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鸡鸣狗盗的革命干部]
谢选骏文集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鸡鸣狗盗的革命干部

   谢选骏:鸡鸣狗盗的革命干部
   
   《恶棍、骗子和黑帮的人生经验》(BBC 2015年8月26日)报道:
   
   7月11日古兹曼成功逃离距离墨西哥城不远的安全级别最高的监狱——墨西哥一个臭名昭著的毒枭在七月堂而皇之地成功越狱。乍看之下,这没有什么值得企业管理层借鉴的。但是,商界中的一些人有不同的看法。虽然罪犯的行为在道德上应予以谴责,但是一些企业管理专家认为,犯罪组织、计算机黑客、海盗和其他不法组织在如何利用时间,对快速的变化作出反应方面能够教给合法企业一些东西。


   
   当然,这些企业管理专家并不是要鼓励违法行为,他们认为,就像大企业有时也会效仿创业公司一样,企业领导同样也可以从黑社会学到灵活、创新和快速调整的能力。“犯罪组织所拥有的灵活性是管理层级复杂的大企业所缺乏的,” 未来犯罪学院(Future Crimes Institute)的院长、全球网络犯罪事务顾问马克·古德曼(Marc Goodman)说。传统企业关注必须遵守的规则,而犯罪分子则研究如何绕过规则。“犯罪分子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因而有机会大胆畅想。”
   
   以墨西哥锡那罗亚州(Sinaloa)的贩毒集团的首领乔昆·古斯曼(Joaquin Guzman)为例,他是通过牢房淋浴处一个小洞越狱的。该洞连接着一条长达一英里的地下隧道,隧道里装有电灯和通风设备。这样的越狱需要发挥创新思维、长期规划和毅力韧性——这些都是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所必备的素质和技能。
   
   位于西雅图的设计咨询公司Teague的品牌战略主管德文·林德尔(Devin Liddell)在谴责暴力和其他非法活动时对犯罪集团的生存能力产生了兴趣。
   
   尽管美国和墨西哥两国的执法部门多次采取行动打击这些犯罪集团,国际执法机构也花费数以百万计美元试图摧毁它们,但是一些犯罪集团仍然照常运作。林德尔确信它们有自己的生存秘诀。他特别强调这些罪犯应对变化时采取的策略。比如,锡那罗亚州的贩毒集团为了非法越境,无所不用其极。不仅苦心建造了巨大的地下隧道,雇佣家族成员担任边境办事员,甚至还用投石机来越过高科技铁丝网。
   
   与之相反,很多正轨企业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在市场风向发生变化的时候犹豫不决,无法快速作出调整。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电影和游戏出租公司百视达(Blockbuster),由于未能跟上市场的发展,公司败给了通过邮件租赁视频的模式和在线播放技术。这个品牌现已完全淡出公众的视线。
   
   林德尔认为犯罪组织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的日常行动中有很多即兴发挥的成分,而大公司则把创新看作是一个固定的流程。“这是对领导力的挑战。”林德尔说,“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组织能力反映了它的领导力水平。”
   
   独辟蹊径的思维模式——手头拮据的创业公司同样也会采取非常规的策略来解决问题白手起家。这种创造力常常是现实所逼,比如在预算非常紧张的情况下。
   
   要做人上人——以下五点有助于你获得权力:
   ?抓紧时间:坚韧不拔,戒骄戒躁
   ?入侵:发现并利用系统的漏洞
   ?模仿:在现有的点子和想法上更上层楼,即便这些点子想法已经有版权了
   ?灵活:遇到挑战时快速改变策略
   ?挑战:质疑现有的信仰和教条
   
   犯罪分子和创业公司的创始人都会“质疑权威,在体制外行动,发现新的巧妙的做法。”古德曼说,“他们要么成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要么成为古兹曼·洛埃拉(El Chapo)。”
   
   而一些创业者为了颠覆市场甚至敢于涉足法律的灰色地带。以在线音乐服务公司Napster为例,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在首次提供在线文件共享服务时明知故犯,侵犯音乐版权,但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技术,监管者为此对相关法律进行了创新。
   
   古德曼等人相信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解决问题上,而不是担心条条框框的限制,能够防止成熟的企业不被那些较少受传统思维拘束的竞争对手超越。
   
   阿莱克萨·克莱(Alexa Clay)和凯拉·玛雅·菲利普斯(Kyra Maya Phillips)在《The Misfit Economy》一书中探讨了在公司架构中,个人如何应用这种思维模式,提高创新能力和富有创业精神。
   
   他们的研究对象不仅包括索马里海盗那样的暴力犯罪分子,也包括为了寻找创造性的商业解决方案而打破规则的人,比如生活在孟买贫民窟的一些人,或计算机黑客。他们归纳出这个群体的五个特征:抓紧时间,灵活,挑战,入侵和模仿。(the ability to hustle, pivot, provoke, hack and copycat.)
   
   克莱所举的最重要的一个例子是沙特阿拉伯的企业家瓦利德·阿卜杜勒-瓦哈卜(Walid Abdul-Wahab)。阿卜杜勒-瓦哈卜与阿米什族(Amish)的农民合作,未经美国监管者批准就在美国销售骆驼奶。通过不懈的努力,他最终建立了阿米什的骆驼农场网络,并开始通过社交媒体销售产品。他的公司现在名为“沙漠牧场”(Desert Farms),为自然食品超市——“Whole Foods Market”这样的大型零售商供货。
   
   处于社会边缘的人常常没有机会成为公司白领,为了谋生,他们不得不发挥更多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克莱说。他们必须咬紧牙关,坚韧不拔,这样才能在恶劣的条件下生存下去。“在很多情况下,稀缺恰恰是创造发明之母。”克莱说道。
   
   谢选骏指出:上文把商业成功和犯罪成功相提并论是错误的——不仅是道德上的错误,而且是技术上的错误。因为,商业上的成功,往往目标模糊,难以把握;而犯罪上的成功确实目标明确的。所以这两种目标可以说是完全不同。和犯罪可以相提并论的,倒是革命——“他们必须咬紧牙关,坚韧不拔,这样才能在恶劣的条件下生存下去。”所以我们看到,许多革命干部往往是鸡鸣狗盗之徒。也许革命干部本来不是鸡鸣狗盗之徒,只是出于生存压力的环境所迫,被迫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也许革命干部本来就是鸡鸣狗盗之徒,顺便革命只是方便作奸犯科。所以任何革命成功之后,必须进行二次革命,以便对革命者进行清算,以便恢复必要的社会秩序。
(2020/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