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三自教会不是共产党教会]
谢选骏文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中日一体化是最后解决方案
·九一一恐怖袭击是官僚资本的狂欢
·没有时间哪里来的时间简史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再花四十年 结束伊斯兰
·中国社会的亡国经历与囚徒困境
·统一世界的唯一秘诀——千古一帝的真实含义
·阿拉伯国家类似英语国家
·1984还是2034
·文革是“红区文化”的顶峰
·另类的游击战争
·赵本山的尔虞我诈
·现代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 Ian-Buruma
·埋葬广义相对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自教会不是共产党教会

   谢选骏:三自教会不是共产党教会
   
   《自立运动的倡导者怎么成为背叛者?》(2016-10-23 陈丰盛)报道:
   
   温州内地会在自立意识上的建立与实践,应该算是走在前头的。1905年冬,俞国桢牧师在上海建立中国耶稣教自立会,消息很快传到全国各地[1]。1907年,温州内地会华人牧师蒋宝仁与年轻骨干刘廷芳率先发起自立。他们在内地会总堂花园巷堂召开筹备大会,特请陈思如、梁景山两位执事为临时主席。会上,刘廷芳与王春亭分别登台辩论自立的趣旨,研究如何能够达到自立的目的,以及辨别其中的利害关系。


   
   至1908年,温州内地会的自立筹备已初见成效。温州内地会建立自立萌芽捐,作为筹备自立的经费之用。由何漱芳拟刊捐献条款。后又召集各支会代表,在花园巷内召开大会,再次请陈思如、梁景山为主席,并由潘仲华、王春亭辩论自立的始末及必要,以达启迪信徒自立观念的目的,会中还特别选举了司库与职员。此次会议,刘廷芳因为已到上海圣约翰大学就读,遂没有参加。[2]
   
   但是,温州内地会的自立尚属筹备阶段。但到了1910年,平阳内地会教牧脱离内地会,率先建立中国耶稣教自立会,这对于早已开始筹备的温州内地会信徒有落人后的感觉。温州仇静泉牧师写信到平阳,向他们索取鼓吹自立的文告。因此,温州内地会蒋宝仁牧师于1911年正月间邀请代表商议自立之事。蒋宝仁提到平阳自立会陈日铭特地从平阳来到温州,提出对温州母会的期待,称:“平阳子会业经自立。本城母会尚未臻此。而母会道德程度素称高尚。何以不能自立。非尔阻执其谁乎。”但蒋宝仁回答:“温州道德虽高。而财政不及平阳。故难能遽然自立。因是故。”[3]在该次会议中,蒋宝仁牧师演说教会自立的重要性,文载:“蒋牧演说中国人之性质与佛相侔。因佛之心喜入而不喜出尔等之希望。外人帮助。类皆若此若一旦倡办自立捐输资费。各有惋惜之慨。予犹农夫之耕田也。设耕甲之田。向乙给工。惭愧几何。今牧养尔等之灵魂。反向西士给薪。耻何如之。教会自立。犹人之能自给自养。乃基督徒应尽之义务。今日自立。诚不可一日缓也。虽有自立萌芽捐之设。殊不足称谓完全之自立。今后宜戮力进行。须达完全自立之目的。”[4]
   
   蒋牧的情词迫切、意诚情挚,听者均为之感动。于是,被请者会后又自行聚会,因考虑到蒋牧尚在内地会中履职,亲自出面难免招嫌,就由王育廷、林子香、柯成三、黄起文、詹庆元、潘仲华、陈时荣、叶宝成、邵桢坤、谢楚廷等出面。在蒋牧的鼓励之下,内地会会友自立的信心大增,都踊跃捐资以助教会自立,很快信徒捐资达三百元左右,另有陈时荣、柯成三,各自认垫开办费数十元。[5]
   
   然而,蒋宝仁牧师作为温州内地会自立运动的首倡者,在面对中国耶稣教自立会温州分会的成立过程中却差不多被认为是一位自立运动的背叛者。这应该不是他不愿意自立,而是因为他的自立政策的差异。蒋宝仁所主张的自立并非激进地建立一个从内地会分离出来的自立会,而是在和谐的关系中,中西教牧、信徒合作,使教会渐渐走向自立。而激进分子却主张从母会分离出来。因此,当主张分离的激进分子派谢楚廷为代表,与蒋牧商议,要求清查教会需用簿记,以备预算并实行自立时,蒋牧坚称要想自立非要有五六千金不可。另外,当他们与中国耶稣教自立会俞国桢牧师联系,要求出函至温处道,要该道出示立案,且请俞牧师莅温参加自立盛典时,蒋宝仁力欲阻止,并将情况向衡秉钧禀告。自立激进分子则认为蒋牧“忽惧西士之阻执并思权利之无着竟不赞其事且从中以才德未全时机未至为辞”[6]
   
