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正在经历社会主义改造的撕心裂肺]
谢选骏文集
·5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正在经历社会主义改造的撕心裂肺

谢选骏:香港正在经历社会主义改造的撕心裂肺
   
   《香港示威之年中的激烈情感和背后故事》(BBC 2020年1月1日)报道:
   
   香港一位男子在纪念科大学生周梓乐的集会哭泣。

   
   没有人预见这场示威的到来。从抗议者到参与者,香港的抗议和暴力在2019年震惊了所有人。这场危机源于政治,却通过情感而发酵。BBC采访了五位卷入香港示威的人士,回忆他们在这场示威中的情感体验——他们的眼泪、兴奋、破裂的人际关系以及骄傲。本文由BBC的蔡晓颖撰写,人物肖像照由卢君朗提供。
   
   故事起点——2019年3月30日,星期六,是最后一个正常的一天。天气晴朗,阳光普照。像在香港的其他周末一样:闹腾的鸡尾酒时光,家庭午餐,在霓虹灯下购物至深夜,以及随处可得的可爱自拍照。但是隔天,更有政治味的行动开始了。星期天,数千人在令人沮丧的毛毛细雨中游行,抗议一项允许将疑犯引渡到中国的法律修订案:“引渡返大陆,香港变黑狱。” 游行人士这样高呼。当时,关于这场游行的报道并不多,但这座城市正在倾听。
   
   香港后来发生了持续6个月的大规模抗议游行,街头成为战场, 警察毫不犹豫地以催泪瓦斯、橡皮子弹、水炮和实弹回应示威。青少年抗议者发射弓箭,香港立法会会议厅遭到破坏,数起千计的香港年轻人现在学会制作汽油弹与纵火。即使港府后来撤回这个《逃犯条例》修订案,市民的愤怒却变得更加剧烈。
   
   
   A HK argument on the streets during a protest on November 19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政治也许是触发这场运动的主因,但鲁莽的激情却成为燃料,在这座城市的各地爆发。陌生人在街头发生争执:有一名男子因为批评示威者的言行,而被淋油点火;一名愤怒的出租车司机开车冲进一群抗议者;一个大学生摔死,无人能解释原因;在街头冲突中 ,当时站在马路中间的年迈清洁工,被空中飞来的砖块击中而丧命。
   
   香港是我的家,报道这一切并不容易。这个城市一直以稳定繁华著称,但在这半年间恍惚变成超现实的“反乌托邦”——市民担心中国的统治,但也担心暴力对社会的影响。现在,似乎没有香港人能睡得好了。
   
   教科书中的政治、经济、人口统计甚至民主理念、意识形态和身份认同等因素都难以完全解释香港发生的事。但是,从这些因素中交错产生的强烈情感,或也能说明这场运动。因为即便政治立场上有所分歧,但情感是这座城市所共享的。透过这些故事帮助我理解当下香港的困境。
   ?采访手记:近观香港理工大学校园留守者
   ?解放军香港清障与习近平的公开表态
   ?香港区议会选举:四位政坛新秀崛起 刷新政治版图
   ?“不是中国人”:“港独”青年揭示的中港撕裂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
   警嫂
   
   “我为了家庭还在努力维持婚姻,但他已不再對我有吸引力了。”
   
   
   Anger protester图片版权 CURTIS LO KWAN LONG
   菲奥娜(Fiona)17岁的时候在学校认识她的丈夫。谈恋爱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嫁给他。现在,30多岁的她,与先生有了两个孩子,一个完美的家庭。但现在,政治磨损了他们的婚姻。因为她是一名示威者,而先生是一名警察。
   
   Fiona说:“我告诉他,我对他的爱减少了。”
   
   他们婚前约会时不大讨论政治,那时也没有太多政治话题能说。
   
   直到2014年那场占领运动中,Fiona开始意识到了他们的政治分歧,而那场运动在寻求改变香港的选举制度。当时,儿子才刚满月,产后的Fiona到抗议区声援,但却因为丈夫对示威者的轻蔑而感到受伤。
   
