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绿色恐怖对抗红色恐怖]
谢选骏文集
·1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绿色恐怖对抗红色恐怖

谢选骏:绿色恐怖对抗红色恐怖
   
   《台立法院三读通过反渗透法 接受渗透竞选处罚》(2019年12月31日 法广RFI 弗林)报道:
   
   台湾立法院在周二经过了近5个小时的表决后,通过了备受争议的《反渗透法》,根据该法律规定,“任何人不得接受渗透来源指示、委托或资助,捐赠政治献金、违法从事竞选活动,也不得就涉国安、机密的国防、外交、两岸事务进行游说。”

   
   据中央社报道,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在11月27日提出《反渗透法》草案,并在11月29日的立法院会交付二读。立法院长苏嘉全在12月27日及30日两度召集朝野协商,但过程中朝野党团仅对法案名称、立法意旨、施行日期达成共识,其于条文都在当天院会中逐条发言,并进行表决。据了解,此次通过的《反渗透法》条文共12条,直接管制行为,不以身分别来管理,因此没有所谓“代理人”,或涉及言论自由、波及台商等问题。法律规定,任何人接受“境外敌对势力”指示、委托或资助,进而违反《政治献金法》、《公投法》、《游说法》和《总统副总统选罢法》等,均加重其刑,并增订自首条款。
   
   据条文内容指出,所谓“境外敌对势力”,“系指与我国交战或武力对峙之国家、政治实体或团体,以及主张采取非和平手段危害我国主权之国家或团体”;渗透来源则是指,“境外敌对势力之政府、政党、组织、机构、团体或派遣人”。而此次表决通过系以民进党团版本为主的《反渗透法》,据法案内容,若接受“境外敌对势力”的指示、委托或赞助,从事选举相关活动,最高可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并科罚金1000万元(新台币,约232万人民币)。条文明定,任何人不得接受渗透来源指示、委托或资助,违法进行游说,违者处50万元以上500万元以下罚款;若就国防、外交、大陆事务涉及国安或国家机密进行游说者,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500万元以下罚金。
   
   此外,该法律另指出,法人、团体或其他机构违反相关规定者,处罚其行为负责人;对该法人、团体或其他机构,并科以各条文所规定之罚金。转传指令的“中间人”同样予以处罚;自首者得减轻或免除其刑。据了解,在反渗透法案表决前,蓝绿各自党团作出了激烈地争辩和陈述。据报道,国民党团总召曾铭宗表示,“若任何立法能提升国家安全、维持社会稳定,国民党举双手赞成,但是看到民进党11月27日提出的反渗透法草案,关系国安、2300万民众权益的法案”,“为什么行政院不敢拿出版本?为什么不敢到内政委员会讨论?为什么不多开几场公听会,民进党在怕什么?”
   
   曾铭宗指出,明年1月11日新民意将产生,为什么不等新民意出现后,再来处理这么重大的法案?他称,昨天整个协商过程只是过场,国民党团提出的修正动议,民进党团完全不接受;草案的主管机关交代不清楚、民众没有救济管道,通过后如同“绿色恐怖”,国民党表达最严重抗议。而在另一边,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称,民进党非常负责、严谨地提出反渗透法草案,连国民党都提出修正版本,协商时经过充分讨论,最后一刻国民党却撤回修正动议,“到底国民党中心逻辑是什么?要不要维护国安、维护主权?”“严厉谴责国民党在国安上永远是进退失据,完全义和团化。”
   
   柯建铭称,“民进党版的草案是在最小范围内处理,规定不可以拿中共的钱当政治献金、不可以介入选举、集会游行、游说,‘这跟言论自由、台商、观光旅游有什么关系?’国民党将走入历史,请民众看清楚国民党表现是如此荒谬。”此外,在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阵营一边,其顾问团成员叶庆元律师在当天强调,“反渗透法是定义模糊、涵盖范围过广、处罚过重的违宪恶法,若通过会大幅限缩人民的政治权利、言论自由。” 国民党副总统候选人张善政另谈到,“民进党很清楚明年在立法院不会过半,今天不通过明年就没机会,明年选举胜负已定。”
   
   与此同时,亲民党总统候选人宋楚瑜竞选总部发言人于美人亦表示,民进党提出的《反渗透法》内容模煳、程序不正义,且通过之后,多久可以实施?她担心明年1月11日选举投票之前,或者选举之后、明年5月20日之前,会不会被用来作政治攻防。另据了解,立法院国民党团为抗议民进党强势通过《反渗透法》立法,已草拟释宪声请文,亲民党团也已完成连署,预计在总统公告法案后,向司法院声请大法官释宪。
   
   《台湾朝野为何围绕<反渗透法>激烈争辩?》(2019年12月31日 综合新闻)报道:
   
   台湾立法院会2019年12月31日上午处理反渗透法草案,朝野协商多数条文没有达成共识,在院会中由各党团依比例推派代表进行广泛讨论、逐条发言。
   
   台湾立法院于12月31日,也就是本届立法院会期结束之际,三读通过了针对境外敌对势力的《反渗透法》。此时距离新的总统选举和立法院选举投票已经只剩下10天的时间。《反渗透法》被认为是主要针对北京当局对台湾政治生活的渗透与干预。自执政的民进党11月底在立法院提出立法草案后,一个多月以来,朝野各党围绕此项法案激烈争辩,直到最后一刻。台湾是否迫切需要《反渗透法》?朝野各方争议的焦点是什么?民进党为何如此迫切要赶在本届立法会会期结束前通过此法?我们邀请台湾民主实验室研究员宋承恩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台湾是否需要《反渗透法》?
   
