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谢选骏文集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谢选骏: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病毒神秘传播 武汉国家级P4病毒实验室被指源头》(RFA 2020-01-28)报道:
   
   2018年11月14日,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在上海交通大学做冠状病毒研究的讲座。(上海交通大学发布)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持续扩散,世界多个国家也出现传入个案。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一直被指是播毒源头,但近日出现另一论证,指存在安全隐患的武汉中科院病毒研究所也是播毒源头。该研究所未有公开回应公众质疑,仅私下否认与今次病毒危机有关。
   
   根据官方周二的最新资料,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已致死106例,确诊及疑似病例已过万宗。而更多未被确证的死亡者,并未被纳入统计范围。有医学界人士指出,早在疫情爆发之初,就有人怀疑,此次武汉的冠状病毒疫情可能并非如此前所指源自华南海鲜市场。有专家认为,在该市场大规模爆发疫情之前,已有非该市场接触者受到感染,源头指向专门研究及存放最危险病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2020年1月12日至15日,就在武汉肺炎疫情全面恶化,并导致众多医护人员感染时,武汉病毒研究所如期举办首届大学生冬令营活动,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的55名同学参加了本次冬令营活动。(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官方发布)
   
   中国红十字会原项目高管李原指出,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从建设之初,就透明度严重不足,比如,新建了不让法国合作方知道的内容,以及由和军方关系密切的公司建设。他更质疑,假如是次疫情证实是该实验室泄露所致,其整个安全体系肯可能都出了严重问题。李原说:唯一的一个通过认证的P4的实验室,其它的也是国家的但没有认证。应该这个P4实验室它的图纸是法国提供的,它设计的是层层负压,P4病毒实验室它的基础的核心构造,它要在病毒的这个实验室的中心,形成一个「黑洞」,就是外界所有的东西只向中心流动,它不会再泄露出来。中国为甚么不让它施工呢,就是说,它有些建的那些东西呀,它不让法国人知道。法国人只是觉得它很可疑。它只有一种,就是违反了所有的操作许可权,造成这个病毒实验室中间的这个「黑洞」不管用。
   
   同样是原红十字会项目高管的任瑞红认为,新冠状病毒符合生化武器特征,当局将如此危险的病毒实验室设置在人口密集的交通枢纽型城市,决策本身让人疑惑。任女士说:或者就有蝙蝠身上分离的冠状病毒,他们到底要干甚么?我们现在完全就猜测不出来。就是目前这个结果,不管是它有意无意的,这种病毒现在非常符合生化武器的特征。我觉得对于这样一个病毒实验室,这个选址它为甚么会选择在一个这么人口稠密的、交通发达的地方?再也没有比这个地方更容易传播的了,你不觉得这个不可思议吗?我现在也没想明白。这个就看有没有更多的消息能够释放出来。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人士否认此次疫情是由实验室病毒泄露所致,并称目前实验室仍在加班应对此事,并称不愿意再说关于瞒报和应对不力的事情,希望向前看,接下来应对好疫情。病毒所:这个应该不是吧,2018年那个是感染猪,它不感染人的。那个是广东那边的,感染猪的一个冠状病毒。那个当初是发了《Nature》文章的,是好多单位一起的。包括世界卫生组织他们都公布了,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新的病毒,就跟我们没有关系嘛。我们实验室的有很多老师都在,都是从年前一直到现在都在上班。反正过去的我们都不说了,就努力的把现状控制好吧。
   
   根据病毒所以及上海交大的公开讲座资讯显示,早在2018年,由武汉P4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石正丽团队、中国军事科学院合作的研究项目,就发现了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并且该病毒导致了数万头猪死亡。有关研究专案曾在《Nature》发表。
   
   大陆财经日报《每日经济新闻》援引石正丽团队近日最新资讯称,这次在武汉最新发现的冠状病毒——nCoV-2019与一种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但是迄今为止,中国疾控部门没有对造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进行疫源调查,并且将流行病调查的基础线索、华南海鲜市场的现场破坏殆尽。
   
   浙大生命科学院教授王立铭周一发表科普文,期间指出,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确实很可能是蝙蝠。他指,从蝙蝠到人,可能存在一种被大规模饲养的半野生动物作为中间宿主,并通过互相传播和突变,获得了感染人类细胞并持续在人体间传播的能力。
   
   2003年,中科院向法国方面提出,在中国联合开设烈性病原的保藏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烈性传染病参考实验室。因担心中方以此研发化武,法国情报部门曾作出严厉警告,但到2017年,该中心经过多次波折终于正式投入运作,但此后其被指和军方关系密切而引发外界关切。
   
   谢选骏指出:如果说病毒的来源问题已经有些眉目了,那么,它是如何传染给人的呢?
   