   尽管如此,当时Fiona相信爱情能弥合任何差异。但今年的这场运动,对她来说已经改变了一切——就像许多香港人认为的那样,关键的转折发生在7月21日。
   
   7月21日当晚,整个城市爆发了抗议活动。但是当人们在深夜返家时,乱局中出现了另一个不可预测的事件。在新界元朗地区,有一大群穿着白上衣的亲政府人士,谣传与三合会帮派有联系,手持棍棒,在地铁站等待并袭击痛殴他们认为的示威者。
   
   “我拿着手机从厕所里冲了出来。我告诉他那些白衣人在元朗攻击普通市民。他说他知道了,之后走进了卧室。而那天晚上他睡得很安然,我却在客厅睡不着觉。”
   
   
   Men in white T-shirts at Yuen Long图片版权 STAND NEWS
   事件发生之后,愤怒席卷了整个城市。第二天早晨,有人指控警察做得不够,警方则否认了这一指控。后来,元朗事件被外界用来批评港警在场,却没有协助民众的重要证据,警方的否认不足以让许多人信服。元朗事件后的下一个周末示威,是当时最激烈的暴力事件之一。
   
   Fiona的愤怒,随着港警手段变得更加强硬而升高。她和丈夫开始因所谓的警察暴行而争吵。
   
   许多民调结果显示,即使示威者暴力升级,香港民众仍坚定地支持示威运动。但示威者也对被视为亲政府的公司或餐厅泄恨:地铁列车操作员目睹车站和售票机遭到破坏,中资银行的自动取款机被摧毁。11月的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是泛民主派赢得了压倒性胜利。不过,Fiona的丈夫并未因为示威运动而动摇。
   
   Fiona问:“他为什么这么愚蠢?他认为共产党和送中条例都没有问题。”自此,两人的关系开始有了不尊敬。
   
   但丈夫仍深爱着她。她说:“他一直向我发送心形表情符号。我过去也会发同样的表情符号回复他,但现在我已没有心思这样做。他一直要我回应。”
   
   她说:“我真的很想再次爱他,但我不能。”
   
   但Fiona也承认,“当警员是他的骄傲。这是他的身份认同……”
   
   这也是香港许多警察和政府支持者的认知。对他们而言,香港示威运动开启之后,最令他们不安的事情之一不仅是警察与抗议者之间的冲突,还包括在街头爆发的争斗。
   
   “我没想过一张照片会牵连这么大”
   
   
   Lily Wong图片版权 CURTIS LO KWAN LONG
   Image caption
   王莉莉觉得年轻人无视行动要付出的代价,也不珍惜香港的繁荣。
   
   2013年,王莉莉成为寡妇。她的丈夫死于心脏病,留下她与两名年幼的儿子。三年前,她开了一家小食店,她不想再只依靠社会福利过日子。
   
   王莉莉的小食店生意兴隆。客人从香港各地来品尝她的肠粉、糕点和凉茶 。她一度以为自己也许可以存够买楼的首付款。但是,在她将一张她参加撑警集会的照片上传到脸书之后,一切都变了。
   
   王莉莉说她支持香港警员,因为后者负责维护法治和秩序。 “我不后悔上传照片,因为我只是表达了我的个人看法。”她表示。
   
   但是,反弹马上就发生了。
   
   年轻人不再来她的小食店,后者甚至开始成为餐厅卫生和安全投诉的目标。 王莉莉说,十月份时,来自不同部门的官员几乎每隔一天都会拜访她的商店。由于许多投诉,政府单位来调查食物的卫生状况,餐厅是否遵守消防法规等。
   
   在香港,开始有一些应用程序(APP)创立,这些应用程序将电子地图上的餐厅行号标识为“蓝色”(声援警察)或“黄色”(支持抗议者)。
   ?香港抗议:政治立场主导,消费分黄蓝
   ?香港示威:首尔校园里的中韩学生冲突
   ?香港示威浪潮中的撑警派:“警察执法没问题”
   ?香港示威冲突中的黑衣人:我们的理想和代价
   