   宋承恩:如果看全球大势,欧美国家,尤其是美国和澳洲对于所谓境外势力或说外国势力在国内民主的操作,目前都有加紧控制的趋势,因为发现有锐实力,特别是俄罗斯和中国的锐实力的入侵,对民主程序中的决策,包括政府决策或国会决策,都会有一些金钱和势力的影响,所以各国都在做类似的努力。台湾在这方面被国际社会认为是重灾区、是前线,中国的操作在台湾非常剧烈。所以,台湾在这方面被认为有些落后,没有一套完整的民主防卫系统。
   
   台湾是否需要《反渗透法》?这要看我们对台湾国家安全情势的评估如何。如果考虑锐实力的操作,台湾的确是需要(这样的法案)。至于民间是否有共识,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要看具体议题。今年6月,台湾有一次“反红媒”的大游行。大概有三万多人参加,那天还下雨……所以,其实台湾人对于金钱进入台湾媒体、对中国势力进入台湾媒体是有感觉,民间的确有声音认为需要有所管制。但是,在其他议题上,意见就不是那么清楚,比如涉及到交流,比如宗教交流,或学术交流,或者参访(比如,台湾一些中小学有招待去中国访问)等,这些议题上就没有那么明确的共识。所以要看议题,不同的议题,每个人的感受不一样,就如盲人摸象,每个人摸到的地方不一样。
   
   但至于有没有(中国干预),客观上讲,绝对有。有很多证据。比如,国台办对台湾事务的关心和参与,从更改课纲,或转型正义的过程,或是拆铜像、台大校长选举等,国台办都有意见。他是不是在密切观察台湾事务?是的。对台湾内部事务如何治理是不是有意见?是的。他是否会透过代理人或协力者对台湾事务试图施力?有的······这些都在客观上证实是有的。
   
   朝野争议的焦点是什么?
   
   法广:朝野两党围绕法案在立法院一直争论到最后一刻。争议的焦点是什么?
   
   宋承恩:反对方提出几个理由。第一,仓促立法,就是说,11月底才正式提出《反渗透法》草案;第二个理由是:因为仓促立法,所以没有社会共识;第三点是认为这与选举考量有关,认为民进党操作亡国感,说中国渗透严重,操弄民众的恐惧,以支持他们“抗中保台”的主张;第四点是,行政部门没有提出方案,意思是掌握国家政策制定的部门没有提案,反而是立法院提出的;第五点是认为,(草案)牵连过广,要件不够明确,比如说会让一些(与大陆)有交流的人,或是有接触的、有生意经营的人,因为有资本或其他连带关系,也受到处罚……这些是主要的杯葛法案的理由。
   
   但是,不是每个理由都有道理。如果看草案的话,相对来说,挺民进党的一些人士或民进党的人认为,很多反对草案的人,其实并没有看草案条文,并没有去研究,因为(草案)有构成要件,并不是那么容易构成,是一种积极要件。所谓积极要件,是所谓受到境外敌对势力的指示或委托。总之是需要证明。而这种证明在台湾过去的案例中,其实非常困难,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构成。而且,(草案)涉及的各种行为也没有那么广,不是说只要与中国官方势力谈一次话,或听一次讯,回台湾做一些事、捐一些款,就会受到处罚……完全不是这样。仔细研究可以发现,不是反对的声音都有道理。
   
   法广:民进党为什么要这么急切地要赶在新立法院产生之前通过这项法案?这是否恰恰说明台湾社会对是否制定《反渗透法》其实并没有共识?
   
   宋承恩:台湾受到中国打压分阶段。蔡英文2016年当选之后,受到很多打压,先是国际组织活动不能参加,然后是邦交国被夺到只剩下15个,对这些民众都是有感的……就大架构来说,台湾人对在我们生活周围的中国因素都是有感觉的。但是,所谓渗透,牵连到很多敏感区域,就是它针对的是台湾的国人,特别是台商等与大陆的势力或人有交往的这部分人。这些人会担心自己的观点会让自己触犯法律。这是一个新的因素。
   
   第二个因素是,法案中的刑罚。法案规范的行为其实只有几个类型,比如进行游说,政治献金、参与选举(包括助选行为)等等。现行法律对这些行为已经有规定,中、港、澳势力不可以在台湾参与政治献金,或游说,只是从来没有好好执行。现在引发争议之处,是不仅有刑罚,而且加重了刑罚。就是说要用刑法处罚。这一点引发争议:是否需要使用刑法?……
   
   在大的框架下,台湾人对于中国势力的入侵或渗透、干预,是有感觉的,但是如何处罚有一些新的因素。
   
   另外,其实我们有长期参与(相关讨论)。这些事情已经谈了非常久。作为观察者,我必须要说的是,法案推出后的社会沟通时间很短,社会沟通不够,这是事实。但之前有研议阶段,这个想法由来已久,就我们内部有参与的人,并不觉得这是仓促立法。但社会沟通确实不够。
   
   谢选骏指出:有人说台立法院三读通过反渗透法乃是一种绿色恐怖的体现——但是,没有绿色恐怖,如何对抗红色恐怖?没有恐怖是不行的。为何没有恐怖不行?因为“人是苦虫,不打不招 ”!即使在加拿大,如果警察罢工,劫匪也会立即上街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