   网文《真實的恐怖災難片》(2020/01/28 台湾小小妮)报道:
   
   我想很多人都看過一些美國的殭屍災難片、末日病毒🦠,其實這些片都是有所本;生物科技的進步,往往也可能造成大災難。
   
   這次武漢病毒,我也上網看了一大堆訊息;再根據我們中國人的劣根性,要钱不要命,官場商場潛規則……我相信,事出必有因,因果報應!
   
   p4實驗室,不是誰都能搞;萬一真有人把這些實驗室用剩的動物屍體,不正常銷毀,造成病毒外洩或交叉感染;那就像現在,真實的恐怖片,全國都上演,全世界恐慌。
   
   人類總有一天會把自己搞死。
   
   ps:小孩玩大車,自殺行為;難怪北韓是第一個制止大陸飛機入境的國家,這種沒人選,很清楚怎麼樣玩火自焚;出來混都要還……世界末日的悲哀!
   
   谢选骏指出:这里点出了“實驗室用剩的動物屍體”,联系到“华南海鲜市场”,就可以看出一个传播途径了——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我在北京大家都草木皆兵嚇得半死!》(2020/01/28 台湾小小妮)报道:
   
   我在北京大家都草木皆兵嚇得半死!
   
   我媽叫我趕快坐飛機回台北;我朋友本來要來北京找我玩,說飛機取消了,沒辦法來。
   
   在姥姥家悶了好幾天,打電動、看電影,快無聊死了……今天出門逛逛,也不敢搭公車,就附近走走,大家都戴口罩……唉!
   
   我婆婆家,有一戶人家剛從武漢回來,被用大聲公喊話,家人發維信……什麼自我隔離檢疫、出門腿打折;姨媽說,這樣太過份了吧……反正:預防勝於治療。
   
   大概也不會提前回台北,反正台灣也有案例,待家別亂跑,反而安全。
   
   什麼串門、走訪親戚、吃飯聚餐,都停了!
   
   ps:天佑中華❤加油💪🙏
   
   谢选骏指出:这个台湾人看起来不是隔海造谣的台独分子,而是住在大陆的统派分子——所以她所透露的“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一类的讯息,可能就不是空穴来风了。
   
   《丹麦漫画“病毒取代五星”——红旗飘扬》(综合新闻 2020年1月28日)报道:
   
   中国驻丹麦大使馆要求丹麦报纸《日德兰邮报》就其刊载的“辱华”漫画道歉。(2020年1月27日)
   
   中国驻丹麦大使馆要求丹麦报纸《日德兰邮报》就其刊载的“辱华”漫画道歉。(2020年1月27日)
   
   中国驻丹麦大使馆1月27日发表声明,要求丹麦报纸《日德兰邮报》就其刊载丹麦漫画家博延森的“辱华”漫画道歉。
   
   这份声明说,在中国政府和人民应对罕见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国际社会表现出极大同情、关心和支持之际,《日德兰邮报》和博延森毫无基本同情和同理心,借疫情侮辱中国和中国人民,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挑战了人性的良知,越过了文明社会的底线,突破了言论自由的道德边界。
   
   声明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并要求《日德兰邮报》和博延森深刻反省,向全体中国人民公开道歉。
   
   1月27日,《日德兰邮报》刊载了丹麦漫画家博延森的一副漫画。这幅漫画画的是一面中国国旗。但是画家用“冠状病毒图案”替代国旗中的五颗星,并将这幅漫画作品称为“冠状病毒”。
   
   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经导致数千人感染,100多人丧生。疫情扩散到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
   
   丹麦通讯社报道,《日德兰邮报》总编尼布鲁说,该报纸无意嘲笑中国疫情,因此他拒绝道歉。他说:“我们不能为我们认为没有错的事情道歉”,“我们无意贬低或嘲笑中国的局势,我们并不认为漫画有这个含义。”
   
   丹麦跨党派的政界人士表示,中国不应对该报施压。保守党领袖波尔森发推文称“全力支持《日德兰邮报》”。
   
   2005年,《日德兰邮报》因刊载12幅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招致穆斯林世界的强烈不满。
   
   谢选骏指出:看起来,丹麦人也是听说了类似的内幕讯息,所以他们把五颗病毒替代了五星,做成了新的五星红旗。五颗病毒闹中华,五洲震荡风雷激。
(2020/0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