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谢选骏: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波音737:乌克兰客机从伊朗首都起飞时坠毁》(BBC 2020年1月8日)报道:
   
   目前消息称机上无人生还。伊朗官员证实,一架载有超过170人的波音737-800 NG客机在德黑兰机场附近坠毁。伊朗红新月会官员表示,找到幸存者的机会渺茫。

   
   乌克兰国际航空(UIA)证实,该公司PS752航班星期三(1月8日)清晨从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起飞往乌克兰首都基辅,德黑兰时间06:12(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2:42)起飞之后不久坠毁。法新社引述救难人员称,飞机在机场西北面45公里处,德黑兰省沙里尔郡(Shahriar)一条村庄处坠毁。
   
   正在中东国家阿曼访问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宣布将缩短行程回国善后。他在向死难者家属致哀之余,还警告各方不要任意推测飞机失事原因。
   
   目前未知这起事故与伊朗和美国之间的武装冲突有否关联。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在格林尼治标准时间星期三02:52透过Twitter表示已发出给飞行员的通知(NOTAMs),禁止美国民用航空运营商的飞机使用伊朗、伊拉克、波斯湾与阿曼湾水域上空。
   
   乌克兰国际航空表示,该公司将即时停飞基辅往返德黑兰航班。泽连斯基总统透过Facebook表示,这是“从中东传来的噩耗”,并向乘客和机组人员家属致以诚挚慰问,乌克兰使馆官员正核实具体伤亡情况。
   
   乌克兰总理阿列克谢·贡恰鲁克(Oleksiy Honcharuk)表示,目前认定机上人员当中168人为乘客,余下9人为机组人员。外长瓦迪姆·普利斯特艾科(Vadym Prystaiko)表示,死者中82人为伊朗人、63人为加拿大人、包括机组在内11人为乌克兰人、10人为瑞典人、4人为阿富汗人,英国和德国各有3人。
   
   俄塔社报道,飞机其中一台“黑匣子”飞行记录仪已经被发现,并移交执法部门。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是德黑兰主要的国际机场,位于德黑兰西南面30公里,与更靠近市中心的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共同肩负德黑兰空中国门的任务。
   
   目前伊朗与美国关系恶劣,俄罗斯被视为给伊朗撑腰的重要国家;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自2014年克里米亚冲突以来一直僵持,而美国一直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
   
   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俄罗斯人权专员塔季娅娜·莫斯卡尔科娃(Tatyana Moskalkova)星期三早晨就德黑兰空难,向乌克兰人权专员柳德米拉·德尼索娃(Lyudmila Denisova)表达“诚挚慰问”。
   
   在基辅鲍里斯波尔国际机场,接机的家属纷纷展露哀伤神情。基辅国际机场的航班信息显示屏上显示PS752航班状况为"取消"。
   
   根据航班追踪网站flightradar24.com,PS752航班起飞时朝西北方向起飞,约两分钟后与追踪系统失去联系,当时之飞行高度为7925英尺(2416米)。“首次空难”——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成立于1992年底,即乌克兰脱离苏联独立后一年多。乌克兰政府于2011年出售其控股权之后成为私营企业,但仍是乌克兰的载旗航空公司。
   
   乌克兰国际航空自开航以来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故,这是该公司首次遭遇空难。公司证实,失事波音737-800 NG客机于2016年制造,由波音直接交付该公司使用。飞机刚在三天前完成定期检查。美国波音公司表示正了解情况。
   
   乌克兰国际航空网站介绍,该公司共有42架客机,除了少量来自巴西航空工业(Embraer)外,全数为波音客机。其中,波音737-800占24架。波音此前因为737 Max连发两起死亡惨重的空难而遭停飞,但澳大利亚航空顾问企业Strategic Aviation Solutions主席尼尔·汉斯福德(Neil Hansford)接受BBC电视世界新闻台连线采访时指出,737-800是波音数一数二的可靠机型,更是西方短途航空运输的基石。
   
