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文明中心注定沦为垃圾桶]
谢选骏文集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明中心注定沦为垃圾桶

谢选骏:文明中心注定沦为垃圾桶
   
   《巴黎,就是这么脏!模范城市是如何沦落的》(大象公会 2019-12-10)报道:
   
   一个全球模范城市,是这样沦落的。

   
   七八十年代,刚富起来的日本人,蜂拥巴黎朝圣,拍照留念,排队买包包,但是,部分人会眩晕、冒汗、心悸甚至精神崩溃。
   
   1986年,日本心理学家Hiroaki Ota将之称为巴黎综合症。研究发现,日本游客的巴黎综合症,是因为现实与想象之间落差过大,游客们精神上无法接受巴黎居然是这样。
   
   巴黎,城市的榜样。全球有40多座城市因为漂亮被冠以巴黎之名,比如上海和哈尔滨曾被称东方巴黎。
   
   今天,朝圣者在巴黎最先闻到的,不是香水,而是弥漫全城的尿骚,钻进香榭丽舍大街两侧的小巷,你会直接穿越到印度。
   
   日本驻法大使馆统计,每年至少有20例以上的巴黎综合症。忍无可忍的日本游客,会当义务清洁工。这才是真实的巴黎!
   
   提起巴黎,你眼前会浮现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卢浮宫,但是,这些经典标志物全球仿冒,巴黎应该换新的视觉形象了。
   
   这种巴黎街头常见的装置,其他城市并无仿冒,你能猜到它是做什么用的吗?这是露天男用小便池。
   
   巴黎全城只有140座公厕,而面积相同的北京二环内,公厕约有2300座。为缓解如厕难,巴黎人有两个发明:找厕所APP和露天男用小便池。
   
   巴黎还有一种常见装置,齐腰以下高度,是镜面反光材料,你能猜出它是干什么的吗?这种装置叫防止墙根撒尿保护器,有了反光镜,那些喜欢对着墙根撒尿的人,没法再背对着人撒尿了。
   
   西方很多城市的骑警让人印象深刻,而巴黎街头的特色骑手,穿着绿色制服,手持特殊装置,巴黎人叫他们「便便先生」。「便便先生」拿的是真空泵,是吸狗屎的。巴黎有30万条狗,每年生产7000吨狗屎,相当于埃菲尔铁塔的钢材重量。
   
   另外,巴黎现有8万只鸽子,它们活下来,主要是靠垃圾桶上自力更生。鸽子的便便清理起来更难。
   
   巴黎至少还有800万只老鼠,它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下图草地上幸福晒太阳的老鼠一家子,是在埃菲尔铁塔脚下。老鼠每年消化掉近30万吨城市垃圾,也算是对巴黎环境卫生的一点贡献。
   
   1984年,巴黎新桥附近的管道工觉得下水道里的老鼠好像变少了。直到妇女节的前一天,消防员接到报警,才在新桥下发现一位默默灭鼠的英雄:鳄鱼。如今,这头传奇鳄鱼在布列塔尼瓦讷市养老,当地动物园完美还原了当年它的生活环境。
   
   巴黎是座宽容的城市,大约三万名流浪汉散布在火车站、地铁站、公园,徜徉街头,你很容易看到他们,闻到他们。
   
   巴黎是个烟灰缸,每年巴黎街上的烟头约350吨,相当于17亿5千万根。城市脏乱差,北京人喜欢怪罪「王德彪」,上海人喜欢怪罪「硬盘」,但巴黎人才最有资格怪罪外地人。
   
   巴黎市(小巴黎)人口221万,面积105平方公里,人口、面积刚好与北京东城区加上西城区相当。巴黎市2017年接待外国游客1610万,是北京的四倍(390万),全中国2017年的国外游客也只有2917万人。
   
   素来不以热情、好客闻名的巴黎人,一直觉得巴黎这么脏,是外地人太多且不讲卫生的缘故。巴黎是美丽、时尚的代名词,因为现代城市是巴黎定义的:第一个邮政系统、第一个公共交通系统、第一个路灯系统都出现在巴黎……因为巴黎有个艾菲尔铁塔,于是东京1958年也有了自己的铁塔:然后,上海、广州有钱修塔了,也纷纷有了自己的塔。
   