   坚持自立者并不理会蒋宝仁的阻挠,定于1912年12月5日在施水寮日新浴池楼上召开成立大会,选举梁树声(景山)为首任会长。而在此之前,蒋宝仁多次出面劝阻,据载:“三十号蒋牧传唤王活泉君。召集发起人与会长梁君。商议合办。是日各友齐赴花园巷。蒋牧示下条件七。王君奉众观览。众胥承认。惟展期开会一条。因已致函各会。有捐失信用之关系。碍难承认。讵伊有意破坏自立。即云此条不可。不能联络合办。于十二月一号。在母会任职之男女有名自立者。各接夏牧与师姆华翰。谓既已自立。毋庸再任其职。自能另选他人等语。众被拒绝之后。不得不力图自立会之扩充。于是新旧两会会友有时发言不谨。轻信浮说。积日相沿。竟成水乳难洽之态。夫自立教会。原为合一起见。殚精竭虑。欲求合一之举。”[7]12月5日下午,温州内地会英籍传教士夏时若特开茶话会邀集柯成三等人,再三劝阻他们不要加入自立会。
   
   蒋宝仁从大力倡导自立到反对自立,令当时积极从事自立事业的自立会领袖失望,他们写了一封严厉的信给蒋牧,题为〈又致内地会中牧蒋君书〉,内文为:“敬启者鄙等热诚热血组织自立之举曾荷各会赞成各界称许独阁下一人大不为然出而阻止底是具何心肝(中略)然鄙等乳臭未干程度尚穉阁下须时加振刷培养完全请速图自立以副吾主之圣训而彰民国之荧光鄙等殊深厚望焉肃此敬请道安。”[8]
   
   吴伯亨曾提到蒋宝仁的态度及对自立事业的影响:“夫蒋牧师宝仁者。蒋君德新之令尊也。提倡温州教会自立竭力鼓吹悉心劝导。筹月捐撰对联(其联有云。自治自由破除依赖性质。立人立己振作维新精神。又莫大爱。惟救世舍身。期我辈力传流血架。最可怜是依人成事。幸此间忻建独立旗。)于是乎。自立之声。颇有一日千里之势。第恐经济支拙。西牧见弃。权利方面。未免有所损失。故自立之说。秘而不宣。进行之势。反致一落千丈之慨。壬子岁。俞牧国桢。适道经温州。(主任瓯括赈灾事宜)旋集同志组织自立会。当成立之初。同志等抱合一之宗旨。愿与母会联络进行。嗣由蒋牧提出合一条件凡七。同志等均赞成。只展期开会一条。(因各地信已发出)未得承认。奈彼有意反对者。故多方暗中破坏。故合一之举等诸梦幻耳。于是乎。温州自立会遂有不得不谋分设之势。”[9]
   
   由于蒋宝仁本身在温州内地会中的巨大影响力,原来欲跟随他一起实行教会自立的内地会传道人,包括仇锦耀、王春亭等,均受其影响,没有离开内地会。而直接从温州内地会分出来的,则以执事梁景山为首,其同工者有谢雨仁、陈时俊、王活泉、陈时荣、黄志振等十人。
   
   [1]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编,《圣报》第4年第6期,上海:中国耶稣教自立会全国总会,1914年6月,第9-10页。
   
   [2]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编,《圣报》第4年第6期,第9-10页。
   
   [3]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编,《圣报》第4年第6期,第9-10页。
   
   [4]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编,《圣报》第4年第6期,第9-10页。
   
   [5]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编,《圣报》第3年第2期, 1913年2月,第6-7页。
   
   [6]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编,《圣报》第3年第2期,第6-7页。
   
   [7]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编,《圣报》第4年第6期,第9-10页。
   
   [8]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编,《圣报》第3年第3期,1913年3月,第6-7页。
   
   [9]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编,《圣报》第6年第10、11期,1916年10、11月,第7-8页。
   
   谢选骏指出:目前的“三自教会”是受共产党控制的,作为统战工具来进行政治活动。但“三自”的意思原是“自治、自养、自传”,其立意无非就是“中国教会自立”——而从上文可知,基于自立意义的自立教会,不仅不是共产党教会,而且其成立远在共产党成立之前!所以我说了,参加三自运动的教会不是共产党教会,只是后来的共产党为了分化教会、控制教会,而利用了寻求中国教会自立的三自运动。现在的“中国三自爱国会”表面是对“中国耶稣教自立会”的继承和发展,其实却是根本的篡改和背叛——这才是“自立运动的倡导者堕落成为背叛者”了。
(2020/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