   汉斯福德指出,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并非一家纪录欠佳的航空公司,而其客机这次在德黑兰失事,德黑兰当局能有多大的透明度,是个疑问。美国航空安全分析人士托德·柯蒂斯(Todd Curtis)也有同样疑问。他指出,伊朗、乌克兰、美国与法国当局都将参与事故调查,但四国能如何合作并不明朗。目前伊朗受到美国多项制裁。
   
   柯蒂斯也指出,世上正在服役的波音737-800客机数以千计,执行了数以千万计航班,但包括这次空难在内,只发生过10次造成至少一人死亡的事故。
   
   《博士、教授、医生…这些加拿大人登上死亡航班》(2020-01-08 温哥华港湾)报道:
   
   天降横祸!昨夜今晨,全世界的“头条”都留给了伊朗!
   
   首都德黑兰突发空难,一架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从德黑兰国际机场起飞后几分钟就坠毁。这架波音737-800客机载有包括乘客和机组人员在内共176人,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生活在加拿大的我们,一大早在看到空难消息的同时,也获悉这架死亡航班上还有63名加拿大人。他们或是出门旅行、或是回乡探亲、或是进行交流访问……总之都是带着非常美好的希冀,但这场突如起来的灾难,将所有一切都化为乌有。加拿大,他们的家,再也回不来了。
   
   6名罹难者来自大温——据CBC报道,登上这趟死亡航班的加拿大旅客来自全国多个省份:阿尔伯塔、BC、安大略、魁北克……他们中的一部分是在中东地区旅行,另一部分是有加拿大移民,算是加拿大和伊朗双国籍,回伊朗的目的是探亲,当然其中还有很多是趁着圣诞新年假期出门旅行的的学生。
   
   26岁的Delaram Dadashnejad住在温哥华,在与家人一起前往德黑兰探亲后,乘坐这趟航班返回温哥华。她的妹妹向CBC确认了她的死亡。
   
   这个漂亮的姑娘是BC省兰加拉学院的一名学生,学习营养学专业。朋友Sia Ahmadi说,他原本应该在12月17日回到家中,但无奈因为签证问题而不得不重新安排航班时间。
   
   下面这张全家福上的一家三口也自大温地区,同样也在这起空难中丧命,他们的朋友告诉CBC,这对夫妻名叫Ardalan Ebnoddin Hamidi和Niloofar Razzagh,是一对非常友好和善的夫妇,共同育有一个儿子Hamyar Ebnoddin Hamidi,他们前往伊朗度过了两个星期的假期,一家三口搭乘这趟航班回家。
   
   “加拿大伊朗社区失去了最好的一个家庭。”朋友Esmaeilpour在Facebook上这样写道,他说他们一家是最负责任的伊朗裔加拿大公民之一。
   
   此外,还有消息显示,下图这对大温居民夫妇也在空难中罹难,但目前还没有进一步报道显示他们去伊朗做什么。
   
   UA教授全家四口命丧空难——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在这起惨烈的空难中,年纪最大的乘客今年69岁,是一位退休的老教授;而年纪最小的孩子刚刚3岁……(目前已经确定有最小罹难者只有1岁。)可能有人会问,这些人从伊朗回加拿大,为什么一定要飞乌克兰再转机?答案或许有点扎心,因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工薪阶层,通过乌克兰首都基辅转机回加拿大的机票价格非常实惠,航班时间也不差,算得上物美价廉。
   
   UBC新闻学教授Saranaz Barforoush在推特上说,由于飞往伊朗的票价飞涨,经乌克兰转机这条路线最近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上面这张照片中,笑容灿烂的一家四口也已经确认罹难。他们来自加拿大埃德蒙顿,阿尔伯塔大学发言人今天证实,该校知名教授,也就是这个家庭中的男主人Pedram Mousavi和他的妻子、女主人Mojgan Daneshmand 以及他们的两个女儿Daria和Dorina全家四口都在伊朗空难中丧生。
   