   巴黎很多街道、桥梁和城市广场的整体样貌与两三百年前完全一样。在塞纳河边,你看到的巴黎新桥和周围的建筑是这样的:它与1850年(林则徐去世那年)巴黎明信片上绘制的景观几乎完全一样。它虽在巴黎被称为新桥,实际上是1606年建成的,这年,未来的农民军领袖李自成和张献忠出生。
   
   被誉为「巴黎的良心」的封闭下水系统,1894年完工,全长2400公里。1900年7月,巴黎地铁系统开通运营,当时清军和义和团正在天津抵抗八国联军。今天,中国还没有一个城市有真正的垃圾分类,但下图中巴黎街头的垃圾车,运送的已经是分类垃圾了。因为1884年3月7日,巴黎推行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垃圾分类政策:所有房东必须为房客提供三个带盖容器:一个装易腐烂的厨余垃圾;一个装纸和破布;还有一个装玻璃、陶瓷和牡蛎壳。
   
   但先行者会落后于时代。巴黎人均垃圾生产量持续上升,1980年代,每年就接近半吨,而且垃圾构成中,塑料、纸张占比急速增长。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纸张(蓝)、塑料(绿)在巴黎垃圾中的比例一路飙升,今天占用垃圾量的四成——当年巴黎领先世界的系统今天很难彻底推倒重来。今天最先进的城市公共卫生系统的标杆,已变成2002年竣工的东京「首都圈外围排水系统」。
   
   但是,巴黎满地垃圾、满墙涂鸦、尿味熏天,并不都能怪系统老旧、外地人太多。
   
   巴黎的公共卫生一直是政要们的重点议题。1970年代,希拉克任巴黎市长,曾发起大规模「爱巴黎卫生运动」,巴黎环卫系统的竹绿色,就是希拉克的遗产。「便便先生」是整治狗屎专项运动的产物。看到狗屎,拨打电话,十五分钟后「便便先生」就会抵达现场。「便便先生」因此得到一个昵称——「小希拉克」。
   
   2003年,「爱巴黎卫生运动」因为得不偿失惨淡收场。「便便先生」一年就要耗费450万欧元(3600万人民币),但只收拾了街头狗屎中的20%。2015年10月,巴黎向烟头宣战,他们学习伦敦经验,罚款从35欧元升到68欧元。带灭烟小平台的新式垃圾桶,覆盖全城。但是,新式垃圾桶自己很快都变成废物这样。必须软硬两手一起抓!于是,「打击不文明大队」成立。巴黎来真的了。
   
   听到砰砰有人敲门,窗外是呈战斗队形展开的纪律部队,清一色深蓝制服、战斗帽、黑马甲、短皮靴、皮手套——反恐特种兵?不,这是「打击不文明大队」上门执法:「夫人您好,你家垃圾桶满到盖不上,罚款!」「打击不文明大队」由巴黎市长直接管辖,下设「飞行大队」。这是一支精英部队,由原属巴黎警察署署长领导的1800名巴黎警戒员和预防、安全与保护局的人员组成。
   
   2017年,巴黎市政派发了108452张卫生罚单,比2016年几乎翻倍,成就斐然。但2017年因此增加了7000个清洁工。为严查烟头,增加了近3000个检查员。2018年6月,因为巴黎的卫生问题,社会党元老雅克朗和现任巴黎市长安娜·伊达尔戈就在推特上吵了起来。
   
   雅克朗:亲爱的@安娜·伊达尔戈,我刚从东京回来。你真应该去那儿呆几天。看看模范式的整洁,巴黎应该可从中获得启示。为了回应责难,安娜·伊达尔戈市长直接换上黄背心上街大扫除去了。
   