   在一次访问中,王莉莉哭了。“我很激动。我支撑着家庭,而且我想要他们生活安稳。但我感觉我被推到悬崖边一样。”
   
   她也哀悼旧香港的逝去 ,说:“香港是一个好地方。无论教育水平如何,只要愿意工作,你就不会饿死。”
   
   “现在吃东西也要分颜色。”
   
   王莉莉明白香港年轻人感到有必要为自己的未来而奋斗,但她觉得他们无视行动要付出的代价,也不珍惜香港的繁荣,因为后者是来自前几代人的努力。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
   前线警员
   
   “一名高级警官对我说,我是唯一不蒙面的人…… 我心想他是否在暗示我不合群。”
   
   
   Loneliness
   成为警察是Derek的童年梦想。“阿Sir”在警察电影中总是看起来很帅气,而且他真正相信当警察可以帮助别人。
   
   但是现在他想辞职了。
   
   Derek从一开始就知道,服从是警察最珍贵的素质,毫无异议。
   
   数个月来,由于香港示威暴力升级,港警一直戴着脸罩,也不再出示证件行动。警方说这是保护警员的措施,但示威者认为港警正试图隐藏自己的身份以逃避责任。
   
   Derek说:“当我值班时,我不会遮脸,也会显示我的警员编号,这是我的坚持。”
   
   但是,当一名高级警官质疑他的动机时,却对他这位前线警员造成影响。
   
   
   Hong Kong police line up at an MTR station on December 15图片版权 PHILIP FONG
   对于警员来说,情势确实十分困难。
   
   他们每天至少要工作15个小时。防暴装备十分沉重,在烈日下跑来跑去很费力。警察和他们的家人被肉搜,公布身份。
   
   许多人认为他们只是做他们的工作。他们成为被仇视的对象,同时也一直被指控制造仇恨。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接受BBC访问,批评港警使用过度武力。
   
   尽管如此,Derek认为那些被港警被媒体录下,失控的殴打以及对抗议者开枪的行为并不能有任何借口的——“前线警员没有克制,过度使用武力,”他解释。
   
   然而,他对于被识别为“黄色”感到不自在。
   
   “我不知道自己是蓝色还是黄色,我真的很困惑。”
   
   Derek不同意警察内部那种不能被质疑的忠诚,但他认为示威者内部的情况也是一样。他不接受任何对具有不同政治想法的人,所做的任何攻击。
   
   他说:“我问我支持抗议者的朋友们会否与这割席,所有人都说不。”
   
   他已不知道他在这个“新香港”该抱有甚么样的的立场。
   ?美国亚太政策权威卜睿哲:香港政治的结只有选举改革才能解开
   ?香港抗议中的“阵地社工”:隔在警盾和“鸡蛋”间的柔软力量
   ?香港站在时代前沿 “成为新冷战的热点”
   ?2019示威之年:从香港到智利 下一步何去何从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深爱香港的大陆人
   
   “他说我来香港就该守香港的规矩。又说我该滚回自己的地方去。”
   
   香港对大陆出生的Benjamin来说,从未被他视为永久居住地。但经过这场抗议之后,在港居住十多年的他终于把自己看作香港人。
   
   6月16日,他一人花了5个小时从维园游行到金钟。抗议者说当天有200万人参加了那场游行。 Benjamin说:“我为这座城市感到自豪。”
   
   和平示威者的决心使他感动。但是他与被称为“港漂”的社群在政治立场上有了龃龉。
   
   
   People attend a protest rally after the unexplained death of a student during protests - November 9图片版权 PHILIP FONG
   “港漂”是移居到香港,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菁英。每年,港府接受20,000个名这样的“港漂”,但后者经常被香港人蔑视,认为前者抢了他们的工作。Benjamin说:“我可以说,100个的港漂就有99个人认为他们的中国身份是不可磨灭的”。而且,“港漂”认为,香港人有自己独特的身份认同是不可接受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