   阿尔伯塔大学电气和计算机工程系副主任Masoud Ardakani今天说,Pedram Mousavi和他的妻子Mojgan Daneshmand都是该校工程学院的教授,全体同仁都对他们的罹难感到非常悲伤。埃德蒙顿伊朗加拿大人社区成员Payman Parseyan说,埃德蒙顿市有许多人在这架飞机上,总共有27个遇难者来自埃德蒙顿的伊朗人社区。他说当地伊朗人社区非常小,他对其中的七名遇难者非常了解,对其他的人也熟识,这几乎占埃德蒙顿伊朗人社区总数的1%。
   
   多所大学确认学生罹难——目前,多伦多大学确认有4名学生罹难;贵湖大学确认1名博士生在伊朗空难中罹难;滑铁卢大学确认有2名博士生罹难;渥太华大学确认有3名学生在罹难,西安大略大学确认有4名学生罹难……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罹难者身份被确认,我们的心情也随之跌倒谷底。
   
   这位美丽的女士名叫Ghanimat Azhdari,是贵湖大学博士生,现年36岁,主修社会科学与应用人文科学;Azhdari亦是国际组织ICCA联盟的成员,该联盟主要支持土著及保护其土地。ICCA在网页中指出,Azhdari曾参与纪录伊朗各游牧社区生活及绘制领土地图的项目,同时她也是伊朗Qashqai部落的成员,曾担任地理讯息系统专家。
   
   这位帅气的小伙子名叫Mojtaba Abbasnezhad,多伦多大学在读博士,根据多大声明,除了他之外,还有三名学生,包括Mohammad Salehe,Zeynab Asadi-Lari及Mohammad Hossein Asadi-Lari,在空难中丧生。
   
   同时还有多大网友描述,有一名伊朗裔医学博士在多大做研究,他当初决定飞回伊朗是想去确认他的家人是否安全。而滑铁卢大学也证实,两名博士生Marzieh(Mari)Foroutan和Mansour Esnaashary Esfahani也在此次空难中罹难。
   
   多伦多小三口之家罹难——Evin Arsalani一家来自多伦多地区,30岁的她与丈夫38岁的丈夫Hiva Molani和一岁的女儿Kurdia也在这架飞机上,他们刚刚在伊朗故乡参加完一个婚礼,准备回到安省自己的家。
   
   Evin的姐姐Omid说,“现在我不在乎发生了什么,我所关心的只是我失去了家人。”她说,妹妹一家三口在12月8日抵达伊朗参加一个婚礼,她最后一次与妹妹通话是1月2日,那天是她30岁的生日。妹妹说她非常开心看到多年未见的所有家人。此外,这位同样来自安省的美女牙医也永远的离开,她叫Parisa Eghbalian,今天上午,她的同事们确认了Parisa Eghbalian就在这架飞机上。除了牙医,还有一位眼科医生也在失事班机上。列治文山眼科诊所的一名服务员证实,验光师Neda Sadighi博士前往德黑兰度假,呆了10天之后准备回加拿大,Sadighi是一名眼科医生,在来到加拿大之前就在德黑兰执业,她是安大略省验光学院和伊朗眼科医生协会的成员。同样来自多伦多,已经确定身份的罹难者还有这对年轻的夫妇,Behnaz Khoei Ebrahimi和她的9岁儿子Rahmtin Ahmadi;以及另一对夫妇Iman Ghaderpanah和Parinaz Ghaderpanah。
   
   接下来这个家庭,一家三口阴阳两隔,Aurora E&E Dentistry的Hamed Esmaeilion博士从昨晚开始一直都在哀悼妻子Parisa Eghbalian博士和女儿Reera Esmaeilion。Eghbalian在伊朗出生和长大,于2001年毕业于Tabriz医科大学,2010年移民加拿大,在业余时间,她喜欢与丈夫和年幼的女儿一起阅读和看电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