   巴黎不可能像东京那么干净,也许有一万个理由。其中一个理由,你站在大街上就能看到。巴黎环卫工是世界上最文艺的环卫工:他们往往头戴耳机,手端咖啡,累了抽支烟,边劳动、边享受。巴黎缺少足够的环卫工人,而他们的工作量严重不饱和。巴黎环卫系统分为市政公营和私人公司两部分,20个区中10个区归市政管理,剩下的一半由三家私营公司打理。
   
   公营部门分到的是最好的区和最烂的区。富人扎堆的第8区和16区,垃圾堆里有半新的家用电器、iphone手机,东边移民扎堆的第20区,垃圾堆里针头多。私营机构分管的地方总是更干净一点儿,但公营部门的环卫工人才是典型的法国劳动人民:几乎所有罢工都是公营的10个区发起。
   
   为什么公营的环卫工反而更爱罢工?因为法国是劳动人民的祖国。
   
   1998年6月,法国通过周35小时工作法案,再加上35个法定带薪节假日,算下来,法国人每年仅工作188天,而中国每周40小时工作,11天法定带薪节假日,每年工作250天。减少工作时间,不是为了让劳动者变成有闲阶级,而是为了逼雇主雇更多人,提高就业。巴黎市政环卫部门从战后就常年编制不满,70年代的「鼎盛时期」,环卫队伍中75%是没编制的临时工。提到编制,必须提法国的不定期(长期)劳动合同CDI(Contract Duration Indeterminée)。2016年法国劳工法改革之前,CDI就意味着铁饭碗。
   
   从1973年7月起,CDI便成为法国劳动合同的原则:只要没有特别签订其他类型合同(CDD定期合同、CDT暂时合同),一切劳动合同原则上都是铁饭碗,没有字面合同都行。如果没有「严重」工作过失,雇主休想开掉雇员。
   环卫工人能有啥「严重」工作过失?所以,巴黎永远缺少足够的环卫工人,而他们的工作量严重不饱和。
   
   为法国劳动人民撑腰的还有工会爸爸。1864年5月25日,法国通过《奥利维尔法》,工人们立刻建立了法国总工会CGT,还与英、德、意的工人兄弟们成立了国际工人联合会,也称第一国际。大到产业工会、行业工会,小到50人以上企业的企业委员会,工会渗入几乎所有行业和劳动人民的日常生活。工会领导由会员选出,企业不能开除。除了对抗雇主,他们还负责职工的旅游度假、职工孩子的夏令营、冬令营、公司图书馆、体育比赛和冲洗照片等福利。
   
   法国电力公司这种国营事业单位,有30万员工和法国最大的企业委员会,公司收入的1%固定用于委员会预算,每年约4.07亿欧元。它被用在380个度假中心、270个公司餐厅、5个医疗中心、两个疗养院、两个养老院,以及各种节假日礼物、集体活动、员工结婚、孩子教育补助、休假补助上。法铁、法航、巴黎公共交通联合机构,在法国最以高福利著名。它们恰好也是法国最容易罢工的组织。工人越能当家作主,就越敢和全社会对抗。法航工人2018年2月22日罢工,当天一半飞机没能上天;4月,法铁工人罢工,法国人民立即穿越到了春运的中国。
   
   但是,法航、法铁之怒,不过人山人海,长途旅行停摆耳,环卫工人之怒,则是垃圾成山、屎尿遍地、全城掩口色变。当然,警察的意见也是很重要的,2016年10月17号,巴黎警察罢工,香榭丽舍大街被警车堵死。但是,虽然同为劳动人民,环卫工人很不喜欢其他劳动人民罢工游行,道理其实很简单:街头抗争不管成功与否,总是把巴黎搞得一塌糊涂;即使环卫工人自己罢工,最后收拾现场的还是自己。以及,那些膜拜巴黎的日本游客。
   
   谢选骏指出:膜拜巴黎的日本游客哪里懂得,文明中心迟早注定沦为垃圾桶!只是因为,日本没有文明中心,只有奈良、京都、东京那样的山寨城市,所以倭岛居民无法理解巴黎的命运。文明中心注定沦为垃圾桶,而后新的文明中心才会崛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