了版画和收藏热潮。
   
   与此同时,法律放松了对张贴宣传材料的限制,使得新一代有着创业头脑的夜店经理可以将这种新的艺术形式作为一种广告手段,巴黎的街头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艺廊。
   
   身居高位的朋友——1891年,传奇的红磨坊(Moulin Rouge)的经理席德勒(Charles Zidler)请劳特列克设计一款海报,这是劳特列克在艺术创作上的一个重大转机。两年前,席德勒自己为红磨坊创作了第一张海报。他画笔下俏皮的设计、明亮的颜色和洛可可风格的漂亮女人形象虽然引人注目,却没有彰显出表演者的个性。
   
   图卢兹-劳特列克的红磨坊(1891年)是传奇夜店经理席德勒的委约之作,它标志着劳特列克艺术创作的重大转机——劳特列克将红磨坊最著名的舞者放到海报的中央,以简约的平面形式,以及受日本版画影响的大胆的黑色轮廓来呈现他们。色彩的暗与明,完美地融合了这家夜总会给人带来的颓废与愉悦感。
   
   与舞者的稔熟,使得劳特列克能够寥寥数笔就捕捉到她们的神韵。裙角飞扬的La Goulue(一口干,她因为习惯性地将顾客的酒水一口喝下而获此雅号)正跳着康康舞(can-can),她的舞伴Valentin le Désossé(无骨男)占据着画面的前方,表演着柔美的招牌动作。
   
   布罗克赫斯特说:“当马路两边贴满了海报时,单张海报就必须脱颖而出才行。”图卢兹-劳特列克的海报设计极具吸引力,显然做到了这一点。大家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海报。“据当时在街头看见这张海报的人说,他们会感觉有点不舒服。它太奇特了,但人们似乎很喜欢那样的海报,”布罗克赫斯特补充道。这张海报在巴黎各处贴了3000份,立即引起轰动,一夜之间就把图卢兹-劳特列克变成了明星。
   
   图卢兹-劳特列克的日本咖啡馆(1892年)——从黑色长手套可以辨认出舞台上的是吉尔伯特——在日本咖啡馆(Le Divan Japonais)的海报中,他再次进行了创新;这是一个以东方装修风格闻名的场所,只经营了很短的时间。海报的主要焦点是坐在观众席的舞者艾薇儿和乐评人迪雅尔丹(Edouard Dujardin),立即暗示出这是个值得一来的地方。他没有画出舞台上那个人物的头,这是一个大胆的创新,他知道仅凭那双黑色长手套,大家就会知道她是歌手吉尔伯特。这一招很妙,不仅承认了吉尔伯特招牌式装扮的影响力,还确认公众有能力将其认出来。“在一定程度上,这些夜总会和艺人之所以吸引人正是由于他们有着非同寻常的特征,”布罗克赫斯特说。“他们不同于路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特征,人们喜欢这样。他抓住了这个概念。”
   
   图卢兹-劳特列克的艾薇儿(1899年)。艾薇儿和劳特列克成为了密友,她甚至担任这位艺术家晚宴派对的女主人——没过多久,艾薇儿托图卢兹-劳特列克制作她的第一张海报。她是那个时代最耀眼的明星之一,也是蒙马特的偶像,她凭直觉意识到海报让人出名的潜力,并围绕它来努力打造自己的个人品牌。“我乐享其中的名声,是从他给我画的第一张海报开始的,这绝对是我欠他的,”她在后来写到。
   
   艾薇儿成了图卢兹-劳特列克的密友,甚至担当这位艺术家著名的晚宴派对的女主人。劳特列克烧得一手好菜,而且热情好客,往来的都是当时的名人。毫无疑问,他意识到,与这些人交往有助于他的职业生涯,对推销自我也将大有裨益,不过,他也真心把他们当自己人。图卢兹-劳特列克的马塞尔·伦德·布斯特小姐像(1895年)。他是那些夜总会的常客,总是兴致勃勃地将表演现场画下来。
   
   名人的发明——他们当然也喜欢他。吉尔伯特在图卢兹-劳特列克的作品中出现的次数,超过了任何一位艺人,还成为歌谱、个人藏家的版画和两本平版印刷作品集的主角。因为还从未有一个艺术家将整本书献给另一个艺术家,所以这些东西一出来就引发了轰动。画册限量发行100本,上面有吉尔伯特和图卢兹-劳特列克的共同签名,这是最早的名人纪念品之一。
   
   不过,也许是她对于劳特列克笔端的那个自己太过忠诚,1894年10月,《巴黎人的生活》杂志(La Vie Parisienne)抱怨她“越来越像海报上的人物,头发太黄,嘴唇太红,手套太黑,腰带太绿”。
   
   图卢兹-劳特列克的《埃尔多拉多……布吕昂在卡巴莱》(Eldorado、、. Aristide Bruant dans son Cabaret)(1892年)——这幅作品差点未能面世,因为夜总会的经理认为它太不寻常——布罗克赫斯特说,歌手、诗人布吕昂(Aristide Bruant)是另一位被形容为“行走的活海报”的表演者。他标志性的黑色呢帽、斗篷和红色围巾夸张地搭在肩上,无疑是非常值得复制的形象。图卢兹-劳特列克这件最具标志性的作品之一,差点不能面世。大使夜总会(Les Ambassadeurs)的经理不喜欢这张海报,认为它太过不寻常,布吕昂以罢演为威胁,强迫他们改变了主意。赢得胜利的布吕昂安排这张海报贴满整个巴黎,以至一名记者惊呼:“谁能把我们从布吕昂的画像中解救出来?去哪里都躲不开它。”这证明了“过度曝光”很早就出现了。
   
   劳特列克在创作上继续推陈出新,但他放荡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对苦艾酒的迷恋,最终带来恶果。1897年,他开始出现酒精中毒的迹象。1901年夏天,他母亲把他带回自家庄园,后来他在那里中风、去世。年仅36岁。
   
   莫兰(Charles Maurin)创作的《图卢兹-劳特列克画像》。这位传奇的版画家去世时年仅36岁——可悲的是,在帮助创造名人文化的同时,劳特列克也成为其最早的受害者之一。然而,由于他非凡的才华,他帮助宣传的那些人的形象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象征,名声得以延续;而许多他们的追随者和模仿者却早已被遗忘。
   
   谢选骏指出:为何巴黎红磨坊的夜生活能够激发艺术作品?在我看来,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这是因为夜间已到生物钟的休息时刻,这时候不睡,生物钟全都紊乱了。正是这种全面混乱造成的亢奋,形成了一种畸形的精神,超出了常规,造就了不世天才。即使没有天才,也有庸才了!所以说,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正因如此,无数庸才都在夜间麇集在一起,希望以此获得灵感,创造不世的才能。正如许多三流雄性画家也常常留着长发,希望以此获得灵感,至少也能蒙骗世人,求关注,求包养。
(2020/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